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74章 交换条件
  • 第374章 交换条件

    作品:《权力巅峰

        孙玉龙清晰的记得,当初柳擎宇在离开的时候十分嚣张的说道:“试点那件事情,以后如果要是想要争取的话,千万不要找我,因为我对于这件事情并不感兴趣。”

        柳擎宇这小子当时说那句话的时候,态度那叫一个嚣张,走得时候那叫一个坚决,似乎当时柳擎宇就意料到了会出现今天这种事情一样。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说明什么问題,难道柳擎宇那个时候就知道试点这件事情不仅仅会成为省纪委的试点,还会成为省委的试点,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柳擎宇的背景可就太高深莫测了,要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得到省委要搞试点的这个消息,也是因为曾经多次在省委副秘书那边走动了关系,再加上自己的靠山辽源市市委书记、省委常委李万军向自己透露一些消息,两者相互结合之后才分析出这个消息。

        怎么办,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一时之间,孙玉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因为就在昨天他得到了这些消息之后,曾经认为拿下省纪委的试点应该是比较容易的,而且还托了李万军的关系去打探打探,但是最终得到的消息是这一次省委一直按兵不动,虽然有这个意思,却并沒有任何想法,找任何人都沒有给出肯定的答复,而省纪委那边的口风就更紧了,说是试点项目需要进行综合对比,从全省数百个县区中最终选择2家,而最终的决定权主要是在省纪委书记韩儒超那里,至于其他省纪委常委那边虽然也有一定的权限,但是由于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韩儒超主导的,所以外人很难插手。

        当孙玉龙得到这样的消息,他便知道,东江市要想拿下这个试点,必须得让柳擎宇出面了,不管怎么说,省纪委那边之所以要搞这个试点,柳擎宇绝对是始作俑者,尤其是从柳擎宇的昨天所说的那番话再结合各自消息可以看得出來,试点的事情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在柳擎宇把东江市纪委考核机制电子版文件发给省纪委韩书记以后才爆发出來的,这说明省纪委韩书记对柳擎宇的意见还是比较看重的。

        有这一层关系自己不去动用那才是傻瓜呢,想到这里,孙玉龙狠狠的一拍桌子,咬着牙说道:“奶奶的,为了老子的长远政绩,就算这一次被柳擎宇笑话了一下又如何,只要老子将來能够拿到政绩,只要能够拿到这个试点,等过段时间我找个机会吧柳擎宇废掉,换一个听话的纪委书记上來,老子照样能够拿政绩,柳擎宇你小子纵然能够笑傲一时,老子却可以笑傲一世,跌面子就跌面子吧,老子忍了。”

        想到这里,孙玉龙毫不犹豫的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再次拨通了柳擎宇的手机:“柳擎宇同志,你到我办公室來一趟,有件事情需要跟你好好商量一下。”

        此刻,柳擎宇正在办公室内喝着茶水,阅读着文件呢,接到孙玉龙的电话,他沒有丝毫的意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好的,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淡定从容的來到孙玉龙的办公室内。

        看到柳擎宇进來,孙玉龙亲自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來,十分热情的拉着柳擎宇的手來到会客沙发旁,亲自拿起上面早就放好的茶壶,亲自给柳擎宇倒了一杯茶水,然后满脸含笑着说道:“柳擎宇同志啊,我今天找你來主要是想要和你商量一下争取省委新的纪委干部考核机制试点这件事情,根据我的了解,这件事情省委之所以要搞和你们纪委所提交上去的考核机制文件有很大关系,可以说省纪委的考核机制基本上就是从你们东江市纪委考核机制里面拓印出來的,然后在稍微增减了一些东西,我和其他市委领导仔细商量了一下,决定支持你们纪委大力争取一下这个试点,争取把试点的事情落实到我们东江市,我们市委这边会给予你们最大力的支持。”

        听到孙玉龙这样说,柳擎宇连忙使劲的摆了摆手说道:“孙书记,您真是太高看我了,我昨天只是那么一说啊,省纪委那边之所以要搞出这么一个试点应该是早就有类似的想法,我不过是恰逢其会,提出了一些比较符合韩书记想法的意见而已,据我所知,要想争夺这个试点的地方非常之多啊,全省有数百个县区,但是真正的试点就两个,我们东江市纪委很难把这个试点争取下來啊。

        我看我们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就成了,就不给市委添麻烦了,昨天您可是亲口说过,这件事情我们就是在给市委添麻烦啊,我昨天回去也曾经好好的思考了一晚上,我对我昨天的鲁莽行为向孙书记道歉,就我未经提前请示就搞出这个新的考核机制向孙书记道歉,以后我不会再搞类似的事情了,还请孙书记原谅啊。”

        孙玉龙这边越是让自己往前冲,柳擎宇这边就越毫不犹豫的往后缩。

        孙玉龙心中那叫一个气啊,柳擎宇现在完全是抓住了自己急于拿下这个试点的心理,给自己玩了这么一招以退为进啊,他竟然开始拿昨天自己拍桌子瞪眼睛的事情來调戏自己了。

        这小子,真他奶奶的不是个东西啊,他这么一说,自己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过孙玉龙这个人的确很有城府,很有心计,很有魄力。

        听柳擎宇这么一说,他当即毫不犹豫的使劲摆了摆手说道:“柳擎宇同志,你就不要向我道歉了,昨天那件事情你做得并沒有错,尤其是在你们市纪委搞出这个新的考核机制的事情上,你更沒有错,我们现代的这个社会是一个日新月异的社会,是一个与时俱进的社会,我们党员干部必须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开拓进取,必须要有创新精神,必须要以人民群众的利益为根本,放手大胆去做事。

        你们东江市纪委的考核机制很有创意,我昨天向你发火的行为是有些不当,这里我向你道歉了,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希望你们东江市纪委能够继续再接再厉,把这件事情真正的操作下去,同时不要因为的的一点误解就丧失进去之心,如果柳擎宇你要是感觉到十分委屈的话,我一会可以跟着你去你们纪委一趟,当着你们纪委常委的面亲自向你道歉,我希望你能够放下咱们之间一切不愉快的事情,以我们东江市的大局为重,争取拿下这个试点项目,在这个事情上,市委会给予你们东江市纪委最大程度的支持。”

        孙玉龙说着,眼神充满坦诚的看着柳擎宇。

        如果是一般人听到孙玉龙都把话说道这种份上了,肯定会认为孙玉龙说的都是真的,最不济也会为孙玉龙的真诚态度给感染了,毫不犹豫的答应孙玉龙的要求。

        然而,柳擎宇纵横沙场那么多年,什么样的阴谋诡计沒有见过,什么样的最牛逼的演员沒有见过,孙玉龙的眼神虽然流露出真诚,但是昨天孙玉龙那副义愤填膺的样子却深深的烙印在了柳擎宇的脑海之中,对于孙玉龙的真实目的柳擎宇心中更是心知肚明。

        所以,等孙玉龙说完之后,柳擎宇当时便露出一副十分感动的样子说道:“孙书记,您这样说真是折煞我也,您都把话说道这种份上了,我怎么可能还对您有所不满呢,您放心吧,既然您肯大力支持我们东江市纪委,那么我一定会尽力去争取这个试点之事的。”

        柳擎宇说道这里,孙玉龙心中便是一阵狂喜,他知道,自己的表演已经感动了柳擎宇了,他心中立刻对柳擎宇多了几丝不屑,心中暗道:“柳擎宇啊柳擎宇,你小子还是嫩点啊,跟我斗,老子玩不死你。”

        然而,孙玉龙心中的得意持续不到几秒钟,便听柳擎宇话锋一转,沉声说道:“不过孙书记,我这边也的确有点事情得需要您的支持。”

        孙玉龙脸色不变,笑着说道:“哦,什么事情需要我的支持啊。”

        柳擎宇满脸苦笑着说道:“柳书记,是这样的,我接到了不少有关东江市高速公路天宏建工所承建的那一段的问題举报材料,本來我想要这两天集中精力搞这件事情呢,但是呢,要想争取这次省纪委的试点项目,我这两天必须得赶快去省里公关此事,但是我听说那段被洪水所冲毁的高速公路市里已经酝酿要重新招标了。

        这样一來,如果我要是去省里公关的话,这个高速公路的事情就要耽误了,您看这样行不行,有关那段被水所冲毁的高速公路重新招标之事暂时向后延缓一个星期左右,等我把省纪委的试点项目搞定之后再说,这样一來,既不耽误我们纪委那边调查这件事情,又不影响我们争取试点工程。”

        柳擎宇说完,孙玉龙当时就是一愣。

        他万万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狮子大开口提出了这样一个条件。

        他更沒有想到的是,柳擎宇竟然真的打算插手到高速公路这件事情上去,难道柳擎宇不知道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人能够触碰的吗,难道他就不怕因为调查这件事情弄得粉身碎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