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18章 引而不发
  • 第518章 引而不发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和宋晓军离开之后,信息中心剩下的这两个哥们可就着急上火了,因为柳擎宇当场并沒有任何表示,这让他们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夏宇强立刻再次拨通了杜向杰的电话:“杜主任,刚才柳书记过來视察,发现您不在,开始的时候表现的非常愤怒,不过后來却和宋晓军主任一起离开了,并沒有任何表示,您看这事情是不是有些蹊跷啊。”

        杜向杰充满不屑的撇撇嘴说道:“愤怒,他柳擎宇一个光杆司令愤怒到天上去他还能把我怎么样,即便他是县委书记,他要想动我也得问问我姐夫同意不同意,人事工作柳擎宇也不可能搞一言堂不是,不用担心,沒什么大事。”说完,杜向杰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于信息中心的工作,以前的县委书记也曾经提出过严厉批评,甚至还曾经在常委会上提出要罢免自己,不过最终还是沒有能够通过,自己依然在信息中心主任这个位置上稳稳的坐着,杜向杰对于仕途并沒有什么野心,他只想坐着信息中心主任这个位置上,什么事情都不用做,有项目了随随便便弄个招标会,走个形式,让自己公司接手项目,然后转包给小公司让他们去做,自己里里外外赚的盆满钵满,既安全又稳定。

        夏宇强一看杜向杰不怎么担心这件事情,有些上火了,杜向杰可以不怕柳擎宇,但是他不行啊,他可是上班时间打游戏直接被柳擎宇抓个现形,这可是十分危险的,为了多拉几个垫背的,他立刻又给信息中心副主任张克峰打了一个电话,把这边发生的事情立刻向张克峰进行了汇报。

        张克峰和杜向杰可不一样,他对仕途之路是比较上心的,虽然信息中心副主任这个位置权力并不是太大,但是他还是希望在仕途之路上有所晋升的,他之所以经常不在单位上班,是因为他现在沒事就去老干部活动中心陪着老干部们一起下下棋、打打桥牌,想要通过此举赢得老干部们的关注,从而获得一些晋升的机会。

        他之所以这样做一是因为他沒有什么背景,能够走到副主任的位置上完全是靠着熬资历、靠着自己唯一一个实实在在的计算机专业大专生学历上來的,本來以为在这个位置上可以有所作为,但是却沒有想到杜向杰这个人太黑,又有县长姐夫作为背景,所以,他不仅什么失去都干不了,有好处的时候,他这个副主任连汤都喝不到多少,他也曾经想过要不要给领导送点钱调到一个好的位置上去,但是这些年來他都只拿一个死工资,要送礼都找不出钱來,所以只能悲催的來一招曲线救国了。

        张克峰接到夏宇强的汇报之后,当时吓得满脑门是汗。

        对面正在和张克峰一起下棋的前常务副县长庄海杰看到张克峰的紧张情绪,有些诧异的问道:“小张啊,你怎么回事啊。”

        张克峰便把柳擎宇刚刚到任第一时间就去信息中心视察的消息跟这位老领导汇报了一遍,随后满脸忧虑的说道:“老领导,您说我该怎么办啊。”

        庄海杰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我说小张啊,这事情你还真不能等闲视之,柳擎宇作为新上任的县委书记,正常情况下肯定是要玩新官上任三把火的,如果这第一把火从你们信息中心烧起來的话,你这个副主任就很容易成为替罪羊,因为人家杜向杰有背景啊,所以,你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立刻倒向柳擎宇,这样的话,你的仕途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的话,柳擎宇一旦对你们信息中心出手,以你们信息中心的现状,你必然会被拿下。”

        一直以來,张克峰和庄海杰下棋的时候虽然总是输给这位老领导,但是他内心深处对这位老领导的棋力其实是相当了解的,他哪怕用出三分之一的实力这位老领导就招架不住了,再加上这位老领导十年之前就已经退休了,现在已经老态龙钟了,所以他认为这位老领导基本上和老糊涂也差不了多少,但是抱着聊胜于无的态度,他对这位老领导平时还是比较尊重的。

        然而,今天,听完庄海杰的这番分析之后,张克峰却是突然眼前一亮,他突然意识到,这老领导人虽然已经退休十來年了,但是他的思维能力却并沒有退休,对大局的把握上还是相当到位的,他刚才因为惊慌恐惧失去了方寸,这位老领导的话却很有见地,他自己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要想能够保存下來,唯一的出路便是倒向柳擎宇。

        他现在对自己唯一比较有信心之处便是他自己和贪污、受贿、行贿不怎么沾边。

        所以,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张克峰看向庄海杰说道:“老领导,谢谢您的指导。”

        庄海杰笑道:“小张啊,你这个人啊虽然很有上进心,但是问題却是不少,其中最大的毛病就是缺乏魄力,但是呢,你也有自己的长处,那就是你做事情有耐心,有恒心,有毅力,就拿你天天过來陪我们这些老干部们过來下棋打牌來说吧,你以为我们这些老家伙们都眼瞎了,看不出你的真实目的。

        其实,我们大家心里都清楚着呢,但是为什么我们不帮助你呢,这里面的原因比较复杂,我就不和你细说了,但是其中有一点大家的态度都是一致的,那就是要好好的考察考察你,观察观察你的人品如何,通过这一年多來的观察,我们大家对你的评价还是不错的,我早就听说你的棋力在咱们瑞源县都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你和我下棋的时候却往往输多赢少,而且还想办法让我看起來赢得非常自然。

        实际上呢,我对于自己的棋力还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所以,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在我这里已经通过考验了,所以,我要给你指条明路。”

        听完庄海杰的这番话之后,张克峰当时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有些尴尬、有些苦涩却又有些安慰,既然老领导已经和自己推心置腹了,他也把自己的想法充满恭敬的说了出來:“老领导,据我所知,柳擎宇是孤身一个人來到咱们瑞源县的,咱们瑞源县的局势我相信您应该清楚,以柳擎宇那么年轻的一个县委书记,他能够斗得过魏宏林和孙旭阳吗,我投靠他会不会风险比较大呢,万一柳擎宇要是输了,我就再也沒有起來的机会了。”

        庄海杰笑道:“小张啊,我之所以说你沒有魄力就在于这一点,你应该知道,你手中沒有任何牌可以打,你甚至在整个瑞源县这个棋盘上连做一枚棋子的机会都沒有,但是,柳擎宇这次视察你们信息中心却偏偏给了你一个成为棋子的机会,如果失去了这个机会,你的结局注定是要以悲剧收场的,所以,这个时候,你必须要拿出高度的魄力去做出决定。”

        说道这里,庄海杰沉声道:“小张啊,我这次破例帮你分析一下柳擎宇这个人,虽然他沒有研究过他的资料,但是我从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中可以分析出一些东西,首先,柳擎宇刚刚上任就去信息中心视察,而信息中心主任又是杜向杰,而杜向杰又是魏宏林的小舅子,这说明柳擎宇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这层身份,而且还知道了信息中心的现状,而且他过去的时候整个信息中心只有两名工作人员,如果柳擎宇是一个愣头青的县委书记,那么他肯定会当场发飙,怒斥杜向杰甚至要现场处理有关人员,包括你在内。

        而且你刚才说柳擎宇当时在现场曾经让工作人员把杜向杰喊回去,但是他说他很忙,沒有搭理柳擎宇,按理说,这个时候,柳擎宇的心情应该是非常愤怒的,也非常沒有面子的,这个时候,他至少可以拿下一些人稍微找回一点面子,但是呢,柳擎宇却偏偏沒有那样去做,你想想,这说明什么问題。”

        张克峰一听,心中再次一惊,这位老领导分析问題的角度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这完全是逆向思维,如果顺着庄海杰的思路想下去,最终得出的推论是柳擎宇很有可能在信息中心这个问題上肯定是留有后手的,甚至柳擎宇甚至把自己都有可能算计进了他的后手之中,而这个时候,也恰恰是自己成为棋子的最好的机会。

        想到此处,张克峰站起身來,向着庄海杰深深鞠了一躬:“老领导,真是太感谢您的指点了,否则的话,我一辈子都想不明白这些事情。”

        张克峰笑着放下棋子往前一推说道:“去吧,赶快去找柳擎宇汇报一下工作,有些时候,机会往往稍纵即逝,你只有先成为棋子,能够给别人带來价值,你才有可能会获得生存和发展的机会,你只有生存和发展了,才有可能最终成为下棋的人。”

        张克峰点点头,再次向庄海杰表示感谢之后,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而这个时候,柳擎宇坐在办公室内,却不慌不忙的喝起茶來,因为经过在信息中心的这么一折腾,今天上午第一次四套班子大会开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柳擎宇想要看看,这次会议上,这些瑞源县的老狐狸们会玩出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