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26章 收网
  • 第426章 收网

    作品:《权力巅峰

        给程天宏打完电话之后,柳擎宇躺在床上,心中再次盘算起來。

        此时此刻,正是他东江市之行最为重要的关键时刻,也是东江市之行战斗真正打响的时刻,这第一仗能否取得胜利十分关键,所以,他虽然并沒有处理政务,但是大脑却是非常繁忙的。

        脑海中,柳擎宇一遍遍的梳理着这一次的布局是否存在着一些破绽,应该如何去弥补,如果在某个环节发生了意外,应该如何应对。

        在沉思中,柳擎宇呼呼的睡去,累得连晚饭都沒有吃。

        不过第二天早晨5点钟,柳擎宇却早早的起床了,洗漱过后,到酒店外面的小摊上叫了一碗豆腐脑外加两根油条,吃完之后,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东江公园。

        出租车司机是一个皮肤黝黑、沉默寡言的男人,柳擎宇上车之后,他只是看了柳擎宇一眼,并沒有说话,只是等柳擎宇说出了要去东阳山之后,这才油门一踩,直奔东阳山而去。

        一路疾行,柳擎宇赶到东阳山公园门口的时候,已经是6点左右了。

        柳擎宇下了汽车,直奔公园内的东阳山山顶走去。

        就在柳擎宇下车之后不久,东阳山公园内一个正在散步的男人便用蓝牙耳机低声呼叫道:“黑猫注意,黑猫注意,柳擎宇已经进入公园开始上山了。”

        “黑猫收拾,黑猫收到,今天一定要让柳擎宇站着进來,躺着回去。”另外一边,一个男人用冲满了杀气的声音说道。

        就在说话男人的旁边,和四周,20多个彪形大汉已经暗中潜伏在东阳山山顶附近和上山的必由之路上。

        就在柳擎宇上山之后不久,程天宏也乘坐着一辆宝马來到了公园门口,在8名彪悍保镖的护卫下,向着东阳山山顶进发。

        公园门口处,柳擎宇下车之后,出租车并沒有离开,而是打着空车灯和双闪默默的等待着。

        等到柳擎宇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出租车司机这才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之后低声说道:“狂风,我是黑云,柳擎宇今天早晨5点多一点就出了宾馆,打车來到东阳山公园,看样子似乎是要爬东阳山,刚才我用远红外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东阳山山顶上似乎埋伏着不少人,我估计有人要设计柳擎宇,我们要不要趁火打劫呢。”

        狂风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即摇摇头说道:“不用,你仔细盯着就行,我估计柳擎宇这个人绝对属于那种不打无把握之仗的人,万一我们趁火打劫不成反而会打草蛇惊,这对我们执行后续刺杀的任务十分不利,你就守在原地等着结果就可以,我估计如果柳擎宇和那拨人之间的较量如果赢了,那么他肯定会赶在7点之前到公园门口,然后打车赶往市纪委继续去上班,因为通过这些天的观察我们已经发现,他上班从來沒有迟到过,所以今天恐怕也不会例外。

        当然了,如果柳擎宇要是输了,那就更好办了,如果他死了,我们捡个现成的便宜,直接拍照片取样本回去交差,如果他要是逃了出來,你可以趁机直接干掉他。”

        黑云点点头:“我明白了。”

        说完,黑云收起手机,关闭空车灯,开始闭目养神。

        这一次,狂风为了整个团队能够提高刺杀柳擎宇的几率,可谓处心积虑,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十分紧密的分工,黑云负责每天凌晨4点到上午8点、晚上6点到晚上9点这两段时间,分别对柳擎宇在新源大酒店、东江市纪委的出行规律进行观察,掌握尽可能多的信息。

        而阳光则是负责在早晨7点到8点、晚上6点到9点这段时间,在新源大酒店的早餐厅、晚餐厅等不同地点进行蹲守,掌握和了解柳擎宇的生活习惯。

        而雷霆和狂风负责机动刺杀任务,平时白天坐在市纪委对面的宾馆内通过架设在房间内的一台高倍望远镜对柳擎宇的办公室进行秘密侦查,当然,他们为了防止因为过多侦查引起柳擎宇的警觉,还专门在楼下的咖啡厅内专门订制了一个靠近市纪委方向的临床座位,一边喝着咖啡聊着天,一边监控着柳擎宇。

        …………

        早晨7点整,柳擎宇十分悠闲的走出公园,便看到了假装躺在车内打着鼾声的黑云。

        柳擎宇迈步走到车门旁,轻轻敲了敲车窗。

        黑云打了个哈欠“醒了过來“,摇下车窗,柳擎宇问道:“师傅,还出车吗。”

        黑云点点头,把空车灯打起,发动了汽车。

        柳擎宇拉开车门上车,笑着说道:“师傅,去市纪委门口。”

        黑云点点头,脚下油门一踩,汽车便驶离了东阳山公园,融入到了渐渐增多的车流中。

        7点50分,柳擎宇准时來到自己的办公室内。

        他刚刚坐下之后不久,叶建群的电话便打了过來:“柳书记,天路交通建设有限公司的幕后老板范天华、他的妻子肖艺红以及这家公司的几名核心高管、公司财务账册我们都已经全部掌控住了,不过这些人嘴很严,从他们被抓到现在我们已经整整的审问了5个來小时了,他们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他们到案之后的反应如何。”

        叶建群略微回忆了一下说道:“他们刚被我们抓住的时候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就稳住了阵脚,和我们侃侃而谈,东拉西扯的,但是一旦我们问及他们公司与天宏建工之间的关系的时候,他们就矢口否认,顶多承认认识天宏建工公司的人而已。”

        柳擎宇听完之后,让叶建群把他们闻讯时候的视频监控录像给自己发了过來。

        柳擎宇仔细研究完监控视频之后,沉声说道:“从范天华、肖艺红这些人的表情來看,他们绝对是在撒谎,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我估计肯定是他们认为我们短时间内肯定无法查出他们在账目上所存在的情况,不过你不用担心,马上就到上班时间了,我一会给省纪委韩书记打个电话,申请一下从银行方面调阅一下天路公司与天宏建工之间的账目往來情况,到时候拿到这些证据之后在和他们谈,就简单多了。”

        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沉声说道:“叶建群同志,等打完这个电话之后,你立刻关键,另外重新准备一部电话作为和我联络的通讯工具,我估计现在孙玉龙、严卫东他们肯定已经得到了你们同时采取行动的信息,估计他们这个时候应该已经醒悟过來了,郑博方的身份现在估计应该也已经暴露了,所以,他们这个时候肯定会采取一切办法给你们、给我施加各种压力,逼迫你们放人。”

        叶建群立刻沉声说道:“柳书记,请您放心,我这边沒有您的亲自指示,绝不放人。”

        柳擎宇点点头:“好,我们就沟通到这里,你准备好新的通讯工具之后,立刻给我发条短信,方便我随时联络你。”

        叶建群立刻表示明白。

        柳擎宇这边刚刚挂断电话,郑博方的电话便打了进來:“柳书记,到现在为止我们这边还沒有撬开陈富标的嘴,而且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接到了严卫东三个电话,要求我尽快放人,我估计他已经发觉情况不太对劲了,不过我现在依然还在和他应付着。”

        柳擎宇笑着说道:“好,沒问題,只要陈富标沒有被双规,严卫东绝对不可能完全断定你的真实立场,继续和他虚应,现在只要等叶建群那边拿到了天路公司那帮人的口供和证据,到时候陈富标就无法抵赖了。”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立刻和省纪委书记韩儒超取得了联系,在韩儒超的帮助下,直接从省几大银行那边调取到了天路公司和天宏建工之间账目往來的证据,柳擎宇拿到这些证据之后,立刻和叶建群取得了联系发给他。

        叶建群拿到证据之后,立刻开始对范天华等人展开了重新审讯,由于柳擎宇调取银行记录的行动是由韩儒超亲自出马,所以具有极高的保密性,并沒有惊动辽源市方面以及东江方面。

        然而,就如同柳擎宇所预料的那样,陈富标突然被郑博方给暂时带走谈话,还是引起了孙玉龙的高度警觉,在孙玉龙早晨上班之后得到严卫东的汇报之后,他一个电话便打到了柳擎宇的手机上。

        “柳擎宇同志,你们东江市纪委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在沒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就直接把陈富标同志给带走了,陈富标的家人已经向我和一些市委常委投诉你们市纪委了,而且他们已经把这件事情反映到了上一级领导那边,你们东江市纪委到底想要做什么,赶快放人。”孙玉龙声音中充满了愤怒的吼道,话语之中沒有给柳擎宇留下一丝一毫的余地,完全是在以命令式的方式在说话。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被孙玉龙的这种气势给镇住了。

        然而,柳擎宇听完之后,却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孙书记,暂时我们还不能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