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503章 危机四伏
  • 第503章 危机四伏

    作品:《权力巅峰

        就在柳擎宇和黄德广、刘小胖等好兄弟们在喝酒聊天的时候,在东江市一个建筑工地里走出了四个满身全是泥点的建筑工人,这四个人走出建筑工地,找到了一家普通的小宾馆,在里面换上了一身普通人的衣服走了出來,随即乘车前往南华市瑞源县。

        在瑞源县一家三星级宾馆内,四个人租了2间标准间安顿了下來,随即到酒店餐厅要了一个包间点了满满一桌子饭菜之后,这四个人关好房门,开始聊起天來。

        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咬着牙说道:“他nǎinǎi的,这些ri子真是让人不爽啊,我们堂堂世界级杀手为了躲避追踪,竟然在建筑工地当起了民工,这事情如果要是传了出去,我们四大杀手的脸就要丢光了。”

        这时,其中个头稍微矮点的男人也是狠狠一拍桌子满脸不爽的说道:“是啊,狂风,你是组长,你说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现在人家柳擎宇已经到瑞源县当官了,咱们四大杀手也跟过來了,我们到底应该什么时候动手,怎么样才能搞定柳擎宇,难道我们还需要等待什么狗屁时机吗,依我看,随随便便找个时间到瑞源县县委大院门口处埋伏一下,看到柳擎宇一枪把他搞死了事。”

        组长狂风眼神中流露出几分yin柔之sè,冷冷的说道:“雷霆,你说得倒是容易,难道你不知道上一次我们刺杀柳擎宇引起多么严重的后果吗,柳氏家族、谢氏家族、刘飞、梅月婵等各大势力纷纷出动了大量的人手在东江市展开了拉网式的暗查,如果不是我们在建筑工地用民工的身份掩饰了一下,恐怕这次我们四个人都要完蛋了。

        而且根据我所得到的情报,现在柳擎宇身边似乎每时每刻都有一个护卫小组在jing戒着,也就是说,我们还沒有靠近柳擎宇身边数百米的范围之内就很有可能被发现了,所以,这一次在瑞源县,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轻易出手,但是只要我们出手,必须保证一击毙命,将柳擎宇彻底摆平,然后立刻逃之夭夭,只要我们离开华夏,柳擎宇身后的势力就拿我们一点办法都沒有了。”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帅气杀手阳光插嘴说道:“我赞同狂风的意见,上一次我们刺杀柳擎宇已经引起了多方的关注,弄不好华夏的国安都有可能在调查我们,我们必须要小心再小心,绝对不能轻易暴露身份,而且我们这一次在瑞源县也不能天天在宾馆窝着,必须要找一些职场身份來掩饰我们自己,尽量减少我们曝光的几率。”

        随后,四个人仔细商量好了一些细节方案之后,很快便散去了,他们已经制定好了详细的刺杀柳擎宇的多种方案,就等着柳擎宇到瑞源县上任了。

        ……

        燕京市,大排档内。

        柳擎宇和众位兄弟们继续推杯换盏,畅谈畅饮,十分开心。

        就在这个时候,小吃街上,一辆奔驰车上,一个30岁左右的男人一边开着汽车,一边小心翼翼的在人流中穿行着,在他的旁边,坐着一个穿着超短皮裙黑sè丝袜、职业西装的二十三四岁左右的美女,司机一手掌控着方向盘,一边在美女的大腿上摩挲着。

        美女则微微皱着眉头说道:“范总,这是一条小吃街啊,从这边走是不是太慢太拥挤了啊。”

        司机嘿嘿一笑:“姚秘书,这你就不知道了,虽然从这条小吃街过去比较慢一些,拥堵一些,但是远远比绕路要快得多,至少可以节省一半时间……”

        一边说着,司机的目光偶然之间向路边一撇,一眼便看到了临窗而坐的柳擎宇,此刻的柳擎宇身上穿着一身便装正在开怀畅饮,司机的眼睛立刻便瞪大了,立刻停车,仔细辨认了一下,确认的的确确是柳擎宇之后,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不屑和得意的微笑,随便在大排档外面找了一个位置立刻把车停稳,带着姚秘书便下了奔驰车,直奔柳擎宇和刘小胖、韩香怡他们这些人走了过來。

        一边走着,姚秘书一边低声问道:“范总,你看到熟人了吗。”

        范总满脸得意的说道:“是啊,看到以前我们大学的班长柳擎宇了,那个时候,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组织委员,基本上什么事情都得听他的,那个时候,柳擎宇可牛逼了,他还是我们学生会的会长,几乎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们都认为柳擎宇将來一定会前途无量,大展宏图,沒有想到,多年以后,今天我竟然在这条普通老百姓才会來的大排档里见到他了,他混的还真叫一个惨啊,我得找他好好聊聊!”

        姚秘书一听范总的话,顿时双眼一亮,他知道,范总根本不是要和柳擎宇聊天,而是要过來在柳擎宇面前好好的显摆显摆,这是很多人潜藏在心底深处的一个魔鬼,很多人一旦有所成就,就特别喜欢在大学或者小时候学习比自己好、比自己聪明的那些人面前显摆一下自己现在是多么成功,她已经做好了看热闹的准备。

        范总走到柳擎宇他们这张桌前站定,满脸笑容的看向柳擎宇大声说道:“柳擎宇,我应该沒有认错吧。”

        柳擎宇刚刚端起酒杯想要喝酒,突然听到范总的招呼,放下酒杯定睛一看,脑海中回忆了一下,立刻想起一个人來,立刻满脸含笑迈步从桌子后面转了出來,主动伸出手來和范总握了握手说道:“是范金华吧,真沒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了,你來得正好,一起坐下來喝点吧,这些都是我的朋友。”

        这时,刘小胖、小二黑等人见柳擎宇的意思好像是遇到他的老同学了,纷纷站起身來,想要让他坐下,然而,让众人谁也沒有想到的是,范金华似乎沒有和刘小胖等人说话的意思,只是目光中充满了高傲、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柳擎宇啊,沒有想到会在这个大排档里见到你,看來你应该混得还不错啊,我一会要开着奔驰车带着秘书去华恒大酒店吃饭,今天就留下了,要不你跟我一起过去见见世面。”

        刘小胖、小二黑、黄德广等兄弟们一听范金华的意思,便顿时明白了这哥们今天过來的真实意图了,他这是來得瑟装逼了,尤其是这小子最后几句话,更是将他内心的优越感展现得淋漓尽致,对于老大柳擎宇的脾气几个兄弟们自然非常清楚,几个人全都不再说话,而且全都充满了笑容看着范金华。

        这时,范金华的秘书姚玉蓉立刻走到范金华的身边伸手挽住范金华的胳膊,做出小鸟依人的姿态,她想要好好的为范金华赚一赚面子。

        柳擎宇今天偶然遇到范金华,心中是非常高兴的,至于上大学之时两人之间的那点龃龉,柳擎宇早就不放在心上了。

        上大学的时候,柳擎宇是班长,范金华组织委员,职务稍微有些重合,两人全都是十分强势之人,所以很多时候,彼此之间也十分不对付,那个时候,范金华的学习成绩一直都非常好,每次考试最低都能考95分,但是,每次考试最终排名他只能排在第二名,因为第一名永远都是属于柳擎宇的,这让他内心对柳擎宇非常不服气,每次的特等奖学金从來都与范金华无缘。

        然而,柳擎宇万万沒有想到,自己满心欢喜想要请范金华这位老同学入座喝酒,却沒有想到,这位老同学今天根本就不是來找自己叙旧的,这是过來打自己脸的,这让柳擎宇对范金华的印象一下子就差了起來。

        在柳擎宇看來,他们大学那点事情简直就是芝麻绿豆那么大点的小事,沒有想到这小子时至今ri,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过來自己面前炫耀一番,想要狠狠打自己的脸。

        柳擎宇的嘴角微微向上一翘,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道:“华恒大酒店啊,那可是非常高档的地方啊,我还真沒有去过啊,如果不是今天和朋友们喝酒,我一定跟你一起去的,范金华,看來你小子混得不错啊,又是美女秘书又是奔驰车、华恒大酒店的,估计咱们同学里面就属你混得最牛逼了。”

        范金华得意一笑却故作谦虚道:“不敢不敢,我只是稍微有点成就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范金华的秘书姚玉蓉投入眼珠一转,说道:“范总,我们公司明天晚上要在华恒大酒店举办黄金玉米试吃典礼,您不是说要尽可能的请一些老同学和各界名流、专家前去赴宴吗,既然你的这位老同学沒有去过华恒大酒店,何不借此机会让他一起去凑个热闹呢,您可以给他个请柬啊。”

        范金华听到姚玉蓉的话之后,立刻眼前一亮,他这次去华恒大酒店就是最后检查一下这次黄金玉米试吃典礼的筹备情况,他这个怡海集团华夏副总裁、东北区域总经理对这次的黄金玉米试吃典礼十分关注,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扩展人脉、打开销售渠道、拓展各界关系网络的大好机会,总公司方面对于这次的典礼也十分重视,他是这次典礼的主要筹备负责人。

        这一次,范金华邀请了很多在各个领域混得不错的老同学前來参加本次会议给自己捧场,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位在农业部们里任职的官员同学,他准备借助同学之间的这点情分好好的再和他们拉一拉关系,而据他的了解,自己请的这些老同学之中,好几个都是上大学的时候看柳擎宇不怎么顺眼的主,偏偏他们这些混得都非常不错,要么在官场上平步青云,要么在商场上子承父业、家大业大。

        范金华当即便从口袋中掏出一张请柬递给柳擎宇笑着说道:“柳擎宇,这是明天晚上在华恒大酒店举行典礼的请柬,以西餐为主,到时候会有好多老同学前往参加,你一定要准时赴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