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75章 谎言
  • 第275章 谎言

    作品:《权力巅峰

        正在钓鱼的柳擎宇接到刘小飞的电话,顿时呵呵的笑了起來:“好啊,刘小飞,你在哪里,我派人去你那里拿,别的我就不多说了,两个字,多谢。”

        刘小飞最欣赏柳擎宇的这种爽快,便笑着说道:“咱们两个之间就啥也不说了,我在新源大酒店606房间,你直接派人过來吧。”

        挂断电话之后,柳擎宇仰面靠在躺椅上,轻轻点点头说道:“嗯,这个刘小飞还真是一个厉害之人啊,对于我要这份文件做什么他根本就不问,聪明,真的是非常聪明,和这样的人合作才最让人放心,最为舒心。”

        而此刻,电话那头,刘小飞挂断电话之后躺在床上,嘴角上也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喃喃自语道:“从眼前的形势來看,虽然这个柳擎宇处于劣势,但是他的声音却显得那样的悠闲淡定,这说明这家伙对于整个事件依然处于绝对掌控之中,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后手,但是这小子绝对不是任人宰割之人,现在我要做的只是静观其变、顺势而为就可以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柳擎宇凭借着一个小小的副区长甚至还是已经辞职的曾经副区长的身份,到底能够玩出什么花样出來。”

        几个小时之后,柳擎宇收到了唐智勇取回來的郑晓成版本的合作合同。

        当他看完合同样板之后,气得直接狠狠的把文件丢在地上,咬牙切齿的愤怒的说道:“郑晓成,你就是一个混蛋,为了你自己的政绩竟然连新华区的利益都敢出卖,你这个大人渣啊,我柳擎宇处处维护新华区的利益,你这个人渣竟然毫不犹豫的拿我们新华区的利益为筹码想要捞取政绩,你能不能有点底线啊,像你这样的官员官位越高,老百姓就越遭殃,我柳擎宇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诡计得逞的。”

        说道这里,柳擎宇双拳紧握,抬头仰望着天上那轮弯月,眼神中的寒意就像这秋末的天气一般,渐渐转凉。

        过了一会,柳擎宇缓缓收回目光,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进行布局。

        刘小飞猜对了一部分,柳擎宇虽然辞职,但是他的辞职却是虚实各半,深意层层。

        从当天晚上开始,白云省各大电台、平面、网络媒体开始纷纷报道、转载了苍山市新华区在河西省招商引资的成绩,对新华区的工作给予了大力肯定。

        而就在当天深夜,苍山市的精彩表现终于惊动了省委很多领导。

        第二天上午,苍山市市委书记王中山、市长李德林以及苍山市市委常委便应邀参加了省委常委视频扩大会议,通过远程视频会议的方式,参与到了省委常委例行常委们有关苍山市新华区的讨论之中。

        在这次会议过程中,省委书记曾鸿涛和诸位常委们对苍山市的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因为在这次河西省之行过程中,由于新华区的出色表现,使得苍山市的整体招商引资成绩直接从排名靠后蹿升到了第一名,成为了**丝逆袭的典型。

        在会议进行到最后阶段的时候,曾鸿涛笑着问道:“王中山同志,省委对于你们苍山市近期的工作非常满意,对于在河西省省际经济交流会上所签订的合同,你们现在落实的怎么样了。”

        听到曾鸿涛提问,李德林心中顿时便幸灾乐祸起來,心说王中山啊王中山,我看你这次怎么回答曾书记,如果你要是胡乱瞎说的话,看我不揭穿你。

        王中山大脑飞快的转动起來,他心中清楚,曾鸿涛这样问就说明他对于此事是真的上心了,在这种事情上他虽然也非常想要这个政绩,但是却绝对不敢作弊,所以,他直接回答道:“曾书记,自从上次省际经济交流会结束之后,李德林同志在我们市委常委会上推动并通告了针对苍山市招商引资项目统筹安排的提议,而我对于这个提议是持否定态度的,所以,这件事情最终是由李德林同志來负责的,具体的情况他还沒有向我提到过,还是请他向您和各位领导汇报一下吧。”

        听到王中山这样说,李德林气的差点沒有骂娘,他沒有想到,王中山竟然如此示弱,竟然根本不顾忌他市委书记的面子,直接承认沒有斗过自己,但是问題的关键在于,自从他接手了新华区的项目之后,把新华区的各个项目分别分给了苍山市的各个县区。

        各个县区拿到了项目之后,虽然也有一些县区联系上了投资商,甚至也有投资商过來考察过,但是当投资商看到负责人不是柳擎宇之后,大部分全都暂时沒有表态要投资的意思,虽然不少区域都拿出了比之以前柳擎宇和那些投资商签订的合同更为优厚的合作条件,此举虽然有一些投资商十分感兴趣,但是大部分投资商却依然采取了十分保守的态度,那就是不表态,不得罪。

        这种结果让李德林十分郁闷。

        此刻,当省委书记曾鸿涛问起这个问題,而王中山又把自己给推出來之后,李德林心中就更加郁闷了,但是他清楚,如果自己实话实说的话,不仅曾鸿涛会对自己产生不满,就算自己的老领导恐怕也无法在包庇自己,所以他眼珠一转,立刻说道:“曾书记,目前已经有多家河我们签订合同的投资商过來考察过了,现在我们正在积极和对方进行洽谈,相信最终的结果肯定会非常好的。”

        身为一个市长,李德林说话的技巧还是非常高的,他这样说,既给了各位省委领导一个苍山市已经做出了成绩的感觉,即便后面出了一些差错,他这样说也依然给自己留有了余地,毕竟他刚才说得非常清楚,双方只是处于洽谈中,既然是洽谈,就有可能谈不拢,然后他到时候再拿出一个坚定维护苍山市利益的幌子,拒绝了对方提出的无理要求,这样的话,基本上他就处于不败之地了。

        然而,李德林聪明,曾鸿涛更不是傻瓜,能够坐到省委书记这个位置上,曾鸿涛自然是见多识广、思维敏捷之人,李德林虽然进退有据,但是曾鸿涛却从王中山的隐忍、退让,李德林的模棱两可的语言之中,察觉到了苍山市班子内部的一些问題,尤其是李德林的话更是让他心生疑惑。

        曾鸿涛脸色有些阴沉着说道:“李德林同志,我想知道的是现在你们苍山市到底落实了几个项目,比如说资金、技术等,有多少个项目是已经确定了的,沒有确定的、正在洽谈的就不要说了。”

        曾鸿涛说完,其他省委常委们的眉头也微微皱了起來,全都看向视频画面中的李德林。

        看到曾鸿涛直指问題核心,李德林便知道自己想要蒙混过关是不可能了,尤其是他也已经通过视频画面看到了其他常委们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咬紧牙关也得先拿出一两个项目來了,否则,省委们对自己印象就会越來越不好了。

        想到此处,李德林立刻沉声说道:“曾书记,昨天晚上新华区区长郑晓成同志向我汇报说他们现在已经和河西省环保集团以及萧氏集团的两位负责人敲定了项目投资的最终合作方案,他们的资金差不多会在一个星期之内到位,快的话两三天就能到位,项目很快就会启动了,其他的合作估计大部分也会在这几天敲定一批。”

        现在,李德林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听到李德林这样说,各位省委常委们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他们也清楚,这种项目即便是初步合同敲定了,真正要落实也是需要时间的,但是如果这十几个项目都过了好几天了一个项目都沒有敲定,那肯定是某些环节出现了问題了。

        曾鸿涛的脸色显得十分平静,沒有人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表情,听完李德林的话之后,曾鸿涛只是轻轻点点头说道:“嗯,不错,于秘书长,我看这样吧,这一次苍山市在河西省之行中表现得非常不错,你今天下午把工作安排一下,明天亲自跑苍山市一趟,一來呢,是为代表我们省委为苍山市的同志们鼓劲,对他们的工作给予肯定。

        另外一方面呢,把在苍山市考察的众位投资商们聚在一起,和他们好好的聊一聊,表达一下我们省委对于他们的重视,让他们感受到我们白云省的态度,从而可以放心的在我们白云省投资发展。”

        于秘书长名叫于金文,是曾鸿涛的绝对亲信,也是省委大管家,又是省委常委,在省委里极有人脉和威信。

        当李德林听到曾鸿涛要派于金文來苍山市的时候,心头一下子就有些慌乱了,好在他久混官场,场面功夫不错,虽然心中慌乱,脸上却并沒有表现出來。

        随后,其他省委常委对曾鸿涛的意见表示支持,最终确定于金文明天上午赶往苍山市前去调研。

        散会之后,李德林火急火燎的便离开了视频会议室,他真的着急了,如果让省委书记和省委秘书长知道自己在撒谎的话,他可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