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44章 谁敢拦我?【加更】
  • 第144章 谁敢拦我?【加更】

    作品:《权力巅峰

        随着此人一声厉喝,现场参加晚宴的几名警察全都从座位上站起身來,迈步向柳擎宇走去。

        而说话之人也是身穿警服,此人年纪差不多有50岁左右,肚大腰圆,大腹便便,手上戴着一只名牌手表,身上穿着阿曼尼的西装,大背头梳理得倍顺溜,倍光滑,苍蝇站在上面都要打滑。

        看到此人出面,满腔怒火的邹海鹏眼底深处掠过一丝兴奋之色。

        因为出面之人他认识,这人是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名叫程一奇,是属于最近这段时间刚刚向邹海鹏靠拢的人。

        至于程一奇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站出來,邹海鹏看得非常清楚,程一奇是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向自己递交投名状,很显然,这是一个十分喜欢投机之人,但是不得不说,这一次,程一奇投机投对了,现在正是邹海鹏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之时,他出面狠狠的收拾柳擎宇一顿倒是符合邹海鹏的心思,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下,邹海鹏自重身份还是不适合亲自出面收拾柳擎宇的。

        所以,看到程一奇出面,邹海鹏便满脸冷笑,袖手旁观。

        这一次程一奇前來参加晚宴的时候,也是带着局里几个自己的铁杆嫡系的,级别也都是副处级以上,众人听到程一奇要出手,自然毫不犹豫的按照领导指示去做,因为最近这段时间,由于政法委书记董浩和市公安局局长钟海涛之间关系十分紧张,有小道消息说钟海涛有可能要被调走,如果钟海涛要被调走的话,那么市公安局的权力格局必定要重新改写,据说程一奇很有可能登上常务副局长的宝座,这个时候拍马屁正是最佳时机。

        官场之上,处处都是机会,就看人能不能抓住,不过,处处也都是陷阱,机会和陷阱之间的转化往往只在顷刻之间,所以,凡是能够走到一定位置之人,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绝对是充满了政治智慧的。

        程一奇带着几名警官走到柳擎宇身前,脸色十分严肃,冷冷的说道:“柳擎宇,现在你涉嫌诱拐女孩,请你跟我们去市公安局走一趟吧。”

        说话之间,程一奇身边的几名警官便向柳擎宇靠拢过去。

        柳擎宇冷冷的扫了几个人一眼,最终目光定格在程一奇的身上,淡淡一笑,脸色显得十分平静,冷冷的说道:“这位警官,我不知道你到底有沒有长耳朵,有沒有脑子,是不是智障,难道刚才的过程你沒有看到吗,诱拐,我诱拐你姥姥,你就算要拍邹书记的马屁也不要拍的这么明显嘛,难道你认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傻瓜,难道你认为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不出來你是在拍马屁吗。

        警官,做人你应该有一个最起码的底线啊,难道你刚才沒有听到苏副市长亲自对苏洛雪说让她跟着我一起离开吗,难道你认为苏副市长会把他的女儿交到一个骗子手中吗,难道你认为苏洛雪这个堂堂的医科大学的本科毕业生连最基本的自保常识都沒有吗,警官,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脑袋被驴给踢过,刚才提到有人派保镖跟着苏洛雪,禁锢她的自由你怎么沒有站出來啊,怎么,难道你认为我柳擎宇好欺负,沒有什么背景,你就想要通过收拾我替邹副书记他们一家人出口恶气來递交投名状,來溜须拍马,是,你可以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但是你就沒有想过,你可是代表着苍山市公安局的形象啊,难道你们苍山市公安局就是这样办案的,难道你们苍山市公安局就是这样黑白不分。”

        柳擎宇这番话还沒有说完呢,程一奇就被柳擎宇气得快要吐血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柳擎宇的言辞竟然如此犀利,句句直接指向他内心深处最隐蔽、最柔软、最不想暴露在人们眼前的东西,句句直接指向他最核心的本意,而这些东西,很多时候是一般人都不会当着面指出來,但是,柳擎宇却偏偏一点面子都沒有给他留,句句直指他的痛处,气得的满脸通红,双眼冒火。

        所以,还沒有等柳擎宇说完呢,立刻大手一挥说道:“胡说八道,柳擎宇你不要在胡说八道了,你再说什么也无法掩盖你意图不轨的本质,來人啊,把柳擎宇给我抓起來,带到局里好好做做笔录,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其他几名手下一听领导下令了,立刻毫不犹豫的向着柳擎宇凑了过來,想要抓住柳擎宇的胳膊带回去。

        然而,柳擎宇却突然把脸一沉,冷冷的说道:“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对我动粗,因为我这个人脾气不好,真的,我的脾气真的不好。”

        说话之间,柳擎宇双眼中寒光四射,一股冷森森的杀气从他身上豁然冒出。

        柳擎宇其实并不知道,就在他说他脾气不好的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某座城市内,一个名叫刘小飞的男人也曾经对别人说过同样的话,而且,在别人沒有听从他的劝告想要动手的时候,这些人全都被刘小飞狠狠的打趴在地,然后被刘小飞狠狠的抽脸。

        然而,领导有令,这些下属们又怎么会违背呢,所以,他们直接围拢过來,两个人一组分别按住柳擎宇的两条胳膊,想要使劲的往后扭。

        然而,他们扭了半天,却发现他们四个人加在一起,竟然无法撼动柳擎宇半分。

        柳擎宇的脸色越來越阴沉,眼神也越來越犀利。

        他的目光从程一奇的脸上冷冷的扫过,沉声说道:“各位警官,我刚才说过了,我这个人脾气不好,而你们在沒有走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在沒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意图非法拘禁我,那么我可以将你们的行为视作人身攻击,所以,我要进行正当防卫了。”说道这里,柳擎宇突然再次提高了声音:“各位在场的朋友们,你们要给我柳擎宇做个见证啊,我真是是在正当防卫啊。”

        话音还沒有落下,柳擎宇便猛然出手了,他双臂猛然向前一挥,四名抓住他胳膊的警官一下子被他带着向前迈出去两步,还沒有等他们反应过來呢,柳擎宇突然原地猛的抬起腿,一记鞭腿,从的从上劈下,直接劈在一个人的脑门上,这哥们眼前金星乱冒,身体软哒哒的倒在地上,随后,柳擎宇后脚猛的向后一踢,直接蹬在另外一个人的小腹上,将他踹出去了三米多远狠狠的摔落在地上,随后,柳擎宇双肘猛的向上一抬,狠狠的攻向两名身侧抓住他胳膊的人,狠狠的打在他们的下巴上,这两个人也白眼一翻,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顷刻之间,四个人全都丧失了战斗力。

        做完这一切,柳擎宇直接迈步走到程一奇的面前,猛的伸手一把抓住程一奇的衣领,直接把他肥胖的身体从地上拎了起來,举在了空中,这一下,程一奇可吓得脸都白了,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柳擎宇,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这是袭警你知不知道,赶快放我下來。”

        柳擎宇嘿嘿一阵冷笑:“放你下來,我凭什么放你下來,袭警,袭你奶奶的警,你是警察吗,你穿着警服了吗,那几个人虽然穿着警服,但是他们跟我出示证件了吗,他们按照正常法律程序执法了吗,难道穿着警服的就是警察吗,现在假货这么多,我等普通市民为了保护自己的正当权益肯定要擦亮眼睛啊,你居然敢派人袭击于我,我现在是在正当防卫你知道不知道,我刚才早就跟你说过了,我柳擎宇脾气不好,真的不好,可是你偏偏就是不听,为了溜须拍马,视法律如粪土,视正当程序于不顾,视在场众人为傻瓜,你奶奶的,你真的惹怒老子了。”说话之间,柳擎宇大巴掌抡圆了冲着程一奇的脸上便扇了过去。

        噼里啪啦,整整10个大嘴巴,扇得程一奇满眼金星乱冒,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几乎肿成了猪头。

        震惊,在场的人全都被震惊了。

        柳擎宇实在是太彪悍了,这位可是堂堂的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啊,虽然人家沒有穿警服,但是好歹这也是能够命令那四个穿着警官制服的人啊,怎么可能沒有身份呢,柳擎宇竟然直接连他都给揍了,这丫的也太猛了吧。

        而且最让人无语的是,整个事情如果仔细梳理一下的话众人就会发现,人家柳擎宇虽然打人了,但是却沒有做错任何事情,人家所指出的恰恰是程一奇和他的四个手下最失误的地方,他们沒有按照既定的法律程序去办事,他们想要对柳擎宇栽赃陷害,但是却偏偏被柳擎宇抓住漏洞,狠狠的抽了回去。

        夜路走得多了,总是会碰到鬼的。

        抽完了程一奇,柳擎宇这才猛的伸手往外一丢,直接把程一奇胖胖的身体丢了出去,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随后,柳擎宇冷冷的看着程一奇说道:“胖子,你听清楚了,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你愿意报复我随便你,但是你记清楚了,证据,做任何事情都需要证据,今天也就是我柳擎宇在这里,如何换一个普通老百姓在这里,恐怕早就被你这样黑白颠倒的话语给定罪了,身为警察,你应该要做的是维护老百姓的正当权利,而不是为了你的个人前途,为了溜须拍马,做出指鹿为马的事情出來,我很难想象,你平时是怎么当这个官的。”

        说完,柳擎宇拉住苏洛雪的手转身向外就走,一边走一边冷冷的看了邹海鹏一眼大声说道:“我们要走了,谁敢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