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六迹之梦魇宫 > 正文卷 第十九章 雕像
  • 正文卷 第十九章 雕像

    作品:《六迹之梦魇宫

        钟沉左右旁顾了好一会儿,确定附近的确没有任何危险后,才小心翼翼的走近雕像,仔细打量起来。

        这雕像表面隐约泛着一层灰白光泽,应该不是普通石块雕刻而成,所用材料倒和钟家圣地一年一度,必须祭拜的先祖雕像有些类似。

        钟沉目光从上往下一点点扫过去,等其目光看到雕像腰部的时候,忽感觉左手腕传来阵阵的炙热。

        他一惊,忙低首看了银色护腕一眼,只见护腕隐约泛起一层血光,且忽暗忽明的闪烁不定。

        钟沉心中微沉,略一犹豫后,终于用另一只手将银色护腕抓住,小心翼翼的褪了下来。

        只见,其左手原先被护腕遮住处,赫然有个刺青般的符文标记,由一根根血色细线组成,密密麻麻的遍布整个手腕,复杂之极。

        此符文标记正闪动着耀眼血光,强度几乎是先前护腕上的数倍以上。

        钟沉脸色有些难看,用手指摸了摸手腕上的符文标记,却只有些温温的感觉,和手腕上感受到的炙热大不相同。

        他又看了雕像一眼,脸色再次一变。

        先前记得清清楚楚,雕像腰部根本空无一物,但此刻却多出一枚悬挂的灰白色石印,足有拳头般大小。

        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再仔细凝望时,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灰白色石印竟然在其注视下,一个模糊的又消失了。

        钟沉真有些发怔了。

        忽然,他又感觉到了什么,猛一抬首,心中寒气大冒。

        原本应该仰首望天的儒生雕像,竟不知何时的低首俯视他,双目光泽闪动,竟仿佛活物一般。

        钟沉只觉浑身汗毛倒竖,手腕上的符文标记更是变得刺痛般高温,一种说不出的极其危险感觉笼罩全身。

        “嗖”的一声,他身形瞬间倒射而出,几个闪动后,重新回到雾海边缘处才停了下来。

        这时的他,望着雕像脸色阴晴不定,好一会儿后才一跺足,兜了个大圈,远远避开雕像的一头扎进了森林中。

        这东西如此诡异,外加感觉如此危险,自然不去招惹为妙。

        等他方一进入森林中,手腕上符文标记的炙热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钟沉这才松了口气,银色护腕重新戴在左手上,将符文标记再次遮住。

        这血色符文标记,正是他费劲心血才提炼出的九首鬼鸠血脉印记,稍微尝试过,就感觉妙用无穷,也是其这次进入梦魇宫的最大底牌。

        钟沉足下再次浮现一对蓝色水轮,将身形离地数丈的稳稳托起,并从怀中摸出一个圆盘,单手在上面虚空点指几下后,当即上面一片白濛濛的微型地图浮现而出,虽然面积不大,但里面微型的山川、河流等形态一应俱全。

        他看了地图几眼后,眉头却是皱起。

        圆盘上的地图,是钟家弟子历次进入梦魇宫后所探寻过的区域,并被钟家炼器大师炼制成一种特制法器,只要身处这些区域,自然会显示自己位置所在。

        但现在既然没有显示,则十有**,这片森林是一处尚未被人探寻过的区域。以梦魇宫的广大来说,这是常有的事情,不过只要往中心处寻去,总能找到地图可以显示的区域。

        他这次梦魇宫的主要目标,自然也是孕育太乙丹的神鼎峰,以及其他一切可以增进结丹品阶和成功率的灵药法器。钟沉如此思量着,没有再犹豫地单手掐诀,足下水轮卷动,身形往森林深处飞去了。

        但钟沉不知道的是,在其没入森林没多久,空地上的那座儒生雕像居然缓缓扭过头来,盯着钟沉消失的方向好久,才一个模糊,无声的神秘消失了。

        ……

        一顿饭工夫后,钟沉就发现自己小瞧了这片看似普通的森林,此刻的他已经被四头从地面上蹿出的灰色巨狼团团围住了。

        这四头妖狼背部微微隆起,有一抹黑亮皮毛,四爪却有缕缕白丝缭绕不定,正是在妖狼中也颇有名气的铁背风狼。

        此种狼兽背部坚硬似铁,不但凭借爪上的天赋之力可以在低空飞行,更擅长合围偷袭之术,往往实力比它们高上一头的妖兽,也会成为此种狼兽的腹中之物。当然同样的,这些狼兽的爪子,也是修仙者炼制风属性法器的不错材料。

        钟沉正如此想的时候,四头狼兽中体型最大的一只,喉咙中发出一声低吼的声音,身子往后一缩,就带着一股腥风的扑了上来。

        其他三只紧随着一一弹跳而起,无论时间、节奏都把握得无比精确,恰到好处,让深处包围中的猎物根本没有喘息机会。

        钟沉眉梢一挑,袖中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铃声,四只扑来的狼兽顿时在半空中身形一凝,停滞了半拍。

        寒光一闪。

        一道青光从钟沉另一只袖中激射而出,瞬间将四只狼兽切成八片,大片鲜血飞洒而下。

        一盏茶工夫后,森林地面上只剩下缺少了八只爪子的狼兽尸体残骸,引来一头酷似穿山甲的妖兽好一阵饱餐。

        大半个时辰后,一只被蓝色水球彻底困在其中的巨大螳螂,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尸体上遍布着一道道剑痕。

        钟沉将手中法决散去,神色凝重地从尸体旁一飞而过。

        小半日后,钟沉和一条十几丈长的独角巨蟒争斗得难解难分。

        他周身一道蓝汪汪的粗大水环盘旋飞舞,身形仿佛鬼魅般忽隐忽现,头顶一只黄色铃铛不时发出“铛啷啷”的脆响,一道丈许长青光更是在前方上下盘旋飞舞,不时在巨蟒庞大的身躯上留下一道道伤口。

        ……

        一天后,钟沉身处某个树洞中,手中把玩着巨蟒的硕大独角,口中喃喃自语着:“梦魇宫名不虚传,果然危险万分,一天时间竟然还没走出这片森林,反而差点先将法力消耗一空了。看来下面的路必须再小心谨慎一些,要想个办法,不能这般冒冒失失的硬闯了。”

        他看着手中独角,陷入了沉思之中。

        第二日早上,打坐了半天,重新恢复法力的钟沉,再次上路了。

        但这一次,其腰间多出了一个简陋的皮囊来,里面有些淡淡的腥气散发出来,隐约正是那头被斩杀巨蟒的气息。

        结果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内,他再没有遭遇到其他妖兽的袭击,这让钟沉大喜起来。

        看来他想的没错,那头黑色巨蟒实力不弱,用其独角做材料临时制成的妖息散,果然可以让一般妖兽远远避开。

        如此一来,他接下来要通过此森林就省事不少了。

        ……

        一片荒凉的沙漠中,大团土黄色沙雾滚滚涌动着,不时从中传出爆裂的轰响声

        忽然一声晴天霹雳传出,十几道银色电弧从雾团中迸射而出,瞬间将所有沙雾扫荡一空,显露出了数人身影来。

        其中一人身材修长,面容难看,手中抓着一柄月牙状的怪刃,上面有兹兹的雷光闪动不定。

        旁边还站着三人,地上则横躺着一具被咬去半片头颅的男子尸体,以及另外一具里外焦黑的妖兽尸体。

        妖兽尸体有两三丈长,但身躯异常扁平,仿佛放大无数倍的巨大壁虎,尾巴却有一个闪动寒光的蝎子般倒钩,让人看了不觉浑身发寒。

        “没想到,钟田陨落在了这里。不过,我们将这头沙兽斩杀,也算是为其报了此仇。”钟金龙单手一个翻转,手中怪刃就此消失,缓缓说道。

        “没想到这梦魇宫如此危险,以我们五人之力一起行动,还有人会遭遇不测。”一名头发微黄的青年,阴郁的说道。

        “就是,要不是金龙这柄雷牙刃威力无穷,又正好克制此兽,恐怕我们还要再多躺下一两人的。”另外一名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接口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起来,钟田也是大意了。这头沙兽已经是筑基大圆满层次,外加又身处沙漠主场中偷袭,更是令人防不胜防。”最后一名皮肤黝黑的钟家弟子,也叹息一声。

        “好了,既然进入梦魇宫中,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我们将钟田兄弟遗骸埋好,下面的路程更要提起一百二十分的小心了。”钟金龙深吸一口气后,一摆手的言道。

        其他三人没有不同意见,当即开始清理地上的同伴尸体。

        不久后,钟金龙带着这三人继续往某个方向低空飞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