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慕容双
  • 正文卷 第二十二章 慕容双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此灵物仍被困在水球中,见到猿虎兽被灭,彻底惊惶起来,拼命挥动四蹄,挣扎不已。

        但早有准备的钟沉,这时候又怎会让它有什么机会挣脱,只是单手一招。

        水球和黑色葫芦同时向他稳稳飞来,接着,其一根手指轻弹一下,一根红线激射而出,没入水球将白色小马捆了个结结实实。

        说也奇怪,原本活蹦乱跳的迷你小马一碰触红线,几声嘶鸣后,就在绿光中化为了一只拳头大的粉色灵芝,白里透红,仿佛有血有肉一般。

        钟沉只是单手一点,水球溃散落地,灵芝稳稳的落在了手中,略一检查后,就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钟沉,是你!”

        这时,远处传来了钟岳有些嘶哑的声音,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慕容双玉容上也满是惊喜交加之色

        显然,二者根本未曾想到,会在这里遭遇到钟沉,还机缘巧合的被救下了小命。

        “还愣着干嘛,不看看你兄长如何了?”钟沉只是淡淡一句。

        这一句话显然提醒了钟岳,其脸色大变,顿时冲向了另一边的草丛中,将仍然陷入昏迷中的钟泰搀扶了起来,但只是略检查一番后,就大惊失色起来。

        “快救救我兄长,他伤势已经彻底发作,好像比先前更重了。”钟岳抱着其兄,满脸的惊慌失措。

        “沉大哥,我们先前碰到一群妖虫,泰哥为了救我们两个,动用了激发潜能的秘术,这才陷入昏迷的。”慕容双也忙开口解释着。

        钟沉闻言,眉头虽然皱了几下,人还是走了过去。

        虽然他未曾答应和钟泰兄弟联手,但和二者也无任何仇怨,同为钟家庶系弟子,此时倒也不好袖手旁观。

        片刻后,钟沉手指从钟泰手腕上拿开,再仔细看了看对方有些黑灰的面容后,断然道:“不光是秘术反噬,应该还中毒了。”

        “中毒!”

        钟岳和慕容双面面相觑,大感意外。

        “应该还不是一般的剧毒,否则以你兄长筑基圆满的修为,绝不至于连清醒都无法保持。我接过族中不少外出斩妖的任务,这点还是能够肯定的。”

        说完这话,钟沉从怀中摸出一颗丹药,直接掰开钟泰嘴巴,捏碎后扔了进去。

        片刻后,钟泰腹中一阵咕噜噜的乱响,接连几个腥臭无比的臭屁后,缓缓睁开了双目。

        “兄长!”

        “泰兄!”

        钟岳和慕容双见此一喜。

        “你……钟沉……我是被你救了吗?”

        钟泰苏醒后,第一眼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钟沉,先是愣了一下,但马上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起身后苦笑着问道。

        “勉强算是吧,不过要不是此兽守护的灵物正好是我需要的,也不一定会冒险出手的。既然你已经醒了,也就不关我的事了。”钟沉淡淡回了两句,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要走。

        “沉兄,我兄弟都已重伤在身,你若是就此离开,我三人可能真的无法生离此地了。”钟泰脸色一变,急声叫道。

        “那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你们好自为之吧。”钟沉头也不回,但声音滚滚传来。

        “泰哥,他真是太过分了,我……”

        “算了,我早就该知道,他是不会留下的。”

        钟岳张口要说些什么,却被钟泰摆摆手打断。

        站在旁边的慕容双,看着钟沉远去的背影,似乎想到了什么,娇艳的面容上一阵迟疑不定神色。

        “慕容姑娘,事已至此,不是我兄弟二人不履行和慕容家的约定,而是实在无能为力了,所以,下面我二人不会继续前行,打算找一处安稳之地待到梦魇宫关闭为止。你若是还有其他想法,倒是早做决定的好?”钟泰又转过头来,冲慕容双大有深意的说道。

        “两位兄长应该很清楚,小妹根本无法两手空空的回去,慕容家也无法承受这种后果,那我和两位兄长就在此分开吧,希望出去后还能够再次相见。”

        慕容双思量了片刻,终于口中玉牙一咬,冲二人敛衽一礼后,就风也似的追了出去。所去方向正是钟沉先前离开之处。

        “兄长,我们真这样让慕容姑娘走了?”钟岳眼见慕容双倩影远去,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老二,我知道你对此女很有好感,但不要忘了,我们之所以和她一起行动,只是一场交易而已。她可是一身的麻烦,不是你能轻易沾手的。”钟泰眉头一皱,肃然对钟岳说道。

        “泰哥,不用说了,我当然知道其中的厉害,我们走吧。”钟岳想了一想,也只能无奈地点下头。

        于是,二人互相搀扶着,缓缓向另一方向离开。

        这里经过先前的一番激烈打斗,留下了重重的血腥气息,恐怕不久后就会招惹其他的凶兽过来,他二人自然是早点离开的好。

        钟沉足踏蓝色水轮,身形不紧不缓地从一棵棵大树间穿梭闪过,抬手举足间放出青色短剑,将附近草丛后趴着的一头不知名小兽一劈两半。

        转眼间,他飞出了数里之遥,但忽然眉头皱了一皱,转首向后面望了一眼。

        只见,在离他五六十丈远的地方,一名貌美女子正足踩一块黄色锦帕的飞来,但一见钟沉停了下来,也停下了飞遁,并马上垂下螓首,似乎不敢直视钟沉。

        此女正是慕容双。

        钟沉见此脸色微沉,哼了一声后,单手掐诀,足下水轮顿时蓝光大放,同时在低低嗡鸣声中,转速倍增起来。

        “嗖”的一声,钟沉身形仿佛弩箭般的激射出去,速度比先前足足提升了数倍之多,只是几个闪动间,就要彻底消失在林木之间。

        后面的慕容双见此,忙一跺娇足,身下锦帕化为一团青光,将此女包裹其中,也飞快激射跟去。

        两日后。

        钟沉站在一棵三十多丈高的巨树顶端,抬首望向远处隐约可见一片连绵建筑群,脸上流露出丝丝的兴奋。

        “总算走出这片见鬼的森林了,这里原来就是传闻中还未有人踏足过的黑兽森林,我说怎会有这般多妖兽。这样的话,前方岂不就是藏有无数傀儡法器的天兵阁,这次还真是祸福相依了。听说天兵阁最深处藏宝中,经常会有天玑神水出现,这东西不但能提升傀儡的灵性,更对修仙者凝结金丹大有益处。”

        钟沉低下头去,看了看手中的圆盘,其上已经在某边缘处亮起了一个红点,喃喃的说道。

        “轰”的一声闷响,从后面森林中传来。

        钟沉眉头一皱,身形一晃,直接从巨树上飘落而下,向森林边缘处激射而去。

        在离他数里后的地方,慕容双浑身香汗淋淋,催动着一件银色丝带般的法器,将一头巨大老鼠般妖兽死死困住,接着单手掐诀,一口气放出数颗火球,将此兽炸得浑身焦黑,这才不顾形象的直接坐到地上,大口喘着气。

        虽然前面的钟沉已经将遭遇的大部分妖兽先一步收拾掉了,但偶尔出现的一两只漏网之鱼,仍然让她疲于应对。

        这两天如此接连数次后,此女甚至都有些怀疑,钟沉是不是故意如此做的,但其只休息了片刻,就一咬银牙再次起身,不敢耽搁地继续朝钟沉远去的背影追了下去。

        若是没有钟沉在前面开路,她可是真的全无信心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