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8章 怒火滔天
  • 第148章 怒火滔天

    作品:《权力巅峰

        就在子弹射來的那一刹那,柳擎宇的视线刚刚从一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身上收拢过來。

        刚才,那个本已经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竟然还不老实,双眼充满怨毒的握着手中的砍刀,悄然之间摸到柳擎宇的身侧,准备一刀撩向陆钊的双腿之间。

        柳擎宇虽然在和前面的人交手,但他一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感觉到旁边的这个被陆钊打倒在地的家伙举动异常之后,柳擎宇毫不犹豫的一脚踢在这哥们的脖子上,直接把这家伙给踩得晕了过去,手中差点撩上陆钊双腿之间的砍刀也软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但是,柳擎宇万万沒有想到,就在他这么一分神的功夫,早有准备的丁秃子已经拿出了手枪飞快的开枪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猛然跃起,挡在了柳擎宇的身前,与此同时,一刀寒光猛然射出,狠狠的钉在丁秃子的手腕上,丁秃子正准备开第二枪的时候,手腕一痛,手枪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就在丁秃子手枪掉落的同时,那个高达的身影也嘭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此刻,柳擎宇已经回过神來,他已经听到了枪声,也看到了正在向下掉落的手枪,也看到了倒在自己身前的身影正是陆钊。

        在这一刹那,柳擎宇完全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他为了救陆钊踢出那一脚的同时,陆钊也发现了丁秃子的意图。

        两个兄弟为了救对方,都将自己陷入了绝境。

        在这一刻,柳擎宇的大脑飞快的转动着,而他身体的本能则比他的大脑转动的还要快,几乎就在丁秃子手枪掉落的瞬间,柳擎宇已经一个箭步蹿了出去,在不到0.5秒的时间内猛的冲到了丁秃子的身前,一只手直接抓住了丁秃子的咽喉,一只脚猛的一踢,把从半空中落下差点就落在地上的手枪再次踢了起來,同时伸出手來一把接住手枪,顶在了丁秃子的太阳穴上,声音如同从地狱中传來一般寒冷:“让你的人赶快滚出去,否则老子立刻开枪毙了你。”

        这一切几乎就在转瞬之间发生,等到丁秃子反应过來的时候为时已晚,他已经落在了柳擎宇的手中,感受到顶在太阳穴上那冷森森的枪口,他吓得脸色苍白,双腿颤抖,连忙颤抖着声音大声喊道:“都给我退出去,退出去。”

        丁秃子虽然是黑道枭雄,但是在生死威胁之下,他只能选择保命,越是他这种人越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尤其是他早已经看出來了,柳擎宇和陆钊全都是伸手高超之人,自己现在落在对方手中想要逃走恐怕沒有可能了,只能先想办法保命,他现在真的有些后悔让程一奇等人不要靠近新源大酒店了,否则的话自己还有救。

        柳擎宇看着丁秃子喝退手下,抓着丁秃子的脖子直接将其丢进了房间内,同时把枪丢给了黄德广说道:“看住他,我先看看陆钊的伤势。”

        随即,柳擎宇蹲在地上,轻轻的翻动了一下陆钊的身体,看到陆钊的腹部,鲜血正在汩汩的流淌出來。

        看到这种情况,柳擎宇连忙手指接连点出,点住了陆钊身体的几处学位,确保陆钊身上的鲜血流速大幅度减慢,随后柳擎宇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120急救电话,让对方赶快派出救护车并携带急救箱前來救人。

        这时,陆钊已经从最初的晕厥中苏醒过來,强忍着腹部传來的剧烈疼痛说道:“老大,子弹应该卡在了我后背骨头上了,短时间内我应该沒事。”

        柳擎宇点点头:“你不要说话,你肯定不会有事的。”

        说着,柳擎宇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常务副市长唐建国的电话:“唐叔叔,我的朋友在苍山市被人用手枪打伤了,请您帮忙打个招呼,让苍山市最好的医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华明路新源大酒店301包间,拜托了。”

        接到柳擎宇的电话,唐建国毫不犹豫的立刻说道:“好的,我立刻联系,保证最晚10分钟内医生立刻赶到。”说着,唐建国立刻挂断了柳擎宇的电话联系起來。

        对于唐建国的回答和反应柳擎宇非常满意,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客套的时候,救人才是最重要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从走电梯间处传來,随后二十几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手中持枪飞快的冲了过來,枪口全部对准了柳擎宇。

        看到突然出现的警察,柳擎宇不由得眉头一皱。

        这些警察出现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边刚刚结束战斗,他们就出现了,这也太夸张了一些。

        因为自己根本就沒有报警,就算是新源大酒店方面报警了,警察也不可能过來的这么快。

        柳擎宇当即脸色阴沉的看向众人说道:“各位,你们是干什么來的。”

        这时,冲在前面的警察往两边一分,程一奇迈步从众人身后走了出來。

        此刻,程一奇的内心充满了愤怒和失望,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一次丁秃子带着那么多手下亲自出马而且连枪都出动了,竟然还沒有弄死柳擎宇,这让他嫉妒失望,尤其是当他听到丁秃子的小弟们说丁秃子被柳擎宇一方给抓住了之后,他的心都快急得跳了出來,因为他清楚,一旦柳擎宇他们对丁秃子稍微采取一些手段进行拷问,一旦问出结果的话,自己可就危险了,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下令早已经部署在新源大酒店外面的手下们立刻冲进去,并且下了死命令,必须要把丁秃子给带出去,而且如果柳擎宇他们要是顽抗的话,就直接击毙丁秃子,绝对不能让丁秃子落入柳擎宇他们手中。

        所以,当柳擎宇问出那句话的时候,程一奇立刻脸色严肃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说道:“柳擎宇同志,我们今天晚上正在实施打黑除恶行动,我们刚刚到了这边,便听人说有黑恶势力竟然对你们进行围殴,他们这次算是撞到我们警察的枪口上了,听说黑社会的头目丁秃子已经被你给抓住了,现在请你把他交给我吧。”

        柳擎宇冷冷的看了程一奇一眼,心中便是一动。

        柳擎宇不是傻瓜,几乎在程一奇说出这番话之后,他便立刻意识到很有可能丁秃子和程一奇之间肯定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尤其是程一奇带着人如此快速的赶到这里,并且直接点出丁秃子其人,那么毫无疑问,两人关系密切,程一奇很有可能想想要把丁秃子给带走,这样一來,就可以按照他的想法切断丁秃子与他之间的联系,不管是杀人灭口也好,故意放走丁秃子也好。

        但是,这是柳擎宇绝对不能容忍的,尤其是现在陆钊受伤倒地,柳擎宇早已经怒火滔天,这个时候别说是程一奇过來,就算是苍山市市长李德林过來,柳擎宇也绝对不会让他把丁秃子带走的,因为柳擎宇相信,丁秃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带着人來砍杀自己,哪怕是再混蛋的黑社会也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砍人,其背后肯定是有人指使的,而程一奇的突然出现直接证实了柳擎宇的这种猜测,柳擎宇更不可能把人交给他了。

        柳擎宇脸色阴沉着冷笑道:“嘿嘿,打黑除恶,程局长,你们打黑除恶还真会把握时机啊,在他们砍杀我们的时候你们这些人在哪里,现在我们把人抓住了,你们过來就想要要人,你当我柳擎宇是傻瓜吗,程局长,我现在怀疑你和丁秃子之间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所以,我绝对不会把丁秃子交给你的。”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程一奇脸色阴沉着说道:“柳擎宇,如果你要是不把丁秃子交给我们的话,你这可是公安暴力抗法啊,你这甚至是包庇罪犯,你身为公务员,应该清楚包庇罪的后果,我奉劝你最好立刻把丁秃子交给我,否则你地上那位受伤的朋友恐怕无法及时得到有效的救治。”说道这里,程一奇大声喝道:“來人啊,去把楼梯口给我封了,现在我们警方正在搜查犯罪嫌疑人,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上來。”

        下达完之后,程一奇充满挑衅的冷冷的看着柳擎宇。

        从进來的那一刻起,程一奇便注意到门口处倒在血泊之中的陆钊,此刻,见到柳擎宇不肯交人,他毫不犹豫的用起了最阴险的手段,他并沒有一上來就强行要人,因为他早就有所预感,柳擎宇敢当着邹海鹏和李德林的面直接把邹文超的准新娘给带走,恐怕肯定是有一定背景的,否则他绝对不敢这么干的尤其是他听说市委书记王中山也曾经私下里和柳擎宇见过面,所以他对柳擎宇还是有着一定忌惮之心的。

        现在他下令以搜查犯罪嫌疑人的借口封锁所有入口,即便是柳擎宇背后的人知道了,也挑不出自己的毛病,任何时候,他都会给自己留上那么一招后手,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去拼命的。

        然而,当柳擎宇听到程一奇的这番话之后,心中的怒火彻底无法隐忍了。

        柳擎宇双眼中充满杀气的冷冷的看着程一奇,脸色阴沉着说道:“程局长,你听清楚了,我刚才说过,我绝对不会把丁秃子交给你的,但是,我会交给你们苍山市公安局的钟局长,我奉劝你一句,立刻收回你刚才的指示,否则我会叫你后悔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