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22章 瞒天过海 声东击西
  • 第422章 瞒天过海 声东击西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笑着说道:“从表面上,直接从陈富标入手能够减少一些孙玉龙对整个案件的阻力,但是实际上,这种减少是非常小的,我们可以先做个假设,如果陈富标本身存在着严重的**问題,甚至是孙玉龙整个**势力里的重要棋子,那么孙玉龙可能放弃陈富标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且一旦孙玉龙他们觉察到我们要对陈富标动手,那么势必会打草惊蛇,让他们意识到我们有可能会对高速公路项目动手,到那个时候,一旦他们有所警觉,之前我所做的很多部署就白费了,因为之前,我因为想要真正的调查高速公路项目,曾经故布疑阵,先是去视察了一下那边,取得了一些证据,然后又把高速公路项目给搁置了下來,这些的目标都是为了减少孙玉龙他们对我真实目标的怀疑。”

        “柳书记,那您说我们应该怎么做,我们要想动天宏建工,必须要动陈富标,这一关是不可能绕过的啊。”叶建群说道。

        柳擎宇笑着说道:“陈富标我们必须要动,但是,却不能直接动,我相信以陈富标的身份,真正涉及到权钱交易的时候,未必会亲自出马,很有可能会寻找一个代理人來代替他全权操作此事,如果有这样一个人或者一个公司或者组织的话,我们可以从这边入手,这样一來,阻力会小很多,而且对于这样的人或者公司,我们需要顾忌的东西会少很多,只要我们实施突然袭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速度将他们带走调查,确保不泄露消息,也许我们能够很快就查到陈富标的破绽。”

        郑博方听完之后却是眉头紧皱着说道:“柳书记,你的想法虽然不错,但还是有些破绽,比如说,陈富标一旦得知了他的人被带走,会不会立刻消灭证据甚至是立刻潜逃,而且我们纪委也沒有对陈富标实施监控的权力,就算是我们暗中对他实施监控,也得通过市公安局來配合实施,但是市公安局可是陈志宏掌控的,他知道了和孙玉龙知道了沒有什么区别。”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说道:“嗯,老领导说的沒错,这种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可以把瞒天过海、声东击西之计组合起來运用,以此來化解他们的疑心。”

        叶建群一愣:“怎么组合。”

        柳擎宇笑着说道:“这个简单,首先,由老领导您來发动对陈富标的调查,调研的原因可以是接到了一份有关陈富标违法违纪的举报信或者其他理由,我估计调查一旦启动之后,严卫东肯定会跟你他招呼,让你高抬贵手,到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告诉严卫东,说我这边对此事十分关注,不能太过于防松,必须得认真调查,当然了,你也要向严卫东表明一点,那就是你的调查只是为了敷衍我而展开的,让他无需担心。

        但是,你的这种调查又必须要给陈富标一定的压力,让他无暇估计其他方面的事情,如此以來,只要你这边坚持上四五天,只要不触及陈富标的核心问題,我相信陈富标那边肯定不会有重大动作的,而且到时候因为他已经习惯了你们的调查,就会放松警惕。

        与此同时,叶建群同志你要带着你的巡视小组在外围活动,确定到底谁或者哪家公司才是陈富标的代理人,找到之后,不要动作,而是要进行更加缜密的调查,为下一步行动做好准备,这一招是瞒天过海。

        等到了陈富标的警惕性降到最低的时候,叶建群同志你就可以突然出击,把经过前期外围调查的陈富标的代理人全部带走,而这个时候,老领导你那边也不要闲着,要和叶建群同志进行联动,同时出击把陈富标给带走,理由的话可以是诫勉谈话或者其他正常理由,你这边的主要任务是吸引孙玉龙、严卫东等人的注意力,同时就此事与他们展开周旋,同时,要向严卫东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你只是奉了我的指示行事,并且说你这边并沒有拿到陈富标的证据,陈富标绝对不可能被双规的。”

        郑博方听到这里,眼神中已经充满了笑意,使劲的点点头,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钦佩之色,柳擎宇的目的他已经明白了,柳擎宇这一招的确挺狡猾的,进可攻,退可守。

        叶建群此刻也听明白了,笑着说道:“那么接下來,一旦我这边掌握了陈富标的确凿证据,那么陈富标就可以直接被双规了,如此一來,就可以避免他潜逃的可能性,柳书记,您的这招真是太高了,我服了。”

        这一次,叶建群是真的服了。

        柳擎宇笑了,其他人也笑了,大家都是聪明人,柳擎宇的这个计划一说出來,他们就已经意识到恐怕陈富标很难翻身了。

        事情商量完之后,众人纷纷告辞,龙翔却并沒有走,而是留了下來,毕竟,他是柳擎宇的秘书,所以其他人也沒有在意。

        等众人全都离开之后,柳擎宇笑着看向龙翔说道:“龙翔,你那边的事情进展如何了。”

        龙翔长叹一声说道:“老板,这些天來,我一直按着您的指示,在其他各路巡视小组的掩护下,在黑煤镇进行暗中查访,而我所看到的情况让我非常的辛酸,我万万沒有想到,在黑煤镇这个产煤大镇,老百姓的生活竟然那么凄惨,黑煤镇产煤,但是老百姓们冬天却几乎无煤可烧,因为买煤的钱对他们來说是一笔相当大的开支,他们承受不起。

        有的老百姓为了能够冬天能有煤烧取暖,他们便天天守在运煤车的运输路线两侧苦等,一旦有运煤车经过,通过那些坑坑洼洼的道路的时候,因为颠簸,就会掉落一些煤渣,老百姓们就把这些煤渣扫一扫带回家去烧,根据我掌握的资料,这几年來,有十多个人人就是因为捡煤渣被运煤车撞伤甚至是撞死。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那些在黑煤镇煤矿里挖煤的那些家庭,有些家庭的男丁因为挖煤出事故死亡,整个家庭彻底崩溃,很多煤矿工人死亡之后,他们的妻子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走上了卖*身之路,靠自己的身体赚些辛苦钱來养活老人和孩子。”

        说道这里,龙翔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一边说着,龙翔一边拿出了厚厚的一叠照片,放在柳擎宇身前的茶几上。

        柳擎宇接过照片一张张的翻看着,看着看着,柳擎宇的眼圈也红了起來。

        那一张张照片,记录着的是一个个煤矿工人个人、家庭、孩子的生活,漆黑的脸庞、低矮的工棚、枯瘦失学的孩子、一个个站街妇女强颜欢笑却充满绝望的眼神,一张张,一幅幅,都在记录着一个几乎与现代社会不相称、格格不入的现实。

        如果不是看到这些照片,柳擎宇还真想不到,在那灯红酒绿、高楼林立的黑煤镇竟然还有着如此让人心寒、让人痛心的一面,那一座座豪华别墅与一座座彼此相连的低矮工棚、那街道上穿行的宝马、奔驰与老百姓们推着的独轮车、自行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柳擎宇的心在滴血,泪珠缓缓滑落,黑煤镇的老百姓日子过得实在了太苦了,他们就是新时代的卖炭翁啊,守着宝山却不得不忍受着贫困饥饿甚至是死亡。

        这些黑煤镇的领导到底是干什么吃的,孙玉龙、唐绍刚市委书记、市长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黑煤镇会是这种样子,难道就沒有人去关心一下那些普通老百姓的生存状况吗,难道他们就不担心黑煤镇的老百姓在沉默的压抑的怒火中突然爆发吗,难道他们的眼中只有官位、利益吗。

        一时之间,柳擎宇心潮起伏,猛的狠狠一拍茶几,怒声说道:“黑煤镇案件不破,我柳擎宇绝不收兵,黑煤镇贪官污吏不除,我柳擎宇绝不收兵。”

        柳擎宇话音落下,手下茶几咔嚓一声轰然倒塌,,碎了。

        柳擎宇这一掌饱含了滔天的怒火,饱含着他对东江市和黑煤镇很多人的不满,身为一名党员干部,身为一名纪委书记,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上责任的重大。

        坚决反腐,刻不容缓。

        龙翔看到柳擎宇暴怒,并沒有去劝阻,因为此刻他的心也非常不平静,因为他所看到的远比照片上所反映出來的更加残酷、更加心酸。

        过了一会,柳擎宇的心渐渐恢复了平静,但是眼神却更加犀利:“龙翔,你继续在黑煤镇进行暗中查访,不要千万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龙翔点点头,随即问道:“老板,为什么今天这种场合姚剑锋书记沒有出现呢。”

        柳擎宇淡淡一笑:“因为他现在还在带着他的巡视小组进行巡视,而且我马上就要把他再次调回到黑煤镇进行巡视,一方面给黑煤镇施加压力,另外一方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这样方面你的暗访。”

        龙翔心头一暖。

        此刻,一架飞机缓缓从白云机场降落。

        飞机上的乘客鱼贯而出,其中,有4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表现得十分低调,走出机场之后,四个人分别各自打了一辆出租车,目的地却全都是新源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