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23章 思考局势
  • 第523章 思考局势

    作品:《权力巅峰

        魏宏林的内心在飞快的权衡着,虽然魏宏林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但是他并沒有急于向柳擎宇摊牌,他想要再好好的抻一抻柳擎宇,让柳擎宇内心中多几分对自己的忌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看了看手表,站起身來说道:“休息的时间差不多了,魏县长,我们得回去开会了。”

        说完,柳擎宇迈步向门口走去。

        魏宏林气得鼻子都快歪了,他沒有想到,自己本來想要抻一抻柳擎宇,柳擎宇这小子竟然起身要走,这让他的计划一下子就落空了,魏宏林只能站起身來说道:“柳书记,我看你的提议还是很有见地的,那就按照咱们刚才说好的事情去cāo作吧。”

        柳擎宇点点头,沒有再继续说好,迈步走了出去,回到会议室内。

        会议再次重新开始。

        柳擎宇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沉声说道:“好,会议正式开始,我们还接着刚才的话題,大家认为,对于杜向杰的问題和刚才那些拍案离席的干部们应该如何处理。”

        柳擎宇这番话问完,现场再次鸦雀无声,这个时候,瑞源县的两位实力派大佬不表态,谁敢表态啊,如果说得好还好,如果要是让两位大佬不满意,那自己以后的ri子可就难过了。

        孙旭阳此刻倒是不着急发表意见,因为这些要被处理的人都不是自己的人,和自己沒有一毛钱的关系,他完全沒有必要去表态,让柳擎宇和魏宏林两个人去掐吧,不过他们能否掐起來却并不 一定,恐怕刚才这两个人出去密谈了一会,有可能会达成一些协议。

        此刻,最为郁闷的是魏宏林,本來,魏宏林以为柳擎宇会在重新开会之后,直接说出他的处理意见,到时候自己顺水推舟表示同意也就可以了,这样 一來,既保住了自己的小舅子,又保住了自己的面子和那些嫡系人马们,只不过他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如此狡猾,采取了反问的形势來展开会议,如果现在自己要是不出头表态的话,万一哪个家伙不知轻重的表态了的话,到时候未必能够完美收场,尤其是孙旭阳那只老狐狸,那老家伙绝对是一个敢于火中取栗的主,肚子里的坏水多着呢。

        犹豫再三,魏宏林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柳书记,我发表一下我的看法吧,我认为杜向杰在这件事情上做得非常不妥当,而且在信息中心主任的位置上业绩聊聊,已经不适合继续在信息中心主任的位置上待下去了,我看就直接把他调到老干部局担任副局长吧。”

        魏宏林这第一句话说完,在场的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要知道,众人都知道的,魏宏林这家伙一直都是一个从不吃亏的主,对于他这个小舅子更是看护有加,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他,但是这一次,他竟然自己主动提出要动他了,难道刚才魏宏林真的和柳擎宇之间达成了一些什么协议不成。

        这时,魏宏林的第二句话也说了出來:“至于那些拍案离席的干部们,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扰乱了我们瑞源县县委县zhèng fu的正常会议秩序,行为非常不当,我提议给予这些人口头jing告处分,同时,这些人必须要每个人交一份检查上來,深刻检讨他们的错误行为。

        对于柳书记所提议的关于严肃处理会议迟到人员的提议我完全赞同,任何人在开会的时候迟到一次,全县通报批评,迟到两次,给予严重jing告处分,迟到三次,县委主管的官员直接免去其职务,该下放的下放,该清退的清退,绝不姑息。”

        魏宏林说完,仰面靠在椅子上,眼睛看着天花板,心中充满了不爽。

        魏宏林说完,满场震惊。

        太令人意外了,堂堂的瑞源县实力最为强大的魏宏林县长竟然向柳擎宇一个刚刚到任的县委书记服软了,这个柳擎宇很有手段啊,会议现场,很多人全都是这种想法。

        然而,孙旭阳却对很多人的这种想法嗤之以鼻:“魏宏林这个老家伙还真是很有魄力啊,为了保住小舅子和那些嫡系人马,竟然宁愿舍弃他自己的面子,虽然他的此举表面上看是向柳擎宇示弱、妥协之举,实际上,他的此举乃是真正的高明之举,通过这次的示弱,魏宏林虽然丢了面子,但是却保全了小舅子和自己的嫡系人马们,让众人感受到魏宏林对他们的维护,在这个瑞源县局势暂时并不明朗的前提下,魏宏林通过此举稳固了自己的利益同盟,让手下们更加放心大胆的为他去卖命。

        好手段,当真是好手段啊,柳擎宇啊柳擎宇,你虽然暂时胜了一筹,实际上,从长远來看,你反而输了一筹,恐怕你小子以后在瑞源县的ri子不会好过了。”

        有了魏宏林的表态,魏宏林的嫡系人马们自然纷纷表示赞同魏宏林的意见,孙旭阳也毫不犹豫的顺水推舟表示同意,最终,柳擎宇拍板这件事情就这样办,散会之后,立刻由县委办拟定文件报请柳擎宇和相关领导签字之后正式下发。

        会议开到这里,柳擎宇直接宣布散会。

        然而,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柳擎宇却满脸凝重的站在窗前,望着窗外陷入沉思之中。

        通过今天的这次会议上,让柳擎宇看穿了瑞源县的很多东西。

        第一,瑞源县各方势力构成比较复杂,且多数人属于桀骜不驯之辈,这一点,从现场那么多人拍案离去就可以看得出來。

        第二,魏宏林和孙旭阳这两个人在瑞源县有着巨大的权威,而且这两个全都不是省油的灯,这一点从孙旭阳当场拍桌子把他的人马招呼回來可以看得出來,这个老家伙绝对属于小心谨慎之辈,想要找他的弱点十分困难,这家伙绝对属于曹cāo那种yin险狡诈之辈。

        魏宏林这个老家伙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做事大开大合,甚至有些时候还有些小小的鲁莽,然而,这个老家伙却是暗藏锦绣乾坤,虽然表面上看他在今天的会议上输给自己一筹,实际上,他的收获却并不比自己小,对于这老小子以丢面子的方式收买人心之举柳擎宇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他即便是知道这老小子的打算,却也只能按照自己的规划去做,因为他刚刚到任瑞源县,必须要通过这第一把火把自己的威信给树立起來,要让瑞源县的大小干部们知道,自己这个新上任的县委书记不是软弱之辈,任何人要想当面锣对面鼓的和自己对着干,后果他们必须要承受,哪怕他们有魏宏林和孙旭阳甚至其他人作为靠山也不行。

        柳擎宇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今天的会议上,他和魏宏林、孙旭阳三人各有各的收获,但是,这也恰恰为以后瑞源县的风云变幻埋下了种子,大家都是聪明人,都已经意识到对方不是等闲之辈,那么以后的较量中必然会手段更加隐蔽,手法更加狠辣,一旦出手,必定雷霆万钧。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柳擎宇开始思考起以后自己在瑞源县的工作方针。

        瑞源县的局势和之前自己所工作的东江市完全不同,在东江市,孙玉龙一家独大,而自己的职务也只是一个纪委书记,所以自己可以做的事情有限,但是在瑞源县,自己是一把手,自己的主动权要大得多,但是相应的,自己的对手比起孙玉龙來要狡猾得多,而且对手还不是一个,而是两个甚至更多,尤其是黄立海这位市长,身为从瑞源县走出去的老书记,他对瑞源县的影响力绝对不容忽视,而引咎辞职的前任县委书记高震虽然如今已经赋闲在家,但是他却依然呆在瑞源县,而他在瑞源县的影响力,根本不是自己目前能够与之相比的。

        可以说,现在的瑞源县自己几乎处于四面楚歌的局面,而自己现在只是一个光杆司令而已,但是,自己的身上却又肩负着省委领导对自己的殷殷重托,肩负着带领瑞源县老百姓走向富裕之路的艰巨使命,这是自己身为县委书记应该做的。

        但是,在政令不通的情况下,自己怎么样才能把经济给发展起來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擎宇烟灰缸内的烟头已经堆积了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响了起來。

        柳擎宇接通电话。

        电话是郑博方打过來的:“柳书记,瑞源县那边的工作还顺利吗。”

        柳擎宇苦笑道:“你认为呢。”

        郑博方笑着说道:“我估计肯定是很不顺利,如果要是瑞源县那边的事情容易搞定的话,恐怕省委不会把你给空降下去了,我已经托了一些朋友收集了一些关于瑞源县的情况,具体的信息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去了,我也有一些想法建议,说出來给你听听,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听到郑博方的这番话,柳擎宇心头一暖。

        姑且不论郑博方发给自己的信息多少如何,建议是否有用,光是郑博方的这份心意,就足以让柳擎宇感动了,而且柳擎宇对于郑博方还是相当重视的,因为这个人的思维一向是比较超前的,而且具有独特的思维视角,往往能够一针见血,柳擎宇笑着说道:“好啊,老郑,我也正琢磨着给你打电话咨询一下你的建议呢,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