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400章 前往黑煤镇
  • 第400章 前往黑煤镇

    作品:《权力巅峰

        柳擎宇淡淡的说道:“那严卫东同志,你认为针对这些材料我们应该怎么做。”

        严卫东说道:“我看将这些材料直接打回黑煤镇,让黑煤镇的镇委班子好好的把这些事情调查一下,给这些老百姓一个交代,这样做就可以了,而且很多时候,我们东江市都是这样做的,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延续以前的这种工作方式,因为这是被现实证明的行之有效的处理方式。

        严卫东刚刚落下,纪委常委叶建群沉声说道:“嗯,严书记的说法我部分认同,严书记说得不错,这些材料的真实性的确有待确定,但是,我认为,正是因为这些材料真实与否还存在着疑问,我们纪委应该派出调查组下去调查一下这些事情,如果证明这些材料是真实的,这说明黑煤镇的一些干部的确是太过分了,我们必须要坚决给予处理,如果证明这些材料是虚假的,我们也可以为黑煤镇的同志们洗血冤情,给大家一个交代。”

        叶建群说完,严卫东的脸色当时心头就是一颤,他万万沒有想到,这个柳擎宇刚刚到达纪委才不过2个月,竟然直接得拉拢到了2个纪委常委的支持,这让他十分震惊。

        叶建群说完,柳擎宇立刻点点头说道:“嗯,叶建群同志的意见非常好,我今天喊大家过來也就是想要和大家讨论一下此事,我认为这些老百姓的材料在真实性上的确存在一些疑问,所以,我们必须要认真展开调查,我提个建议,大家來商量一下吧,我的建议是我们东江市派出两个调查者下去,每个小组3个人,针对这8名老百姓所反映的问題分别同步展开调查,大家看看这两个调查者我们应该派出什么级别的调查者呢。”

        柳擎宇说完,目光看向严卫东。

        柳擎宇的目光十分坚定。

        严卫东一看,便知道今天要想阻止柳擎宇派出调查者去基本上不太可能了,所以,严卫东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立刻大声说道:“柳书记,我认为要是派人的话,档次不能低了,毕竟黑煤镇的于书记也是市委常委,档次低了,恐怕不好行事,所以我认为第一组的组长人选可以让郑博方來担任,上一次的姚翠花事件中我相信他的表现柳书记应该也看在眼中了,至于第二个小组的人选,我建议由毛立强同志來担任,他的办案经验十分丰富,可堪当大任。”

        严卫东说完,脸上带着笑容看向柳擎宇。

        毛立强在纪委之中大部分时间都很少说话和发言,但是实际上,他是市委副书记耿立生的人,而耿立生又是孙玉龙这条针线上的,严卫东之所以提议这两个人是因为他认为柳擎宇如果要是同意了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就相当于自己在调查组安插了亲信,黑煤镇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知道,如果柳擎宇拒绝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将会加强两个人对柳擎宇的排斥力度,让他们更加向自己靠拢,尤其是郑博方,现在已经开始经常向自己汇报各种各样的信息了,向自己靠拢的意图越來越明显了。

        至于耿立生,平时私下里就是自己这边的铁杆盟友,只不过平时不表现出來罢了。

        柳擎宇听完严卫东的话之后,脸上露出凝重之色,目光在郑博方和毛立强两个人的脸上犹疑了半天,最终才露出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说道:“好,那就按照严卫东同志的意思办吧,从现在开始两个调查者就可以正式展开行动了,我明天也会亲自前往黑煤镇亲自前去调研,我到底要看一看,黑煤镇到底是一种什么样子的,为什么黑煤镇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上*访户呢,为什么黑煤镇老百姓的利益总是受到损害呢。”

        说完,柳擎宇一拍桌子:“好了,散会吧。”说完,柳擎宇迈开大步向外走去,离开的时候,柳擎宇的脸上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愤怒。

        看到柳擎宇那种似乎十分吃瘪的表情,严卫东心中那叫一个舒服,他知道,柳擎宇之所以会如此吃瘪是被自己挤兑的,柳擎宇根本无法摆脱自己为他设置的语言陷阱,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他能高兴才怪。

        严卫东是一路背着手迈着四方步,得意洋洋的回到办公室的,柳擎宇则是龙行虎变却又似落跑的老虎,看似狼狈的回到他的办公室内。

        然而,等坐在办公椅上之后,柳擎宇的脸色一下子就转变成了另外一副表情,他也笑了,笑得十分得意,一边笑一边喃喃自语道:“严卫东啊严卫东,恐怕你小子现在心中正偷着笑呢吧,那你就好好的笑吧,有你哭的那一天。”

        回到办公室,柳擎宇一直忙碌到了晚上8点左右这才起身下楼,步行出了市纪委大院,步行向市委招待所走去。

        由于市委招待所距离市纪委的距离并不远,所以现在柳擎宇上下班一般都是步行,这样又可以锻炼身体,又可以沿途查看一些风土人情,了解到东江市的一些细节问題。

        天色早已经黑了下來,整个东江市早已经万家灯火阑珊。

        街道两侧是明亮的路灯,柳擎宇不紧不慢的走在人行道上,一边走一边看着沿途的风景。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桑塔纳突然从柳擎宇身后的马路上驶进人行道,向着柳擎宇疯狂的撞了过去。

        柳擎宇虽然大部分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沿途风景上,但是他是一个久经沙场之人,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极大的危险从身后传來,尤其是当他听到了轰隆隆的马达声,立刻意识到不好,他立刻猛的迈开大步,猛的向人行道上面的台阶上跳了过去,然后迅速爬上了路边一棵直径有30厘米左右的梧桐树,这个时候,那辆桑塔纳猛的停了下來,汽车在柳擎宇身边的台阶处停了下來,因为台阶足有20厘米高,汽车是不容易冲上來的,而且柳擎宇又跳到了树上,汽车更不可能撞过去。

        汽车车窗缓缓摇下,一把银光闪烁的砍刀突然从车窗内伸了出來,随即一个用帽子遮住大半个脑袋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用砍刀指了指柳擎宇恶狠狠的说道:“柳擎宇,我们老大让我警告你一声,你要想在东江市平平安安的做官,最好不要插手黑煤镇的事情,否则必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今天只是对你的小小的警告,如果你要是再敢插手黑煤镇的事情的话,那么以后你必定会被撞死的。”

        说完,汽车猛的油门一踩,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那辆桑塔纳是沒有上牌照的。

        柳擎宇从梧桐树上跳了下來,望着汽车消失的方向,脸色显得十分阴沉,他虽然知道东江市的**势力十分嚣张,但是却沒有想到,对方竟然会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段來威胁自己,这简直是无法无天啊,自己是谁啊,那可是东江市的纪委书记,市委常委,现在竟然犹如要威胁自己不让自己插手黑煤镇的事情,这得多大的背景啊,这简直是将国法置之度外啊。

        一路走着,柳擎宇的心情越发显得沉重,他知道,东江市的局势比自己想象的要严峻得多。

        一边走着,一边想着,柳擎宇一边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市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市委常委陈志宏的电话:“陈书记,向你反映一件事情,是这样的,我在路上的时候,突然差点被人给撞死,对方威胁我说如果我要是再敢插手黑煤镇的事情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陈书记,我们东江市的社会治安似乎很有问題啊,这些人到底是谁派來的啊,这胆子也太嚣张了吧,希望你们市公安局能够尽快破案啊。”

        说完,柳擎宇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陈志宏脸色气得一阵红一阵白的,想要发火却发不出來。

        他用脚趾头也能够猜到是谁干的这件事情,但是他生气的是柳擎宇的态度,这柳擎宇实在是太嚣张了,竟然敢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想到这里,陈志宏直接把柳擎宇反应的问題放在了脑后,心说要想让老子破案,等老子心情好了再说。

        柳擎宇心中带着怒火返回了市委招待所内,打开房门,打开电视,躺在床上,眼睛盯着电视,大脑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个开车带刀要撞我人是谁派來的呢,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手段來对付我呢,我应该如何应对。

        就在这个时候,电视突然一下子暗了下去,房间的灯光也熄灭了,整个房间内一片漆黑。

        柳擎宇站起身來试了试灯的开关和其他电器设备的开关,竟然全都沒有反应。

        难道是停电了,市委招待所竟然会停电,这也太巧合了吧。

        想到这里,柳擎宇走出房间,打开房门到走廊里一看,走廊的灯光是亮着的,其他房间内也有电视声音传了出來,很显然,只有自己房间沒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