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86章 阻力重重
  • 第386章 阻力重重

    作品:《权力巅峰

        虽然心中对孙玉龙的目的充满了质疑,但是身为下属,对于班长孙玉龙的电话柳擎宇还是立刻接通了。

        “孙书记您好,我是柳擎宇。”柳擎宇十分平静的说道。

        “柳擎宇同志啊,听说你现在还沒有休息,依然在忙碌着姚翠花那件案子啊,怎么样,案件有进展沒有,要不要我派一些人去帮助你,柳擎宇同志啊,不是我说你,就算是你真心想要为老百姓做事,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啊,万一你要是累坏了,省领导肯定会把板子打到我这个班长的身上的,到时候我可吃罪不起啊。”孙玉龙的声音中似乎充满了关心。

        然而,柳擎宇怎么可能听不出孙玉龙的真实用意呢。

        孙玉龙这明显是在刺探情报的。

        而且孙玉龙这一手还是比较犀利的,他表面上打着的是关心自己的旗号过來的,自己找不出他任何的毛病,如果自己说还沒有办完这件案子,那么孙玉龙肯定会以帮助自己为由往自己身边塞人,那样一來,整个案件的进展情况将很有可能会泄露,甚至因此而功败垂成,但是,如果自己说这件案子已经快要到尾声了,那么孙玉龙如果得知这个情况,恐怕案情依然存在着很多变数,毕竟,对于孙玉龙的人脉和能量柳擎宇都是相当忌惮的。

        怎么回答呢。

        一时之间,柳擎宇还真的有些为难。

        就在柳擎宇这个,柳擎宇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声音中充满了歉意的说道:“哎呀,孙书记,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手机马上就要沒电了,您稍等片刻,我去借个手机去,回來在给您回过去。”

        说完,柳擎宇直接把手机给关机了。

        关机之后,柳擎宇的嘴角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嘿嘿,孙玉龙啊孙玉龙,想要把我柳擎宇陷入两难之中,给我摆设神仙局,你以为我柳擎宇是吃素的啊。”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笑着对旁边的姚剑锋和秦枫说道:“你们回去继续在办公套间内等待,记住,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出套间,也绝对不允许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进去,一定要确保我们这边的消息一点都传递不出去,否则的话,我们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

        姚剑锋和秦枫此刻听到孙玉龙的电话之后,也已经意识到了这次他们所办理的这个案件的敏感性,身为东江市的老人,他们对于孙玉龙的问題和能量自然心知肚明,虽然他们平时心理不说,但是身为纪检工作人员,他们的心中也是充满了正义感的,对于孙玉龙在东江市的所作所为也是十分不满的。

        尤其是在听到孙玉龙刚才的那番话之后,他们全都深刻的意识到现在他们整个巡视小组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他们现在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尽快落实证据,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到那个时候,谁也无法再翻案了。

        等两人离去之后,柳擎宇又分别找到了郑博方和叶建群,再次把保密条例向两人重申了一遍。

        而此刻,在电话那头,孙玉龙也在焦急的等待着。

        因为他已经得到了一些消息,说是柳擎宇已经带着三个巡视小组的所有人员一直在忙碌着,随后,孙玉龙又动用了一些交通方面的力量,通过视频监控确定柳擎宇等人全都前往新源大酒店去了,而且他也已经通过手下得知了柳擎宇和三大巡视小组所采取的一系列动作。

        当孙玉龙得知赵金凤、王海平一家人以及医院的院子毛金斌等人全都被带到了新源大酒店之后,孙玉龙的眉头便紧紧的皱了起來。

        此刻,在孙玉龙的身边,黑煤镇镇委书记于庆生以及赵金凤的哥哥、黑煤镇的副镇长、那位曾经带着苏力强前往东江市接访的领导赵金龙正满脸焦虑的站在孙玉龙的身边,两人在不停的吸烟。

        吸了好一会以后,见到孙玉龙的手机依然沒有响起柳擎宇的回电,赵金龙有些等不急了,他充满了忧虑的说道:“孙书记,我们必须要尽快了解到柳擎宇那边的情况啊,万一姚翠花这件案子的真相真的被柳擎宇给调查出來,我担心我们黑煤镇会有麻烦啊,说实在的,我妹妹和妹夫他们的事情倒是小事,我担心的是我们黑煤镇的事情被柳擎宇通过这个案子给知道了,万一他要顺藤摸瓜找过來,找我们的麻烦,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孙玉龙听完之后眉头一皱,脸色越发难看起來。

        他刚才给柳擎宇打电话的时候还信心满满的,他相信,在自己用话语所设下的神仙局面前,柳擎宇根本就沒有办法托词,他只能选择非A即B,然而,他却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十分狡猾、无赖的采取了关机的这种最简单的手段。

        如此一來,孙玉龙就彻底郁闷了,因为他现在已经彻底和柳擎宇失去了联系。

        然而,从眼前于庆生和赵金龙两个人的表现來看,这个王海平、赵金凤他们一家人虽然只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喽啰,但是似乎牵扯比较多啊,否则的话,于庆生这个堂堂的市委常委、黑煤镇镇委书记也完全沒有必要连夜赶到东江市來找自己了。

        如果说只是涉及到赵金龙他妹妹和妹夫这件事情,如果赵金龙只是普通的副镇长,他连关注的心思都沒有,直接交给手下去处理就好了,毕竟自己怎么着也是堂堂的东江市的市委书记,身份和地位和赵金龙想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自己沒有必要如此纡尊降贵的。

        但是问題在于,黑煤镇不同于一般的镇,这里是产煤大镇,这里有着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络,这里面的收益不仅关系到自己和东江市一众嫡系人马的利益,还关系到了辽源市方面一些核心关系网的利益,可以说,黑煤镇这里是整个错综复杂利益关系网络的核心,这里是绝对不容有失的。

        这时,赵金龙突然说道:“孙书记,要不我们派人进入新源大酒店去找一张柳擎宇,至少我们得深入的了解一下柳擎宇他们那边的进展情况如何啊。”

        然而,孙玉龙却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行,绝对不行,不管怎么说,柳擎宇毕竟是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我是绝对不能强行干涉纪委的行动的,否则以柳擎宇的个性,绝对会拿这个问題來做文章的,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

        房间内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赵金龙一皱眉头,却不得不走过去透过猫眼向外看了看,发现是严卫东,这才打开房门。

        严卫东从外面走了进來,赵金龙立刻关山房门。

        孙玉龙立刻看向严卫东直接说道:“老严,你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秦枫、桑斌他们那些人有消息沒有。”

        严卫东皱着眉头说道:“沒有,不仅他们沒有消息,现在柳擎宇所确定的三个巡视小组所有负责人和办案人员全部失去了联系,拨打他们的电话显示全部关机,柳书记,我怀疑柳擎宇对所有办案人员实施了信息隔离,看來,柳擎宇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在姚翠花一案中大动干戈了,因为我和其他非三大巡视小组成员的所有纪委常委和工作人员根本就沒有得到过任何消息,只是在得到您的电话之后才知道这件事情的。”

        听到严卫东这样说,孙玉龙、于庆生、赵金龙三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尤其是孙玉龙,他的眉头紧紧皱着说道:“老严啊,柳擎宇这个人以前不是沒有在纪委系统干过吗,他能够把工作做得这么细致,按照你的估计,柳擎宇在姚翠花这件案子上在一天时间内能够推进多远。”

        严卫东脸色严峻着摇摇头说道:“孙书记,这个还真不推测,但是在我看來,柳擎宇这个人还真的不能低估他的能力,从我之前和他在我们纪委内部这一系列的交手來看,这个人虽然年轻,但是做事极有章法,而且胆子特别大,而且往往能够用出出人意料的招式出來,从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來看,赵金凤一家人、东江市第一人民医院、黑煤镇法庭等与这件案子有牵连的人、的几乎全都被带进了新源大酒店内,如果柳擎宇他们要是真的下决心去审讯的话,恐怕这一天的时间足以掌握不少关键口供,如果是我來操作的话,最迟到明天中午,我就可以把整个案件搞得水落石出。”

        听完严卫东的话之后,赵金龙有些急眼了:“孙书记,我们不能再等了啊,如果再等下去,我们黑煤镇的事情真的有暴露的可能啊。”

        孙玉龙这次沒有吭声,内心却在盘算着。

        这时,黑煤镇镇委书记于庆生突然说道:“孙书记,我看这件事情我们还真不能按兵不动了,哪怕柳擎宇就算真的把这个案子给搞清楚了,我们至少也得用事实來告诉柳擎宇,不要小看了我们的力量。”

        孙玉龙目光看向于庆生说道:“哦,老于,难道你有什么好的办法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