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其他小说 > 慕川向晚 > 第179章,更刺激的游戏(一更)
  • 第179章,更刺激的游戏(一更)

    作品:《慕川向晚

        从看守所出来,白慕川就去了市局。

        向晚是跟唐元初一起回大队的,中途两个人就周德全的事情又交流了一下看法。

        到目前,人人心里都知道,周德全一定与案子有关。

        可要想把这个家伙绳之以法,除了相当铁的证据之外,还有别的阻碍。

        这一点,谁也没有说破,可心里都明镜儿似的。

        回到大队,正是下班的点儿。

        不值班的准备下班,剩下的准备去食堂吃晚餐。

        向晚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有些犹豫是回去吃饭,还是吃食堂。

        纠结半晌,她给方圆圆发了一条消息:“下班了吗?”

        “下了!”

        “晚上吃什么?”

        “我回家吃。”

        “……”

        “珍惜二人世界哈,不用管我。”

        这么久不回去,中秋一过,竟回去得勤了。

        向晚知道她因为黄何的事儿,心里有道坎儿没过。

        可今天在看守所的所见所闻,她却一个字都不能透给方圆圆知道。

        至少,方圆圆没提的时候,不敢主动将黄何二次进了看守所的事情告诉她……

        向晚一叹,捋捋头发,“好吧,那我就去食堂将就一口了。”

        发完这条消息,她把收拾好的东西放下,准备去食堂。

        方圆圆这时又发来一条信息,“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回去看看大姨吧。”

        嗯?妈妈怎么了吗?

        向晚心里毛毛的,紧张地问:“我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方圆圆:“昨天跟她一起吃饭,我是觉得她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但她犟得很,说是老毛病,不碍事儿。我说陪她去医院,她也不肯……所以我说,还得你亲自出马。”

        难道上次的病还没有好?

        向晚思考着,“行,我知道啦。”

        说完,她就给老妈打电话。

        可是,接电话的谭云春,精神头儿却好得很,逮住她就问,给小姨道歉了没有。

        一听这个事,向晚就头大。

        “我给小姨发了消息的,你就放心吧。”

        “发消息了?我怎么没有听她提起的啊?”

        昨天打电话小姨没有接,然后向晚回头就给她发了一条道歉短信,还卖了个萌。

        不过,没有得到回复就是了。

        她没告诉谭云春细节,只笑了笑,“小姨那么忙,怎么可能每件事都告诉你?再说了,多大点事儿啊,不要往心里去了……我们跟小姨是亲人……”

        “是亲人……感情还是需要维护的。”谭云春迟疑着说完,没有再纠结这个事情,转头就对向晚展开了叨叨式催婚。

        “你跟小程怎么样了?”她说:“小姨跟小程妈妈的关系是不错的,昨天还在程妈妈面前狠狠夸奖了你一通呢。小姨说啊,他们找可挑媳妇了……不过听程妈妈的意思,这件事情应该能成……”

        能成?

        难道小姨没有再接到程母的电话?

        今天在队上都快干起来了,能成就有鬼了。

        当然,向晚可不敢把这件事告诉老妈,怕她心脏不好。

        于是,迟疑一下,她吞吞吐吐地告诉谭云春。

        “妈,其实我……有对象了。”

        “啊!”那头传来老妈长长的一声抽气。

        就像噎着了似的,好一会儿没有声音。

        向晚叫了一声:“妈……”

        然后就听到她狂轰滥炸地询问,“你这死丫头,这么大的事儿也敢瞒着你妈……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了?做什么工作的?有照片吗?赶紧发一张过来妈妈给你参谋参谋……”

        “……”

        向晚无言以对。

        “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一个?”

        谭云春语气轻松起来,“一个一个回答啊,不用着急。”

        说完,不等向晚吭声,她又突然变了语气,似乎有些担心的样子。

        “那上伙子是锦城人吗?家里条件怎么样?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啊?家里有几口人?农村户口还是城镇户口?”

        “……妈!”向晚哭笑不得,“你查户口呢?”

        “查什么户口?我这叫了解情况……回头我得跟你小姨说明白的。”谭云春叹息一声,“毕竟你小姨刚刚约了小程的妈妈,你这转头就自己谈上了,不说清楚,不好交代啊!”

        “……”

        要不是考虑到这一点,向晚刚才还不想坦白呢。

        谈恋爱的时候,是两个人的事,一旦公开,就变成了两家人的事。

        她跟白慕川的感情,根基不牢,这个节骨眼上,她不想节外生枝,再加上彼此都挺忙的,实在不想费这些时间。

        可是,如果不告诉家里,她们就会不停把她跟程正捆绑在一起。

        就算没有程正,也会有别的什么正……

        那对白慕川不公平,对自己也不公平……

        然而,突然被老妈问及这些,向晚才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

        她对白慕川的了解,实在是太有限了。

        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其他一无所知,连他真实的年龄和生日都不知道,更别提家庭情况了。

        “妈,你就别管了,我们刚刚谈上呢,八字都没有一撇,我哪能问人家那么多?”

        “不问怎么行,万一遇上骗子了呢?”谭云春急眼了,“哎哟,你这傻丫头……哪有你这样谈恋爱的?对人家一无所知就谈上了,像我们那个年代……”

        “妈,现在不是你们那个年代了。”向晚叹口气,笑着哄她,“这样,我去探听探听好不啦?一旦有了消息,我立马向你汇报,你看好不好?”

        “哼!你就知道哄你妈……”

        “没有啦,我认真的。你就不要操心我了。到是你……”向晚沉吟一下,担心地问:“我听圆圆说,你好像有点不舒服?有没有去看过医生?”

        “圆圆这丫头……我哪里有不舒服?只是最近天气不好,老是咳嗽……”

        “你每次都这样。”向晚沉着声音,不高兴地凶她,“行了,别犟!明天我抽空过来,带你去看病。现在我先挂了啊。”

        不给老妈机会反对,向晚挂了电话。

        抬头一看,已经走到了食堂。

        现在的人都图洒脱,家里没人做饭的,大家选择在食堂吃了再回去,便宜、口味好。所以,食堂的生意每天都不错。

        向晚打好饭,端着餐盘过来就看到梅心坐在窗边。

        两个人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向晚笑了笑,走过去,“嗨。”

        梅心抬头,淡淡看她一眼,“吃饭啊?”

        “……”

        真能把天聊死啊!

        她在这里不吃饭,吃什么?

        向晚噗一声笑,坐在她的对面,拿起筷子慢慢喂一口在嘴里,“你平常都不在这里吃晚餐的,今儿怎么想通了?”

        梅心慢吞吞地挑着蔬菜,“今天加班。”

        “哦。”向晚觉得天儿又被她聊死了。

        低下头,她认真吃饭,闭上嘴。

        空气沉静了片刻,梅心突然开口,“等一下你有事吗?”

        向晚嗯一声,抬头瞄她,一边吃一边问:“怎么了?”

        梅心:“程队的多肉,该换盆了,想找你帮忙。”

        “……”

        说真的,在今天程正妈妈来大队之前,如果梅心提出这样的要求,向晚是会同意的。

        可今天都这么尴尬了,她还去给程队的多肉换盆,她是有病么?

        向晚抱歉地看着梅心,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等一下还有事,白队等着我的侧写报告呢。”

        “嗯!”梅心握筷子的手,顿了顿,突然又换了一个话题,“我听他们说了……”

        向晚漫不经心地问:“说什么?”

        “你跟程队的事……”梅心目光微微一闪,望一眼食堂里三三两两吃饭的人,“刚才好几个人来找我打听,问你跟程队是不是相过亲,处过对象……”

        “……”

        好尴尬。

        人民群众的生活还是太单调无趣了吗。

        一点小八卦,就能激起大**。

        向晚莞尔,尴尬地笑笑,不回答。

        “我说没有。”梅心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知道你不喜欢,不愿意让人说三道四。”

        呃!向晚微微吃惊,望着梅心的眼。

        在大队,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姑娘有问题。待人冷冰冰的,难交流,难相处。

        所以,在这个遍地单身汉的地方,这么一个年轻好看的小姑娘,居然没人主动追求……

        但向晚对梅心的感觉,一直跟别人不同。

        冷漠或许是性格使然,或许是工作原因,但她的内心其实很柔软,很温暖。她的单纯也做不得假,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足以说明一切。

        “谢谢你。”向晚真诚地说。

        梅心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

        “我吃完了。你慢吃。”

        说完,她端着餐盘离开了,只留给向晚一个背影。

        突然地,向晚被她激起了创作**……这个女人很有气质啊。高冷,孤独,法医学人才……

        这样的人设,可以说很有个性了。

        只不过,要跟她配一个什么CP好呢?

        ……

        天马行空地想着,向晚慢吞吞吃完晚餐就离开了。

        白慕川开会没有回队上,她也没有给他打电话,就怕他工作时不方便。

        可心里始终是惦念着的,好几次拿起两个人以前的短信交流来看……竟看出些与当初不一样的感受。

        白慕川,人设也很男主啊?

        高贵、傲娇、幽默,帅气,正义感……关键还很有才气。

        嗯,这么一比较,她自己会不会太平凡太接地气?

        把两人凑到一起写成一本书,怕是读者都得砸她臭鸡蛋吧?

        一个人想得乐了,回到家里,空荡荡的,又慢慢无聊起来。

        写书的时候,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

        这停更的日子,始终是缺少点什么……生活就像被人抽走了一半的乐趣。

        唉!

        向晚打扫着卫生,开始想念方圆圆在家的时候了。

        那姑娘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一天嘻嘻哈哈,玩笑不断,跟她在一起生活,其实挺轻松的,至少不会太寂寞……

        希望黄何的事,不要改变了她乐观浪漫的性子。

        天渐渐黑下来。

        向晚收拾好房间,坐在电脑边上,又打开了《谋杀男神》的书评。

        明知道看书评会扎心,但她就是莫名的执念。

        是这本书,让她得到了无数的认可。也是这本书,让她第一次做了“太监”,成了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书评区的留言,比前两天少了很多。

        有些人骂够了,没有得到回复,就都离开了。

        偶尔还有人再来看一眼,不见更新,再骂上两句,又走了。

        剩下来的人,要么是爱到了骨子里,要么就是恨到了骨子里……

        向晚慢吞吞地翻着,选择性无视掉那些骂得难听的,潜意识地寻找着……那一个神秘的ID。

        也许是那个人的留言总是撞在节骨眼上,与案件存在某种奇怪的契合,让向晚无形中对他给予了很大的关注,就想知道他又说了什么……

        第一页,没有。

        第二页,没有。

        翻到第三页,终于出现了那个熟悉的ID。

        “书停更了,不好玩了。作者,我们要不要来玩一个更刺激的游戏?”

        刺激?向晚心里咯噔一声。

        她很久没有回复过书评了。

        可看到这条怪异的留言。她下意识就回复了一个问号。

        她以为对方不会回复,切换出来逛了逛其他网页。

        等她再切换到小说书评区,准备退出关上电脑的时候,发现那一条留言下,有了新的回复。

        “比如,我是你的疯狂粉丝,为了催更,开始失去理智。你停更一天,我就杀一个人?”

        ……

        ……

        ------题外话------

        啧!大家都想看谈恋爱嘛,那咱们就把小白煮了嘛,煮了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