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五十九章 石归
  • 正文卷 第五十九章 石归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半日后,沙漠边缘处。

        一名穿着淡蓝色长袍的“儒生”,在一团白气包裹下,飞也似的向沙漠中心处飞去。

        忽然,他神色一动,周身白气一卷,身形竟戛然而止的直接停了半空中,抬首向高空望去。

        “轰隆隆”的一阵闷响,原本寂静无声的沙漠,骤然间狂风大起,从地面上卷起层层黄沙冲天而起,直接化为了一张巨大无比的脸孔来,赫然和儒生一般无二。

        “石铭!”蓝袍儒生一见高空中的巨脸,咬牙切齿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脸上青筋都似要一条条蹦出。

        “石铭,这个名字好怀念了,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听人如此称呼我了。不过,你自己也叫这个名字,如此直接称呼自己,不觉有些奇怪吗?”空中巨脸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下方的蓝袍儒生,冷冷说道。

        “从你当初将我从本体中分裂出来,封印记忆,赶出梦魇宫时,我就已经抛弃石铭这个代表愚蠢的名字了。现在,你可以叫我石归,一个代表真正自己,要回归这里拿回一切的名字。”石归望着高空中的巨脸,高举双臂低吼道。

        “愚蠢!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然还不死心。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手下留情,直接将你打得飞灰湮灭,也省得麻烦了。”空中巨脸闻言,怒道。

        “你当初哪是手下留情,是不敢真杀我吧?你我原本就是一体,若是真杀了我,你自己也会重伤陷入沉睡。梦魇宫已是无主之物,当时若是听我之言,将宫内资源用来修炼,如此多年过去了,恐怕你我早就飞升进入仙界了。”蓝袍儒生怨毒异常的说道。

        “看来你我根本无需再谈下去了,我之所以现身只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主人轮回之身已经找到了,现在是该是你我奉献出一切的时候了。”空中巨脸冷冷的说道。

        “这不可能?哪有这般巧的事情,我才破开封印重新回到了此地。你就找到了主人轮回之身!石铭,你敢骗我?”石归闻言大惊,但脸色连变数下后,就骤然怒喝道。

        “就像你说的,你我原本就是一体,刚才之言是不是骗你,你应该很清楚。不过,我也无需再多问什么了,你已经告诉我你的选择了。”空中巨脸双目精光闪动几下的说完后,忽然大口一张,顿时狂风席卷而出,让整片区域都飞沙走石,尘雾漫漫,一时间根本无法看清任何事物。

        “雕虫小技,给我散!”蓝袍儒生见此,双眉倒竖而起,单手一掐诀,竟同样张口猛然一吸。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漫天风沙,尘雾长龙吸水般的被蓝袍儒生疯狂吸入口中,片刻后,四周一切就恢复了清明,但天空中的巨脸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蓝袍儒生见此,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好一会儿后,才一跺足的恶狠狠道:“就算真找到了主人轮回之身,我也绝不会将梦魇宫举手相让的,我石归更不会傻到牺牲自己而成全别人。哪怕是昔日主人,也绝无可能的。石铭,你当年虽然封印了我,但当初一战也重创不轻,外加这些年为了控制梦魇宫,恐怕根本没有时间恢复伤势,甚至反可能比当初更重了几分。现在再次一战的话,胜利者只能是我。”

        重新下定决心的蓝袍儒生,长吐一口气后,正要再次腾空飞起,却脸色骤然一沉,目光向四周一扫而去。

        只见四周荒漠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团团黑色雾气,大的覆盖里许,小的也足有十几丈,但所有黑色雾气均都寂静无声,给人一种万分诡异的感觉。

        “梦魇兽!好,很好,你连此种手段都动用了。当年主人曾经在异界面交好过一头实力恐怖的梦魇王,这些梦魇兽想必都是其后裔吧。你当年能够吓退那些大乘期老怪物,也是借助梦魇王的气息。不过要想依靠这几头梦魇兽就想阻拦我,简直是痴心妄想!”蓝袍儒生怒极反笑起来,随之两手同时掐诀,身形骤然拔地而起,不停巨大化起来,同时四周砂砾也疯狂般的往其身上覆盖而去,三丈,五丈,十丈,二十丈,五十丈……

        ……

        半日后,在离沙漠核心处不过百余里远的地方,一个百余丈高的砂砾巨人和一个差不多大小的儒生雕像大大出手争斗着。

        一个口喷无数闪闪发光的赤红晶砾,一个抬手巨足间,幻化出无数巨大石印夹带风雷之威轰砸不已……

        巨大雕像明显略处下风,但这一战连绵不休,一打就是三天三夜!

        第三日的时候,高空黑云滚滚,风雪漫天飞舞,砂砾巨人遍体伤痕,仍然咆哮着奋力争斗着,但对面除了巨大儒生雕像外,赫然还多出一具披着层层精致鳞片的金色傀儡。

        金色傀儡虽然体型远逊二者,但身形快似闪电,从身上喷出密密麻麻的金色丝线,锋利异常,在腾转挪移间,轻易从砂砾巨人身上削去一层层护体砂砾。

        更不可思议的是,砂砾巨人附近的虚空中,时不时的有一颗颗蓝濛濛巨大鸟首浮现而出,每一口都从砂砾巨人身上撕扯出一团团诡异黑气后,让其负痛的惨叫不已后,鸟首又再一闪的蓦然消失!

        五日后。

        沙漠中心处,身躯已经残破不全的砂砾巨人,被巨大雕像一足狠狠踩在了地上,同时一手握住一颗仿佛小山般大小的石印,冲砂砾巨人头颅疯狂轰砸不已。

        另一边上,一只体型几乎不逊色两名巨物的蓝色九头怪鸟,则用一对铁爪死死抓住砂砾巨人双肩,九头头颅疯狂地从巨人身躯中扯出一团团黑气,每一口下去,都让巨人身躯微微缩小一点。

        原本的那只金色傀儡,却不见了踪影。

        ……

        再过数日后。

        大殿中的祭坛上,面对盘坐在滚滚黑焰中的慕容双,儒生石铭手捧一颗拳头大小的灰白色石印和一枚晶莹圆珠,含笑踏入黑焰之中。

        ……

        大半个月后,梦魇宫大门轰隆隆的缓缓关闭,在阵阵剧烈空间波动中,整座宫殿重新开始模糊不清起来。

        与此同时,梦魇宫下方处一座座光阵浮现而出,接着,一道道人影接连闪现而出。

        正等在梦魇宫外等候得不耐烦的各大势力之人全都一阵骚动,眼前情形自然代表着这次梦魇宫探秘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