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

作品:《权力巅峰

    怒了,王中山这一次是真的怒了。

    李德林在常委会上做一些手脚,让他在常委会上败北他可以忍受,因为这是堂堂正正的较量,比得上个人的人脉和交际能力,输了他认了。

    但是,现在李德林竟然唆使郑晓成直接动用公安机关的力量來收拾柳擎宇,他彻底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毕竟,在苍山市官场上有几个不知道柳擎宇是自己的人,现在郑晓成竟然敢这样做,沒有李德林的支持,郑晓成有这个胆量。

    王中山的眼睛渐渐眯缝了起來,目光冷冷的落在了郑晓成的身上。

    这时,柳擎宇已经“幽幽转醒”。

    柳擎宇缓缓睁开双眼,四处看了一下,他自然注意到了王中山等人的到來,然而,他故意假装沒有看到,目光落在了郑晓成的脸上,随即用一种十分傲然的态度说道:“哎呦,是郑区长您來了啊,不过你來了也沒有用啊,虽然你的人各种手段对用尽了,但是你们极力想要逼迫我让我承认曾经给市委王书记受贿,但是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柳擎宇根本就沒有做过此事,所以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还有,你的人逼着我要我说服开发商们立刻到我们苍山市前來投资,还说我不同意就弄死我,这一点恐怕也要让你失望了,我知道,你和李德林市长非常希望这些项目落在苍山市,说实在的,我也非常希望这些项目落在苍山市,但是你们竟然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來逼迫我去做,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今天,你们可以通过这种手段逼迫我去让开发商前來投资,那么明天你们会不会用类似的手段來黑了开发商的钱、开发商的项目呢。

    我柳擎宇虽然不是一个伟大的人,但是我绝对不会因为我自身的安危而让那些开发商朋友们受到损害的,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弄死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说完,柳擎宇冲着充满担忧的唐建国悄悄的使了一个脸色,随即一口血喷出,再次晕倒在了长椅上,那口鲜血恰恰吐了唐建国一脸。

    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全都震惊了。

    包括李德林,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郑晓成竟然把事情做得如此离谱,竟然逼着柳擎宇去想办法把其他的项目投资商给拉回來,虽然他心中清楚郑晓成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要讨好自己,作为投名状,但问題在于这件事情被当众揭穿了,如果他要是包庇郑晓成的话,那么面对现场这么多人,他真的沒有办法交代啊。

    尤其是现在,柳擎宇竟然吐血了,这至少说明柳擎宇肯定受了严重的内伤啊,再加上那满脸的鲜血,一看就是受了外伤,这种情况下包庇郑晓成,弄不好自己都要搭进去啊。

    此时此刻,于金文再也忍不住了,于金文冷冷的看着王中山说道:“好,好啊,李德林,我真沒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乾坤朗朗,竟然有我们党的副处级干部被人在新华区公安分局内进行刑讯逼供,而且还是要污蔑市委书记,你们苍山市真是有能人和牛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唐建国的手摸了摸柳擎宇的心脏,发现心脏跳动速度越來越慢了,就连脉搏也越來越微弱了,他立刻大声喊道:“救护车,救护车到底來了沒有,柳擎宇的心脏跳动越來越慢了,生命十分危急。”

    这时,救护车终于來了,几名医生现场对柳擎宇诊断了一下,其中一名医生做出诊断结论:柳擎宇受了严重内伤,必须带回医院进行急救,而且外伤也需要进行处理,否则流血过多也会有生命危险。

    看到诊断结论,王中山的火气已经到达了顶点,他目光中带着滔天怒火对唐建国说道:“唐副市长,你亲自去柳擎宇去医院进行急救,我和李市长现场处理一下这个问題。”

    唐建国轻轻点点头,连话都懒得和王中山再多说一句,立刻跟着医生护士们上了救护车,直奔医院,虽然他已经看到了柳擎宇向他使得那个眼色,猜出了柳擎宇的重伤有表演的成分在里面,但是他依然充满了担心。

    柳擎宇被救护车带走了,但是现场众人却并沒有走。

    此刻,王中山脸色阴沉着看向郑晓成说道:“郑区长,我想要知道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郑晓成此刻早已经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了,现场接连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不过他唯一庆幸的是,虽然柳擎宇口口声声说一切都是自己安排的,但是柳擎宇却并沒有证据。

    所以,郑晓成立刻满脸无辜的说道:“王书记,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刚刚赶过來的,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王中山脸色阴沉着说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柳擎宇在受伤那么严重的情况下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你和郑立国之间是什么关系。”

    王中山能够做到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又岂是一般人,以他的智商,在柳擎宇说出那番话之后,立刻对郑立国和郑晓成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郑晓成当然不想束手就擒,而且他也的的确确沒有让郑立国做得这样过分,他只是给郑立国暗示了一下而已,根本沒有把话说明白,就算是郑立国有电话录音,也沒有任何人能够挑出自己一点问題。

    所以,王中山问完之后,郑晓成立刻说道:“我们就是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啊。”

    这时,王中山的秘书对王中山说道:“王书记,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郑晓成和郑立国之间属于亲戚关系,算是族兄弟,平时的时候,郑立国一向都是以郑晓成的堂弟身份而自居,竟然向别人炫耀这种身份,这一点,随便找一个市公安局的基层干部就知道了。”

    他说完之后,郑晓成的脸色一下子就苍白起來,而郑立国则吓得双腿有些发抖了。

    王中山的目光冷冷的落在郑立国的脸上,沉声说道:“郑立国,我的秘书说的可是真的,需要不需要找个人來对质一下。”

    郑立国哪敢在市委书记面前撒谎,他可沒有郑晓成那个胆量,只能点点头说道:“是真的。”

    王中山只是几个问題,一下子就戳穿了郑晓成的谎言,局势发展到这里,他已经掌握了极大的主动权,因为郑晓成有了这一次的撒谎,那么后面他所说的话,任何人都需要考虑一下是不是在撒谎了。

    王中山再次把视线定格在郑晓成的脸上,沉声问道:“郑晓成,我问你,逼迫柳擎宇让他把那些投资商给说服回到苍山市來投资,逼迫他招供给我贿赂,是不是你指使的。”

    郑晓成毫不犹豫的否认了:“不是,绝对不是,我郑晓成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这一点我可以对天发誓。”

    王中山不由得一皱眉头,这个时候,他需要证据支持,当然,他问出这句话也是大有深意的,如果郑晓成承认了最好,不承认,他就可以以此为借口,让纪委介入调查。

    然而,王中山和郑晓成谁也沒有想到,这个时候,刘小飞突然站了出來,他满脸愤怒的说道:“郑晓成,你身为一个区的区长,能不能说句实话,办一件实事,我和陈总之所以决定不在你们新华区投资就是因为看穿了你伪善的嘴脸。

    你口口声声说你沒有做过任何坏事,说你沒有指使人威胁过柳擎宇,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我接到了柳擎宇发给我的一段录音记录,说是如果他要是真的被抓进公安局了,让我帮忙尽量营救一下,我听完这段录音记录之后,愤怒的无以复加,现在,大家也一起跟着听听吧,我们大家一起看一看,郑晓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说着,刘小飞直接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调出了一段录音记录。

    “柳擎宇,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现在是代表新华区区政府再和你进行通话,你必须把那个什么所谓的土地规划的内容和详细情况以书面的形式发给我,否则,后果十分严重,不是你所能够承担得起的。”

    “好啊,有什么手段你郑区长尽管使,我柳擎宇接招就是了,要规划,沒有,还有,我现在正式警告你,不要在打电话骚扰我了,我现在已经启动了电话录音系统,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作为呈堂证供进行录音取证,小心我告你骚扰我。”

    “柳擎宇,不给我土地规划也行,只要你能够让那些投资商回到我们苍山市进行投资,我保证你能够继续回到我们苍山市官场上当官,而且职务绝对不会比你之前的差,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我和李市长、邹副书记的关系,我有这个能力。”

    “那如果我要是这个也不答应你呢。”

    “如果你非得尝试一下的话,我保证让你追悔莫及,柳擎宇,你还年轻,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毁了自己的一生啊……”

    录音放完了,现场所有人全都怒了。

    郑晓成怎么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真的把自己和他通话的录音给录了下來,而且还发给了刘小飞,在这个关键时刻拿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