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33章 芥蒂暗生
  • 第433章 芥蒂暗生

    作品:《权力巅峰

        不得不说,柳擎宇这一步棋下得实在是太秒了。

        而龙翔的行动效率也非常之高。

        下午还沒有下班呢,整个东江市上下有关孙玉龙与程天宏之间的关系、陈志宏派人暗中抓走程天宏以图自保的消息便已经甚嚣尘上了,因为随着陈富标的落马以及天路公司高层彻底曝光,天宏建工已经完全浮出水面,而天宏建工的老板程天宏和他的老爸程书宇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而程书宇逃往国外的消息在东江市各个圈子里面早已经是不宣的秘密,而让所有人最为关注的就是程天宏的消息了,因为程天宏已经失踪好长一段时间了,哪里都找不到,所有人全都在关注着这个问題。

        而程天宏被陈志宏派人抓走以及孙玉龙、程天宏之间关系这两个消息一传出來,程天宏的失踪立刻便有了一个最为合情合理的解释,而在东江市厮混的所有官员们都知道孙玉龙的个性,而东江市的市委常委们更是清楚大家彼此之间的利益纠结关系。

        虽然大家都是在同一条利益扭动上生存的,但是这种利益圈子也是分层次的,孙玉龙在这个圈子里,尤其是在东江市这个圈子里面绝对是属于最高级别的那个人物,而对于他來说,下面的每一个人都是他攫取利益的一种辅助和手段,他与大家之间的关系也仅仅是盟友和相互利用的关系而已,而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大家随时都有可能被孙玉龙给抛弃,这一点,从柳擎宇上一任的纪委书记那边就可以看得出來。

        正是由于大家对孙玉龙的人品和性格十分了解,所以,当这两个消息传播出來之后,立刻很快就别人给认可了,而且以十分恐怖的速度在东江市市委、市政府等各个机关单位传播开來。

        而这个时候,孙玉龙自然也得到了消息。

        此刻,他正在和肖美艳合计着到底应该如何寻找和营救儿子程天宏呢。

        得到这个消息,孙玉龙当时便火了,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公安局局长陈志宏的电话。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陈志宏自然明白孙玉龙打过电话的目的,因为他也已经听到那些传言了,这次更加的头疼了,所以,等孙玉龙的电话打过來之后,他立刻首先开口说道:“孙书记,我向您保证,现在在市委里面扩散的传言绝对是假的,程天宏绝对不是我派人抓走的,对于这个消息我也是刚刚听说了,我绝对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來的,孙书记,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了,我的性格您还不了解嘛。”

        然而,这一次,陈志宏却失算了。

        其实,他如果不首先开口解释还好,孙玉龙也许会认为是有人在背后挑拨,但是陈志宏这么一解释,孙玉龙心中的怀疑之心一下子就重了,因为孙玉龙非常清楚陈志宏是一个什么样性格的人,毕竟,能够在东江市这潭浑水中坚挺的站到现在,能够在东江市毫不犹豫的攫取各种利益,陈志宏又怎么是一个善与之辈呢,他相信,如果自己真的到了需要把陈志宏当成弃子的时候,那么陈志宏绝对会与自己血拼到底的,他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心甘情愿的成为弃子的。

        而陈志宏一上來就向自己解释还拍着胸脯向自己保证这件事情不是他干得,这一点恰恰引起了孙玉龙的怀疑,因为孙玉龙认为这绝对是陈志宏的心虚表现。

        孙玉龙沉声说道:“老陈啊,咱们两个共事这么多年,你拍着胸脯说说,我对你到底怎么样,是,我承认我这个人为人比较自私了一点,甚至不介意把别人当成弃子來使用,但是,历次危机之中,那次我抛弃了你,沒有吧,我对你一向都是赏识有加的,你能够从一个乡镇的派出所所长提拔到如今这个东江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上,沒有我你办得到吗,办不到吧,你认为我会牺牲你这样能力强、和我一起共事了这么多年的得力属下吗。

        绝对不会的,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对于别人,我或许会考虑放弃,但是对于你,我永远都不会,志宏啊,如果程天宏真的被你给抓起來的话,你只需要把他给偷偷的放了就行了,我就假装这件事情从來沒有发生过,我们依然还是以前那样的好兄弟、可靠的盟友,你看怎么样。”

        此刻,听到孙玉龙这样说,陈志宏便知道孙玉龙依然怀疑自己抓走了程天宏,而真正让他感觉到震惊的却是孙玉龙这番话所代表的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孙玉龙为了救程天宏竟然向自己服软了,说了这样服软的话出來,从这一点可以看得出來,市委里面所流传的程天宏是孙玉龙的私生子的事情绝对是真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

        陈志宏太清楚孙玉龙此人的性格了,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依然稳坐钓鱼台,这和他生性多疑再加上感觉十分敏感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正因为如此,也养成了孙玉龙极度自信的性格,此刻,孙玉龙真的对自己生了疑心,那么自己可就真的有些麻烦了。

        陈志宏连忙解释道:“孙书记,您听我说,我的的确确沒有派人去抓程天宏,我认为这绝对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谣言,您想想看,程天宏似乎有好长时间都沒有出來了,这绝对是被别有用心之人给咱说控制起來了,然后在故意散布出我抓走了程天宏的消息,从而离间你我之间的关系,孙书记,咱们千万可不能上当啊。”

        不得不说,陈志宏的解释基本上已经接近了事实的真相,但问題在于,孙玉龙此刻对陈志宏已经动了疑心,在这种情况下,不管陈志宏如何解释,他都不会完全相信的,哪怕是陈志宏此刻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在孙玉龙看來,这一切不过是他为了让自己相信他的话而所作出的种种掩饰。

        人与人之间,最为珍贵的便是信任,有些时候,这种信任是建立在有很多种方式的基础上的,有的是建立在彼此之间数百年來利益关系的平衡与输送,侵略与掠夺,比如说欧洲诸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有的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的,比如说泰坦尼克号上的帅哥靓女;有的是建立在彼此相互制衡、相互利用的基础上的,比如说美国与日本;有的则是建立在共同干坏事又相互掌握彼此的把柄,谁也不敢轻易违背盟约,比如说各自利益集团内部,当然,孙玉龙和陈志宏也在其中。

        但是,当亲情出现,在利益关系之外多了另外一种难以衡量的砝码,原來的那种纯粹靠利益关系所形成的平衡关系便立刻被打破了。

        不过孙玉龙是一个老谋深算之人,城府极深,听到陈志宏接连这样解释,他便知道对方是绝对不会把程天宏给放出來了,便笑着说道:“嗯,老陈啊,你也不用多想,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你的真实想法,你刚才说的很有道理,还真不排除在程天宏这件事情上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离间我们。

        不过老陈啊,身为市公安局局长,你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下大力气去搜寻程天宏的影子,你应该知道,程天宏的嘴里包括程书宇的嘴里,掌握掌握着相当多的重磅材料,那些材料一旦被曝光出去,对于我们整个利益团体來说将会是沉重的打击,到时候不仅你沒有办法向上面交代,恐怕我也未必能够保住自己的位置啊,虽然我们的位置表面上看十分稳固,但是实际上,我们能不能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其实就是上面一句话的事情。”

        陈志宏点点头:“孙书记,您放心吧,我这边立刻加派人手全城搜索,一定会想尽办法去搜寻程天宏的。”

        挂断电话之后,陈志宏的脸色却显得十分难看,以他对孙玉龙的了解,这件事情孙玉龙肯定彻底对自己起了疑心,因为最后时刻,孙玉龙的那番话说得太客气了,这绝对不是他的正常风格,而他对某人越是客气,那个人就距离倒霉不远了。

        而挂断电话之后的孙玉龙却已经气得直接狠狠一拍茶几,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奶奶的陈志宏,竟然敢跟老子玩阴招,你等着,看老子如何收拾你。”

        骂完之后,他连忙再次对肖美艳进行安抚,由于刚刚得到了自己有儿子的消息,他此刻对肖美艳宝贝得不得了。

        ……

        晚上6点55分,柳擎宇返回新源大酒店,直接來到新源大酒店8层咖啡厅内。

        柳擎宇刚刚走进咖啡厅,便看到临窗位置上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正在冲着他挥手。

        柳擎宇看到这个美女,当时就愣了一下。

        眼前这个美女正是曾经的绝美空姐孙绮梦,只不过此刻孙绮梦并沒有穿着空姐装,而是穿着一身蓝色连体吊带短裙,短裙下则是肉色丝袜,脚上穿着一双十厘米的粉红色水晶高跟鞋,往那里一站,顿时惊艳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