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鬼后现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鬼后现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既然你们三个都同意,那我也就不反对了,我们这就施法将大人唤出来吧。若是那人真在这里出现过的话,以大人和其的关系,想必能够发现一些线索的。”长袍男子巨灵终于下了决心,不再反对了。

        其他三人自然没有二话。

        随之,四人从身上摸出各种布阵器具,在一块平地上开始描绘一些灵纹起来。

        半个时辰后,一座淡红色的法阵赫然成型,法阵呈棱形状,边角处各自镶嵌着一种鲜红色晶石,给人一种阴森冰冷的神秘感觉。

        四人各自站在法阵一角处,两手掐诀,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嗖嗖”几声。

        一道血色剑气从巨灵头顶处冲天而起,幻化成一柄血色巨剑若隐若现。

        一对黑色翅膀从夜枭背后浮现而出,微微一展后,足有数丈之巨。

        一颗青色珠子从朱笔口中喷出,滴溜溜一转后,化为了头颅般巨大。

        一团白气从白墨手中飞出,迎风一晃,显现出一杆数尺长的白色纸幡来,表面黑色符文闪动不已。

        “疾!”

        四人口中同时低呼一声,单手冲法阵中心处一点。

        四件法阵各自一震,分别喷出颜色各异的粗大光柱,在法阵中心处凝聚成一团五颜六色的巨大光球。

        同一时间,整座法阵也发出嗡嗡的怪响,密密麻麻的鲜红色符文从法阵各处疯狂涌出,纷纷没入光球之中。

        “轰”的一声,附近虚空一阵波动,一具三尺长的黑色棺木从光球中一点点冒了出来。

        棺木通体乌黑无暇,表面贴着十几张黄色符箓,隐约组成一道道符链,闪动着血红色光芒,显得万分诡异。

        “有请鬼母大人!”

        巨灵四人等黑色棺木完全浮现而出,立刻躬身下去,大声说道。

        “嗞啦”一声,棺木表面符箓自燃起来,接着咔嚓一声,棺盖一打而开,一团血红色液体从中喷出,一散而开后,一名尺许高小人浮现而出。

        小人一身血红色宫装,秀发如云,面孔精致,皮肤晶莹如玉,竟是一名身躯缩小数倍的绝代佳人。

        不过,此时她双目紧闭,静静地横躺在法阵上空,仿佛还在沉睡之中。

        巨灵、夜枭等人躬下的身子动也不动,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后,宫装小人长长睫毛动了一动,终于嘤咛一声的睁开了双目,缓缓坐起了身子,身姿优雅之极。

        “哦,原来是你们几个,让我想想……对了,这应该是在梦魇宫中,莫非你们已经取到了钥匙,已经来到那里了?”

        迷你宫装女子目光扫了巨灵四人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幻境后,黛眉一皱的开口道,声音异常糯软,让男人一听就面红耳赤,遐想纷飞。

        巨灵四名男子听了宫装女子这话,却连脖子都不敢直起一下,反而将头垂得更低了。

        “回禀鬼母大人,这里并非那里,而是水帘洞。”巨灵小心翼翼的回道。

        “轰”的一声,巨灵身躯突然倒飞出去,重重撞上附近一块巨大山石,才直直落在了地上,并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团鲜血来。

        其他三人见此,全都浑身一颤,但仍然躬身站在原地不动一下。

        “出发时,怎么给你们说的,我这具化身储存的法力有限,不到那里绝不准将我放出来,你们四个莫非将本宫的话当做耳旁风了!”

        迷你宫装女子面上浮现出一层血气,看似秀丽的脸庞竟显得狰狞起来,这才将刚才拍出的一只纤纤玉手收了回来。

        “回禀大人,我们发现了孟婆的踪迹,怀疑那个人未死,可能也一同进入梦魇宫了。”朱笔大起胆子的解释道,声音微微发颤。

        “那个人,你是说那个贱人还未死?这不可能,我当初亲手杀的她,并将其魂魄尸骨一同化为灰烬了。慢着,这也并非不可能的,她若是在外面同样留下分身,或者一缕分魂再借尸还魂的话……”宫装女子先是勃然大怒,但马上又想起了什么,玉容阴晴不定起来。

        这时,巨灵才爬起身来,跌跄着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再次低首的不敢言语了。

        “你们四个稍等,我来施法查查,看那个贱人是否真出现过此地,若是没有的话,你们四个等着受罚吧。”宫装女子从沉吟中回过神来,冷冷一句后,娇躯一飘,往更高处徐徐飞去。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宫装女子在往高处飞去的同时,身躯开始渐渐长大,在百余丈高空时就彻底和常人无异了。这时,此女也停止了飞遁,反而伸出一根手指往另一手腕上一划,一连串血珠从中流落而出,并在某种秘术催动下,化为大团血雾爆裂而开。

        “去!”

        宫装女子一声娇叱,袖子冲下方一抖。

        “嗖嗖”几声,所有血雾顿时凝聚成上百条模糊的血蛇,纷纷冲下方激射而去,或直接冲入瀑布中,或直接没入草丛泥土之下,转眼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宫装女子则面无表情地在高空中静静等候着。

        不过一炷香的工夫,有一条血蛇从地下再次冲出,几个闪动后就到了宫装女子身边,并将口中叼着的某物主动送到其手中,再化为血雾的爆裂而开。

        宫装女子鬼母看了看手中之物,是一团带有丝丝血痕的泥土,脸上浮现出一丝怪异神色,似乎有些期待,但又有些恐惧。

        终于,鬼母“哼”了一声,将手中之物往鼻下放去,轻轻嗅了嗅,再闭上双目地感受了起来。

        “砰”的一声,鬼母将手中泥土抓得粉碎,面上血气腾腾,几乎将整张脸孔全都遮蔽住了,从中传出充满怨毒之意的声音。

        “很好,姐姐,你果然还没有死去。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我再一次送你去九泉之下吧。巨灵,你们跟我走,孟婆自有我来对付。”

        “是,鬼母大人!”

        巨灵四人立刻答应一声,随之腾空飞起,跟着宫装女子往某个方向追了下去。

        一座山谷中,七名修仙者正为了附近一只牛犊般大小的妖兽尸体争斗着。

        这妖兽通体雪白,仿佛一只巨大雪兔,但头顶上却多出一只红珊瑚般的怪角,不停闪动着火焰般的红光。

        这正是一头极为稀罕的炎角兔,其头顶独角是炼制火属性法器的极品材料,就这么区区一根独角,很轻易能在外界拍出数千灵玉的天价。

        这几名修仙者的一方,是四名面容酷似的修仙者,金色衣衫,各持一柄轻薄长刃。

        另一方为首者面容儒雅,身材修长,赫然是钟金龙,只是其身边又少了一名钟家嫡系弟子,只剩下了两名同伴。

        四名金衣修仙者身法忽闪诡异,进退之间配合得天衣无缝,手中薄刃挥动间,更有一道道急促的风刃激射而出,反而将钟金龙等三名钟家嫡系弟子,隐约压在了下风。

        “钟金龙,还要继续打下去吗?你的修为比起两年前可没有太大长进。若是红菱那丫头对我们四个的话,早就已经分出胜负了。”四名金衣唐家弟子中的一人,一边手中薄刃挥动不已,一边冷嘲热讽的说道。

        “唐璜,我只是念着两家交情,不想真伤了你等性命,你还真以为我钟金龙是软柿子不成?”钟金龙闻言脸色一变,面现怒容的低喝道。

        随之,他头顶正上下飞舞的一道寒光骤然消失,手中却多出一柄紫色折扇,“嗞啦”一声打开后,从中放出层层的紫色霞光,好不刺目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