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我是皇太子(合作) > 第一十九章 曹贼(第三更,求收藏)
  • 第一十九章 曹贼(第三更,求收藏)

    作品:《三国之我是皇太子(合作)

        “袁绍未除之前,朕安全?”刘协是一个很比较精明的天子,要不然在历史上也不会数次反抗了。庸才只会做傀儡。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现在却是有些明悟了。

        “曹操在中原横行无忌,但是较之河北的袁绍,却仍有所不及。他唯有占据的优势,就是父皇了。若是内部动荡,与父皇不和的话,就等于是毁掉了手上唯一的优势。这种事情曹操永远不会干。所以,不管是曹操怎么出招,只要父皇力保儿臣,儿臣就不会有事。”

        刘冯点了点头,相当肯定道。

        乱世天下,你来我往,借力打力的事情,更是不知凡几。当初,曹操借着汉天子的号召力,命令吕布,孙策等讨伐称帝的袁术。

        是借汉室的力量。此刻,曹操弱,而袁绍强,但汉天子更弱,为曹操所逼。自然可以借助袁绍的力量,影响己身。

        以保全自己。袁绍拥兵在外,称雄河北,于汉天子来说有益无害。

        刘协双目渐渐发亮,连连点头,说道:“要不是皇儿,朕还不曾想到这一点。这样一来,刘氏未必就没有机会。”

        看着刘协的表情,刘冯心中一跳,自信心暴涨了。估计真要弄什么衣带诏这种乌龙了。不过,刘冯没有在刘协的身上多做思考,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应对眼前的情况啊。

        虽然刘冯在战略上,蔑视曹操,认为曹操不敢再次废立皇帝。但是在战术上,却要非常重视。

        因为在战略上蔑视对方是贬低对方,抬高自己。以增加自己的自信心,决心罢了。真正厮杀,才是刀刀见血。

        “不行,这还是太危险了。曹操手握兵权,让人胆寒。若是歹心一起,鸩杀了皇儿。后悔就太晚了,还是先把皇儿送出城去再说。”刘冯已经渐渐说服刘协了,并且做好了一步步的计划,但是这个时候,伏皇后却反对道。

        说话的时候,双目中泛着极为坚定的目光。这个女子虽然极为聪慧,但是在儿子上边,却是非常偏爱的。

        开玩笑,这一切都建立在曹操不会动手上边,太危险了。

        “送出城?”

        刘冯眉眼一跳,疑惑道。

        “刚才接到消息的时候,朕与皇后商议,把皇儿送出城去,以避祸。毕竟皇儿乃人中之杰,若是能逃走,汉室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刘协见刘冯疑惑,不由苦笑了一声说道。

        堂堂天子,却打算把皇太子送走。这是何等的无奈啊。

        “这不行。儿臣绝不出许都。”刘冯心中吓了一跳,连忙摇头道。

        “为何?”刘协疑惑道,在他与伏皇后看来,万不得已送刘冯出城,也不失为一条后路。

        “若是出了城池,儿臣还是皇太子吗?出了城池,儿臣就是一个八岁稚子。不是逃亡天下,就是被人利用。”刘冯苦笑着说道。

        这是刘冯坚决要夺下许都的原因了,没错,刘冯也把出城作为最后的退路,并且早做了准备,招募赵云为保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杀出去。

        但那是万不得已了。不到万不得已,刘冯不会舍弃现在的地位。

        有了赵云还好点,至少可以让威风凛凛,忠心耿耿的赵云出面,他在后边出谋划策,未必会一事无成。但是现在赵云还没归位呢。

        一个八岁的稚子出了城池,活在乱世,是何等的悲催。

        刚才,刘冯就想要借助袁绍的势力,来保证天子刘协的安全。现在也是这个道理,刘冯自己也要借助汉室的力量,来展开谋夺天下的计划。

        刘冯早就知道,皇太子的身份是一柄双面剑。给了刘冯很大的危险的同时,也是一个很高的起点。

        就像刘冯要招募赵云,嘿嘿,别的人能招募赵云吗?但是刘冯胆敢打包票,一听到天子要招募他,赵云一定会乐颠颠的过来。

        并且誓死效忠。

        这就汉室的威力了。

        所以,打死刘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城的。

        “这个。”刘协愣住了,还真像刘冯说的一样,一八岁稚子出了城池,估计大半就没了。伏皇后闻言也顿时觉得外边没什么安全感,还不如让儿子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真出了什么事情也可以保全一二。

        刚才刘协与伏皇后商议,让刘冯出城避祸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夏侯尚等人受伤,先一步被送出皇宫。对于这些少年权贵们,甲士们不敢怠慢,一一把他们送回家。

        夏侯尚,就被送回去了夏侯渊的府邸。

        夏侯尚的双亲父母都在谯县,他本人因为颇为聪颖,才被送入许都,交给夏侯渊教导。而后夏侯渊把他弄去给了曹丕,两人就这样成了伙伴。

        现在,夏侯渊在陈留做太守,不在许都。

        当夏侯尚被甲士们抬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途中,甲士们已经帮夏侯尚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但是情况没有好转。

        夏侯尚不仅流血过多,而且臀部几乎被咬烂了,手臂,大腿等等都有伤口。几乎是惨不忍睹,就连甲士们也看得出来,这个少年权贵恐怕命不保了。

        “尚儿。”因为夏侯渊不在,接到消息后出来查看的是夏侯渊的妻子,陈氏。陈氏身材高挑,非常美貌。

        夏侯尚非常得夏侯渊的宠爱,因此,陈氏对夏侯尚也不错。

        此刻,见早上出门的时候还生龙活虎的夏侯尚,居然这幅摸样,不由悲呼了一声,昏厥了过去。

        “夫人,夫人。”

        四周侍女们惊呼道,随即整个府邸都开始鸡飞狗跳了起来。

        今日,鸡飞狗跳的府邸注定不止夏侯渊这一处。

        还有那几个太子舍人。

        今日也注定不会是平静的日子。

        许都城,司空府。

        城池内,最庞大华丽的府邸自然是天子刘协的居所,皇宫了。但是司空府却是不可忽视的存在。它不是最庞大,也不是最华丽的府邸。

        但它是最具有威仪的府邸。

        因为,掌握中原权力的曹操就居住在这里,官拜司空,为三公之一。

        曹丕也是被送回来的,几乎是在夏侯尚等人被送到的时候,曹丕就回来了。司空府大门不远处的道路上,曹丕策马而行。

        虽然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被简单包扎了,但是曹丕微微低着头,情绪有点低落,很受到打击。直到曹丕快要到达司空府的门口的时候,抬头望去。见门外立着一人,身后大批的护卫。

        “拜见父亲。”

        曹丕连忙下马拜见道。

        这人身材不高,但是极为敦实,长相不怎么俊美,但是颇为粗豪。整个人也非常有气势,正是当朝司空,也就是后世赫赫有名的曹贼。

        刘冯的终身死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