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六十三章 波澜
  • 正文卷 第六十三章 波澜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碧蓝天空中,一朵朵白云绵延不绝,组成一片无边的云海。一只通体淡绿色的巨型海龟在云海中上下起伏,朝着某个方向游曳,如桨的一对前肢每一次划动,整只海龟便可往前窜出数百丈之遥,速度快得惊人。

        此时,在巨型海龟内部,某间大厅空间之中,传出一声怒吼:“越千愁,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你七伯也敢糊弄!”

        “七伯,这你可冤枉我了,我当时说了只得到了两颗太乙丹,拿出的也的的确确是两颗,这一点,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的。况且,您老人家不是也打赌赢了吗?”

        大厅内,越见海正坐在主座上,脸上带着几分怒意,而越千愁则站在其身前不远处,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神情。

        “哼!看在你这小子此次收获不错份上,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对了,听公明说,你真发现了天兵阁果的第四层?赶紧和我详细说说。”越见海听到“打赌”二字,脸上怒色稍敛,随即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的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越千愁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将此前在梦魇宫天兵阁的遭遇述说了一番。

        “很好,你这次做的不错。”越见海听完,双目一亮,点了点头。

        “那七伯这里没什么事,小侄就先告退了。”越千愁用试探性的口吻问道,身形渐渐后退。

        “急什么,我还有话问你呢!你觉得,唐红菱和钟依云二女,如何?”越见海眉头一挑,问道。

        “这个嘛……红菱姐实力自然是不错的,可惜这次没机会与其交手……至于依云嘛,不用我说,七伯自然也知道的……对了,这次还有钟家那个钟……”越千愁后退的脚步一停,挠了挠脑袋的说道。

        “你这小子别给我打马虎眼,我的意思你很清楚。这次打赌我们越家既已胜出,自当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把联姻之事解决了。这一路上你正好好好想一想,究竟选择唐红菱还是钟依云。若是你做不了决定也无妨,回去后,长老会自会替你做出决定的。”越见海面无表情的说道。

        “七伯,可是……”越千愁脸色大变,支支吾吾起来。

        “没什么可是,好了,没什么事你可以下去了。”越见海摆了摆手,下了逐客令。

        越千愁露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告辞离去。

        但当其方一离开屋子,脸上神色顿时一阵变化,眼珠滴溜溜一转后,整个人似乎恢复了几分神采。

        玄武机关兽内,是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通道,周围看起来似乎满是一些零件等物组成。越千愁在其中一阵七弯八拐后,眉头微微一皱,停在了原地,单手托着下巴,略一沉吟后,从怀中摸出一个圆盘,单手在其中点指了几下。

        圆盘上顿时亮起几个看似难明的图标虚影,其中犹如蚯蚓般扭曲细线在其中盘根错节。

        “嘿嘿,七伯你这点弯弯肠子,在本少爷这个机关术第一天才面前根本是形同虚设!”越千愁嘿嘿一笑,当即认准了方向,朝前飞步走去。

        没过多久,身处机关玄武兽内的越家弟子便发现,越千愁诡异的消失了。

        ……

        与此同时,另一片辽阔天空中,数十丈长的璃龙舟犹如一条蛟龙般在云间浮沉,朝着某个方向飞去,速度同样快得惊人。

        龙舟前方甲板上一个人也无,而最前方的龙首位置,却迎风站着一名背插双刀的赤衫女子,如火焰般的衣衫随风猎猎起舞,整个人犹如被一股烈焰包裹,使其姣好的身姿愈显凹凸有致。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唐红菱。

        此时,唐红菱美眸望向前方云海,整个人一动不动,犹如一座雕塑一般。

        半晌后,此女轻叹了一口气,脸上隐约现出一丝寂寥之色来。

        ……

        天南州北部区域,有一处终年被灰蒙蒙雾气笼罩的绵延山脉,这里便是大名鼎鼎的越家堡所在的乌蒙山脉。

        越家堡,自然是天南三大修仙世家之一,越家的大本营,其共计有一百零八座堡组成,其中大堡三十六座,小堡七十二座,星罗棋布的遍于乌蒙山脉之中,看似杂乱,实则暗含玄机。

        此时,在山脉中央某座大堡的一间大厅之中,隐约响起一对男女的交谈声,但旋即陷入一片沉默。

        这是一间颇为装饰颇为雅致的大厅,四周的摆放着几盆红绿相间的不知名花草,中间则是一尊长约丈许的深浮雕屏风。

        屏风前有一张黑石圆桌,桌子两旁分别坐着一男一女。男的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相貌古奇,一身黑色锦袍,上面绣着精致的金色丝线,整个人散发出一种久居上位的莫名气势。女的作少妇打扮,一身银色宫装,皮肤白皙,相貌俏丽,此时却秀眉微蹙,满脸愁容的样子。

        二人均是一言不发。

        “沧澜,这次真的没有转圜余地了吗?”半晌,俏丽少妇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问道。

        “这次是长老会做出的决定,连我这个家主说话,也没那么顶用了。毕竟此事我已以数种理由拖延了这么些年,他们几个老家伙,早就对我忍无可忍了。”锦袍中年人摇了摇头,说道。

        “哼!他们开口闭口什么越家百年大计,满脑子想着和其他世家争权夺势,到头来,却将主意打到了我们千愁身上。”俏丽少妇有些忿忿不平的说道。

        “此事若按常理来说,倒也无可厚非。”锦袍中年人若有所思的说道。

        “可你说千愁这样,怎么可能真去娶唐家或是钟家的丫头?”俏丽少妇不无担心的说道。

        “算了,既然拗不过那几个老家伙,事到如今,也该公布天下了。”锦袍中年人略一沉吟,很快就下定了决心,长叹了一声道。

        “沧澜,你的意思是说……”俏丽少妇闻言一怔。

        “不错,如今千愁千机术既已大成,族内那些老家伙自然也无法多说什么了。”锦袍中年人目光闪动几下,如此说道。

        ……

        赤光殿二层的月台之上,钟沉闭目盘膝而坐,运功养神。

        “钟沉,原来你躲在这里,害本姑娘好找!”

        突然,一声黄鹂般的少女声音从身前传来,让其眉头一动,睁开了眼睛,却见那钟依云正站在不远处,一双美眸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

        “哦,是依云姑娘,有事吗?”钟沉面无表情地说道。

        “喂,不管怎么说,我们可是同族堂兄妹,不久前还一起联手过,别这么一副冷漠表情好不好!你那次被空间裂缝吸走,本姑娘可是为你担心了好久,没想到你这家伙倒是命大。对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说一说吧。”钟依云双手一叉腰,有些不满的哼了哼,随后话锋一转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等我醒来后,便已身处距离神鼎峰颇远的一处密林之中了。”钟沉耸了耸肩,不动声色的说道。

        “哎,可惜慕容姐姐可就没那么好命了。”钟依云眨了眨眼睛,有些将信将疑的看了钟沉一眼,旋即幽幽轻叹了口气的说道。

        “没想到,你还会记挂一名外姓族人。梦魇宫本就九死一生,她修为不够,本不该进去的。”钟沉听到“慕容双”的名字后,心中不禁略感几分意外的抬头看了钟依云一样。

        毕竟在钟家这样的修仙世家,人情可是淡漠得很,就连庶系弟子的生死都没什么人关心,更别说一名外姓族人在嫡系弟子眼中的地位了。

        这钟依云虽然看似古怪精灵的模样,倒是个重情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