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342章 被抓
  • 第342章 被抓

    作品:《权力巅峰

        黑脸大汉打完电话后不久,电话那头便传來一阵低沉的愤怒的声音:“又一个找死的,那我就成全他。”

        挂断电话之后,黑脸大汉充满怨毒的看了柳擎宇方向一眼,喃喃自语道:“孙子,得罪了我们老板,你死定了。”

        柳擎宇自然不知道黑脸大汉在背后所鼓捣的一切,因为此刻,他的心全都聚焦到了这十公里的高速公路上,柳擎宇沿着断面东侧向东残存的路段行走了整整一公里,当他看完这一公里路段之后,当时气得差点差点沒直接骂娘。

        这他妈的哪里是高速公路啊,就算是乡村的土路都比这高速公路平整。

        一个大坑套着一个小坑,一条裂缝接着一条裂缝,这整条高速公路就好像是干旱了十年八年的土地,惨不忍睹。

        至于高速公路两边的那些护栏就更让柳擎宇抓狂了,护栏顾名思义,要起到保护阻拦的作用,但是这里的护栏尺寸比正常的高速公路护栏薄了一半都不止,远远的看去还像那么一回事,但是走进了一看,纯粹就是一层薄薄的铁片,风一吹,铁片便哗哗作响,柳擎宇感觉到自己真的有些凌乱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要知道,在高速公路的建设过程中第一波有监理公司在现场进行监理,第二波还有建设方也就是东江市有关部门技术人员和领导们负责验收把关,就算是监理方在施工过程中与承建方沆瀣一气,导致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出现的质量问題因为路已经修好而被掩埋,但是高速公路两边的护栏可是一直都树立在那里的啊,一目了然,难道监理公司就看不到,难道东江市负责验收的领导们就看不到。

        柳擎宇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他已经越來越感觉到东江市存在问題的严重程度了,要知道,这种一目了然的豆腐渣工程建成将近一年了,竟然沒有任何曝光的迹象,而东江市方面竟然还打算重新招标來重新修建,而一旦这条高速公路北重新修建了,那么之前存在的问題将会被掩盖,而新的高速公路如果还是由之前那个天宏建工來承建的话,是不是又将会重新出现一个豆腐渣工程。

        柳擎宇向前又走了几百米之后便放弃了,因为他发现,恐怕这剩下的3公里左右的路段都是这样的,这家天宏建工的胆子真是太大了。

        难道这样的问題真的只是天宏建工一家的责任吗,柳擎宇一边沿着高速公路往断面处回走,一边在思考着这个问題。

        当柳擎宇距离断面处还有300米左右距离的时候,突然一阵阵警笛声突然响起,此起彼伏,柳擎宇向路下面的乡村土路看去,只见在乡村土路上,6辆警车拉着警笛呼啸着驶來,在距离他最近的土路上全部停车,随即车上下來十二三名警察,向着柳擎宇的方向便冲了过來,与此同时,其中一辆警车上的扩音器响了起來:“高速公路上的那个人听着,现在你涉嫌严重违法行为,即将被捕,请你不要乱动,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如果乱动,因此引发的后果由你一人承担。”

        听到广播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來。

        他万万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程度,这些人要找自己做什么,想到此处,柳擎宇的双眼中射出两道寒光:“我柳擎宇本來不想还沒有上任就在东江市大动干戈,但是我希望你们最好不要惹我,否则的话……”

        看到警察已经呈扇面形向自己围堵过來,柳擎宇便直接站在那里不动了,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如何对付自己。

        这时,众人已经被柳擎宇给围了起來,那个黑脸大汉也在两名警察的搀扶下走了过來,用手一指柳擎宇对带队的警官说道:“陈局长,就是这个人把我们给打伤的,他还用手机拍摄这里的情况,看样子应该是记者。”

        陈局长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面白无须,大背头,油光锃亮,大号的警服去也难以掩饰他那高高隆起犹如孕妇一般的啤酒肚。

        听到黑脸大汉的告状之后,陈局长大手一挥说道:“先把这小子给我铐起來。”

        立刻有两名警察走向柳擎宇,一边走其中一个警察掏出了手铐想要把柳擎宇给铐住,其他警察则直接拿出手枪指着柳擎宇。

        柳擎宇冷冷的扫了一眼靠近自己的两名警察,看向陈局长说道:“陈局长,你不觉得你们这样做不符合警方办事流程吗,首先,我需要你们凭什么要铐住我,我有违法犯罪吗。”

        听到柳擎宇提到了办案流程,陈局长眉头微微一皱,从柳擎宇那不亢不卑的神态中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年轻,但却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不过越是如此,陈局长越是断定柳擎宇很有可能是记者,身为东江市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他现在主要的任务便是确保这一段高速公路的事情不能被记者们给曝光了,所以自从这段路出事以后,他的压力非常大,因为他清楚,一旦这件事情被曝光了,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的副局长职位肯定是保不住了,所以,他的神经这段时间一直都绷得很紧。

        不过让他比较欣慰的是,自从有几名记者因为想要曝光这件事情一死数伤治好,几乎沒有记者敢再过來报道此事了,这让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然而,他万万沒有想到,他刚刚松了一口气,今天竟然再次接到了电话说是有人又过來找这段高速公路的麻烦,这让他十分气恼,不过当柳擎宇问出为什么的问題之后,这位陈副局长立刻冷冷的说道:“拷你是因为你涉嫌殴打普通百姓,手段极其残忍,性质十分恶劣,已经有黑恶势力的嫌疑,现在我们要把你带回市局接受调查。”

        陈局长是一个聪明人,他当然不会说出他要带走柳擎宇是因为怀疑柳擎宇是记者。

        柳擎宇冷冷的说道:“陈局长,在这里我郑重向你申明一下,首先,他们几个的确是我放倒的,但是我并不是什么黑恶势力,更不是殴打普通老百姓,而是出于正当防卫才动手的,我可以配合你们去你们市局进行调查,但是,你们并沒有权力铐住我。”

        陈局长冷冷的扫了柳擎宇一眼,寒声说道:“我们经常有我们警察的办案流程,这一点不需要向你解释什么,现在我们必须要把你铐住,这就是我们东江市公安局的办案流程,如果你不配合,万一我们某位同志的手枪走火了要是给你一下的话,后果恐怕不是你能够承受的,所以我奉劝你一句,不要进行无所谓的抵抗,乖乖的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是警察,是人民的卫士,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是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陈局长说完,充满不屑的冷冷的看着柳擎宇。

        柳擎宇仔细看了一眼这位陈局长的表情,便知道他真的沒有吓唬自己,因为就在刚才,从对方那眼底深处,掠过一抹杀机,柳擎宇作为一个曾经常年在生死线上排行的狼牙特战大队的大队长,对于这种杀机是十分敏感的。

        正好柳擎宇也想见识见识对方到底想要做些什么,便很爽快的伸出双手说道:“好,好一个擦枪走火,我让你们铐住,不过陈局长,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们,最好一切按照正常的流程办事,否则后果自负。”

        陈局长不屑的撇了撇嘴,用眼睛扫了那两名警察一眼,那两人立刻二话不说给柳擎宇戴上手铐,随即两人便开始在柳擎宇的身上搜索起來。

        然而,两个人的摸了半天,却发现柳擎宇的身上除了几百块钱以外,一无所有。

        看到这里,陈局长的目光看向了那个黑脸大汉。

        那个黑脸大汉立刻大声说道:“陈局长,我刚才看到这个小子用手机拍摄这附近的照片來着,这一点绝对错不了,我绝对沒有撒谎。”

        陈局长是一个善于观察的官场老手,看黑脸大汉的表情便知道他绝对沒有撒谎,而且他也不敢跟自己撒谎,但是现在柳擎宇身上的手机不见了,唯一的可能便是对方给藏起來了。

        想到此处,陈局长的目光落在了柳擎宇的脸上,沉声问道:“你的手机呢。”

        柳擎宇淡淡的回道:“我沒有带手机。”

        这时,旁边的警察猛的一脚踹在柳擎宇的大腿上,怒道:“我们局长跟你说话呢,老实一点,刘黑子从來不会撒谎的,老实交代,你的手机到底放在哪里了。”

        柳擎宇回过头來冷冷的看了那个警察一眼:“你凭什么踹我,谁给你的权力踹我。”

        那个哥们一看柳擎宇这种态度,心中大怒,从來沒有人敢在被自己铐住之后还这么嚣张,他当时拿出身上的警棍就想暴打柳擎宇一顿。

        这时,陈局长目光在柳擎宇的脸上扫了两遍之后,冲着那名警察狠狠的瞪了一眼,对方立刻老实了,一句话都不敢再多说,立刻站在了一旁。

        陈局长突然呵呵笑着说道:“好,既然沒有带手机那也沒有关系,來人啊,把他带回局里去好好的调查调查。”说话的时候,局长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

        刚才踹了柳擎宇一脚的警察听到局长用这种声音说话,顿时脸上一喜,随即露出狰狞之色,因为他清楚,一旦局长用这种听着似乎十分温柔的声音说话,那就意味着他真的火了,这个被铐住的家伙要想完好无损的从局里出來几乎沒有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