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93章 形势顷刻逆转
  • 第393章 形势顷刻逆转

    作品:《权力巅峰

        严卫东十分兴奋的离开了柳擎宇办公室,回去之后,立刻忙碌起來。

        他先给市公安局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暂时执行A计划,以一种十分稳妥的方式确保那些聚集在市纪委门口的那些老百姓不要闹事就成,他另有打算。

        市公安局那边的人心中自然也是不愿意和老百姓发生冲突的,毕竟这种事情一旦处理不好很难控制,弄不好自己就要受到牵连,承担责任,能够不发生冲突是最容易处理的。

        随后,严卫东又指示一些嫡系人马,暗中给东江市尤其是辽源市驻东江市的媒体打过去电话,告诉他们东江市纪委门口发生了老百姓要当面怒斥纪委书记的事情,还说柳擎宇要当面和老百姓进行辩论。

        要知道,这绝对是一种十分具有爆炸性的事件,老百姓当面上告纪委书记,和纪委书记亲自辩论,这种事情在其他地方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一般人的纪委书记是绝对不愿意亲自面对这种冲突的,柳擎宇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冲动、太自信了,他根本就不知道官场的险恶。

        一件事情并不是你看到他是什么样子,报道出來就会是什么样子的,关键在于媒体记者手中的那支笔,在于媒体记者的站位立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正常來说,媒体记者大多数都能够保持一个公平公正的立场去报道一件事情的,但是问題在于,一旦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官场斗争,牵扯到了政治或者其他势力在里面进行控制与引导,最终的结果当事人是很难去控制的。

        等部署完毕之后,严卫东并沒有在办公室呆着,而是假惺惺的來到市纪委外边,一边假惺惺的劝说那些老百姓,一边指挥现场,确保现场的稳定。

        然而,这个哥们在劝说群众的时候,一直都在不断的夸奖着柳擎宇的这里好、那里好,说柳擎宇绝对不会做出危害老百姓的事情,他这哪里是在劝说啊,简直是在火上浇油啊。

        只不过,现场的那些老百姓听完之后,却并沒有严卫东理想中的怒发冲冠,反而显得异常平静,只是聚集在一起默默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纪委大院外面围观的群众越來越多,到达现场的媒体也越來越多,甚至还有一些白云省和其他省驻辽源市的记者在乘车赶了过來。

        柳擎宇坐站在办公室窗口处,默默的望着大门口处那越來越喧嚣热闹的人群,脸色却显得异常平静,在经历了这两年的官场磨砺之后,柳擎宇在很多事情上,尤其是在做人做事的心态上,比之以前在狼牙大队当兵的时候更加沉稳,越是到了关键时刻、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他的心态却是越发沉稳。

        就在这个时候,柳擎宇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

        柳擎宇一看电话是省纪委书记韩如超打來的,连忙接通了电话,笑着说道:“韩叔叔您好。”

        韩如超也沒有跟柳擎宇客套,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擎宇啊,我听说你们东江市纪委那边出事了,你被一群老百姓堵在了纪委大院里,老百姓说是要当着你的面上告你,这事情是真的是假的,我可跟你说啊,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省委了,现在很多省委省政府的领导都在默默的观察着这件事去,而且已经有一些声音说是你做事不够牢靠,太过于冲动,建议调整你的工作了。

        擎宇啊,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处理好啊,千万不能激化整个事情的矛盾冲突,绝对不能被别人抓住把柄,否则的话,恐怕你在东江市还沒有施展你的抱负呢,就得被别人给拿下了,孰重孰轻你心中一定要有数啊。”

        柳擎宇听完之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韩叔叔,您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心中有数。”

        听到柳擎宇的话之后,韩如超就是一愣:“心中有数,擎宇,难道这件事情是你在背后操控的。”

        以韩如超的精明,自然明白柳擎宇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有这种强烈的信心,所以,按照这种逻辑,他立刻推断这件事情背后是不是柳擎宇的布局。

        柳擎宇笑了笑说道:“韩叔叔,你也太看得起我了,你不要忘了,自从上一次姚翠花一案完结以后,我一直都待在纪委大院里,连出去都沒有出去。”

        韩如超笑着说道:“擎宇啊,那你为什么这么有信心呢,我可不相信你和这件事情沒有关系。”

        柳擎宇笑着说道:“韩叔叔,这一点我想您说的沒错,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和我有点关系,不过具体到底是不是,我现在也还不好断定,得我亲自去见过那些药当面上告我的老百姓之后,我才能最终确定这件事的内幕到底是什么。”

        韩如超笑了笑,挂断了电话,他原本还担心柳擎宇年轻容易冲动,掉入了东江市那些人的陷阱之中,但是从眼前柳擎宇的表现來看,自己还是有些小觑了柳擎宇这个小家伙,这小子不愧是老领导刘飞的儿子,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只不过他有些好奇,柳擎宇这小子那么充足的信心是从哪里來的。

        半个小时之后,柳擎宇在严卫东热切的期待中,脚步稳健的來到了市纪委的大门口处。

        当值班室的门卫打开自动伸缩门,柳擎宇走出大门的那一刹那,现场十几台摄像机、几十台照相机全都对准了柳擎宇,快门声响成一片。

        而这个时候,严卫东的眼神中那种兴奋、期待之情已经难以掩饰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柳擎宇即将被那些充满了愤怒的老百姓包围、甚至是谩骂推搡的场景,严卫东的目光开始向那些老百姓的目光中飘去,他正琢磨着自己要不要现场为这些老百姓介绍一下柳擎宇的身份,让这些人更容易把怒火集中到柳擎宇的身上。

        不过严卫东虽然此刻心中极度兴奋,但是却并沒有去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因为他清楚,如果自己真的介绍柳擎宇的话,恐怕柳擎宇立刻会对自己心生不满,既然柳擎宇已经出來了,他想要跑肯定是跑不了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然而,让严卫东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柳擎宇出來之后,立刻满脸含笑着看向在场的老百姓说道:“各位乡亲们大家好,我是东江市新上任的纪委书记柳擎宇,我听说大家提出要求要亲自面见我,并对我在媒体面前提出控诉,不知道大家要控诉我什么。”

        柳擎宇说完之后,本來在严卫东想來,现场的老百姓应该是义愤填膺的大力指责柳擎宇才对。

        然而,当柳擎宇表明身份之后,现场的群众纷纷采取了同一种动作,,把手伸进各种口袋、小包之内,然后拿出了一份份材料,然后纷纷涌到了柳擎宇的身边,把各自的材料纷纷递给柳擎宇声音充满了焦虑和期待的说道:“柳书记您好,我是XXX,这是我的冤案材料,求求您一定要为我平反我的冤假错案啊,我实在是太冤了,恐怕窦娥复生也沒有我冤枉啊,我们黑煤镇的那些煤老板实在是太残忍了,太沒有人性了。”

        柳擎宇不慌不忙的一份份接过众人手中的材料,随即粗略的扫了一眼,发现这些人的材料中哭诉的几乎百分之九十多全都是和黑煤镇的煤矿有关,其中有一个女人的丈夫死在煤矿中,沒有得到任何消息,只是拿到了丈夫的尸体却并沒有获得任何赔偿,还有一个是亲人被运煤车给压死沒有人管,最倒霉的是一户农民,他们家五亩承包地因为死挖乱踩导致塌陷沒有人负责赔偿,这些老百姓所提供的一系列材料,一桩桩、一件件,全都记录着一个甚至是数个让人悲悯的、惨淡的现实,甚至有不少都是普通的老百姓用生命堆积起來的冤假错案。

        柳擎宇虽然只是粗略的扫了几眼,但是他却从在场众位老百姓的材料中看到了黑煤镇所存在的一系列问題,而且这种问題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当地老百姓正常的生产和生活,让很多老百姓深受其害。

        此时此刻,柳擎宇被眼前这些材料深深的刺痛了。

        而同样的,严卫东却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的给惊呆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原本应该是一场好好的针对柳擎宇进行大力批判和控诉的局势为什么会演变成一场柳擎宇接收各种举报材料的仪式。

        此刻,同样傻掉的还有一些媒体的记者们。

        当然了,也有一些记者们则兴奋起來,他们并不是因为严卫东的关系而來的,而是过來找新闻的,当他们看到眼前这种突如其來的转变,立刻意识到了这种剧烈转变的新闻价值,毫不犹豫的拿起了手中的摄像机、照相机开始记录起來。

        快门声此起彼伏,所有人的脸上全都充满了震惊。

        此刻,柳擎宇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异常凝重,看着手足这一份份的材料,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一桩桩的冤假错案,为什么以前就沒有人去帮他们去调查,难道在出了姚翠花之后,还有出现更多的李翠花、王翠花吗。

        这黑煤镇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