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94章 借力打力
  • 第394章 借力打力

    作品:《权力巅峰

        此时此刻的柳擎宇,手中拿着这些资料,却陷入到了空前的愤怒之中。

        不过越是如此,柳擎宇的脸色却反而渐渐恢复了正常,就连之前刚开始出现的那种凝重也消失了。

        柳擎宇的目光从现场这些穿着破衣烂衫却双眼中充满了希冀目光的老百姓的身上扫过,柳擎宇冲着众人深深鞠了一躬:“各位乡亲们,你们受苦了,真沒有想到,大家的身上,竟然存在着这么多苦大仇深的惨痛遭遇,这是我们东江市整个市委班子的责任,也是我这个纪委书记的责任,我们沒有把我们的工作做好,让大家的正当权益遭受到了野蛮的侵犯。

        在这里,我柳擎宇向大家保证,我身为纪委书记,东江市市委常委,我一定会坚决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前往黑煤镇,重点检查黑煤镇的干部门存在的诸多问題,如果大家的冤假错案和黑煤镇的干部有关,我们东江市纪委会给予坚决打击,绝不手软,绝不姑息。”

        说道这里,柳擎宇又转头看向在场的众位记者说道:“各位新闻媒体的记者们,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能够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來进行新闻报道,我也不知道你们是否会实事求是的报道今天的这个新闻,但是我想请在场的各位新闻媒体记者们看一看我手中的这些老百姓递交的各种申诉材料。

        我们可以先不要去管这些申诉材料本身的对与错,仅仅是就这些存在的矛盾冲突、这些老百姓那一封封用鲜血來签名的申诉材料,我们想你们新闻记者有必要、也有义务來报道一下此事,用以环形我们东江市广大干部群众心中存在的那份正义感,用以为我们东江市真正需要帮助的老百姓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至少这样,你们可以无愧于自己的良心、自己的良知,你们无需因此而自责,你们的灵魂也因此可以得到真正的坦荡,你们永远也无需面临内心深处那深深的自责。”

        说完,柳擎宇把手中的那一份份材料先递给了身边一位记者,那名记者看了严卫东一眼,虽然心中知道自己是严卫东喊來针对柳擎宇的,但是现场的局势变化太过于剧烈,以至于他不得不立刻做出抉择,因为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如果自己拒绝接过那份材料看一看,那么也就意味着向其他记者提供了一种暗示,那就是自己此次前來现场是另有目的的,那么真的就被柳擎宇刚才那番话给料中了,谁也不愿意背负着那样一种灵魂的枷锁。

        柳擎宇刚才的那番话就是一个最纯正的激将法,逼着在场的这些记者们去接过材料看一看,哪怕是装装样子也好。

        那位记者不看还好,等他只是看完几分材料之后,心中的怒气已经冲到了脑门顶上了。

        他真的有些愤怒了,哪怕是他和严卫东的关系不错,哪怕是他有些时候会接受一些金钱从而在进行新闻报道的时候,对真实的材料进行大胆的艺术加工,但是他终归是科班出身的记者,他的骨子里依然不缺乏新闻记者那种悲天悯人、倡善惩恶的一种根深蒂固的理念。

        如果眼前的这些老百姓所提供的材料是真的,那么他们目前的生存状态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们的命运实在是太悲惨了。

        这个记者最终拿起手中的照相机,让旁边的朋友帮忙开始一份份的拍摄这些材料,柳擎宇看到这里,立刻说道:“这位朋友,我看这样吧,你负责拍摄其中的一份,然后把其他的材料交给其他在场的记者朋友们,大家分头进行拍摄,等拍摄回去之后,大家彼此交换一下手中的素材,同时,大家也可以现场给我留下联系方式,等回去以后,我也会整理出一份完整版的材料,交给办公室副主任温友山同志,大家到时候可以和他进行沟通索要。”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其他的记者纷纷涌到这名记者的旁边,把这些材料分开进行观看,并且用照相机进行拍摄取证。

        虽然有些记者今天的确是别有用心來的,但是现场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们意识到,今天这件事情具有超凡的新闻价值,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冲了上來。

        20分钟之后,柳擎宇收回了所有材料,随后看向在场的各位记者说道:“各位媒体界的朋友们,今天我给大家看这些资料,主要有两层意思,其一,是希望大家能够本着新闻记者的良知能够去报道此事,能够为这些可怜的老百姓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其二,是希望大家能够为他们做一个见证,确保他们不要因为今天的申诉而回去之后受到各种不公的待遇甚至是某些势力的打击报复。”

        说完,柳擎宇又看向严卫东说道:“严卫东同志,现在交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那就是和黑煤镇的领导们进行沟通,让他们亲自派人到我们纪委门口把这些群众接回去,你要严肃的告诉他们,希望他们必须要切实的做好这些老百姓的接访工作,把他们安全的送回黑煤镇的老家,并且绝对不允许对他们任何一个人或者他们的家人进行打击报复,否则的话,如果我发现任何一个人或者他们的家人受到了打击报复或者任何形式的不公正待遇,我都将会追究到底,绝不姑息。”

        严卫东一听柳擎宇的话,心中那叫一个郁闷,他万万沒有想到,这些老百姓竟然不是过來控诉柳擎宇的,而是过來上访告状的,而且告的还是黑煤镇的事情,这让他的头都大了,尤其是最后,柳擎宇交给他的这个任务,差点沒有恶心死他,因为这个任务绝对是个得罪人的活,干得好了肯定得罪黑煤镇的人,干得不好了柳擎宇那边肯定会给自己穿小鞋,而且现在柳擎宇又是当着现场这么多记者宣布的,这就相当于有了见证人,自己想要抵赖都不可能,这种时候,更是不可能推脱,因为其他的副主任几乎沒有一个待在纪委大院的,下去巡视的巡视,调研的调研,只剩下了自己这个常务副书记和柳擎宇这个书记。

        无奈之下,严卫东只能捏着鼻子点点头:“当着现场所有人的面,给黑煤镇的镇长打了个电话,让他派人过來把这些老百姓给接回去。”

        等回到办公室之后,柳擎宇立刻把办公室副主任温友山给喊了过來,把手中的材料让他复印并扫描一下,然后把这些材料按照那些记者留下的联系方式发给他们,温友山在接到这份任务之后,心中就是一暖。

        他非常清楚这次复印和扫描材料的事情看似很小,实际上却也带着柳擎宇的一种态度,如果柳擎宇十分重视这些材料,那么这些材料的重要度就非常高,他把这些材料交给自己去操作,说明他对自己十分信任,这也说明自己当时的投名状受到了切实的效果,不管柳擎宇是否会确定自己为最终的办公室主任人选,但是至少可以确定,自己这个办公室副主任的位置是稳固的,这也不枉自己冒着偌大的风险向柳擎宇靠拢。

        吩咐完之后,柳擎宇本來已经低下头去看文件,温友山也准备离开了,柳擎宇却又突然抬起头來喊住了温友山:“温友山同志请留步,有件事情我想向你了解一下,我之前听严卫东同志说到要建议我把那些控诉的我人关到我们东江市的训导中心去,不知道你对这个训导中心到底有多少了解。”

        温友山听柳擎宇问道这个问題,连忙说道:“柳书记,这个问題我还真是了解一些的,国家不是下令取消了看守所吗,但是呢,在我们东江市由于各种社会矛盾比较多,尤其是有一些老百姓因为种种原因,经常会采取上访、堵路甚至是跳楼等方式去进行维权,对于这部分人,以前是可以放在看守所进行看管的,但是由于看守所已经取消了,这些人无法在关了,但是呢,市里有些领导考虑到这些人又不能不去照顾一下他们,否则的话,一旦他们出去闹事就会对我们东江市的形象甚至是相关领导同志的官帽子产生影响,所以便有人提议成立了训导中心,专门用來关押那些所谓的社会不稳定因素。”

        柳擎宇听完之后,脸色当时便沉了下來,随即问道:“这件事情我们东江市的政法委书记陈志宏同志知道吗。”

        温友山点点头:“知道的,这个训导中心的成立必须得有他的签字。”

        柳擎宇点点头,脸色更加严峻了几分,略微沉思了一下,柳擎宇直接对温友山说道:“这样吧,温友山同志,你安排辆车在楼下等着,同时你通知一下刘亚洲同志,让他到我办公室來一趟。”

        温友山听到柳擎宇的安排之后顿时就是一愣,他能够猜到柳擎宇这肯定是要前往训导中心,但是问題是他为什么让刘亚洲陪他去而不是自己陪他去呢。

        PS:推荐风御九秋的仙侠小说《紫阳》,喜欢仙侠的兄弟们可以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