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70章 柳擎宇发愁了
  • 第170章 柳擎宇发愁了

    作品:《权力巅峰

        听到王玉芹的汇报之后,柳擎宇眉头当时便紧皱起來,沉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已经批准了吗。”

        王玉芹连忙说道:“柳局长,之前的状态不是已经批准了,而是已经提交上报批了,按理说现在应该已经进入最终人大审批程序了,但是,财政局那边今天却打过电话來说我们局编制的财政预算方案有问題,要我们重新编写,至于具体哪个环节出问題了我也搞不清楚,我也曾经努力向财政局方面打听过,但是沒有人愿意告诉我为什么,局长,恐怕这件事情还得您亲自出面啊。”

        柳擎宇听完之后,双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冷冷的扫了王玉芹一眼,他知道,王玉芹现在学乖了,做事之前,先把她自己的责任全都摘出去了,看來这个女人也是很有心机的,而且很明显,这绝对又是一个局,而且柳擎宇可以肯定,布置这个局的人肯定是韩明强。

        韩明强的目的非常明确,他要让自己在财务问題上处处碰壁,最终去求着他重新掌管财务部门,从而达到掌控整个城管局大局的目的。

        想到此处,柳擎宇不由得冷笑一声说道:“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王玉芹啊,现在交给你们财务科一个任务,去财政局或者有关部门去弄清楚,我们财政局之前所编制的财政预算方案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題,这个问題到底是我们城管局编制财政预算方案本身的问題还是其他有关部门鸡蛋里挑骨头,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中午之前如果查不出來,那说明你这个财务科科长不太合适,我会考虑调整你的工作岗位的。”说完,柳擎宇低下头去看起文件來。

        听到柳擎宇竟然交给了自己这么棘手的一个任务,王玉芹气得直翻白眼,但是沒有办法,谁让她是下属,柳擎宇是局长呢,她只能恨恨的看了柳擎宇一眼,扭动着她的大屁股向外走去。

        等王玉芹离开之后,柳擎宇的脸色却刷的一下沉了下來。

        柳擎宇不是傻瓜,他非常清楚,韩明强的这一次出招比起之前在罚沒款的返还款上出招可很多了,返还款的事情自己只需要摆平王成就可以搞定了,但是年度财政预算如果被卡住了,那可就不是摆平一个两个人的问題了,而是其中牵扯到了县财政局、县人大以及有关部门的主管领导,这其中牵扯到了方方面面,如果想要摆平这个问題可就难了,而且一般而言,各单位的财政预算很少会出现被驳回的情况,但是城管局却偏偏出现了。

        如果这个问題要是解决不好,恐怕将会直接影响到自己这个局长的威望,尤其是现在,自己刚刚把财务大权从韩明强手中拿过來就出现这样的问題,如果自己解决不了,恐怕将会极大的动摇全局人员对自己的信心,之前自己所营造出來的大好局势也将会随之崩溃。

        思考良久之后,柳擎宇还是决定亲自前往财政局一趟,找财政局的那位胖局长蒋福林好好的谈一谈,想到这里,柳擎宇直接再次给唐智勇和龙翔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在楼下等着自己,他则直接快步走下楼。

        然而,柳擎宇却并不知道,他前脚刚刚下楼,后面韩明强便拨通了财政局局长蒋福林的电话,笑着说道:“老蒋啊,柳擎宇现在已经下楼上车了,估计是去财政局找你咨询我们城管局的财政预算之事了。”

        蒋福林接到韩明强的电话之后,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身为财政局局长,作为一个曾经亲手经历过柳擎宇暴打薛文龙事件的当事人之一,蒋福林对于柳擎宇的畏惧比起王成來要厉害多了,因为那一次事件中,柳擎宇也曾经亲自找到过他,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所以,接通韩明强的通知之后,这哥们直接扣上了电话,然后立刻给司机打电话,让他在楼下等着自己,随后他连东西都顾不上收拾,直接就一路小跑奔出了办公室,坐上汽车,一溜烟的消失了。

        直到汽车出了县财政局大院之后,蒋福林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中暗道:“柳擎宇啊柳擎宇,老子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你吗。”一边想着,蒋福林一边拿出自己的两部手机,直接全部关机,随后对司机说道:“去天天茶馆,喝茶去。”

        蒋福林前脚离去不久,柳擎宇后脚便进入了财政局大院,这次虽然知道蒋福林的办公室在哪里,但是他依然把龙翔带了过來,因为他发现龙翔有些时候提供的意见还是相当可用的,虽然是军人出身进入官场,但是在用人上,通过在狼牙特战大队这些年的历练,柳擎宇也是颇有一些心得,他非常清楚,一个人就算再聪明,智慧也是有限的,而一个团队的智慧只要善加利用和引导,绝对比一个人闭门造车要强得多。

        柳擎宇和龙翔进门之后,他们直接來到蒋福林的办公室门口,龙翔了一下房门,发现门是开着的,进门一看,房门里面一个人沒有。

        柳擎宇和龙翔全都紧紧皱起眉头,龙翔找到对面办公室的人一问,这才得知蒋福林已经坐车出去了,当他把办公室人员的话告诉柳擎宇智慧,柳擎宇不由得沉思起來,心中暗道:“难道蒋福林知道了我要过來找他,所以提前跑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说明我的行踪肯定是被人泄露了,而泄露我行踪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韩明强或者是韩明强那边的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韩明强还真是一个阴险毒辣之辈啊。”

        想到这里,柳擎宇无奈之下,只能拿出手机拨打蒋福林的电话,不过蒋福林的手机号一直显示处于关机状态,这让他十分无语,更加坚定确认了蒋福林是故意躲着自己不见了,不过这恰恰证明,蒋福林的心中是有鬼的。

        财政局这边找不到蒋福林,柳擎宇只能把视线焦点转移到县人大那边,然而,当他赶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负责预算的领导竟然也沒有在办公室内,很显然,对方也躲了自己。

        这一下,柳擎宇可就头疼了。

        当柳擎宇和龙翔一起从县人大里面走出來,柳擎宇的脸色显得十分阴沉。

        柳擎宇非常清楚,在官场上办事最怕的不是出现问題,而是找不到能够办事的人,找不到目标责任人和项目掌控者,很多事情,只要找到了正确的负责人,解决的办法有很多,但是目前,这两个主要负责人、让景林县城管局重新修订财政预算方案的主要责任人全都不在,这事情可就有些不好办了,虽然柳擎宇可以确定这件事情绝对是韩明强在背后操作的,但是他却不能去找韩明强,必须要先摆平外面在收拾内部,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一路之上,柳擎宇大脑不断的转动着,思考着,一直到上车的时候,依然沒有想出合适的方案出來。

        看到柳擎宇愁眉不展的样子,龙翔也深有同感,对于柳擎宇心中的想法他也能够猜到**分,但是要想解决这个问題,他也实在沒有什么好的办法,因为对方采取的是拖字诀,只要拖过这两天,那么到时候县城管局的财政资金真的按照一半划拨的话,那么财政局明年的日子肯定就不好过了,到时候柳擎宇绝对会被全局上下给骂死的,到时候别说是拉拢人马收买人心了,恐怕能不能立足都是一个问題,因为有些官场中人是非常现实的,这一部分人表面上看起來立场鲜明,实际上内心更喜欢左右摇摆,谁的实力强、掌控力强就倒到谁的阵营里,只不过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层面具而已,不到关键时候是不会露出真容的。

        龙翔沉思了一会,突然抬起头來说道:“局长,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可行不可行,或许在景林县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題。”

        柳擎宇听到龙翔的话就是一愣,说道:“你是说县委书记夏正德吗。”

        龙翔摇摇头说道:“夏书记或许可以对这个事情产生一些影响力,但是由于财政预算方面主要是县政府那边掌控着的,而以夏书记和贺县长的关系,恐怕贺县长不一定会卖夏书记这个面子,所以找他不是最佳的办法。”

        听到龙翔这样说,柳擎宇的兴趣一下子就浓厚了起來,因为他已经预感到,龙翔很有可能会带给自己一个新的解决问題的思路。

        柳擎宇笑着说道:“什么办法,龙翔你尽管说。”

        龙翔沉声说道:“局长,我们眼前遇到的问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问題在于对官场上人和事情的协调、沟通,而且我们都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绝对是有人搞鬼,所以要想破解这样的局面,仅仅是靠用一些人脉來进行高压是不行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做得多了对您的长远发展是不利的,而且我相信您也不屑于这样去做,其实,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这件事情的关键问題在于官场经验和政治智慧,我可以断言,如果十年甚至五年之后的您如果要解决眼前的问題,您绝对有很多办法,但是现在您不行,因为您刚刚进入官场还不到一年的时间,很多事情还摸不到脉络,所以,解决这件事情的关键是要找到一个官场经验十分丰富、极度具有政治智慧的人來帮您出谋划策,指点迷津。”

        柳擎宇先是一愣,随即立刻点点头,对于龙翔的看法他相当认同,对于龙翔能够看到这一点他也非常欣赏,点点头问道:“景林县有这样的人吗。”

        龙翔点点头:“有,此人名叫郑博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