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五十一章 虚空之力和千机之术
  • 正文卷 第五十一章 虚空之力和千机之术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越千愁身躯就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嗖”的一声,瞬间倒飞出去,原本紧紧护住其的众多鳞片也溃散纷飞,但下一刻,其飞出去的身躯上方虚空波动一起,三名“钟道天”再次闪现而出,三柄黑色长枪再次亮起白芒的一闪刺下。

        “玄武!”越千愁低喝一声,一团巨大黑影骤然出现在了附近,一条长长黑影在虚空中一闪而逝。

        “砰砰”两声,两名“钟道天”直接溃散消失,唯有一名在空中身躯一扭,就瞬间消失,出现在了十几丈外的另一处地方,然后目光冷冷的盯着越千愁身边出现的黑色巨龟和后面扬起的一条被层层鳞片包裹的粗长尾巴。

        先前的两名“钟道天”,赫然是被傀儡巨龟用尾巴一抽而灭的。

        这时,越千愁一个跟头的稳稳落在了巨龟傀儡身上,低首看了看看手上已经遍布裂痕的金色拳套一眼,然后再看了看对面的钟道天,面带异样的说道:“原来道天兄的虚空之力是靠血脉印记催动的,威力果然不差,已然可以幻化出虚空化身并直接用来攻击了,一般手段果然很难抵挡的。”

        “既然知道厉害,那就早早退出,我也能省些力气的。”钟道天面无表情。

        “嘿嘿,若是一年前,我恐怕还真有可能直接认输退出了。但现在话,就是红菱姐和你联手,我也要战上一战的。”越千愁轻笑一声,在两手飞快一阵掐诀,接着口吐“千机”两字。

        “轰”的一声,黑色巨龟体表浮现无数裂痕,随之化为碎片的分解而开。

        与此同时,从黑衣少年身上喷射出数以千计的白丝,纷纷没入碎片之中,再猛然往回一扯,身躯爆发出刺目黑光。

        光芒一敛后,越千愁身上赫然多出一件厚厚机关甲衣,表面遍布精美灵纹和一枚枚狰狞尖刺,背后则同时张开六只巨型机关翅翼同,每只都有丈许般长,均都是黑色晶莹翎羽拼凑而成。但更让人最在意的,黑色厚甲胸前处赫一个巴掌大的玄妙符阵,周边镶嵌着六枚黑幽幽菱形晶石。

        越千愁手中更是多了一面铭印着巨龟图案的巨型黑盾和一条黑亮的鞭子。盾牌只是往少年身前一横,就几乎将大半身躯都遮挡住了,黑色长鞭更是无需任何人催动,就灵蛇般的盘绕少年身躯一圈,微微晃动不已,仿佛活物一般。

        “你还真打算把自己当成缩头乌龟了。”钟道天看着越千愁手中巨盾和被厚厚甲衣包裹的模样,脸上不禁浮现出古怪表情。

        “道天兄要是以为我这件玄武甲和其他机关甲衣差不多,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这只玄武傀儡本身是越家花费数百年时间才完工的地级傀儡,以往限于法力境界不够,只不过能发挥十分之一不到的威力,但现在我觉醒了越家独有的七窍玲珑体,千机术已经大成,已做到人傫合一,我就即玄武的地步了。”越千愁淡淡说完后,手腕只是一抖,黑色长鞭就一声爆鸣的冲天而起,隔空冲着钟道天所在笔直抽去,但在途中就一闪的没入虚空不见了踪影。

        钟道天听到“地级傀儡”四字时,脸色大变,再一见黑色长鞭扫来情形,顿时脸色一变,猛地向后激射退去。

        “嗞啦”一声,一道被白芒包裹的鞭影就仿佛扭曲镰刀般的从钟道天原先站立处切过,所过之处虚空一阵荡漾晃动。

        “虚空之力,你也掌握了虚空神通!”钟道天身形一个模糊的重新站稳后,看着鞭影扫过时的情形,脸色铁青起来。

        “不好意思,虚空之力正是这具玄武傀儡拥有的威能之一。刚才的话原路奉还,道天兄若是现在退出的话,还来得及。”越千愁手中长鞭再一声爆鸣后,就从虚空中飞卷而回,并示威般的冲天而去,高高笔直竖起。

        “看来我有些小瞧你这个对手了,都说地级傀儡堪比金丹期修仙者,这个传闻是否属实,就让我用炼体术来验证一二吧。”钟道天死死盯着越千愁,脸色一阵的阴晴变化,但最终断然说道。

        话音刚落,他将手中黑色长枪往身后一抛,两手握拳,骤然大吼一声。

        “轰!”

        一股比先前还要强大数倍的惊人气息冲天而去。

        钟道脸上肌肉一阵蠕动后,天双臂上的铁环瞬间寸寸碎裂而开,接着身躯疯狂巨涨起来,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长,肌肤则化为了紫红之色,一根根仿佛蚯蚓般的粗大黑筋暴凸而起,化为黑色粗网般的笼罩身躯各处,胸前血红色血脉印记,更是变得仿佛血焰般的刺目耀眼。

        “噗”的一声,一条遍布血色硬毛的狰狞手臂色印记直接探出,毛茸茸五指只是虚空一抓。

        “砰!”一团半透明的白色光球瞬间浮现又爆裂而开,卷起一圈圈惊人气浪来。

        “三手空猿血脉,怪不得你能将虚空之力施展到此种程度!”越千愁一看到钟道天胸口多出的第三只毛茸茸手臂后,有一分动容。

        但是变身后的钟道天却满腔暴虐之意,根本不再接口,身形只是一晃,就在连串虚空波动荡漾中,一口气幻化出六个一般无二身形,同时扑向黑衣少年。

        越千愁轻哼一声,一手将巨盾往身前虚空中一插,一手将皮鞭猛然一挥,白茫茫鞭影铺天盖地的迎了上去。

        ……

        “红菱姑娘,试探就到此为止吧。下面可是要分出胜负了,你也不想一会儿有第三人在旁边观战吧。”下方百余丈地方,在滚滚水浪中站立的钟沉,瞥了上面战团一眼后,淡淡冲对面说了一句。

        “是无需试探了!钟沉道友法力精纯程度的确不在红菱之下。我也想看看阁下血脉之力到底能强横到何种程度?”唐红菱听了钟沉之言,黛眉一挑,四周浮现的火球和背后冲出的火鸦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背后红日虚影一阵扭糊,化为了一只模糊的巨型火鸦。

        与此同时,此女体表火焰腾的一下冲起三尺多高,最外层赤焰滚滚,内层炙白一片,竟化为了两色状。

        “两味真火!”钟沉目睹此景,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再怠慢的左手一抖,银色护腕脱落而下,血脉印记中刺目蓝光闪烁,滚滚蓝晶从中飞卷而出,化为精美甲衣覆盖全身。

        与此同时,他背后数声清鸣传出,六颗蓝濛濛巨大鸟首浮现而出。

        他一出手,就动用了九首鬼鸠的六首之力!

        “噗”的一声,钟沉单手再虚空一抓,一柄金色巨剑在手中浮现而出,往身前一横后,双目冰冷地看向对面。

        唐红菱见此,毫不犹豫的单手一掐诀,背后三足火鸦骤然冲天而起,接着两手再一扬,十几道赤芒一闪而逝的没入附近虚空不见了踪影。

        附近虚空中一阵轰鸣,一根根火焰缭绕的赤红巨幡凭空浮现,足有十二根之多,将其和红衣女子全都围在了中间,接着高空中火鸦“砰”的一声,化为滚滚红光席卷而下,竟和十二根火幡联结一体,将这片虚空彻底和外界隔绝开来,化为了火海之地。

        接着,唐红菱又两手一合,手臂上的红白两色火焰往中间滚滚一聚后,直接幻化出一柄红白交错的长刃,三尺来长,表面火焰滚滚。

        “小子,你碰到强敌了。这是十二火云幡,就算你有血脉之力,也要陷入一番苦战的。”钟沉耳边忽然想起了金王的传音声,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

        “哼!就算她占据了地利,也要打过一场才知道谁强谁弱。”钟沉声传音回了一句后,手中金色巨剑一挥,一道巨大金茫茫剑气狂卷而出。

        唐红菱则娇叱一声,手中长刃一挥,顿时,密密麻麻的红白两色刃影在身前浮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