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风月大宋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大嗯老爷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大嗯老爷

    作品:《风月大宋

        “这…..这就是水…….”

        感觉到男人落在自己身上目光的灼热,梁红玉也是心中砰砰跳的厉害。听到萧天忽然说要喝水,诧异之余,还是忍着羞涩,低声解释道。

        她虽性情豪爽,但却不是不通情事。这个时代,女子及笄之年便可婚嫁,她今年已年近双十,更在教坊司那种地方呆了那么久,哪里会不明白男女之间的事儿?

        如同大多数女子一样,梁红玉心中也未曾没臆想过自己的良人,也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的洞房花烛夜。如同寻常女子一样的渴盼和娇羞,自然也是并无不同。

        当今天终于踏入了萧天的小院后,她的心情便从未一刻平静过。欢喜、满足、羞怯、期盼,还带着丝丝紧张。

        在等待萧天回来的时候,她既盼着萧天快些回来,却又下意识的怕萧天回来,那种矛盾的心情让她惶遽迷茫,却又有种让她沉醉的幸福。

        之后的所有日夜,都要和那个男人一起度过了。这是一种新的生活,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新的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他会不会一直像现在这样对自己好?他会不会有朝一日厌倦了自己?

        她心中患得患失着,无数个问题就那么此去彼来的纷乱着。尽力做好一切,结果自然就是好的!她如是不停的给自己打气,这也是为何她会嘱咐阿沅讲规矩的原因。

        亲手郑重的点上两支红烛,是她默默在为自己的出嫁祝福。她的身份只能做妾,虽然她仍是冰清玉洁,但终归是在那种地方呆过。

        这种经历,注定了要被人诟病的。一个男子,如果娶了一个青楼女子做正妻,是要被人看不起的。若是入仕,甚至还能被视为品行上的污点。

        她真心爱慕他,所以,她不想给他带来哪怕一点点妨碍。一直以来的相处中,她能感觉到萧天对她的态度。

        那是一种平等、尊重的态度。从无半点,这个时代其他男子的,那种居高临下,视女子为玩物附属的心态。

        这,也是让她如此快便坠入情网的原因。

        素手调羹、冰心煮茶。然后,就那么静静的等待。等待那个,让她又是慌乱又是甜蜜的男人归来。

        他终于是回来了。其实在阿沅第一声惊呼时,她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之所以没马上就出来,只是因为她比阿沅更紧张。在好多遍给自己打气后,终于才鼓起勇气走了出去。

        看上去,他似乎也有些紧张。嘻嘻,他居然也会紧张?看他白天一点点将吴家父子引入圈套,挥洒自如的耍弄着对手,那是何等的云淡风轻?

        而此刻,他居然紧张了。他紧张的原因,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是因为太过在乎而紧张呢?是的,应该是的,肯定是这样的!

        梁红玉武断的判定着。忐忑之中,伴随着丝丝羞喜。

        强作镇定的打发阿沅出去,却忘了阿沅一去,屋里便真的只剩下自己和他面对了。

        今晚,便算是成亲了呢。待会儿会先用饭,用完饭再做什么呢?应该…..应该就是…..就是那样了吧…..

        梁红玉忽然想到了羞人处,心中跳的急促了起来,脸颊烫的厉害。暗暗啐了一口,借着奉茶来掩饰自己的心思。

        可是……可这冤家,怎么….怎么突然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人家呢?他的眼睛好亮,好热。梁红玉甚至不用去看,就能敏感的知道,他在看自己哪个部位。

        身上似有无数小虫子在爬动,酥酥的软软的,她只觉一颗心跳的,简直要从口中跳出来似的。

        两条腿似乎也渐渐没了劲儿,能感觉到那不停的微微颤抖……就在她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却没想到,突然间,却见这人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然后竟蹦出那么一句话来。

        喝水?自己这可不就是给你奉茶吗?难道这茶不是水吗?梁红玉先是诧异,但随即却有些明白过来,不由的又是好笑又是羞喜。

        “啊?哦,是,是水。嗯,我喝口水,你坐,坐下说话。”某人大感狼狈,暗暗骂了自己一声,这才意识到人家姑娘还一直端着杯子呢。

        慌忙伸手接了过来,交接之中,两人手指不觉碰到一起。萧天只觉这一刻,触觉神经忽然极度敏锐起来,指尖那滑腻的感觉,顿时被放大了无数倍,让他有种想要将那滑腻,贪婪的握到手中,肆意把玩一番的冲动。

        “哈,饭来了,可以开饭了,我都快饿死了。”

        房门忽然一响,阿沅端着一个托盘,满眼放光的叫嚷着冲了进来,顿时吹皱一池春水。

        “咳咳,吃饭,哈哈,吃饭了哈。那个,来来,赶紧吃,不然待会儿可不要出了人命?没听到有人快饿死了吗?”

        蓦地惊醒过来的萧天,慌忙将杯子放下,干笑着接过话头,起身在饭桌旁坐下。一边还打趣着阿沅,借以掩饰刚刚那一瞬间的尴尬。

        阿沅哪知道里面的奥妙?闻听萧天应和自己,心中大是欢喜,毫不吝啬的送上一个甜甜的笑容。

        转头又招呼自家小姐,“小姐,快来啊。呀,小姐,你生病了吗?怎的脸红成这样?啊呀,不行不行,小婢这就去找郎中去…….”

        小丫头心中,小姐最大的观念,已然根深蒂固了。这下发觉小姐脸色不对,慌忙便跳了起来,连饥饿甚至都忘了。

        “你瞎嚷嚷什么,我哪里有生病。我…..我…..咳,你就安心吃你的吧。对了,都说了咱俩是姐妹了,你还喊的什么小姐?要叫我姐姐!记住了没?要是再记不住,看我还理你不?”

        连忙喝止住小丫头,梁红玉脸上红的如同煮熟了的虾子,翩翩转身过来坐下之余,赶忙将话题转开。

        方才那轻轻一触,萧天固然是心中一荡,梁红玉又何尝不是如被火炙?

        其实两人相识以来,以前也偶有肢体触碰到的时候,但却从未如今晚这般,只那么一点丁儿的触碰,就让两人都心慌意乱到了这种地步。

        “啊?哦哦,记住了记住了,小……..呃,姐姐,你真的没事?可你的脸真的好红啊,不信你问大…….嗯,老爷…….”

        阿沅俏皮的一吐舌头,连连点头应下,随即却又不放心的再次问道,小脸上满是疑惑之色。为表达自己的慎重之意,最后还向萧老爷求证着。

        大嗯老爷……….

        萧天翻了翻白眼,一口气险险没走岔了。这算什么称呼?悲了个催的。

        梁红玉脸上娇色愈盛,对于这个小妹子的神经大条,实在是无可奈何了。

        “都说了没事的,你啰嗦些什么!快坐下吃饭!”咬牙抢过阿沅手中的筷子,一边分发好一边轻叱道。

        “不是啊,我…….”小丫头还待分辨。

        “咳,这个,阿沅啊,其实,这个脸红吧,是精神焕发的表现。”萧老爷终于忍不住了,插口解释道。

        “精神焕发?哦,原来是这样。”小丫头恍然大悟。旋即,“咦,大…..嗯,老爷,你的脸也红了耶,你也精神焕发了吗?”

        “我….是…..是蜡烛映的……”大嗯老爷手一哆嗦,筷子差点扔了,深吸了口气,咬牙解释道。

        “蜡烛……..”小丫头脸色有些迷茫。转头看看蜡烛,又再看看某人,刚要点头,忽然眼睛又瞪圆了,“大….嗯,老爷,你怎么脸又白了?”

        “我…..天儿冷,冻的!”

        “呃!”

        “又怎么了?!”

        “没,没啥。三伏天的也能把脸冻白了,你….该不是你病了吧?”

        “…………..”

        大嗯老爷很受伤,腮帮子直抽抽,嘴歪眼斜的噎住了。

        “噗嗤。”

        梁红玉再也忍不住了,掩着嘴儿,吃吃笑的两肩直抖。

        见过某人冷厉如神的模样,也见过某人恣意戏弄别人的得意,但这般吃瘪的样子,实在是头一回见识。

        萧天无语凝咽,鼎鼎大名的幽虎,两辈子加起来败的次数,也没有今天这一晚上多。

        阿沅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终于察觉到自己或许弄错了什么。黯然低下头去,圆圆的大眼睛中,忽然浮起一层水气。

        小丫头委屈了。

        “傻丫头,这又是怎么了?”梁红玉笑容敛去,眼中露出心疼的神色,起身坐到小丫头一旁,伸手搂住她。

        “奴婢太笨,总是出错……哇,小姐,老爷,你们莫赶我走,我不要离开你们……”

        谁也没成想,这一哄,反倒让小丫头彻底大哭了起来。

        经了吴家逼亲这一出,虽然最终由萧天大施手段破解了,但是对于年才十六的小丫头,精神上受到的创伤,实在是不那么容易好的。

        她打小就跟着梁红玉,在她心中,梁红玉就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连日来,她吃不下睡不好,一颗心无时无刻不拎在半空。好歹是今天终于放了下来,但是那种,曾经差点被逼着离开亲人的恐惧,却仍是深刻的留下了印痕。

        就在这种状况下,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说什么错什么,偏偏最亲近的小姐和萧天,却显然有着某种默契,进而显得自己格格不入。小姑娘顿时有了种被摒弃在外的感觉,小心眼里不由的,便也生出了自己要被抛弃的恐惧。

        听着小丫头一声声的哀求,梁红玉和萧天不由同时沉默了下来。两人都同时想到了原因。

        “阿沅,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好不?你要是肯答应,我和你家小姐,就永远都不赶你走。”

        微微沉吟一下,萧天忽然笑着对小丫头说道。

        小丫头这属于心理创伤,很难强行改变。那么,便不妨试着另外打开个开口,只要让那股恐惧有个宣泄的通道出去,自然而然就好了。

        梁红玉猛然抬头看向萧天,明眸中露出询问之色。萧天温和的笑笑,便又看向小丫头。

        “肯的,我什么都肯的,只要不赶我走。”阿沅小脑袋点的如同鸡啄米一般,急急的说道。

        “好,我的要求就是…….”萧天拉长了声音,下一刻,忽然满脸哀求的道:“……你能不能不叫我大嗯老爷了?这名儿….实在是太古怪了。”

        小丫头抽泣声戛然而止,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他。半响,迷茫的道:“我….我哪有?人家明明喊的是老爷嘛。”

        “老爷也不行,我不喜欢。”萧天恨恨的道。

        “那….那我喊你什么?”

        “叫大哥吧。”萧天忽然收起了嬉笑的神情,温和的道。又抬眼看了梁红玉一眼,轻轻的道:“和你姐姐一样,都喊我大哥……..”

        “从今天起,大哥会保护你们一辈子,再也不让任何人欺负到你们!”

        萧天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