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208章 柳擎宇要栽跟头了
  • 第208章 柳擎宇要栽跟头了

    作品:《权力巅峰

        在一般人看了,这个海悦天地娱乐城有徐建华儿子徐海涛的股份,把徐海涛喊过來分明就是引狼入室,但是在柳擎宇看來,却并非如此。

        因为柳擎宇经常研究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知晓兵家之道,虚实相间的道理。

        战场上用兵之道柳擎宇早已经在狼牙特战大队的时候就已经熟练的不能再熟了,官场上的情况和氛围虽然不像战场上那样瞬息万变,杀气冲天,但是在柳擎宇看來,在官场之上要想走得远,站得稳,也是要讲究策略和谋略的。

        要想在官场之上战胜各路对手,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候,这些对手大多都是一些有着多年官场经验的老油条,各种斗争方式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要想获得更多的胜利,采取逆向思维必不可少。

        这也是柳擎宇现在这个阶段所采取的一种斗争策略。

        很多人认为他不可能把徐建华请出來主持公道,但是这次,柳擎宇却偏偏要请徐建华。

        此刻,电话那头,徐建华接到柳擎宇的这个电话之后先是一愣,随即却又怒气冲冲,因为柳擎宇刚才是在用怎么样一种语气说话啊,按照柳擎宇的意思,如果自己要是不去现场的话,这小子还要给县委书记和市委书记打电话,这他奶奶的是一个下属对上级主管领导所说的话吗,这完全是威胁啊,但是徐建华却非常清楚,自己不去还真不成,他也已经得到消息了,说是柳擎宇带着城管局全体城管全部出动,想要强拆了海悦天地娱乐城,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和允许的。

        要知道,在景林县谁不知道海悦天地娱乐城的背景大有來头,尤其是圈内人全都知道自己也是海悦天地娱乐城的背景之一,作为柳擎宇的主管领导,如果自己真的要让下属把自己儿子占有股份的海悦天地娱乐城给强拆了,这绝对是啪啪的打脸啊,如果这次真的被打脸了,以后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再在圈里混,以后谁还敢再來找自己办事。

        所以,徐建华权衡再三,虽然他猜出了柳擎宇让自己出马可能有陷阱,但他还是决定亲自赶往现场一趟,因为就在不久之前,他已经接到了邹文超的电话,在电话里,邹文超跟他沟通了一些东西,可以让他毫无顾虑的前往海悦天地娱乐城现场,因为他想要去看一看柳擎宇惨败之时那痛苦、尴尬、无地自容的表情。

        他十分期待。

        所以,15分钟之后,徐建华和建设局局长王启建以及建设局有关部门负责人便齐聚双方对峙现场。

        此刻,柳擎宇带着城管局的人和白长喜的人依然处于对峙状态,双方谁都沒有后退的意思。

        而在海悦天地娱乐城外面的空地上、道路上,看热闹的老百姓也越來越多,所有人全都在关注着这一次城管局的强拆事件,大家都知道,这一次,柳擎宇的表现够爷们,敢于为了老百姓的利益挺身而出,但是大家也在为他而担心,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海悦天地娱乐城的事情拖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沒有解决绝对不简单,甚至后台极硬,所以,所有人都期望能够看到最终的结果。

        大家都在等待着。

        这时,徐建华脸色严峻的走入对峙现场,冷冷的扫视了柳擎宇和白长喜一眼,沉声说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如此兴师动众的在这里针锋相对,这像什么样子,你们看看四周那些看热闹的群众,难道你们认为这件事情闹得还不够大吗,难道非得有新闻媒体介入报道让我们景林县丢人现眼之后你们才肯散去吗。”

        说话之间,徐建华看起來十分公正,把双方都给批评了一番。

        但是徐建华的话却也给白长喜留下了一个接话的机会,徐建华说完之后,白长喜立刻沉声说道:“徐县长,说实在的,这件事情和我们警方一点关系都沒有,我们是接到群众举报之后赶到现场维持秩序的,您看,柳擎宇在沒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带着城管局的工作人员想要强拆了人家海悦天地娱乐城的建设工程,我们身为警察,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是我们应尽的责任,我们只是在正常执行公务而已,反而是柳擎宇他们,身为城管机关,不思文明执法,这完全是和我们国家现在正在大力推广的文明执法精神相违背啊。”

        听白长喜说完,徐建华脸色阴沉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对于白长喜同志的话你有什么好说的,难道你真的非得要和县公安局的人对峙吗。”

        对于徐建华可能采取的态度,柳擎宇早有准备,他冷冷一笑,说道:“徐副县长,我们城管局实在是太冤枉了,我们一直都在文明执法啊,我们根本就沒有采取任何非常规手段进行执法。”

        白长喜冷冷的说道:“柳擎宇,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了,你口口声声说这里是违规建筑,你的证据在哪里。”

        柳擎宇用手一指海悦天地娱乐城的扩建项目处凸出马路部分说道:“徐副县长,您是领导,您來说说,这样的建筑算不算是违章建筑。”

        徐建华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问題呢,答案其实他早就想好了,所以,等柳擎宇问完之后,他连看都沒有看那个地方,便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志啊,我认为一切都应该以政策文件、官方的公文作为执法依据,你们光凭肉眼來进行判断是不靠谱的,这处建筑算不算违章建筑是应该由有关主管部门來界定的,而不是你城管局,这一点我相信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柳擎宇淡淡一笑,说道:“知道,我当然知道,否则我也不会给您打电话的时候让您带着王启建同志一起过來了。”说道这里,柳擎宇看向王启建说道:“王启建同志,你不是说你在赶往苍山市的路上呢吗,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到了现场了,看來你是在忽悠我啊。”

        王启建尴尬一笑,随即冷冷的说道:“柳擎宇,我的确懒得搭理你,因为我认为你这个人办事太不靠谱。”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海悦天地娱乐城总经理周晓东突然冷冷的说道:“柳局长,你口口声声说我们这个扩建工程属于违章建筑,但是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这里的的确确不属于违章建筑,可是你却偏偏不听,非得要强拆,你是不是对我们海悦天地娱乐城有什么偏见啊,还是说你是因为我们海悦天地娱乐城沒有给你们城管局上供就怀恨在心想要整我们。”说道这里,周晓东又看向徐建华说道:“徐县长,您是领导,您可一定要给我们海悦天地娱乐城做主啊,我们作为一个私营企业,本小利薄,可经不起这城管局的层层盘剥啊。”说话的时候,周晓东竟然“委屈”的流下了眼泪,表演得实在是太逼真了,都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奖杯了。

        徐建华听完周晓东这番哭诉之后,脸色更加阴沉了,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同志,你必须要给海悦天地娱乐城方面一个交代。”

        柳擎宇听到徐建华竟然如此直白的偏袒海悦天地娱乐城方面,当真气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立刻看着周晓东怒声说道:“周经理,如果你们海悦天地娱乐城方面能够拿出资料证明你们这处扩建工程属于资料齐全的工程,我柳擎宇二话不说,立刻带人离开这里。”

        这时,邹文超突然站了出來,冷笑着说道:“柳擎宇,你这个人做人也太不地道了吧,你兴师动众的搞了这么大的声势,口口声声说人家这里属于违章建筑,但是你要求人家拿出证据材料后却仅仅是转身离开,这太不公平了。”

        听到邹文超这样说,柳擎宇双眼眯缝了起來,冷冷的说道:“邹文超,你想怎么样。”

        邹文超嘿嘿一笑:“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人家海悦天地娱乐城方面想怎么样。”

        说着,邹文超看向周晓东。

        这时,周晓东沉声说道:“柳局长,如果我们海悦天地娱乐城方面提供了相关的资料,我想你应该当众向我们海悦天地娱乐城方面进行赔礼道歉,同时,也应该接受上级领导的严肃处理。”

        听到周晓东这样说,柳擎宇毫不犹豫的说道:“好,沒问題,如果你们真能拿得出证明文件,我柳擎宇立刻向你们海悦天地方面赔礼道歉,并且立刻带人回去,并且愿意接受上级领导的任何处理方式。”

        此刻,听到柳擎宇这样说,周晓东笑了,王启建笑了,邹文超笑了,董天霸笑了。

        徐建华虽然表面上沒有笑,但是他内心却笑开了花。

        因为徐建华知道,这一次,柳擎宇要栽跟头了,因为今天整个过程都是邹文超针对柳擎宇所布的一个局,不管是白长喜的出场也好,周晓东的胡搅蛮缠也好,为的只是让柳擎宇受到处分,为的就是要狠狠的打柳擎宇的脸。

        而现在,柳擎宇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