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极品丹
  • 正文卷 第四十九章 极品丹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距离上一次喷发有多久了?”钟沉望着神鼎峰顶部明显比先前细了近半的红色光柱,蓦然问了一句。

        “有整整一刻钟了,按照族中记载,下一波应该是神鼎峰最后的丹雨喷发,也是太乙丹数目最多品质最好一波,甚至有可能出现带有灵性的极品太乙丹。”钟依云同样看着神鼎峰,不加思索的回了一句,神色比先前明显轻松了许多。

        在上一波的丹雨中,此女终于收获了一枚真丹。如此一来,下面即使再无任何收获,其这次神鼎峰之行也不算是空手而回了。不过相对总共才出了十几枚真丹的其他三家弟子来说,大部分人对仍然双手空空的结果自然无法接受。

        不少人已经双目通红的开始不停打量其他两家中得到真丹之人,显然,若是在这最后一波还没有收获话,肯定有人会忍不住的直接抢夺起来。

        “极品太乙丹?就是那种比普通太乙丹效果足足高出大半的灵丹?听说以前神鼎峰历次喷发的最后一波丹雨中,出现极品太乙丹的几率不过五六分之一。这次真丹就如此稀少,极品丹出现概率肯定会更低。”钟沉眉头一皱,缓缓说道。

        “极品丹出现几率虽然不大,但是只要出现,一场好戏肯定会免不了的。毕竟结丹时只能服下一枚太乙丹,普通太乙丹和极品太乙丹的辅助效果可是截然不同的。”钟依云轻笑着说道。

        “若是真有极品丹出现,你我还联手吗?”钟沉静了片刻后,淡淡问道。

        “这还用说。真有极品丹出现,你我还能凭一人之力就拿下不成?不过按照族中记载,最后一波丹雨出现时,也是神鼎峰雷火禁制显现之时,有资格争夺的人估计也没几个。”钟依云看似随意的回了一句。

        钟沉微微一笑,正要说些什么,忽然神鼎峰中轰鸣声一下嘎然而止住,接着一阵远胜从前的剧烈晃动,仿佛整座山峰随时都可能倒塌一般。

        天空中原本一直狂喷的熔岩雨也渐渐消失,高空火云一阵疯狂涌动后,忽然向下方红彤彤压下来一大截来。

        几乎同一时间,以神鼎峰为中心,轰鸣声再次大作!

        虚空中一道道雷光和一条条火蛇凭空浮现而出,交织成一张雷火巨网,疯狂向四周扩散巨大而去。

        三家弟子大惊,纷纷催动秘术法器加以抵挡。

        钟沉只觉附近虚空温度剧升,连呼吸都变得炙热烤人起来,瞳孔顿时一缩,头顶黑色葫芦再次微微一晃,一层层蓝色水光荡漾而开,化为厚厚光幕的将其护在了里面。

        旁边的钟依云也俏脸一凝,袖子一抖,飞出一片白玉般扇贝,化为一片光幕的将自己和慕容双同时护在了其内。

        下一刻,“劈啪”乱响的雷火就将所有人一卷其中,瞬间夹杂着几声惨叫。

        两名唐家弟子和一名钟家弟子在接触雷火之力的瞬间,护身法器就化为团团白光的爆裂开来,身躯在雷火中直接飞灰湮灭了。

        不光如此,大多数三家弟子护体光幕在雷火狂轰中都摇摇欲坠,只有七八名法力最为深厚、护身法器足够强大的弟子才能在雷火之网中真正支撑下来,其中钟道天、唐红菱等人表现得最为轻松。

        钟道天单手提枪,双臂黑色铁环化为两层黑色光幕,任凭雷火交相攻击,纹丝不动。

        唐红菱却连法器都未祭出,仅仅凭借体表浮现的一层赤红光焰,就将雷火之力轻易挡在外面。

        至于越千愁,足下却浮现出一只黑色巨龟傀儡,口中喷出一道道冰寒黑气,同样稳若泰山。

        ……

        神鼎峰千丈深的地下处,皮肤黝黑青年和钟金龙在同样威力更加惊人的雷火轰击中困难的前行着。

        前者脸孔浮现出一道道闪电般灵纹,身穿一件光甲,表面各种银色符文不停翻滚涌出,双手高举泛起层层光幕的黄色木盾,头顶另有一颗绿色晶球滴溜溜转动不停,不时射出一道道绿色光线。

        这三件明显品阶不低的法器,几乎将大半雷火都接了下来。

        倒是走在后面的钟金龙,凭借手中的一把紫色扇子,不停放出一圈圈的紫色光环,才堪堪挡下剩余的雷火之力。

        但随着二人不停向前,附近虚空中出现的雷火越发狂暴起来,一道道电弧和一团团火焰交错攻击无果后,竟开始凝聚幻化成一条条雷光电蛇和一只只赤红火鸟,密密麻麻,仿佛无穷无尽。

        “不行了,这里雷火禁制太厉害了,法力消耗太快,快支撑不下去了。”黝黑青年见此,脸色苍白,忍不住的大叫起来。

        “再坚持一下,只要再向前走上数十丈,应该就能闯过这片禁制了。这三件专克雷火之力的法器,可只有你的雷鸣之体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现在想退的话,只有死路一条。”钟金龙也脸色大变的低吼道,并将手中紫罗扇狂挥几下,顿时紫光万道,威力比先前猛增了一大截。

        “好,富贵险中求,我也拼了。”黝黑青年见此,精神微振,张口冲手中盾牌喷出一团精血,盾牌表面黄光立刻为之又厚重了几分,顶着四周雷火再次勉强前行起来,但每走一步都气喘吁吁、大汗淋淋。

        四周虚空中雷蛇火鸟,被激怒般疯狂向二人冲来,一时间,电光火焰将二者淹没了。

        ……

        同一时间,神鼎峰外面的雷火同样威力大增起来,原本还能勉强呆在雷火禁制中的灰白头发“三叔”,钟依云几人也无法支撑下去,只能无奈地向后缓缓退出,避开雷火最强神鼎峰内圈。

        还屹立在内圈不退之人,只有钟沉、钟道天、越千愁、唐红菱等三男一女四人。

        钟道天看到钟沉也还留在原地,面上首次露出一些意外之色,但马上就不再理睬的看神鼎峰顶部越来越细的红色光柱。

        越千愁、唐红菱二人同样如此。

        “噗”的一声,红色光柱骤然间破裂而开,密密麻麻的白色光团从中蜂拥而出,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足有近百颗的模样。

        “这么多太乙丹?”

        最外围的三家弟子见此,均都大喜起来,纷纷催动各种灵器开始拦截。

        “极品丹,快抢!”

        但这时,不知从谁口中传出这般一句狂喜的大叫。

        钟沉双目一眯,就看到一颗体积远超其他光团数倍,足有头颅大小的一团白光,夹杂在其他光团里面,正向越千愁和钟道天中间的位置激射而去。

        几乎想也不想,钟道天和越千愁同样大喜的身形一动,各自化为一道长虹,奔大型光团抓去。

        钟沉和唐红菱互望一眼后,也毫不犹豫地舍弃拦截其他太乙丹,冲同一方向激射而去。

        “轰轰!”

        尚未到白色光团前,钟道天和越千愁就一个抬枪就刺,一个虚空一拳捣出。

        一截粗大黑色枪头虚影和一团白色拳影就在附近虚空中撞到了一起,并化为两团耀目光焰的爆裂而开。

        滚滚气浪一卷下,白色光团突然一个荡漾调头,反飞向了钟沉和唐红菱。

        钟沉大喜,抬手虚空一抓,头顶黑色葫芦飞出一团蓝光,瞬间化为大手的向光团一捞而下手。但是另一边,却同时飞来一团火球,击在了蓝色大手上。

        正是唐红菱出手加以阻挠。

        一声闷响,蓝光红焰同时溃散而灭,卷起气浪又将白色光团吹得在原地滴溜溜转动不停起来。

        “嗖嗖!”

        钟道天和越千愁在离光团数丈远处现出身形,互相忌惮的停了下来。

        又两下破空声后,钟沉和唐红菱也在同样距离下出现在了另外两个位置。

        四人都没有再出手,神色各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