•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47章 暗藏危机
  • 第547章 暗藏危机

    作品:《权力巅峰

        姑且不论孙旭阳的这番表演到底是处于真心还是假意,至少他的表演同样赢得了老百姓的拥护,而且对于时机的把握、时局的判断全都恰到好处,一看就知道此人是一个极其有眼光之人。

        电视直播现场,过了不到15分钟的时间,戴罪立功的四个局长便折腾來了三辆拆迁机和几十名工作人员以及几辆大货车,先是由工作人员们把养猪场里面的猪和黄宝柱的私人财产纷纷搬上了大货车,以免造成黄宝柱私人财产的损失,随后,柳擎宇一声令下,拆迁机立刻进场拆迁。

        随着拆迁机轰隆隆的拆迁声,现场老百姓们掌声一片,手机不停的拍摄着进行留念。

        十几年了,困扰老百姓的十几年的环境问題终于要得到解决了,老百姓们心里那叫一个高兴,那叫一个敞亮。

        拆迁直播进行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钟便结束了,现场的摄影记者分成两路,一路在拍摄拆迁的时候,另外一路则拍摄老百姓们的反应,同时还有一名记者负责随即进行电话访谈,对老百姓们的意见进行收集,并同步直播,最终让所有人全都欣慰的是,电视机前和电话那一端的老百姓听说瑞源河沿岸的违章建筑要被拆除之后,全都十分高兴,对县委县zhèng fu的表现十分满意,并且表示大力支持。

        而看完电视直播的瑞源县老百姓对新任县委书记柳擎宇的满意度更是高的惊人,几乎所有看了电视的老百姓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几乎全都给了柳擎宇极高的评价,认为柳擎宇是一个真心为民办事的好书记。

        更有一个老百姓用一个自编顺口溜表达的自己的心意:“别人强拆百姓怒,拼着老命要抵触,擎宇书记要强拆,百姓支持是全部。”

        当编出这个顺口溜的老大爷念完之后,电视直播正式结束。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省委书记曾鸿涛接受记者采访的实时画面出现在了电视机前,曾鸿涛是一边看着电视直播一边接受记者采访的,记者问曾鸿涛对这次现场直播有什么感想和评价。

        曾鸿涛当场说道:“这次直播是一次伟大的有益的创举,是由柳擎宇同志提出來的,从现在直播的效果來看,我非常认可,通过这次直播,我们所有的党员干部应该深刻的意识到一个问題,那就是老百姓评价一个官员的好坏并不是看你做出了多少政绩,而是看你到底切切实实的为老百姓做了多少实事和好事。

        刚才那位老者的顺口溜说的非常好,简单易懂却蕴含深刻的道理,为什么同样是拆迁,有些人的拆迁却受到了老百姓们拼命的抵触呢,因为他们强拆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是在损害着老百姓们的利益,但是柳擎宇在瑞源河的强拆目的却是为了打破某些利益相关者、甚至是官商勾结之人的利益关系链条,是为了还给瑞源县老百姓们一个清澈、环保的瑞源县,是为了还给瑞源县老百姓们一个干净、整洁、卫生的环境。”

        说道这里,曾鸿涛略有感慨的说道:“希望我们白云省多一些像柳擎宇同志这样的好同志,希望我们各个地方加强对环境的保护,不要因为片面的追求发展或者个人的政绩和私利就无视了保护环境,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是对我们子孙后代的犯罪。”

        采访到此结束,也算是为整个现场直播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然而,因为这次现场直播所带來的强烈震撼地震却并沒有结束。

        首先受到批评的是南华市的市委书记戴佳明,第二个便是在电视直播过程中被老百姓们直接点名的南华市市长黄立海。

        对黄立海直接点名批评的是他的靠山李万军,身为省委常委,李万军对自己的官声还是比较珍惜的,虽然黄立海是自己的人,但是,当黄立海被老百姓直接点名的时候,李万军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直接拨通了黄立海的电话,怒声说道:“黄立海,你给我说说,那个瑞源县的黄宝柱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多的老百姓在电视里直接点你的名,难道身为一名市长,你就是这样自私自利吗,难道你就是这样约束你的亲属的吗。”

        此时此刻,黄立海也正郁闷着呢,他万万沒有想到,瑞源县这个自己下属直管的小县城在电视直播的时候竟然敢有老百姓点自己的名字,这简直是无法无天啊,他也正琢磨着怎么样在瑞源县再次狠狠的立威呢,却沒有想到先引來了李万军的严肃批评,虽然他是一个颇有城府之人,但是面对李万军的批评,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因为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要想上位市委书记这个位置,必须得有李万军这个省委常委帮衬着才行,否则的话,他的仕途之路到了市长这个位置便是终点了。

        等李万军骂完之后,黄立海苦笑着说道:“李书记,我真沒有想到瑞源县竟然敢在电视直播里出现这种事情,如此看來,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的胆子可真是不小啊。”

        黄立海知道辩解无用,干脆來了一个乾坤大挪移,巧妙的把矛头指向了柳擎宇。

        黄立海的战术果然奏效,李万军虽然明白黄立海的把戏,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这老家伙对人心把握的还是非常好的,他相信,在黄立海被曝光的这件事情上,绝对有柳擎宇的影子,他冷哼一声说道:“不要把事情总是往别人的身上推,你自己也要好好的反省一下,违章建筑那些能有几个钱,和你的官声相比,到底哪个更重要,难道这你还掂量不清楚吗,这件事情你立刻给我处理好,尽快挽回自己的名声。”

        听到李万军的指示,黄立海连忙说道:“好的,李书记,您放心,我这边马上解决这件事情,说实在的,这次事情中我真的是太冤枉了,瑞源县那个黄宝柱是我最不待见的一个侄子,那小子从小就不学好,就知道混社会,我也从來沒有管过他,只是瑞源县的一些干部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他有些放纵了,我会好好的和他谈一谈的。”

        李万军点点头,他相信黄立海这么一个有上进心的干部不可能为了那么一点蝇头小利就无视了自己的官声,这次事件的主要问題肯定出现在他的那个侄子身上,听黄立海说完,他基本上已经明白了七八分。

        略微沉吟了一下,李万军说道:“黄立海同志,瑞源县在这次直播中虽然获得了曾鸿涛同志的肯定,但是他们的这种做法却有些激进,而且对于瑞源县乃至于对整个南华市的稳定并沒有什么好处,在这种电视直播中真正获益的还是柳擎宇,他通过此举一句赢得了民心民意和上级领导的关注,对于柳擎宇这种无视组织纪律,为了个人私利和政治前途、沒有大局观的干部,你们南华市必须要加强约束,绝对不能让他肆意妄为,影响了南华市的团结大局,如果谁都像柳擎宇那样做,我们社会还怎么和谐稳定。”

        黄立海连忙说道:“李书记您放心,我会在zhèng fu工作会议上对瑞源县尤其是柳擎宇提出严重批评的,同时,我也会在常委会上提出这个意见。”

        听到黄立海这样说,李万军满意的点点头,这才挂断了电话。

        就在黄立海被李万军狠狠训斥的时候,在瑞源县,黄立海的侄子黄宝柱也正在和县长魏宏林在电话里发火。

        黄宝柱满是愤怒的吼道:“魏县长,你们县委县zhèng fu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强拆我的猪圈,这给我造成了重大的经济损失,同时,这也是对我叔叔黄市长的面子的巨大折损,这简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叔叔啊。”

        魏宏林身为黄立海的嫡系人马,此刻对黄宝柱已经腻味到了极点,心中暗骂道:“nǎinǎi的,要不是你这个王八羔子,我们瑞源县会有今天这个局面吗,柳擎宇能找的那么好的拉拢民心的机会嘛,瑞源河河水会脏成那个样子吗,现在居然把责任推到我头上了,你以为你是谁啊。”

        不过虽然魏宏林心中这样想,嘴里却说道:“黄宝柱同志,不要着急嘛,你也知道,这件事情是由柳擎宇一手主导的,我只是二把手,我也沒有什么办法啊。”

        黄宝柱自然知道不能把魏宏林逼急了,毕竟人家可是堂堂的县长,如果对方要是真不卖自己面子,自己还真一点办法都沒有,所以他说道:“魏县长,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和您沒有关系,不过您也知道,这次强拆我的损失非常大,你看县里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老百姓一些拆迁补偿呢,要不万一我们这些被强拆的老百姓投诉无门,损失惨重,我们唯有把希望寄托到上*访的的身上了,到时候对咱们县里來说也是一个不稳定因素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