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激战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激战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一旁留下观战的慕容双和钟岳,似乎也觉察到什么,二者互相对了一个眼色,一人悄然单手按在了腰间,另一人则袖中手掌微动,顿时手指多出了一张符箓来。

        “嗖嗖”几声破空响,巨雕站立之处的地面上,突然弹射出几根手臂粗细的绿色藤条,闪电般将妖禽缠了个结结实实。

        钟沉看得清楚,刚刚刹那间,消失的白色小马突然出现在了大树的某枝干上,冲着巨雕所在方向,猛然抬起双蹄的虚空点踩了一下,两团绿光一闪的消失不见。

        钟沉心中微惊!

        灵芝马不愧为千年灵物,竟有能操控草木之力的天赋神通。

        此时妖禽大惊,发出一声凄厉尖鸣,身上翎羽全都竖立而起,转眼间就将身上捆束切得七零八落。

        但就这片刻耽搁,猿虎兽已经低吼一声,两条手臂闪电般的伸出,一把抓住妖禽细长脖颈,“咔嚓”一声,扭折成一百八十度的诡异状态,接着血盆大口再一张,将巨雕头颅直接咬了下来,獠牙乱咬地咀嚼几下,才将一颗血肉模糊的头颅又吐了出来。

        巨雕的无头尸体晃了几晃,重重倒在了地面上。

        猿虎兽眼见取了大敌性命,则兴奋得再次两手捶胸,扬首长啸起来。

        “动手!”

        几乎同一时间,慕容双娇叱一声,一抬手,一张乳白色符箓激射而出,在半空中“砰”的一声,化为一张白濛濛巨网,瞬间将猿虎兽罩在了其下。

        另一边的钟岳单手一扬,一柄银白色小锤脱手飞出,瞬间巨大化十几倍,体表泛起层层符文,仿佛小山般冲网中妖兽狠狠砸下。

        慕容双二人的配合不可谓不恰到好处,但他们却忽视了猿虎兽的强横程度,能够硬生生击杀巨雕的凶兽,即使负伤不轻,也根本不是二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只听到一声惊雷般巨响,白色巨网瞬间碎裂崩溃,银色巨锤更是嗡的一声崩飞弹跳而起。

        一阵恶风卷起,其中黑影一晃,两条毛茸茸的手臂就仿佛两柄巨枪般,轰在了慕容双和钟岳身上。

        “噗噗”两声,二人麻袋般横飞出去。

        慕容双在空中身躯诡异一扭,轻飘飘地落在了七八丈外,但马上樱口一张,喷出数团鲜血,浑身衣衫点点红梅,配着苍白异常的丽容,看起来有一股凄艳之美。

        钟岳大叫着飞出三丈远,骤然落在了地上,又一口气倒退出七八步后,才勉强站稳了身形,但浑身发软,再无一丝力气。

        至于原本在他背上的钟泰,早在其被震飞的时候,就骨碌碌地滚落到了一旁的草丛中,还是一动不动。

        这时,任谁都能看出,慕容双二人再无多少反抗之力了。

        猿虎兽双目凶光闪动,带着狰狞的向二人蹦跳而来。

        旁边树干上的白色小马,也目中闪过狡诈之色,低声啼鸣一声,体表绿光闪烁不已。慕容双二人足下的草木,顿时开始疯狂巨涨起来。

        钟岳、慕容双二人见此,不觉面露绝望之色。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正在催动神通,要配合猿虎兽拿下两名人族的灵芝马,突然感觉体表肌肤一阵异常的湿润,上方空中波动一起,一个黑色葫芦骤然出现,四周点点蓝光浮现而出,再骤然往中心处一聚后,就化为了一颗脸盆大小的蓝色水团,出其不意地将小马硬生生困在其中。

        与此同时,上方黑色葫芦飞快转动而起,一层层无形之力飞卷而下,将水球笼罩在了其中。

        灵芝马大惊,四蹄拼命挣扎,体表一层层绿色符纹闪动不已,却一时间无法挣脱水团。

        猿虎兽见此大怒,咆哮一声,一个转身的冲了过来。但就在这时,大树前方一阵蓝色水光荡漾,钟沉身形无声闪现而出,双眼死死盯着猿虎兽。

        猿虎兽双足一跺地面,身躯就化为一团黑影扑向了钟沉,大有要将对手直接撕裂粉碎的模样。

        钟沉面对如此凶恶一扑,脸上现出一丝怪异之色,单手一掐诀,背后浮现出层层蓝色波浪般虚影,同时身前噗的一声,一张黄色符箓浮现而出,滴溜溜一转后,就化为一人高的厚厚土盾,其另一手翻转,手指间多出了一枚精致的铜铃,轻轻一晃,一阵叮当声响传出。

        半空中的猿虎兽一听到铃声,只觉头颅一沉,扑出的身躯不由的微微一凝。

        钟沉趁此机会,猛然上前踏出一步,“砰”的一声,一掌打在身前的土盾上,整条手臂蓝光刺目耀眼,一圈圈水浪般的虚影狂卷而出,大股精纯法力疯狂注入到了土盾中。

        “嗤嗤”的声音传出。

        土盾面对猿虎兽的一侧,骤然冒出许多尺许长的土刺,再微微一颤后,整体仿佛炮弹般的轰射而出,重重撞在了扑过来的猿虎兽胸膛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土盾瞬间寸寸碎裂,猿虎兽一个倒翻出去,重重落在了地上,胸膛处已经血肉模糊一片。

        此兽晃了晃头颅,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被区区一面土盾击落而下,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后,当即暴跳如雷的大吼几声,就再次冲向前去。

        这时,钟沉手中的铜铃已经一个模糊地没入了虚空中,下一刻骤然出现在了猿虎兽的头顶处,再次微微一个晃荡后,体积狂涨巨大,化为了铜钟一般的巨物,同时,一圈圈音波惊雷般席卷而下。

        猿虎兽瞬间就觉两耳嗡嗡作响,头重脚轻,身形跌跄,一时间无法站稳。

        “滔天千重浪!”

        几乎同一时间,钟沉朗声一句,双臂骤然张开,冲着对面妖兽做出了一个虚空环抱的姿势。

        “轰”的一声闷响,钟沉背后的波浪般虚影瞬间狂卷十几丈之高,化作重重巨浪将猿虎兽卷入其中,飞快旋转而起,几个呼吸后,一个直径三四丈的蓝色漩涡在原处凭空出现。

        猿虎兽纵然在漩涡中心狂吼不已,身躯仍然不由自主的跟着滴溜溜转动不停。

        这时,漩涡上方的巨大铜铃也一落而下,正好封住了漩涡出口,将猿虎兽彻底扣在其下。

        钟沉身形一晃,一个模糊的出现在了铜铃上方,单手掐诀,数道法决接连弹出,纷纷一闪的没入铜铃中。

        “轰隆隆”的连绵雷声大作!

        巨大铜铃发疯般狂震不已,四周水浪虚影则随着雷声速度更加惊人,体积迅速狂涨,片刻后就再也无法用肉眼看到铜铃存在,只能看到一个模糊不清的蓝色龙卷风柱在原地呼啸不已。

        “嗷!”

        一声充满不甘的吼叫从风柱中传出,接着噗的一声,一双血肉模糊的大手从恶风中探出,十指微屈,一副想要硬生生将风柱撕裂而开的样子。

        钟沉在上方看到此幕,瞳孔微微一缩,二话不说地袖子再一扬,一口青色短刃激射而出,只是在身前盘旋一圈,就化为了丈许长的青色光虹,瞬间向两只大手洞穿而下。

        一声凄厉的惨叫后,原本探出的大手被青光重创,不由的缩了回去。

        “爆!”钟沉抬手收回青色短刃,双手同时掐诀,口中森然吐道,身形接着一晃,顿时从风柱上方消失,出现在十几丈外的地方。

        “轰”的一声!

        片刻后,龙卷风柱发出嗡嗡的怪异鸣叫,在一阵涨缩不定中彻底爆裂而开,化为巨大光球将附近区域全都笼罩其下。

        等点点蓝光渐渐消失后,原地出现了一个直径七八丈的巨大深坑,坑壁光滑如玉,足有三四丈之深。

        猿虎兽在刚才的爆炸中,彻底飞灰湮灭了。

        钟沉这才长吐了一口气,将两手缓缓放下,目光转向了不远处的灵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