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这个季节过去 (终)
  •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这个季节过去 (终)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易少丞冷笑,手头一动,狄王杖枪舞成了一个圆,旋即猛地一握,捅向罡震玺。

        “如今你体内已再无武魂之力了吧?”

        “强弩之末都算不上,宰你绰绰有余。”

        两人转瞬交击在一起。

        嗤!

        易少丞的枪头捅穿了罡震玺的心脏,罡震玺的战斧砍在了易少丞肩膀上,一半陷入骨肉中。

        “呵呵……”罡震玺反而笑了“没用的……就算我有一丝丝的神人气息,你都无法杀死我。更何况,你根本就不懂狄王武器的奥妙。”

        易少丞也笑了,手头一拧,杖枪之上,那红黑色雷霆之力爆发顿时将天果包围,一股似电非电的能量涌出。

        瞬间,罡震玺心口处半边身子便被搅成一个大窟窿。

        “你……在隐藏实力。你怎么可能懂得使用这武器?”罡震玺睁大眼睛,看着神器一样的巨大杖头,抽搐了两下,才不甘的倒下去。

        “我忍了你们十六年,忍了你们每一次因为权谋而导致的无辜杀戮。我还差这时一刻?”易少丞拔掉肩头上的圆月战斧,狠狠劈向罡震玺脑袋。

        就在这一刻,罡震玺眼神猛地一狞,面露凶相,聚集出全身最后一点力量打出一掌。

        啪!

        砰!

        战斧将其脑袋劈成两半之时,易少丞也扎扎实实吃了一掌,身体倒飞出去。

        “咳咳咳……噗……”落地之后易少丞边咳边吐,直到猛地呕出一大口污血,方才平复。

        只是平复之后,他的眼神开始模糊,全身力量都散掉了。

        易少丞已经不能的凝聚任何的力量。

        难道是幻觉,还是……还是……气穴全破?

        但此时的易少丞已经不再担心,他渐渐的感到寒冷。

        这种冷的感觉,竟已是多年未有。

        就算是若干年前,湖畔镇的飘飘大雪,那无情的雪雨,辽阔的冰冻大河,置身其中也不曾有过这样冷入骨、冰入髓的感觉。

        “呵呵……谁会想到,我追求的武道,竟止步于此。好,真是好……”

        易少丞脸上的笑容,不知道是解脱,还是释然。

        也不知道多久,直到那迷茫的天空中,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易少丞仰望着天空,默默的坚持着,他知道只要睡过去,自己就会死,真正的死。

        模模糊糊中,一张戴着铁面的脸出现在了他眼帘之中。

        当那一只手摘下铁面,露出了一张坚毅冰冷的脸……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是,这张脸易少丞是不会认错的。

        “原来是你……”

        “是我。”铁甲侍卫摘下了铁面,这时候的他才能拥有“魂”这个名字。

        魂双手握着大剑,眼神死死盯着躺在地上的男人,目光复杂到了极点!

        十年之前,南源河畔,霜雪连天……

        他羌族王族侍卫江一夏,堂堂界主境,修罗战谱舞出鬼神惊泣,却被当时不过王者境的此人杀死,这事情是谁都没料到的。当时那人破碎的身躯,冷酷的眼神,杀完江一夏,竟然还有余力残杀其他人,最后将自己的生父……杀掉。

        这个男人,他从第一眼见到就佩服,就敬畏,远胜过界主江一夏。

        但是,从这个男人杀掉自己父亲后,就成了他的梦魇。

        十年来,日日夜夜被焱珠折磨,忍着辱母之痛的他,每每都在承受不了时,想到当年被江一夏虐得血肉淋漓的这个男人,曾有一双多么冷酷的眼神,桀骜奔腾的眼神,坚韧隐忍的眼神。

        这些,都都来自于他的瞳孔,来自于他这双眸。

        魂知道,如果自己无法牢记这双眼神所拥有的意志,那么……他纵然侥幸活下,也永远无法报杀父辱母之仇!

        而这双眼神,更是他十年来,参悟所有武道的唯一精神支柱。

        “十年……大仇终于得报……”

        魂呢喃着,双手倒握着霜绝大剑,剑尖对准易少丞的头颅,扬天长啸,狠狠劈下。

        几乎就在同时,另一个红色身形瞬间闪到剑下。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剑重重落下。

        嗤!

        血花飞溅,天空飘扬。空中似有声音呢喃,细听,却并无任何声音。

        只有彻骨的寒气,将整个世界冻结住。

        ……

        滇国王宫,铎娇寝宫内。青海翼、曦云和铎娇,这三个堪称滇国最强的女人,同时也是颜值最高的美人,齐聚一起。

        铎娇闭目盘坐榻上,双掌掌心上下相对,虚虚握着。

        在这两掌心之间,那颗六眼幽牝天果正散发着幽幽光芒,缓缓旋转。

        若是细看,就会发现,这些光芒乃是从这天果的六个孔眼之中散发而出,正丝丝沁入铎娇的手指之中,顺着她手指经络,丝丝往上,融入体内。

        最终,这颗天果光芒逐渐暗下,变得寻常而普通。

        但也只有同为巫师的人才会发现,这颗天果光芒虽然淡去,却多了更多灵性。

        这便是滇国巫师参悟天果之法。

        参悟完天果,铎娇睁开眼,神色露喜,连忙下了床榻,打开了门。

        “这么短的时间……你参悟了?”

        守在门口的曦云不可置信。

        “这是自然。”没等铎娇回答,青海翼便说道,眼神之中,隐隐有一丝骄傲。

        青海翼的目光看铎娇变得欣慰,这无关自己徒弟拥有多么强的天资,进步有多神速,而是此行之中,她终于看到了铎娇的成熟。

        当年的小铎娇啊,终于长大了。

        “这还得多谢师父平日里的教导。”铎娇自信一笑。

        青海翼也笑了,然而笑容刚起,她的面色忽然变得煞白,整个人毫无预兆地,忽然软软倒了下去。

        “师父!”

        “师姐!”

        青海翼从手心到手臂,密密麻麻遍布宛若藤蔓般的经络。

        “怎么会中毒?”

        ……

        青海翼倒下的同时,一行衣袍神秘的人马忽然从西而至,进入了雍元城西门。

        这些人约莫有上百,大部分身着墨袍,十几人身穿青袍,还有两人,一人便装一人黑袍。

        这身穿黑袍的不是别人,正是滇国鹤幽教之中,身份崇高至极、与青海翼这左使孑然相对的右使。

        右使的神秘,远超过左使青海翼。

        据说,他曾一人在极地慑服狂猛凶兽,也曾一人凭借巫法北入寒海取得海玑,实力的强大似乎无人能及,不过更关键的是,这世上,从来没有一个人见过的他的真面目。

        至于另一个穿着便装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少离。

        一行人有了少离的存在,进入城内,畅通无阻。

        一直到了皇宫门口,少离与右使点了点头,右使手一挥,所有的墨袍便消失在了原地。

        远远看才能看到,这一刻,整个滇国皇宫的各处角落,已经多了不少影子,不少眼睛。

        随后,少离才走在前面,与右使并肩而行,走入了这皇宫之中。

        身后十余青袍紧紧护卫左右。

        少离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回来了,这次回来,与往日大不相同,他就像变了个人。

        ……

        “站住,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正值雍元城宫变不久,城门戒备还颇为森严。

        守卫的士兵当即拦下了两个衣衫褴褛、浑身血污的“乞丐”。

        这两人其中一人背着另一人,另一人好像只有一口气,濒死的模样。

        这语气之中,充满官老爷的威严,仿佛这城门地头,他就是王。

        这时候,背着人的“乞丐”抬起了头,风吹过他灰蒙蒙、乱糟糟的头发,露出了他年轻充满野性的脸孔。

        这守卫吓了一跳,周围守卫连忙持枪过来围住。

        哪知道还没摆出阵势,这背人的乞丐手疾如电,粗大的手掌狠狠落在这守卫脸上。

        啪!

        这守卫被打得凌空几个翻转又砰一声撞在了墙上。

        “瞎了你狗眼。”

        声音响起,守卫当下认出了此人是谁,连忙个个跪下,噤若寒蝉。

        “无涯将军饶命……”

        无涯不理这些人,背着易少丞继续前行。

        易少丞咳嗽了两声,虚弱笑道“没想到我的弟子也有那么大官威了……咳咳咳……”

        无涯也无奈笑了笑“都是师妹教的,师妹说必须这样,您在忍忍,马上就到皇宫了。”

        “这丫头,咳咳……”

        两人都笑了,不禁一同回看向了远处,那里是一座山巅,滇国皇宫就在那上面。

        此时此刻,一大片乌黑的云朵遮天而至,缓缓盖住皇宫上空。

        一阵混着沙子的湿风吹向了两人脸庞,这季末风里还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两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

        滇娇传应该有多部,耳根只是负责第一部,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