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76章 冤假错案
  • 第376章 冤假错案

    作品:《权力巅峰

        进入省委大院之后,柳擎宇转來转去最终來到了韩儒超的省委6号院。

        这是一个2层别墅小院,小院里正对门口的是一架长满了青藤的葡萄架,左右两边则是一小块菜园,分别种着黄瓜和西红柿。

        柳擎宇來到小院门口处刚想敲门,门便开了,白云省纪委书记韩儒超打开房门,笑着看着站在眼前的柳擎宇说道:“擎宇啊,进來吧,正好你田婶刚刚把饭做好,咱们一起喝两盅。”

        柳擎宇把手中提着的水果放在墙边,换上拖鞋之后便跟在韩儒超的身后走进了餐厅内。

        正好这个时候,一名50多岁的女人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西红柿炒鸡蛋走了出來,看到柳擎宇进來了,立刻笑着说道:“擎宇啊,好长时间沒见,你怎么好像瘦了啊,这可不行啊,今天你得多吃一点。”

        柳擎宇立刻笑着说道:“田婶,我最喜欢您做的饭菜了,您放心,我向您保证,今天这慢慢一桌子菜我全部包圆了。”

        柳擎宇说完,三人全都笑了起來。

        对柳擎宇來说,韩儒超一家人他非常熟悉,因为韩儒超以前曾经是老爸刘飞手下十分得力的下属,他的工作能力为刘飞所看重,他也经常和刘家之间相互走动,只不过柳擎宇到了白云省之后,考虑到老爸曾经说过,让自己在沒有进入正厅级官员之前,一切都得靠自己的能力去打拼,所以平时他也只是在逢年过节给韩儒超打个电话问个好,但却很少前往韩儒超家进行拜访,因为他并不想自己的身份曝光。

        他今天之所以过來也是因为身有公务在身,算是奉了孙玉龙的指示才过來的,也不担心别人说三道四的。

        因为彼此之间非常熟悉,所以吃饭的时候柳擎宇并沒有感觉到有任何拘束,时间是非常愉快的便过去了,吃完饭之后,柳擎宇跟随着韩儒超一起进入了韩儒超的书房。

        关山房门之后,两人在沙发上面对面坐下,柳擎宇给韩儒超点上香烟也给自己点燃之后,韩儒超使劲的吸了一口,这才沉声说道:“擎宇啊,我真沒有想到,你到东江市才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搞起了新的考核机制,难道你就不怕东江各方势力给你制造阻力吗。”

        柳擎宇笑着说道:“阻力肯定是有的,但是目前我们东江市纪委那边由于缺乏上级部门有效的监督、监管,内部问題丛生,从我所调阅的诸多纪委所办理过的那些案件卷宗中我发现其中不乏一些冤假错案,甚至不缺乏一些纪委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为有关领导打开方便之门,帮助有关领导打击异己,虽然我也知道现在就操作这件事情的确操之过急,甚至阻力重重,但是却不得不立刻展开了,否则,如果我要是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话,我担心我恐怕事情还沒有推进到一半呢,就在东江市陨落了。

        韩叔叔,不瞒您说,仅仅是我到东江市这段时间以來,通过我的观察和了解,我发现东江市的问題的确不是一般的严重,当地存在着一股甚至数股强大的利益集团,尤其是最近爆发出來的天宏建工负责承建的十公里高速公路项目,这件事情里面的问題之多让我都感觉到恐怖,不知道对于这件事情您知道不知道。”

        韩儒超轻轻点点头说道:“当然知道,虽然东江市包括辽源市方面把这件事情捂得死死的,沒有让任何信息公诸于报端,但是我们纪委可不是吃素的,这里面存在的**问題之严重想想就让人头疼。”

        说道这里,韩儒超突然脸色变得严肃了许多,沉声说道:“擎宇啊,说道这个案子,我不得不郑重的提醒你一下,在这个案子上,你千万不要操之过急,否则一旦你打草惊蛇,我们省纪委的一番心血和努力也将会白费了。”

        柳擎宇一愣:“韩叔叔,难道这件事情你们省纪委也在盯着。”

        韩儒超狠狠的瞪了柳擎宇一眼说道:“你以为呢,你以为东江市存在那么严重的**问題我们省纪委就听之任之吗,你以为就你是一个干事的人啊,你以为仅仅是靠着曾书记一个人你就能够被空降到东江市去担任纪委书记吗。”

        柳擎宇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韩儒超沉声说道:“这里面的事情说來比较复杂,深层次的原因你也不需要去深究和考虑,但是你只要记住一点,你之所以被派去东江市担任纪委书记一职,是由曾书记牵头,在其他多位省委常委的配合和认可之下,你才被派往那里的,大家之所以认可你,就是因为你之前在苍山市的时候所做出的诸多成绩证明,你是一个心里想着老百姓的人,你是一个作风过硬、品德过硬的党员干部。

        至于我们省纪委为什么明知道东江市存在着**势力却一直按兵不动,我们有我们的考虑,这就好像是赤壁之战,双方陈兵百万,各自奇招跌出,大战开始之前暗战不断,但是实际上,真正交锋的时间,尤其是决出胜负的时间也许往往就是那么几天的时间甚至是很短的一瞬间。

        我们纪委办案,必须要考虑到很多深层次的东西,事情要做,就必须干净利索,将一切**分子全部绳之以法,不能有漏网之鱼,任何打草惊蛇、鲁莽的行为都会导致功亏一篑,而你现在在东江市的主要任务便是搅局,先将东江市的这潭水给搅浑,将东江市各方势力的注意力给吸引到你的身上,这是根本,至于你能够将东江市的这潭水搅到何种程度,你能够做到何种程度,我们只能等待。

        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要提醒你,东江市的形势十分严峻,其中不乏手黑之人,而且你前面两任省里空降下去的纪委书记之所以全都出事,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題,你千万要引以为戒,不要掉以轻心,而且这里面所存在着的利益关系网也不是你现在刚刚到任之后很短时间内就能理顺的,所以,在对高速公路这个项目上,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最好是分阶段的、一步一步的逐渐推进,温水煮青蛙,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听到韩儒超这么一说,柳擎宇心头就是一震,此刻,他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想到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韩叔叔,我明白了,好在在我准备插手这件事情之前,我采取了一招缓兵之计。”说着,柳擎宇便把自己和孙玉龙之间以拿下试点项目换取高速公路开标延迟一个星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韩儒超听完之后顿时笑了起來,指着柳擎宇的脑门说道:“擎宇啊,你小子真是一个滑头啊,孙玉龙纵然聪明绝顶,他也万万不会想到,整个试点项目根本就是你小子摆出來的一个陷阱,一个布局,尤其是你这个交易做得好啊,本來我还琢磨着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想办法把这个项目的开标时间往后拖延一段时间内,沒有想到你误打误撞竟然暗合了我这边的期望,很好很好。

        擎宇啊,你记住,你现在在那段高速公路这件事情上的主要任务并不是立刻展开深入调查,而是要想办法拖延新的高速公路开标时间,给省纪委包括你自己提供更多的时间去深入了解这件事情的内幕。”

        柳擎宇听完韩儒超的这番话之后,沉思了一会,便想明白韩儒超的真实意图了,很有可能省纪委目前也正在就此事进行调查,如果这段高速公路真的重新招标展开甚至是重新开工了,那么其中的很多问題很有可能会因为新的项目动工而备掩盖,而保持现状则可以让省纪委和自己有充足的时间去深入了解这个项目。

        想明白这些关键点,柳擎宇沉声说道:“韩叔叔,您放心吧,在开标时间上,我已经跟孙书记争取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在今后我还会想尽一切办法來拖延这个开标时间。”

        韩儒超满意的点点头,身为白云省纪委书记,身为刘飞曾经的嫡系手下,他的眼光是相当之高的,看人的水准也相当之高,除去柳擎宇的身份不谈,柳擎宇这个年轻人目前在白云省官场上的表现让他十分满意,他不仅敢于做事、勇于承担,思维更是极其敏捷,做事手法比较灵活。

        有关高速公路的事情,韩儒超就谈到这里,随即从茶几上拿出一叠材料递给柳擎宇说道:“擎宇啊,这是你们东江市最近这两年來闹得沸沸腾腾的一件上*访案子,这件事情还曾经惊动了媒体,而且燕京市方面还曾经派出过专案调查组來调查此事,但是到现在为止,这件案子的当事人依然还在不断的上访,前段时间,有朋友把这件案子辗转送到了我的手中,本來我琢磨着介入了解一下这件事情的,不过事情太多,一直沒有时间介入,既然你來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办了,虽然这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案子,但是我希望你能够把这件案子办好,给老百姓一个交代,也给媒体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