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丹雨
  • 正文卷 第四十七章 丹雨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古怪,古怪啊……”钟沉耳中突然再次响起了金王的声音。

        “什么古怪?”钟沉听了,自然一怔。

        “后说话的这丫头,给我的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金王迟疑了片刻后,缓缓回道。

        “你说的是慕容双?搞错了吧。她是第一次来梦魇宫?再说你一直呆在天兵阁第四层,怎么可能接触过外人。”钟沉大感诧异。

        “不是最近的事情,像是许久之前有过某种熟悉感觉。”金王同样大为疑惑的模样。

        钟沉听了这话,真呆了一呆。

        在金王口中的许久之前,自然不可能是几百年的时间,起码也是数千、甚至上万年以前的事情了吧。

        “前辈,是不是很久前曾经接触过慕容家的先祖?”钟沉想了一想后,问道。

        “难道这丫真是多年前闯过天兵阁某人的后人,才有这种熟悉感觉的。”金王喃喃两句,显然也不太肯定。他真身以前虽然无法离开天兵阁,但是借助其他傀儡分身,倒是曾经暗中观察过许多闯入过天兵阁的存在。

        钟沉听了,暗自一咧嘴。

        只是金王的一种感觉,外加是如此多年前事情,他自然不会太过在意的,当即重新沉浸在参悟御器技巧的参悟中。

        三天时间转眼而过。

        在此期间,再也没有其他钟家弟子赶到,看来其他人不是在中途陨落了,就是被其他事情真绊住了。

        除了钟沉外的那两名庶系弟子也悄悄找过钟沉一次,同样打算和其联手争夺太乙丹,但自然被其拒绝,只能悻悻的离开。

        以钟依云一人的力量,就能轻易碾压这两人绰绰有余的。他自然只会和强者联手的。

        第四天正午时分,神鼎峰上方火云骤然剧烈翻滚起来,接着,整座神鼎峰四周冷热两种怪风大起,将附近树木山石全都刮得东倒西歪,山腹中又传出雷鸣般的轰响声,一声比一声大,甚至整座山峰都微微颤抖起来。

        “哈哈,太乙丹要成了,马上出发。”

        正在巨石上打坐的钟道天大笑一声,“唰”的一声,将身前长枪拔了出来,足下狂风一起,直奔神鼎峰方向飞去了。

        其他人见此,也兴奋得纷纷遁光一起。

        钟沉也紧不慢的紧跟其中。

        几乎同一时间,神鼎峰其他两个方向上,也有一道道遁光飞驰而来,片刻后现出了唐、越两家弟子的身影。

        三伙人围绕着神鼎峰整座高空,隐约对峙着。

        “很好,唐红菱,越千愁,你们二人全在这里,这样才有意思。按照以往的老规矩,丹雨喷出了,三家各凭本事争夺,出手时无需留情,万一有死伤的话,也是技不如人了。”钟道天目光一一在唐红菱和越千愁身上扫过后,傲然说道。

        “唐家没问题,按照以往规矩即可。”唐红菱淡淡的回道。

        “我们越家也同意。”越家弟子前站立的灰白发中年男子,也不慌不忙的说道。

        “很好,那我们就先等着吧。”钟道天嘿嘿一声,将手中黑色长枪往身前虚空一插。

        “轰”的一声,看似空荡荡的虚空竟爆发出一团白光,一圈圈惊人气浪向四面八方卷去。

        三家弟子大都吃一惊的望去。只见黑色长枪赫然笔直停滞在了高空中,只是枪头部分变得模糊不清,仿佛直接插进了虚空中一般。

        “这是……”唐红菱黛眉一挑。

        “虚空之力!传闻不假,钟道天果然修成了这种大神通。”灰白发男子也面色凝重了下来。

        “这样不才更有些意思吗?”越千愁仍然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仿佛没受到丝毫影响。

        “三叔。”见黑衣少年这般模样,大为无语,但心中刚刚升起的不安却顿时小了许多。

        唐红菱则在深深看了黑色长枪几眼后,将目光挪开,一一扫过其他钟家弟子后,最终落在了钟沉身上。

        钟道天的虚空之力纵然厉害异常,但她凭借新修成神通,谁强谁弱,也要真打过一场才能知道。倒是这叫“钟沉”小子,让她有几分忌惮。

        毕竟钟沉在天兵阁中展现的血脉之力十分恐怖了,更别说其在镇压公孙元武时到底用了几分实力都不好说的。而且隐约中,唐红菱感觉天兵阁沉入地下之事十有**和这位“钟沉”大有关系。

        此刻的钟沉,却盯着正在微微晃动的神鼎峰顶,脑海中回忆着和太乙丹有关的一切信息。

        神鼎峰顶部其实是一座活火山,按照以往经验来说,每次喷发时会从峰顶喷出数以百计的灵丹,但往往九假一真,拦截丹药时不但要看各自手段,运气、眼力也是缺一不可的事情。

        就在一干人等各自心思不同的时候,一声惊天动地巨响,神鼎峰顶部冒出大股黑气后,骤然喷出一道连绵不绝的赤红色光柱,直冲九霄云外,将空中的滚滚火云都搅动起来,接着,高空中也开始轰隆隆大响,一团团脸盆大小的熔岩雨点般的洒落而下。

        三家弟子见此,纷纷催动法器绽放各种光芒的护住自身,但神鼎峰四周的地面在如此多液态熔岩狂砸下,瞬间就变得坑坑洼洼,火焰熊熊燃烧而起,化为了滚滚火海。

        钟沉同样放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器黑色葫芦,在上方处化为绽放一层厚厚蓝色光晕,将所有落在头顶处的熔岩雨全都轻易的一弹而开。

        “嗖嗖嗖”三声,三团头拳头大小白光从赤红光柱中喷出,向三个不同方向激射而去。

        “太乙丹出来了,快拦下它们!”

        三族弟子见此,顿时一阵骚动,不少人不加思索的朝最近的白光飞遁拦去。其中两团白光正好朝着唐家所在位置飞去,另外一团却正好处在钟家、越家中间的方向。

        如此一来,唐家那边只是数人同时出手,五六件法器绽放各种光芒的一催,就将两团白光轻易一卷拦住。

        另外十来人同时抢向第三团白光,最终却是越家一名弟子催动一头青色鸟类傀儡风驰电掣般的先一步拿走了白光。

        其他人只能满脸失望的停下遁光,在此过程中,无论钟道天、唐红菱还是越千愁等人,却均都站在原地未动。

        钟沉也似笑非笑的看着一干人的争抢举动。在他堪比金丹的强大神识感应下,这三团白光均都虚而不实,明显并非真丹。

        果然,得手的三人方兴冲冲的略一检查手中之物,三团白光均都化为点点灵光的溃散消失。

        三人顿时呆若木鸡起来。

        其他人见此,反而大都幸灾乐祸起来。

        “都是死人吗,全都给我分散开。”钟道天这时候,却冷冷朝钟家弟子呵斥了一声。

        这句话,顿时提醒了所有人,不光钟家弟子,其他两家弟子也恍然大悟,纷纷一哄散开。

        钟沉和钟依云互望一眼后,和慕容双也缓缓飞到离越家不太远的一个位置停了下来。

        三人举动,自然引得同样靠过来的三名越家青年狠狠望了三人一眼。

        这三名越家弟子均都二十来岁,身前分别站着一头绿色巨蚕模样的傀儡。

        慕容双见此,略有些不安。

        钟沉神色如常,钟依云却撇了撇嘴。

        就在这时,红色光柱微微一颤后,十几团白光向四面八方同时喷射而去。

        说来也巧,两团白光正好直奔钟沉三人位置激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