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贴身战龙 > 正文 第218章 反咬一口
  • 正文 第218章 反咬一口

    作品:《贴身战龙

        本以为赵玄机会兴师动众,却不料只带了不到三十个人。当然都是非常精锐的人员,以及一些盘账务、接收管理的正常工作人员。

        但问题在于,白开着警车来了,车上还带着慕容树和钱灵君!这几个人配合着赵玄机,就算再遇到当初品刀宴上那帮猛人,也一样不会吃亏。

        但警方人员显然不可能为一桩生意交接而站台,就算关系再好也不过去。所以嘛,树同志来这里是为了调查韦世豪遇害案件。作为重案组唯一的副主任,她有这个权限。

        而只要他们这些警察在这里,卢宪民就算叫来再多的人,也得忌惮着。卢宪民有家有口有产业,他可不是李文韬那种亡命徒。

        一个照面,赵玄机就乐呵呵打了个招呼。把沈柔装修公司收购大德的事情简单了,也拿出相关手续给现场所有大德员工看了看。所有人包括卢宪民都云里雾里,搞不清为啥一不心,就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什么“开元装修公司”给兼并了!

        什么开元?

        哪来的开元?

        这玩意儿是干嘛的?

        谁听过?

        有人听,据老板是一个叫沈柔的年轻女子,但好像也有琳姐和玄机大哥的入股。最近在装修界风风火火,各个区县的社会人拼了命的给面子,就怕开元不开心。

        但……但它毕竟是个的装修公司,就这么便把大德买了?

        而且从今往后,咱们这些大德员工,事实上也就成了什么开元公司的下属了?

        “当然,毕竟我们收购了当初属于韦世豪和魏云亭两位老先生的所有股份,总股份占据大德的88%。”赵玄机笑着对众人,“虽然大家知道我是天和泰的,但我也是这家开元公司的总顾问。所以,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沈柔本想请赵玄机当公司总经理呢,因为她觉得摊子太大有超出她的能力掌控。但赵玄机却只答应做一个顾问,而且不领薪水。

        但有些大德的员工却有接受不了,心道你一家人就是一家人吗?你毕竟也代表着天和泰啊,咱们是死对头。

        当然,超过半数的普通职工倒是无所谓。老板换来换去无所谓啊,只要公司不倒闭、给发工资就行。我们还要养家糊口,还要交房贷,还要过日子。

        这些天人心惶惶,都大德要垮掉了,好多人都惴惴不安的以为自己要失业了呢。如今听出现了收购者,不少人内心深处还有开心。

        而且收购者是强大的天和泰——至少不少人就是这么认为的,只以为开元只是一个负责收购的空壳。有了这么强大的背景,大德还是可以继续发展下去的。

        所以人心是不齐的,并非铁板一块。

        大部分员工选择了沉默,而少部分人早就被卢宪民安排过,又或者本就是韦世豪的弟子,于是纷纷站了出来,当场表示抗议!

        甚至有些干脆使出了泼皮无赖的手段,试图把现场形势搅乱,好让这场接受变成一场闹剧。

        但是,谁只要是敢闹腾,马上就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而且会被当场开除,并撵出公司!

        法律上这是我的公司,我来这里撵走闹事的,有问题吗?

        赵玄机带来的二十多个人,那可都是天和泰最精锐的职业保镖。对付大高手还不行,但是对付一般闹事的,简直像是正规军打土匪。

        连续撵走了七八个人,甚至因为推搡反抗还出现了较为剧烈的肢体冲突,但总体形势还算是可控。但是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乱了起来。被撵出去的七八个人也再度返回,忽然抖擞了起来。

        因为在他们的背后,陆陆续续出现了一百多人!不,随着车辆越来越多,来的人只怕是不下两百!

        这些都是卢宪民喊来的。韦世豪弟子众多,其中好多都是混社会的。每个人拉来一二十个弟,聚在一起就是一片混子的海洋!

        两百多人,黑压压地站在大德典当行对面的元宝街上,堵了个水泄不通。当然,所有行人看到这阵势也都远远的自动规避了,谁敢趟这个浑水。

        而且两百多人显然是带着动手的目的来的,因为这些人虽然看上去穿得形形*,但每人都派发了白色的劳动手套,用以在混战之中区分敌我。手里各种家伙什儿也都带着,只是没有太明显的凶器利器。但无所谓啊,两百多人一旦乱起来,拳头都能打死人的。

        如今的形势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包,只要略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形成引爆*的火星。

        沈柔在大厅里有发愣,她一个女人家的,总算是遇见这种场面了,简直有不知所措。但悄悄看了看身边的赵玄机,却发现他丝毫不惧,于是沈柔自己也稍微镇定了下来。

        赵玄机则转身看了看卢宪民,笑道:“宪民兄,这些零碎都是你请来的?”

        卢宪民摇了摇头:“都是我师父的弟子,看到师父的遗产要被人盗走了,他们能不怒吗。都是自发的,跟我没关系。”

        “哦,连两百多双新买的白手套,也是碰巧戴的一样的是吧,好像款式都一样。”

        卢宪民冷冰冰地扭过脸去,明摆着的事儿,你愿意挑明白那就挑,反正无所谓。至于能打,行啊,你赵玄机确实战力无双,但是在两百多人的乱战之中,你要是能保护了沈柔等人的周全,那算我服了你!

        他确信,赵玄机根本不敢起这种冲突!

        这时候,慕容树也站了出来,厉声呵斥卢宪民等人找事儿。

        卢宪民冷笑:“慕容主任,你管得宽了吧?你不是升迁到什么重案组了吗,怎么还管地方治安呢?”

        “幼稚!身为人民警察,我就算是个交警,遇到不良社会事件也得管!”

        “你这是徇私!是偏袒!”卢宪民直接爆了,“你和赵玄机的关系谁不知道?堂堂警察,怎么要充当黑势力的保护伞了?要帮着天和泰的黑恶势力打家劫舍了?我要告你们!”

        真无语了……门外站着两百多的黑恶势力,但赵玄机却被反咬一口成了黑势力,而树他们竟然被污蔑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不过从表面上看,目前形势还真的像是这样——赵玄机像是个有钱任性、来巧取豪夺别人产业的“黑恶势力”,慕容树是为“黑恶势力”保驾护航的“坏警察”……这名声一旦传出去,对树同志的形象可是大大有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