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 再次比试
  • 正文卷 第六十五章 再次比试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这是……”钟沉看着手中的赤红色晶石,隐约觉得有几分眼熟。

        “对了,这不是当年从天外坠落的那块古怪晶石吗?”钟沉一拍脑门,回想起那日看到过去景象中看到的那一幕幕场景,有些恍然道。

        “噗”的一声声响,从不远处的密室墙壁上传来,接着“嗖”的一声,一道黑漆漆的细小身影从半空中划过。

        “什么东西?”钟沉袖袍一拂,将赤红色晶石和玉盒收入储物袋中,而后神识一扫而出,却发现,那道细小身影赫然是一只巴掌大小的小鸟。

        这小鸟拍动着小巧的双翅,在自己面前灵巧之极地盘旋飞舞着。

        “傀儡?”钟沉微微有些错愕,但另一只手握紧的拳头,却已微微松开。

        这小鸟看似栩栩如生,却赫然是一只设计精巧的傀儡兽。

        钟家可并不擅长这种机关傀儡之术,至少在赤光殿中的这十几人,应该没人会驱使这种东西。也不知这个小东西,是怎么进入隐匿遁形的赤光殿,还能一路找到自己这里,并穿透墙壁进来的。

        那小鸟傀儡蓦的一张口,喷出一道赤光,朝钟沉飞来。

        钟沉见此,一抬手,将火光抓在了手中。

        这正是一张传音符。

        钟沉略一沉吟,放出神识浸入手中传音符中,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异色。

        小鸟傀儡在钟沉面前扑腾了两下翅膀,而后一个转身,朝来时的墙壁上一闪而没。

        钟沉见此,站起身来,打开密室门,走了出去。

        ……

        夜空中繁星点点,一轮弯月朦胧可见。

        距离赤光殿数百里外的一处山头,钟沉负手而立。

        在与之相对的不远处的另一处山头上,一个十五六岁年纪的黑衣少年正站在一只黑色巨龟之上,一张清秀的娃娃脸孔上,带着几分兴奋之色。

        正是越千愁。

        “钟沉,你可算是来了,本少爷可是等了你好久了。上次你被空间裂缝吞没,我还以为没机会和你真正一较高下了,看到你出来,我可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的。空间裂缝危险无比,我很好奇,你究竟是被传去了哪里?”越千愁嘿嘿一笑道。

        “只是福大命大,侥幸没死而已。千愁道友大老远的跑来,不会只是问在下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吧?”钟沉语气平静的反问道。

        “不肯说就算了,本少爷可没那么八卦。我这次来找你,自然是要和你重新比试一下,这次没有外力干扰,我们可以真正一较高低了。”越千愁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望向钟沉的目光中,却隐约多了一丝跃跃欲试之意。

        “当时我们是为了极品太乙丹的争夺,这次又是为了什么?”钟沉双目微眯的问道。

        “哈哈,钟沉道友说的是,没有点彩头,的确无趣得很。可惜那颗极品太乙丹被我七伯以代我保管之名给收走了,我身上只有一颗普通太乙丹了,我就拿此物作为打赌之物吧。”越千愁哈哈一笑的说道。

        “好,那我也用一颗太乙丹作为赌注。”钟沉闻言有些意外,但略一沉吟后,就不动声色的回道。

        “嘿嘿,今日就来看看,谁才是三大世家金丹以下第一人吧。这一次我会出全力的,阁下可要小心了!”越千愁嘿嘿一笑。

        话音刚落,其身下的黑色巨龟轰然解体,同时其体表密密麻麻的白丝喷射而出,纷纷没入巨龟所化的碎片之中。

        黑光闪动下,越千愁身上已然多了一件厚重机关甲衣,背生六翼,遍布尖刺,手上也多出了一面巨型黑盾和一根黑色长鞭,和当日在梦魇宫中一般无二,整个人的气息也随之节节攀升起来。

        钟沉见此,也不二话,单手将上半身衣服一把扯去。接着,其双目蓝光一闪,背后骤然爆发出一团刺目蓝光,从中传出数声清越长鸣。

        蓝光汇聚成一道蓝色光柱的冲天而起,从中浮现出一只九首鬼鸠,滚滚蓝晶以其背后为中心,朝四肢和头颅飞卷蔓延,瞬间化为一件精美甲衣的覆盖全身,脸上更是多了一个蓝濛濛鸟首面具。

        短短片刻工夫,钟沉已化身一具蓝晶战神般的站在那里。

        “接招吧!”越千愁说着,身形一个模糊下,竟直接没入虚空,消失了踪迹。

        下一刻,钟沉身前十余丈处虚空一阵波动,越千愁身形凭空浮现而出,手臂往前猛地一抽出。

        几声暴鸣的破空声发出,黑色长鞭犹如狂风暴雨般的化为一团模糊不清的白色鞭影,朝钟沉一罩而下。

        钟沉神色一动,一只手臂往身前一举,被蓝晶包裹的拳头蓦然变得粗大几圈,带着一股惊人气势的迎向了鞭影。

        但紧接着,那团模糊不清鞭影竟瞬间一闪而没地没入虚空中,随后,钟沉四周的虚空中一下剧烈震荡,同时传来一阵噼啪之声,四团小一些的白蒙蒙鞭影浮现而出,从其前后左右四个方向朝其袭来。

        钟沉只觉四周空气一紧,面色微微一变。

        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四团鞭影中蕴含的惊人虚空之力,若是普通的筑基圆满修士身处其中,恐怕在这股虚空之力的挤压下,连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修为再低些,甚至不用鞭影及身,便会当场爆体而亡了。

        即便是如今的他,此刻都有种避无可避之感。钟沉心中念头电转间,一道巨大蓝色身影蓦的从背后蓝色光柱中浮现而出,却是一只通体长满一根根蓝色晶莹翎羽的九首鬼鸠虚影,九颗一般无二的头颅同时仰天长鸣。

        顿时,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白茫茫音波以钟沉为中心,朝四面八方狂卷而开,虚空泛起阵阵肉眼可视的涟漪。

        “噗噗”几声!那四团来势汹汹的白色鞭影全都落在了白色音波之上,竟微微一滞后,纷纷爆裂而开,溃散消失。

        “起!”钟沉低喝一声,双臂往前一合,周围的白色音波朝其头顶处汇聚在一处,同时背后层层蓝色水光浮现而出,二者合而为一,化为一道逾十丈高的白蓝两色巨浪,而后一个狂卷的朝越千愁席卷过去。

        嗤嗤之声大作!

        巨浪尚未落下,密密麻麻的蓝色冰箭从巨浪中飞出,如雨点般当下朝越千愁疾射而去。

        越千愁见此情形,顿时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但下一刻,其背后蓦然升起一个有些若有若无的黑色巨龟虚影,背上生满狰狞尖刺,看起来狰狞无比,甲衣表面光泽流转。

        越千愁单手一扬,手中黑色巨盾“嗖”的一声脱手飞出,犹如一个黑色圆盘般,飞速旋转着迎了上去。

        瞬间,漫天蓝色冰箭狠狠落在黑色巨盾之上,爆发出一团团拳头大小的蓝芒,传出阵阵雨打芭蕉的噼啪声。

        黑色圆盾表面无数细小符文上下流转,竟顶着漫天冰雨,直接撞向了虚空巨浪。

        “嗤嗤”的怪异声响传来,黑色巨盾与虚空巨浪方一接触,便势同水火般的剧烈碰撞起来,两色光华大起,一道道细小的虚空裂缝在二者交汇处此现彼隐。

        黑色巨盾无法再前进分毫,虚空巨浪亦如是。二者竟然一副不相上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