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86章 拍马杀到
  • 第286章 拍马杀到

    作品:《权力巅峰

        王中山虽然着急,但是心态确实和唐建国还不一样。

        唐建国关心柳擎宇是因为他已经把柳擎宇当成了自己的晚辈,是自己儿子的老大,这个在唐建国的心中是占据主导成分的。

        王中山关心柳擎宇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对柳擎宇才华的欣赏,但是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对柳擎宇身份的忌惮,毕竟,在他眼中,能够让堂堂的曹氏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曹淑慧和河西省秦副部长的千金大小姐同时青睐的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而且王中山非常看重柳擎宇在他整个苍山市这盘棋局中的重要作用,所以,他必须得关心好柳擎宇,不能让柳擎宇出现问題。

        此刻,听到柳擎宇被抓进公安局了,于金文也有些着急了。

        他是站在省委领导角度來思考问題的,毕竟,一个像柳擎宇这样,以如此年纪做出了如此让人震惊的业绩,而且还能够让众多投资商对他死心塌地支持的年轻人,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省委都不能容忍柳擎宇出问題,这是一个可以重点栽培的年轻人,这是一个可以为整个白云省添光争彩的年轻人,而且,这是唯一一个能够让省委书记在他临行之前,让他帮忙关照一下的年轻人。

        于金文对于省委书记曾鸿涛的为人是相当了解的,他知道,曾鸿涛从來都是一个铁面无私的人,做任何事情都讲究实事求是,虽然政治斗争的手段十分圆润自如,但是实际上,在曾鸿涛的心中,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则、有底线的,那就是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凡是任何人超越了他的底线,他都绝对会毫不留情的给予打击,在这些问題上,曾鸿涛从來不会有任何的妥协。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外圆内方的省委书记,竟然让自己重点关注一下柳擎宇这个年轻人,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隐情。

        所以,虽然于金文弄不清楚柳擎宇的身份,但是他对柳擎宇的情况却是非常关注。

        “嗯,既然王中山同志也要去看柳擎宇,那咱们就一起去看一看吧,我对柳擎宇同志也非常感兴趣啊,我想要见识一下,一个能够做出如此成绩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抓进公安局去。”说着,于金文首先起身向外走去。

        王中山紧随其后。

        李德林听到这个消息,当时脸色就阴沉了下來,他已经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尤其是当李德林看向郑晓成的时候,发现郑晓成的脸色都快跟猪肝色差不多了,双腿还在那里颤抖着。

        郑晓成沒有敢走在前面,他想要留在最后面,然后拿出手机來给自己的族弟郑立国打电话,让他赶快把柳擎宇给放出來,同时了解一下柳擎宇的实际情况,因为他从郑立国向他的汇报中已经得知,郑立国是想要狠狠的收拾一下柳擎宇好为自己出口气。

        然而,郑晓成的手机刚刚拿出來,他旁边走过两个人來,一左一右的站在郑晓成的两侧。

        这两个人赫然是刘小飞和陈龙斌。

        刘小飞伸出手來一把搂住郑晓成的肩膀说道:“郑区长,咱们也一起跟着领导们去看看吧,我和陈总正好有一些事情想要跟你沟通一下,我想,你不会不给我们这个面子吧。”

        本來,郑晓成的手已经伸进裤兜里握住了手机,此刻,看到柳擎宇和陈龙斌到了自己身边,他也只能又松开手机,脸上露出一丝干笑说道:“好的,好的,那咱们也一起跟上吧。”

        随后,郑晓成在刘小飞和陈龙斌的夹持之下,向车上走去。

        看到这种情况,李德林不由得眉头一皱。

        此刻,李德林的内心十分复杂,他特别想要亲自给新华区公安分局那边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但是他却非常清楚,现在是非常时期,而且区政府大院距离新华区公安分局的距离并不远,五六分钟就到了,如果自己打了这个电话,中间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故,那么一旦柳擎宇真的出事了,那么这个黑锅弄不好就会扣在自己的头上,相反,自己假装不知道这件事情,顶多就是一个监督不力的责任,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此处,李德林干脆把牙一咬,心中暗道:“不管了,反正一切有郑晓成在那里撑着,出了事情把他给推出去就可以了。”

        想明白了这些东西,李德林也就不着急了,默默的跟在王中山的身后上了汽车,径直向新华区公安分局的方向行去。

        当于金文等一行人來到新华区公安分局门口的时候,恰好唐建国也刚刚赶到,众人合兵一处,在唐建国招來的分局一位办公室副主任的带领下,径直往审讯室走去。

        当众人赶到审讯室的时候,恰好碰到拎了一桶水的那位警察,从洗手间内拎了满满的一桶水,來到了“昏睡”中的柳擎宇的身边。

        那个警察刚刚拎起水桶准备把柳擎宇给浇醒,正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房门被唐建国一脚给踹开了,于金文带领着众人闯了进來。

        那个警察看到这么多人进來,吓得手一哆嗦,整桶水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水洒的到处但是。

        然而,此刻,真正感觉到震惊的却并不是他,更不是瞪大了眼睛、脸上挂满惊恐之色的郑立国,而是于金文、王中山、唐建国等人。

        最先反应过來的是唐建国。

        当唐建国看到双手被拷在椅子上,满脸血迹斑斑昏倒在长椅上的柳擎宇,他急得已经说不出话來,直接迈步向着柳擎宇的方向冲了出去,來到柳擎宇的身边,大声的吼道:“柳擎宇,柳擎宇,你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來人,快点叫救护车。”

        而这个时候,于金文、王中山等人也全都醒悟过來。

        于金文本來是不认识柳擎宇的,但是当唐建国喊出柳擎宇名字的时候,他便知道了,当他看到满脸血迹的柳擎宇的时候,他内心的愤怒已经无以复加。

        而此刻,王中山看到柳擎宇那凄惨的样子,也急眼了,他立刻冲着坐在审讯桌前目瞪口呆、满脸惊恐的郑立国吼道:“你是谁,你们到底在做什么,立刻回答我,为什么柳擎宇会变成这个样子。”

        此刻,郑立国也已经看清楚王中山、李德林等人的面貌,他更是看到自己的大靠山郑晓成竟然站在人群的后面,由此可见,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份有多高了,要知道,那个人可是站在王中山和李德林前面的啊。

        郑立国的心中早已经开锅了,他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审讯柳擎宇的时候,市委书记和市长带着这么多人竟然突然闯了进來,这个时候,自己绝对是百口莫辩,想要把自己给摘出來是绝对不可能了,为了能够给自己留下能够回旋的余地,自己绝对不能把郑晓成给供出來,只要郑晓成不倒,自己还是有机会从这次危机中脱离出來的。

        所以,想明白这些之后,郑立国干脆就直接站起身來,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看到郑立国做出了如此选择,站在后面的郑晓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的恐惧感减少了很多,他知道,只要郑立国那边不出卖自己,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

        就在此刻,柳擎宇在唐建国的呼唤声中,幽幽转醒,当他还沒有睁开双眼的时候,便立刻大声的吼道:“郑立国,你不用在枉费心机了,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向你和郑晓成屈服的,不要以为你有郑晓成作为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就算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按照你的要求,说什么我柳擎宇给王书记送礼的,因为我从來沒有做过那样的事情,你们冤枉我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抹黑王书记,我柳擎宇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一边大声的喊着,柳擎宇一边缓缓的睁开双眼。

        此刻,王中山听到柳擎宇那用迷迷糊糊声音吼出來的话语之后,顿时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來,虽然柳擎宇沒有说出那个王书记到底是谁,但是明眼人一看就可以听得出來啊,柳擎宇在苍山市沒有什么人脉,认识的人中只有自己一个王书记啊,此刻,看到柳擎宇都被打成这样了竟然还坚定的不妥协,不抹黑自己,王中山心中那叫一个感动。

        “这个柳擎宇真是一个好同志啊,都被打得如此凄惨了竟然还维护自己,看來这个同志是绝对可以作为嫡系人马來培养的,能够有一个这样终于自己的人真的很不容易,这样的同志是经得起时间和困难考验的,是可以重点培养的。”王中山心中暗暗想到。

        不过在想到这个问題的同时,王中山眼中也在冒火,他的目光充满阴冷的看了郑晓成一眼,他现在从柳擎宇那“无意识”喊出來的话中基本上已经可以断定,这个郑立国肯定是受到郑晓成指示來逼迫柳擎宇交代他行贿自己的,而最近这段时间他恰恰听到郑晓成正在向李德林靠拢,那么这样看來,很有可能郑晓成是把这个所谓的行贿作为投名状交给李德林啊。

        想到此处,王中山心中的火气越來越大了,因为在他看來,郑晓成一个小小的区长怎么敢和自己堂堂的市委书记作对呢,那么他的背后肯定有李德林撑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