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89章 冤情昭雪
  • 第389章 冤情昭雪

    作品:《权力巅峰

        严卫东说完,便拿出手机立刻给孙玉龙打了个电话,而旁边的刘岩则立刻下令让其他两队联合检查执法队伍立刻撤退。

        就在严卫东向孙玉龙汇报的同时,柳擎宇也正在和省纪委书记韩儒超通着电话。

        韩儒超听完柳擎宇汇报完所有的情况之后,脸色显得有些阴沉,声音中带着几分愤怒说道:“擎宇啊,这件事情既然查清楚了,那就要必须立刻马上给姚翠花一家人一个交代,让辽源市第三监狱立刻无罪释放姚翠花一家人,并且由东江市讨论后确定对姚翠花一家人的补偿问題,对于那些在审批过程中存在渎职的官员必须要依法追究其工作、民事甚至是刑事责任,问題严重的坚决依法处理,绝不姑息。”

        说完这段话之后,韩儒超略微顿了一下,随后声音变得有些沉重的说道:“擎宇啊,至于你刚才所提到的黑煤镇在煤矿上面存在的问題,我建议你千万不要操之过急,省里之所以有那么多的领导支持你下去当这个纪委书记,尤其是曾书记那么强力的支持,其主要原因就是在黑煤镇那边,这样跟你说吧,黑煤镇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是这个小镇可是了不得啊,关系网硬的很啊。”

        柳擎宇听到韩儒超的话之后就是一愣:“韩伯伯,这个黑煤镇不过就是一个区区小镇罢了,有那么厉害吗,连省委曾书记都对此地如此忌惮。”

        韩儒超听完之后苦笑着说道:“擎宇啊,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如果黑煤镇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别说是曾书记了,就是曾书记秘书一句暗示的话,也能把整个事情查得水落石出,甚至只需要你们东江市随便出來一个有能量的副市长都可以摆平,但是问題的关键并不在这里,而是在黑煤镇背后的关系网上。

        黑煤镇的关系网络错综复杂,盘根错节,而且这些年來,由于很多官员或明或暗的参与到到底的诸多煤矿之中,其中的利益关系链条的复杂非同一般,否则的话,何以省里接连空降2个纪委书记下去都折戟沉沙,难道下面的那些官员就不知道省里已经对东江市、对黑煤镇动了怒气吗。

        知道,他们完全清楚,但是他们却不得不那样去做,因为一旦黑煤镇和东江市的网络被调查出來,将会有相当一大批的官员因此而落马,省里之所以一直沒有大动干戈,也有着深深的顾虑,因为黑煤镇、东江市所有贪污的官员和关系网络已经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而这个利益链条涉及的资金高达数百亿甚至是上千亿,而且这些资金近年來和境外有着密切的联系,省里担心的是一旦打草惊蛇,这些资金将会疯狂外逃,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国家将会面临巨额损失,本來属于我们东江市老百姓的资源、资金将会逃往境外,这种损失省里承受不起。

        另外,这里面也涉及到了一些省里高层博弈的东西,曾书记虽然是一把手,但是也是要受到诸多制衡的,并不能搞一言堂,而省里很多有识之士对此也深为理解,所以,当曾书记提名你担任东江市纪委书记的时候,在省里才能有那么多的支持者,你也才能顺利的空降过去。

        但是,擎宇啊,你要记住,你肩上的胆子之沉重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之前之所以沒有人告诉你黑煤镇的事情就是上级领导对你的考验,如果你不能凭借自己的本事发现那边的事情,省里是不放心把查处这件事情的任务交给你的,当然了,既然你发现了,我现在也就可以把这件事情对你讲了,不过你千万要记住,黑煤镇的事情绝对不能鲁莽行事,尤其是在你布局进行最后的收网之时更得小心,一定要在确保国家财产尤其是那些被贪腐分子所掌控的巨额资金不能逃往国外,而且必须要确保当地政局的稳定,不能为了查处这个案子,而搞得人心惶惶甚至是草木皆兵,更不能动摇当地的稳定大局。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省里对孙玉龙早就不满了,但是为什么还要放任他继续留在东江市呢,就是因为他的存在能够确保当地的局面稳定……”

        随后,韩儒超向柳擎宇讲述了很多资料,让柳擎宇对东江市的局面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但是更多的信息和问題,依然需要柳擎宇亲自去发现和了解,因为东江市在围绕黑煤镇为中心形成的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的确十分严谨、周密和庞大,能量也相当之大,而那十公里的高速公路的问題之所以会出现,也和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息息相关,都是属于内部利益的平衡甚至是输送。

        虽然韩儒超只是向他点拨了一点点的资料,但是依然听得柳擎宇心中震惊不已,直到此刻,柳擎宇才意识到,自己的此次东江市之行恐怕真的凶险万分了。

        因为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中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老大,更不知道这个利益集团到底都有什么人,到底他们的总部在哪里,到底他们以何种方式來进行彼此之间的联系,他们的资本运作方式如何,利益输送如何进行,利益如何平衡。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立刻暂时先放下了有关黑煤镇和利益集团的问題,因为在他看來,目前最关键的问題是要为姚翠花一家进行平*反,要让他们的冤情昭雪。

        想到这里,柳擎宇立刻拨通了市委书记孙玉龙的电话:“孙书记,现在我得向您汇报一件十分紧急的事情。”

        孙玉龙本來听完严卫东的汇报之后正在生气呢,接到柳擎宇的电话之后,立刻心情不悦的说道:“什么事情。”

        柳擎宇沉声说道:“柳书记,是这样的,省纪委韩书记亲自转交给我们东江市纪委的有关姚翠花一家人的案件我们市纪委在经过将近24小时的努力之后,已经彻底把这件事情弄得水落石出,姚翠花一家人的的确确是被冤枉的,这是一件性质十分恶劣、影响十分严重的冤假错案……”

        说着,柳擎宇把整个事情的原因、经过和结果向孙玉龙解释得明明白白,随后柳擎宇沉声说道:“孙书记,刚才省纪委韩书记告诉我,希望我们东江市必须要立刻为姚翠花一家人进行平反。”

        孙玉龙听到柳擎宇并沒有提到东江市煤矿的事情,心情略微好了一点,听到柳擎宇又提到了韩儒超,他便轻轻点点头说道:“好,那咱们明天开会在会议上讨论一下这件事情吧。”

        柳擎宇沉声说道:“孙书记,韩书记对此事十分关注,我的建议是我们立刻通知辽源市第三监狱让他们立刻放人,同时我们市派出专车把他们接回來,明天我们东江市最好出一个有分量的领导就此事向姚翠花一家人道歉,并且进行赔偿,否则的话,我担心这件事一旦再次被媒体报道出來,我们东江市市委市政府就真的被动了。”

        柳擎宇说完,孙玉龙的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來。

        很显然,他读懂了柳擎宇这番话的真实用意,柳擎宇是在暗示他,这件事情必须要在今天晚上办好,一刻都不能拖延。

        虽然柳擎宇在他的陈述中沒有说一句过分的话语,但是孙玉龙却知道,柳擎宇这是在威胁自己。

        想到此处,孙玉龙的心中异常愤怒。

        孙玉龙冷冷的说道:“柳擎宇同志,我想你身为纪委书记,应该具有保密意识,如果这件事情真的被媒体报道出來了,那么你这个负责主持这项工作的纪委书记应该承担首要责任,我想你应该清楚,现在很多监狱的工作人员都已经睡觉去了,尤其是辽源市第三监狱的领导们,他们不在,不上班,谁能够给签字放人,我看这件事情还是等明天上班之后再说吧。”

        柳擎宇听完之后,立刻充满愤怒的说道:“孙书记,且不说姚翠花这个案子是否需要保密这件事情,我认为,我们身为东江市的市委领导,在我们东江市发生性质如此恶劣的冤假错案,难道我们就不应该积极为姚翠花一家人平反吗,难道我们就不应该为这件事情而积极奔走吗,难道我们就不应该亲自去做点什么吗,您可知道,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姚翠花一家人來说都是煎熬,难道我们就不应该为我们辖区内的老百姓多想一想吗。

        既然出现了冤假错案,案情我们也已经全都搞清楚了,难道我们不应该尽快的把含冤受屈的人给救出來吗,难道我们就不应该特事特办吗。”

        说道这里,柳擎宇顿了一下,沉声说道:“孙书记,说实在的,这件事情我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我已经决定,将会在明天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就这件冤假错案的案情进展情况进行公开通报,我要把每一个涉及到这个案子中的责任人全都公开在媒体之上,用舆论的力量來对冤假错案行为进行最严厉的谴责,要让那些为了一己之私将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自由、财产案情置若罔闻的贪官污吏、黑心医生等人彻底曝光,要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