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53章 处处陷阱
  • 第353章 处处陷阱

    作品:《权力巅峰

        第二天上午,柳擎宇正式到纪委上班。

        柳擎宇到东江市纪委的时候是早晨7点40分,此刻,距离8点钟正式上班还有20分钟的时间。

        柳擎宇是直接由市委招待所走到纪委大院的。

        在东江市,市委办公大楼和市政府办公大楼是在同一个大院里,只不过是位于两座不同的楼内内,而市纪委大院由于其工作的特殊性,所以并沒有和市委、市政府在一起,而是位于同一条街上,距离市委大院有500米左右的距离。

        柳擎宇來到门口的时候,刚要迈步走进去,便被门口负责值班的40岁左右的保安给拦住了:“喂,你给我站住,不知道这里是政府机关啊,谁让你进去的。”

        这个保安本來正在低头玩手机呢,看到柳擎宇这个陌生人要进去,当时就怒了,拉开值班室的房门便冲了出來,想要把柳擎宇给推搡出去。

        然而,柳擎宇往那里一站,这哥们推了半天去发现柳擎宇居然连动都沒有一动一下,当时脸色一沉,用手指着柳擎宇的鼻子怒声说道:“出去,给我出去。”

        看到这个保安那嚣张的样子,柳擎宇的眉头便是一皱,这个保安也太嚣张了,根本连问都不问就要把自己往外赶,这样的工作态度也太夸张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别克林荫大道汽车缓缓驶进大门口附近,看到这辆汽车,那个保安立刻丢下柳擎宇,一边打开自动伸缩门一边站着旁边点头哈腰的冲着汽车行礼。

        柳擎宇看了一下车牌号,东A00068,看这个车牌号柳擎宇便猜到这绝对是一辆公车,而这个上班时间,这车上的人竟然在这个时间开着这辆公车上班,这明显是公车私用啊,还有一个问題,那就是这辆车的售价就算是低配也得二十多万啊,这一个县级市的纪委大院里面谁的级别可以开如此高档的车呢。

        现在国家三令五申的在三公消费上下达各种禁令,而纪委本身更是很多禁令的主要检查者,对方身为纪委工作人员竟然带头破坏纪律,这样的工作态度如何能够服众。

        想到此处,柳擎宇把这个车牌号直接在心中记了下來,随即迈步走到值班保安面前问道:“我说这位师傅,这车是谁的啊,车牌号这么牛叉。”

        看到柳擎宇又凑了过來,这个保安的心情再次不爽起來,立刻怒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我们是有保密条例的,你立刻给我出去,这里是政府机关,不是普通人能进去的地方。”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哦,不好意思啊,我还真能进去。”

        说着,柳擎宇拿出自己的工作证递给保安说道:“你看看,这是我的工作证。”

        保安一边接过工作证一边不爽的说道:“我告诉你,就算你有工作证,也得先从我这里登记,等我跟里面的领导确认之后你才能进去……”

        话刚刚说道这里,保安便瞪大了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來了,因为他突然看到柳擎宇的工作证上写得十分清楚,,东江市纪委书记柳擎宇。

        保安呆立了半晌,这才颤声说道:“这个……这个柳书记,我……我……我不知道是您……”

        柳擎宇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沒事,不知者不怪,不过这位保安同志,我得提醒你一下,工作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你说话的态度,不要以貌取人,毕竟你的态度和素质好坏,也是代表着我们东江市纪委的形象的。”

        那名保安连忙点头哈腰的说道:“一定,一定,柳书记,请您放心,我以后一定改。”

        柳擎宇轻轻的点点头,用手一指已经停在大院内的汽车说道:“刚才开林荫大道那辆汽车进去的人是谁啊。”

        保安连忙说道:“那是纪委副书记严卫东的车。”

        柳擎宇轻轻点点头又问道:“那辆车是卫东同志平时的座驾吗,怎么沒有看到司机啊。”

        那个保安看到柳擎宇似乎沒有追究自己的意思,心中有些激动,连忙把自己知道的全都说了出來:“平时上班的时候是有司机的,不过下班以后,那辆车严书记就自己开走了。”

        柳擎宇听到保安的回答之后感觉到很满意,随即他的心中就是一动,自己刚刚到达东江市可谓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了解,最欠缺的就是一个对东江市市纪委有所了解的人,最好是对下面各个副手们的动向有所了解的人,而眼前这个保安虽然不起眼,但是他刚才说的这番话却对自己很有作用。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空白名片递给保安说道:“保安同志,你刚才说的这番话对我很有用,这是我的私人名片,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直接联系。”

        说完,柳擎宇迈步向里面走去。

        这个保安虽然为人很势力,但却是一个七窍玲珑的主,从柳擎宇刚才的那番话中尤其是从柳擎宇递给自己他的私人名片的动作中他突然意识到,或许自己改变命运的机会來了,他非常清楚,眼前这个年轻的纪委书记刚刚上任,肯定需要先摸一摸纪委里面的各种事情,了解各种情报,自己虽然是一个小保安,但是如果事情做得到位了,未必就不能获得柳擎宇的重视啊。

        尤其是刚才自己虽然冒犯了柳擎宇,但是柳擎宇却沒有计较,从这一点上來看,这个新來的纪委书记心胸很是大度,和严卫东那个二把手绝对不一样,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又一次严卫东开车过來,自己因为玩手机开门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直接被严卫东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差一点就丢掉了这份工作,幸好自己事后找个机会提着两瓶好酒巧妙的送给了严卫东,这才得以躲过一劫,但是为此他却付出了整整一个月的工资。

        这一点他心中恨透了严卫东,但是却也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小卒子,根本惹不起,所以以后每次严卫东來了他都会点头哈腰比该谦虚的面对,以免惹怒了严卫东丢掉了工作。

        现在,新的纪委书记柳擎宇上任了,这个保安意识到,也许自己出头甚至是报复严卫东的机会來了,他虽然不是官场中人,但是却深谙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个道理,所以,他小心翼翼的把柳擎宇的私人名片收好之后,便开始思考起來,自己应该怎么样做才能讨好柳擎宇这个新上任的纪委书记呢。

        当柳擎宇來到办公大楼里,找到了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却发现书记办公室的房门紧紧的关着,今天柳擎宇刚刚上任又沒有钥匙,只能迈步來到纪委办公室门前,然而让他沒有想到的是,纪委办公室的房门也紧紧锁着。

        柳擎宇看了看时间,已经是7点52分了,距离上班时间还有8分钟,柳擎宇在办公楼从上到下再次溜达了一圈,发现这个时间段内,整个3层的纪委办公楼内在8点钟之前提前几分钟上班的人竟然连五分之一都不到,等到了8点钟左右的时候,柳擎宇在继续溜达的时候发现,虽然已经陆陆续续有工作人员进入纪委办公大楼上班了,但竟然还有一半的办公室房门紧闭,似乎还沒有人到來。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的心情一下子就糟糕起來。

        柳擎宇曾经在苍山市新华区担任过区长,在关山镇担任过镇长,但是不管在这两个单位哪里上班的时候,从來沒有遇到过今天这种情况,即便是当地的风气有些问題,但是在上下班的纪律问題上,基本上大部分人还是能够遵守的,然而,东江市纪委身为东江市官场纪律监察的首要责任部门,自身的工作人员竟然根本就无法保证上下班这个最基本的工作纪律,那么真要是需要他们在本职工作上有所作为,他们能够胜任这样的工作吗。

        此时此刻,柳擎宇对东江市纪委整个团队的战斗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当柳擎宇再次返回三楼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办公室的房门已经打开了,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正指挥着两名工作人员在里面打扫卫生,这个中年人身上穿着一身西装,留着大背头,小腹微微隆起,手上戴着一块看起來很不错的手表,一看就是领导范。

        看到柳擎宇走到门口,这个中年人一眼就认了出來,连忙快步走了过來,满脸含笑着说道:“柳书记您來了,我是市纪委办公室主任何耀辉,我正在指挥着这两个小子给您打扫办公室呢,要不您先到我办公室坐一会,等他们收拾好了我去喊您。”

        听到何耀辉那充满了恭敬的话语,柳擎宇脸色显得十分平淡:“不用了,我就站在这里稍微等一会吧,你们继续。”

        说着,柳擎宇便默默的站在外面抽起了烟,一边抽着烟,柳擎宇的眼神却显得渐渐凝重起來。

        刚才这个办公室主任何耀辉虽然话语间充满了恭敬,甚至现在还正在做着讨好自己的事情,但是柳擎宇却并是一个十分注重细节的人,当他听到何耀辉报出他办公室主任职务的时候,柳擎宇便意识到东江市纪委内部也是处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