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九十三章 扎心的不止是老铁
  • 正文卷 第九十三章 扎心的不止是老铁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爹,这焱珠在耍滑头保存实力,我们要注意。”

        “爹知道了。”

        “我要想个办法,不能让她白捡便宜。”

        “想到告诉我如何配合!”

        “嗯。”

        铎娇和易少丞凝丝传音,暗暗的交流着。

        “娇儿真是长大了,懂得观察别人,并且找出破绽。”易少丞手下不停继续消灭这些石人石马,心中极为欣慰,极为喜悦。

        但这种喜悦他想找一个人分享。

        只是这一转头,便迎上了青海翼同样的目光,两人隔空凝视好一阵,易少丞才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冷,扭过头去。

        “绝不能和她走的太近,至少现在不能!”易少丞暗暗提醒自己。

        青海翼在适才对视时一阵欣喜,很快欣喜变成了错愕。

        “你又不理我?焱珠的没错,这易少丞简直就是个不解风情的傻子。”

        刹那间,青海翼心中有些失意,她停下手中的活儿,真想质问易少丞为何如此,难道……他不知道面对这无休无止,怎么也杀不死的数千石头兵马,能活下去的希望非常渺茫,万一此生不能再见,无论是谁死去,就不是一种刻骨铭心的遗憾么?

        “真的要这样?”

        “真的就这么……”

        青海翼的心,沉入谷底,这心情的骤然转变让她萌生出一种恨意。

        没错,这是对易少丞失望透的厌恶,仿佛青海翼对外面的任何事情都已经失去了兴趣。

        “那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陪你们厮杀,为什么……这不公平。”

        青海翼仍在想着,她的停止不动让整个队伍的压力猛然增加了许多,这群石头兵马已经形成了后墙,里三层外三层,一杆杆石头标枪、大刀,从包围圈外面砍杀、穿刺进入。

        石头兵马反攻后,就像潮水一样压迫而来,险象环生。

        “唰!”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青海翼瞳孔中,突然出现状的流萤,带着破空的白色气流飞来,原来,一支锋利实心箭矢从空中射来。

        她微微一笑,凄然中选择了另个决定,这双让众生难忘的美眸终是缓缓闭上,绝美脸上同时流露出一种即将解脱时的释然。

        是解脱?还是悲哀?

        青海翼不懂此刻的心情,然而她的眼角,却流淌出两行泪。还有什么,比失望更加令人憔悴心死的么。

        ……

        “真的要完了么?”易少丞咬着牙,看着不断靠近的石头兵马,全身都绷紧了起来。

        很快,所有的兵马靠近,齐齐举起了它们古朴的兵器,朝着易少丞等人戳去。可就在这时,易少丞却惊讶发现,多只箭矢犹如蜂群般袭来,即将把青海翼淹没。

        “不……绝不!”

        易少丞猛然一窜,浑然不顾阻截他的几根长矛,手中武器“咔嚓咔嚓”在元阳纯力的加持下,扫荡一切阻碍。

        以最快速度来到青海翼面前,易少丞大手一捞,顿时抓住两只箭矢,但仍有一只穿过他的手心,“嗡”的一声,箭头在距离青海翼额头一寸距离处停了下来。。。浸染着易少丞鲜血的箭头上,凝聚了一滴殷红的鲜血悄然落下,一朱砂般轻轻的滴在了青海翼的眉心处。

        “呼……”

        是风声?

        是呼吸声?

        青海翼蓦然睁开眼,便感觉到易少丞呼出的滚热气息,就这样压迫着自己,吹着自己的脸颊,宽厚的胸膛涌动着。他像一座山,巍峨的山,喷涌着热流的巨山,阻挡着外面的世界,拦腰抱着自己。

        这个男人,正默默的注视着她。

        “你为什么要救我?”青海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本想发誓再也不要这么凝视易少丞的脸庞,然而却做不到,就算现在易少丞救回了自己,但若得不到想要的答案,恐怕青海翼转瞬间又要翻脸。

        只是?他会让自己失望么?

        所以,青海翼凝视易少丞问询般的目光,只是等一个答案。

        易少丞没有回答,凑近后在这娇艳欲滴的红唇上,狠狠的吻下去,那拦腰的大手,也握得更紧了。

        ……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此情,此景,却大大震惊了身边的几个战友。

        每个人见状都反应不一。

        谁能想到这骁龙竟会在这时候,和这滇国大巫女发生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情,沈飞在万忙中扫了一眼立刻眼睛都直了。

        沈飞嫉妒且不,自己还要像个傻子般,在旁边承受更大的防卫压力。

        面前这些石头兵马碎了又复原,即便是化为齑粉也能变成岩浆重铸形态,无休无止,没完没了,数量又多不胜收,沈飞恨不得吐出一口老血,真扎心啊!

        相比较沈飞的尴尬,焱珠却笑了。

        这一身火红甲胄,却笑得妩媚无比,勾动人心!

        其实她暗暗回想当年在河畔镇的场景,心里当下推断这青海翼与易少丞有一腿。

        当年,谁能做到不惜性命,明知道无路可逃,也要把一线生机让给青海翼和铎娇?

        若是没有奸。情,这一切都不通。

        所以,焱珠的笑,多少带着一丝揭秘后的明了,然而另一个问题她却更加困惑——因为,在距离自己不过丈外的铎娇,此时正使用火焰金乌撞向一头兵马。

        哗啦一声散架后,她转而又攻向了另一头,这完全是不顾及体内魂力能否跟上而拼命的打法。

        “娇儿?”

        焱珠难得语气温柔,传音到铎娇耳中,似乎在提醒她那边易少丞和青海翼的拥吻。

        “我知道。”铎娇没好气的转过头来,挤出一丝笑容,回敬到“姑姑就不要藏着掖着了,你看那边的狄王……刚才我还差以为你是滇军统帅,带我们消灭它。可我错了,没想啊,连你都这样糊弄,我还打什么?”

        焱珠看自己的手段被揭开,脸蛋终于也扛不住羞耻而有些愤然。

        然而更绝的是,铎娇撤就撤,立刻撒手不管。

        顿时十余把坚硬的长枪,齐刷刷的刺向铎娇,她很干脆的一闭眼,竟是连命都不想要了。

        “什么?”

        其实,此时的铎娇心绪不宁,当她看到易少丞和青海翼这般,当真是觉得这比一切经历过的委屈,都要来得悲伤。

        明明知道自己无法阻拦易少丞,更阻止不了青海翼等待了十年光阴,只为再见易少丞的那份决心。

        甚至,曾几何时,自己是多么的期盼,这对璧人可以走在一起。

        可是,一切变为现实,扎心的疼仿佛刺穿了自己柔软的心房。在这一刻她又何尝不明白自己,正走向另一个深渊中。

        上天让自己没得选,自己也不会去选。

        她真想问一句你们为何,要让我这般难受。

        既逃不过,又不让我逃,还不如一死了之!

        刹那间,耳边风声赫赫,各种念想交织在铎娇脑海里,纷乱如麻。

        “去死吧!”

        呼!

        焱珠的怒吼传过,接着一股火风扑面而来,铎娇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然而未料的是,这次焱珠像是发疯般一下子替铎娇挡了这些进攻。那些攻击铎娇的石人被排山倒海的掌印推出老远。

        焱珠这倾力一击,非同凡响。

        同时一巴掌,啪的打在铎娇漂亮的脸蛋上,顿时多了个掌印。

        焱珠站在那里,脸上充满不屑,同时呵斥的声音凝丝传来“我滇王之女,身份何其尊贵,从来只有我们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欺负我们。更不会自虐致死,我不管你有什么心结,但绝不允许你用这种懦弱的手段结束自己。你——只能死在我手里,先把你的命留着吧!”

        铎娇猛然睁开眼,看向焱珠的眼神先是愤怒无比,但渐渐的,却变得凄婉起来。

        “振作一些。”

        焱珠猛然一动,来到铎娇前面截杀进攻的石人军团。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铎娇完,幽幽的眼神瞥了一眼易少丞背影,助攻焱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