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纯情小衙内 > 第143章见钱眼开
  • 第143章见钱眼开

    作品:《纯情小衙内

        其实,卫大衙内并没有怀疑小六子的忠心,小六子帮惠娘做的那些事,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不够砍,自然是对惠娘忠心耿耿了。不过,忠心也有个原因吧,他只是想了解一下这家伙的来历背景。

        武惠娘不知他心中想得这般复杂,简要的解释了一下,小六子原本只是个打杂的小太监,因不小心犯了过错被处罚,被掌刑太监打得皮开肉绽,奄奄一息。

        无意中路过的武惠娘于心不忍,出言求情,小六子才得以活命。不过,若不能细心调理,以他这伤势,最后也一样会死,反正都是死,这厮竟得寸进尺,哭着哀求武惠娘把他要过去。

        武惠娘心软,塞给掌监公公一些金银首饰,把小六子调到了自已的寝宫听调,遍体鳞伤在她的庇护下才得以安全养伤,没想到无意之举,却得到了小六子这个忠心耿耿的得力臂助。

        或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至少,武惠娘是这么认为的。

        “惠娘,要不,你带孩子跟我走吧。”卫大衙内提议,他可不想自已的女人和儿子出什么意外,皇宫看似安全,实则危机重重,杀机四伏,嘉月才是最安全的地方,那才是他的家。

        “相公,妾身……”武惠娘欲言又止,小小心心的观察他脸上表情的反应。

        是人都有野心,她也不例外,她不是不想跟卫大衙内走,说句真心话,她一刻也不愿意呆在宫里头,只是,这么不明不白的带个孩子进门,公公婆婆怎么看?别人又怎么看?

        最几码,她得有个名份,而且,如果现在带着孩子走,不仅名不正言不顺,引发的后果更严重,必给卫氏带来灭顶之灾。

        “没事,我遵重你的选择。”卫大衙内柔声说道,轻轻拍了拍她丰满诱人的臀部,鼓励她说出自已的想法。

        武惠娘小小心心的看了他几眼,确认他不是在哄自已开心,这才松了口气儿。

        “妾身不是贪图什么荣华富贵……”她边说边看卫大衙内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解释,见他微笑点头,这才敢接着往下说。

        太子一死,就只剩下五王子秦永强和她的儿子是合法的顺位继承人,现在,她与五王子已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如果干掉了五王子,那么,她儿子就成了唯一的继承人。

        如果真如预期的那样,那么,其中的好处就算掰着手指头都数不完,最起码,卫氏入主长安的阻力就小了很多。

        “就当是妾身为相公所尽的绵薄之力吧。”

        惠娘最后一句话让卫大衙内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成功之后的种种好处,只是,置自已的女人和儿子于危险之中,这是男人该做的事吗?

        他仔仔细细的思量一番,才勉强同意惠娘的要求,但提出了一些相应的要求,并且强调以安全为主。

        “妾身明白,都听相公的。”武惠妃的心中暖烘烘的,她总算找到了这种可以依靠的安全感与被呵护的幸福甜蜜感觉,这不正是她想要的么?

        她偎依在卫大衙内的怀抱里,聆听他的心跳声,感触他的体温,还有那令她全身发软的年青健康的气息,她真的很希望就这么的偎依下去,可惜,好事总是多磨,她必须尽快回宫。

        “这么快?”卫大衙内一脸的不舍与无奈,久别重逢,别说是亲热了,就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几句。

        “妾身也不想啊……”武惠娘幽幽叹息一声,光洁玉颊浮起红云,羞声说道:“相公还是以大事为重,来日方长,妾身……妾身必尽心服侍……”

        匆匆商议了一些事情之后,卫大衙内命几名特种夜不收暗中随行保护武惠娘回宫,他呆坐雅间内,慢慢消化突如其来的庞大信息量。

        他没有时间去感受当爹的喜悦,回到宾舍后,立时召集巫悠等心腹亲信紧急商量扳倒五王子秦永强的事儿。

        武惠娘的真实身份,卫大衙内仅告诉巫悠和晴儿两人,肖小小因中途退出,也仅是知道她是卫大衙内曾经的一个相好而已,如今有了麻烦,来找卫大衙内帮忙解决。

        肖小小虽然很好奇武惠娘的身份,不过,这终究是人家的私事儿,不便打听,只能压在心底,对于卫大衙内的到处留情,她心中既不满又无奈。

        卫大衙内现在最担忧的是武惠娘母子的安全,他急需四名既机灵,武功又强的年青女人混进宫中保护武惠娘母子的安全,这件事就交给了此次随行策应的内卫密谍副统领沈克,他只给沈克三天的时间。

        若只论潜伏在长安及附近一带的内卫密谍,根本没一个符合这个条件,不过,自从章凤华投靠,整合内卫和失意堂散布各地的眼线之后,符合条件的正好有四人,沈克当即命手下内卫紧急联络,让人赶来长安。

        针对五王子秦永强的行动目前只能是严密监视,寻机而动,这需要大量的人手跟踪盯梢、打探情报等,卫大衙内不得不派人赶回嘉月调派大量的内量密谍赶来长安,接下来就只能是耐心的等待机会了。

        本来,祭典完成之后,他立刻请辞离开长安,但现在看来,得千方百计的寻找借口留在长安了。

        傍晚时分,侍卫禀报,门外有自称是司马球的人投贴求见。

        卫大衙内和巫悠忍不住笑了,这都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司马球是尚书左仆射司马朗的大儿子,颇有才气,官拜中郎将,掌长安三万城卫军的统领之一,军方实权人物,在长安城中也数赫赫有名的年青俊彦,由他代表司马家族出面,也算是给足了卫大衙内面子。

        他此行是奉父亲之命,携重礼前来拜访,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求嘉月卫氏支持小王子,关键的时候站在司马氏这一边。

        双方客套一番,司马球递上礼单,卫大衙内接过一看,眼睛不禁一亮,高兴得嘴巴都合不拢。

        司马氏不愧长安第一大家族,出手阔绰,一送就是这么多值钱的好东东,折现银至少值一百五十万两,他想不笑都难。

        司马球一直看着他,见他如此反应,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涌起几分鄙夷,什么当世最年青最有才华的大家,还不是一样见钱眼开?

        “请司马大郎君回去转告左仆射大人,嘉月卫氏一定会全力支持小王子!”

        卫大衙内咧着嘴呵呵直笑,笑得很开心,也很真诚,让人不容置疑他的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