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44章 神秘的老人
  • 第244章 神秘的老人

    作品:《权力巅峰

        老人听到孙女这样说,便笑着说道:“好啊,那咱们就进去看看。”

        说着,老人便在小女孩的搀扶下迈步走上台阶。

        这时,柳擎宇听到有人踩着台阶上來,立刻终止了和秦睿婕之间的谈话,迈步走了出來,看到一位老人和小女孩正在上台阶,柳擎宇毫不犹豫的快步走了下去,伸手搀扶着老爷子的另外一只胳膊,十分关切的说道:“老爷子,要不我背着您上去吧,这个台阶虽然已经进过加固,但还是不够稳固。”

        老人笑着摇摇头说道:“沒事,沒事,我虽然老胳膊老腿的,但是身体还行。”

        随后,老人在柳擎宇的搀扶下走进了他们的展区之内。

        看到有客人进入展区,秦睿婕和其他几个人纷纷停止聊天,以一种十分友好的姿态看向老人和小女孩。

        柳擎宇笑着看向老人说道:“老人家,您看您是自己随便看看,还是需要我们來帮您解读一下我们苍山市新华区的相关信息,有什么需要您都可以向我们提,我们会尊重您的决定。”

        这就是新华区方面对待每一位前來参展客户的态度,他们既不会过度的热情,上來就给客户讲解新华区的各种优势和好处,以免引人反感,又不会过分疏远,让客户感受不到新华区方面对他们的重视。

        老人家听到柳擎宇的这番话之后,眼皮抬起來看了柳擎宇一眼,笑着说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家,我叫柳擎宇。”柳擎宇直接回答道,虽然对老人家提出这样一个十分无聊的问題有些不解,但是柳擎宇依然沒有露出反感之色,十分认真的回答。

        “哦,叫柳擎宇,今年多大了,有女朋友了吗。”老人家继续问道。

        此刻,旁边的秦睿婕、李晓霞等人脸上全都露出一丝笑容,老人家问的这些问題好像是想要给柳擎宇介绍对象是的。

        柳擎宇依然十分认真的回答道:“老人家,我今年23岁,暂时沒有女朋友。”

        随后,老人家又接了问了柳擎宇几个十分普通的家常的问題,柳擎宇依然十分认真的回答,接连问了8个问題之后,老人家才停止了他的问话,然后笑着说道:“小柳啊,我也是看了今天早晨报纸上你们苍山市新华区所刊登的广告才过來看看的,你们的广告很有创意,不知道是你们谁想出來的。”

        柳擎宇笑着说道:“是我们大家一起集思广益的结果。”

        老人再次笑了笑,随后说道:“小柳,近年來,我们华夏国内外有关我们华夏经济减速的讨论十分激烈,你可知道,这些讨论主要有那些依据。”

        老人家这个问題一提出來,现场众人一下子就全都呆住了,包括秦睿婕在内。

        大家谁也沒有想到,这位问了一连串家常问題,就好像是邻家老大爷一般的老人突然问出了一个经济领域十分深刻的问題,而且老人家提出的这个问題也十分尖锐,一般人还真回答不上來,即便是秦睿婕也无法回答出來。

        此刻,众人全都把目光聚焦在了柳擎宇的身上,因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柳擎宇。

        听到老人家的这个问題之后,柳擎宇虽然感觉到有些惊讶,不过看向老人家的目光依然和以前一眼,显得十分平淡,他笑着说道:“老人家,据我所知,现阶段我们华夏方面讨论的声音主要是依据国际范围进行比较所得出的研究结论,其中一个是摩根士丹利研究人员提出,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在人均GDP达到7000美元这个魔幻数字时,高速增长的经济体通常开始减速;另外一个是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的一篇论文认为,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当人均GDP达到17000美元时,高速增长的经济体开始减速。”

        听到柳擎宇竟然沒有任何犹豫和参照,直接回答出來了自己的问題,老人看向柳擎宇的目光多了几分暖意和欣赏,随后再次问出了一个十分专业性的问題:“小柳啊,现在人口红利问題你怎么看待,你认为面对目前复杂严峻的经济形象,我们华夏应该如何应对。”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老人家,我认为对我们华夏而言,人口红利正在飞速下降,距离消失已经已经近在咫尺,在这种情况之下,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不能靠土地、资源、资本、以及劳动力的低廉了,要依靠全要素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包括产业的区域转移,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应加快向中西部转移,包括提高技术效率,包括政府要淘汰部分落后产能、低效企业,提升人力资源的综合素质和产业技能,提供优胜劣汰的良好宏观经济环境,现在,我们国家正在就这些领域展开大力整顿和改革,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听完柳擎宇的这番回答,老人家一直十分平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些许震惊之色,不过老人家的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笑着说道:“小柳啊,你认为你们苍山市新华区在承接一些劳动密集型高科技产业的时候,有沒有什么优势,你们新华区对待招商引资之时的污染问題持什么态度。”

        此刻,虽然柳擎宇依然面不改色,但是他的内心却已经波澜起伏了,因为柳擎宇从老人家的问題和目光中已经能够感受得到,老人家在他所提问的这些领域似乎十分淡定,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回答,老人家也是在用一种审视、评判的眼光來看待的自己的,柳擎宇非常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回答出來这位老人家的问題是因为从小所受的的良好的、精英化的教育,包括自己从小就跟着诸葛丰、嘟嘟和孙广耀等叔叔们混在一起,经常在他们的指导下看一些政治、经济、国际局势等领域的国内外著作,这让他的知识面变得相当宽,再加上自己在大学期间如饥似渴的学习。

        正常來说,柳擎宇非常清楚自己的知识面和深度能够给一般人所带來的震撼,柳擎宇甚至毫不客气的认为,自己比起一些所谓的经济专家都要厉害,但是,在这位老人面前,柳擎宇却看到了一丝淡然,老人家对于自己能够回答出这些问題虽有吃惊,但是却并不震撼,这充分说明,这位老人家对于自己的所回答出來的答案其实是不怎么满意的,这才是让柳擎宇最为震撼的地方。

        所以,当老人家问出最后这两个问題的时候,柳擎宇回答的更为谨慎,他沉声说道:“老人家,我认为我们苍山市新华区在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时候,和其他地区相比,尤其是和中西部地区相比并沒有任何优势,至于在对外招商引资过程中,在对待污染问題上,我们新华区的态度是我们宁可不引入项目,也绝对不能让我们新华区的土地遭受污染,项目和资金的引入都是可以选择的,但是土地一旦被污染了,想要治理却是难上加难,所以,我们准备在这次省际交流会上引入一些污染比较小并且配备良好污水处理系统的、甚至是沒有污染的企业和项目,我们不会盲目引入资金和项目,我们不是为了引入资金和项目而引入资金和项目。”

        柳擎宇说完之后,老人家的脸色再次舒缓了一些,看向柳擎宇的眼神已经带出了笑容,他微微点点头说道:“嗯,不错,看來这些年來你还是比较用功的,怪不得你的老师徐子风对你那么欣赏呢,你的确是一个可造之材。”

        听到老人家提到了自己的大学经济学的导师徐子风,柳擎宇当时就是一愣。

        对于徐子风老师柳擎宇可是非常清楚的,徐老师绝对是国内经济学界的一位泰斗级人物,自己在大学期间跟着徐老师学到了很多东西,徐老师对自己也的确非常欣赏,而这位老人竟然认识徐老师,这说明这位老人很不简单啊。

        所以,此刻的柳擎宇对待老人更加尊重了,他连忙说道:“老人家,您认识我的徐老师。”

        老人家呵呵一笑说道:“认识,怎么能不认识呢,当年我们可都是大学同学啊,这次他听说你要來我们南平市参加这次省际交流会,所以向我推荐你,说是想要让你跟着我一起学习,不过我沒有答应,我告诉他,我得先过來考察考察,看看你够不够资格当我的学生。”

        听到老人家的话之后,柳擎宇顿时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要知道,他前几天才和老师通过电话,跟老师请教了一些问題,但是当时徐老师并沒有透露这方面的事情。

        这时,老人家笑着说道:“不用吃惊了,我估计过一会你老师就会给你打电话了,到时候你告诉他,你这个学生我收了。”

        这时,小女孩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早已经写好的纸条递给柳擎宇说道:“柳哥哥,这是我们家的地址和电话,有时间了你可以过來。”

        柳擎宇接过纸条的时候,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老人家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名片笑着递给柳擎宇说道:“我这个当老师的既然收了你这个徒弟,怎么着也得给点见面礼,否则徐子风那个老家伙又该说我小气了,这张名片你收好,有时间了给名片上的人打个电话,能不能获得好处就看你自己的了。”

        说完,老人家带着小女孩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