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37章 横生枝节
  • 第537章 横生枝节

    作品:《权力巅峰

        孙旭阳和魏宏林两个人悄然发完短信之后,立刻就装成沒事人一般,继续满脸含笑着与其他常委们一起,跟着柳擎宇开始在瑞源河沿岸视察起來。

        这次视察柳擎宇做得十分彻底,带着诸位常委们沿着瑞源河河岸边上走,一边走一边感受着瑞源河那臭气熏天的河水,一边感受着瑞源河沿岸那成堆的垃圾和猪粪、鸡粪等所散发出來的刺鼻的气味。

        整个视察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足足走了两公里左右,柳擎宇这才带着常委们开始向着黄宝柱家猪圈方向行去,柳擎宇估摸着这个时候省电视台的严天华一行人应该差不多该下高速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柳擎宇拿出手机來一看是严天华的电话,立刻接通了:“严记者你好。”

        严天华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说道:“柳书记,我们一行人现在在你们瑞源县高速公路出口处被jing察给拦住了,他们说我们涉嫌交通违法,给我们两个选择,要么跟着他们前往县公安局进行调查,要么沿原路返回,我要他们出示我们相关的违法证据,他们却又含糊其辞,提交不出來,只是很强硬的把我们的汽车给拦了下來,不允许我们进入瑞源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接到严天华的电话,柳擎宇当时便火了。

        他的目光冷冷的从魏宏林和孙旭阳两个人的脸上扫过,他非常清楚,这jing察肯定是魏宏林和孙旭阳这两个做的手脚,虽然这两个在发短信的时候,都是站在别人身后有所隐藏的,虽然他们当时都是跟在柳擎宇的身后的,但是柳擎宇是什么人啊,他可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主,早就注意到了两个人在发短信。

        柳擎宇当时也沒有在意,以为两个人只是在进行工作上或者朋友的一些通信往來呢,只是沒有想到他们竟然是要在省电视台这边做一做手脚。

        好家伙,这两个人做得也太过分了,县电视台你们控制住了,不让我动用,市电视台那边也已经封杀了我们瑞源县,我柳擎宇调动了省电视台的人过來,你们竟然还想动用jing力以一种十分荒唐的借口來把他们逼回去,你们真以为我柳擎宇一点办法都沒有啊。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柳擎宇这个脾气火爆的主啊。

        柳擎宇当时直接当着所有常委的面,大声的对严天华说道:“严记者,你把那些jing察的jing号记录一下,相貌也记一下,等我腾出手來,我要让纪委部门好好的调查调查,看看他们这些人到底是受了谁的指示前去阻拦省电视台的记者和转播车的,如果发现他们存在问題,我们瑞源县绝对不会有任何的袒护,发现一个,开除一个,处理一个,另外,你让他们领头的接我的电话,就说瑞源县县委书记要和他通话。”

        严天华那边立刻和现场负责阻拦的一个jing察交涉起來,然而,这名jing察似乎早有准备,怒声说道:“你说对方是县委书记就是县委书记啊,你要说他是省委书记是不是我得跪在地上接电话啊,我正在执行公务,沒有时间搭理他,不接。”

        严天华立刻把对方的态度跟柳擎宇汇报了一遍。

        柳擎宇脸sè当时yin沉了下來,沉声说道:“严记者,你们先在高速路口处再等一会,这件事情我亲自來处理,我倒是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说道这里,柳擎宇直接把县政法委书记朱明强给喊了过來:“朱书记,现在有个事情需要你立刻协调一下,我们瑞源县公安局的人现在在高速路口拦住了省电视台的记者,以一些十分荒谬的理由拒绝他们入境,省电视台的记者们是我邀请过來的,如果他们有什么不妥和违法的地方,我可以负责承担一切责任,但是,现在请你协调县公安局,让那些jing察立刻全部给我撤回來,把这些省电视台的人放入瑞源县。”

        朱明强听到柳擎宇的指示之后当时头就大了,他能够混到如今这个位置,自然不是等闲之辈,他的目光和魏宏林对了一下,发现魏宏林冲着他微微使了一个眼sè,他立刻就明白这里面的猫腻是怎么回事了,肯定是魏宏林不想让这些人进來啊。

        既然如此,朱明强立刻心中有底了,立刻拿起电话开始协调起來,他这番协调联系足足花了六七分钟的时间,等挂断电话之后,朱明强这才满脸苦笑着说道:“柳书记,真是不好意思啊,刚才我联系了一下,到现在为止,并不确定在现场负责执勤的jing察到底是谁,短时间内也无从查起,您看要不这样,先让那些记者们先回去,等我回去之后立刻召集公安系统开会,把这件事情好好的说一说,让大家注意一下,绝对不能以任何理由阻止省电视台的朋友们进入我们瑞源县,你看这样处理行吗。”

        柳擎宇早已经不是刚刚进入官场的菜鸟,从朱明强的这番话语之中他立刻就听出來了一丝推诿、拖延的味道,身为政法委书记,同时公安局局长还是他的嫡系人马來担任,他怎么可能对公安系统的工作不够了解,协调不够顺畅,最关键的是,谁应该负责哪个区域,出jing做什么去了,要想调查的话,可能只需要几个电话的事情,他竟然说不知道,这不是摆明了要敷衍自己吗。

        柳擎宇的目光冷冷的落在朱明强的脸上,沉声说道:“朱明强同志,你这个态度很有问題啊,你身为政法委书记,竟然连谁到底在高速公路路口执勤都找不出來,这很让我怀疑,你到底心中到底想的是什么,你到底有沒有能力执掌政法系统的工作,我想,对于你的工作能力,我会找机会向市委领导反映一下的,我们瑞源县需要的是真真正正为老百姓做事的干部,而不是遇到事情就一推二六九的干部。”

        说完,柳擎宇扫了一眼现场众人说道:“既然朱明强同志工作能力比较差,连这么一点事情都无法协调好,还说什么让省电视台记者们立刻回去,等明天再來,你以为省电视台是我们家开的呢,说啥时候來就啥时候來,而且这次我请省电视台的人过來是为了帮助我们瑞源县进行宣传报道的,而不是抹黑的,竟然连这么小的一件事情都无法顺利的办成,那么我只能亲自出马前往高速公路去协调一下了。

        至于这边的事情,那就麻烦魏宏林同志和孙旭阳同志你们组织一下,让大家一边实地调研一边商量一下如何解决瑞源河沿岸的环境问題,等我从高速路口处把省电视台的记者和电视直播车接回來,到时候咱们召开一个现场办公和现场问政会议,集中力量來把这些事情处理一下。”

        说完,柳擎宇直接带着宋晓军一起走到距离瑞源河沿岸不远处的一条主路上,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留下满眼错愕的瑞源县县委常委们,此刻,最为郁闷的要属朱明强了。

        他沒有想到,自己此举虽然讨好了自己的靠山魏宏林,但是却得罪了县委书记柳擎宇。

        不过他也清楚,身为官场中人,既然要站队就必须要坚定,绝对不能有任何的犹疑,否则的话,一旦被靠山认为心智不坚,恐怕以后弄不好连站队的机会都沒有了,现在柳擎宇虽然口出狂言说要把他的问題向市里反应一下,但是他却并不认为柳擎宇真的把自己这个政法委书记给拿下,毕竟魏宏林的靠山可是南华市的市长黄立海,黄立海在南华市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其权势和市委书记不分伯仲。

        有了这种想法,他心中也就更加有底气,他已经准备在这件事情上坚决和柳擎宇对抗到底,他要让魏宏林看到自己的能力和态度,等柳擎宇离开之后,朱明强立刻走到一边又打出去了两个电话,在柳擎宇赶到高速公路出口之前稍微布局了一番。

        柳擎宇和宋晓军乘车赶往高速路口的路上,宋晓军看向柳擎宇说道:“柳书记,据我所知,朱明强同志在瑞源县相关系统内部威望非常高,和他闹僵了恐怕对您以后工作的展开十分不利啊。”

        因为在出租车上,宋晓军在和柳擎宇谈话的时候还是非常注意的,不过他看到刚才发生的情况,感觉自己很有必要提醒一下柳擎宇。

        柳擎宇听完之后淡淡一笑:“你说的情况我了解,只不过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朱明强同志根本就沒有打算出手來协调此事啊,而且这件事情的背后恐怕猫腻不少,而且这两天我也了解了一下瑞源县的社会治安状况,发现社会治安问題也十分糟糕,这说明朱明强能力不行,我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向上级反映一下,把他给换了。”

        柳擎宇这话刚刚说完,就听出租车司机说道:“柳书记,朱明强能换还是赶快换了吧,他这个人心太黑了,我们瑞源县治安这么长,有很大一部分都和他有关系。”

        出租车司机一说话,柳擎宇和宋晓军全都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