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九十四章 十六年之疼
  • 正文卷 第九十四章 十六年之疼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将军,还有完没完。”

        沈飞的这一吼顿时将易少丞和青海翼吼回神。

        霞光顿时涌上青海翼脸庞,不再粘腻的看着对方,如今一笑名恩仇,活着击败这狄王才是正事。

        易少丞“当”的一声,长枪正欲杀出。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落下,化为了一个半圆形的罩子,足有几丈之宽,罩住了众人。

        锵锵锵锵……

        所有兵器落在罩子上,发出金铁交击的鸣响,异常心惊,异常刺耳。

        是谁?

        所有人心头一怔,连忙四下张望,想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救了他们。

        便见一道白色身形飘过,所过之处,石头兵马纷纷化为齑粉,转瞬之间,当那人从天上而降落时,所有石头兵马忽然不动了。

        然后砰一声,全部碎裂。

        “好……好厉害……这人是谁?神仙?”沈飞目瞪口呆。

        仿佛听到了沈飞的声音,那人转过身来,众人便见到这人一身衣衫好似先秦天官的服饰,满头银发用高高的天星冠扎起。

        面如冠玉,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他手中拿着一把玉如意,白中泛绿,绿又绿得通透而正气,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多谢高人相救,我等感激不尽!”沈飞抱拳便对着这人一礼。

        “哼。”未想此人只是冷哼一声,看也不看沈飞,目光直直盯在铎娇身上。

        易少丞当下挡在铎娇身前,只是他刚上前一步,便感觉自己好像被一只大手抓住了身体狠狠一甩,毫无抵抗,飞了出去。

        砰!

        身体狠狠撞在了这护罩壁上,滑落在地。

        “你是……你是大汉镇国……”焱珠看着这人良久,眼神在颤抖,最后咬着牙,勉强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众人连忙看向了焱珠,然而焱珠并不认识此人,而是在害怕,在惊恐,仿佛是遇到某个不为人知的禁忌一般。

        这种感觉极为难受,他们迫切地想要从焱珠口中知道,这突然出现的强者,到底是谁。

        焱珠吐出三个字。

        “罡震玺。”

        大汉镇国,神人罡震玺——徐天裘之师!

        所有人震惊得无以复加。铎娇的心更是一下沉到了谷底,因为她很清楚彼此间的新仇旧恨,这罡震玺是徐天裘的师尊,当时铎娇为了得到幽牝天果的秘密,这才结下的梁子。

        罡震玺慢慢收回眼光,淡淡道“铎娇,纵然徐天裘再不好,你不该杀他。等我拿了武魂,再将你千刀万剐。”

        说罢,转过身去。

        砰!

        一阵巨响传来,众人连忙回头看,原来是易少丞用出了大天雷尊之身,狠狠撞击着这护罩,可是这一撞之下,便是连刚才那些半步金身铜人都要崩飞的力量,这个罩子却没有丝毫波动。反倒是易少丞,这一撞的力量反震得自己摇晃不已,嘴角出血。

        “该死!这根本不是用来保护我们的,我们被困住了!”易少丞狠狠道。

        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本以为是出了狼群,没想是真正入了虎口。

        只是现在众人力量都被消耗了个七七八八。莫说是逃离,便是反抗也没丝毫力量。而且是面对这样一个神人,他们的心比刚才更加绝望,眼前数千的兵马,怎么都死不了,却被这人单手一挥,全部化为了粉末,且无再度复原的迹象。

        光是这份能力,他们就算能出来,也绝对逃不了这神人一击。

        这可是真正神人,大汉传闻中的镇国,罡震玺!

        从武者的角度来说,便是因为有此等人在,整个巍峨大汉这么多年,即便吃了败仗,也无人敢擅自破关而入。

        “不要费劲了,有这么大的力气,不如坐下来好好想想退路吧。”焱珠冷哼一声。

        即便面临如此境地,也仅仅只是一霎那的错愕。

        错愕过后,焱珠很快冷静下来,开始盘坐在地,一边调息恢复,一边思索接下来之事。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易少丞问青海翼,言下之意,便是这微微泛着金润色泽的壁罩。

        “并非是武道神兵利器,也不是巫法天果,这是只有修为达到神人之后,领悟了天地之中的某些规则,这才能够将规则施加在器具之上,借器具发挥威力,这便是我滇国传闻中的神具。在汉朝,又被称之为法器。”青海翼皱着眉头说道,她看了看易少丞,脸上却流露着一种浑然不怕的表情,原因无他,现在就算是死在一起,青海翼也不会有半点怨言了。她的手指下意识的捻动了一下,道“焱珠,你说说,我们该如何破了这壁障。”

        “自古就有说法,神人,只能被神人杀死。能够毁掉神具的除了神人,就只有神具。”焱珠说完又戏谑地看着易少丞道“现在,不如安静等死好了。但若把铎娇交出去的话……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

        “不可能!”青海翼易少丞异口同声。

        铎娇顿时看向焱珠,眯着眼笑了起来。

        “姑姑,你这反复无常的性格,真让娇儿捉摸不透。若真要我出去能救得了大家,这也无妨,我出去便是。”铎娇怨怨的看了眼易少丞,又对焱珠道,“可是……姑姑,只怕我们的下场都很惨,许是这神人会将你收为丫鬟什么的,再赐你一颗武魂,”

        嘎啦……

        焱珠手骨捏得作响,冷冷盯着铎娇,嘴上却挂着笑。

        “你放心,徐天裘一死,罪在你身,你的这个好养父和这个汉人,都是大汉使臣,身上再不济都有那大汉皇帝的皇命,这个罡震玺绝不会为难他们。至于你师父,那就好说了,和此事也无丝毫牵连。你以为他为什么用护罩困住咱们,而不是一招全部杀了?说起此事,我倒还真要感谢你这养父的大汉使臣的身份呢。”

        焱珠与铎娇你一言我一语,针尖麦芒,丝毫不让。

        此时此刻,那层本就伪装出来的脸皮,自出雍元城后,便全然撕破。

        两人之间再无顾及,自然不用虚伪客套,有什么话直来直往,便真真切切像多年未见的仇人,如今虽还在克制着自己,但嘴皮子却谁都不让。

        “我不管他是神人还是狗人,娇儿若少一根毫毛,我便与他拼了。”易少丞深沉着眼神看着青海翼说着这话,话毕,转头看向焱珠,目光中全然是杀气“包括你。眼下不杀你,是因为生死犹未可知,杀了你也无好处,一会儿若能脱困,你一人自然无法,还必须齐心合力才行。不然,你刚才就该死了。”

        焱珠瞥了一眼罡震玺,忽然像想到了什么,微笑着站起来,毫不畏惧看着易少丞那一双充满魄力,仿佛要吃人的眼睛,白葱似的手指轻柔地点在易少丞的胸口,她吐气如兰,凑到易少丞耳边轻声道“别忘了,十年前……或者更久之前的……疼。”

        “哼!”易少丞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一片复杂之色,面色铁青,终于狠狠一掌拍掉焱珠的手,不再理她,然而焱珠却哈哈大笑了起来。

        “爹,他说了什么?”铎娇面色变了,连忙走来抓住易少丞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