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九十章 两种异火
  • 正文卷 第九十章 两种异火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移形换影!

        青海翼虽然最远但是身形一动,原地身形消失,再出现时,焱珠前方空气之中,青海翼的身形由须到实,飞快凝聚。这样子,着实没有辜负这套功法。

        “就凭你也想拦住我?”焱珠冷笑一声。

        她志在武魂,无意打斗,就算要打现在也不是时候,当下冲过去,旋即一掌拍出。

        呼!

        这手掌之上,火焰猛涨,整只手像烧红的烙铁,且愈发变得红润,眨眼之间便化为了红玉一般。

        虽然没了火焰,但这上面的温度却高得吓人,空气都跟着扭曲起来,犹如烈焰形成的风暴轻轻一掌,铺天盖地般直拍青海翼面门。

        “威力寻常的火焰掌,居然胜过先前百倍,已臻化境,你果然也得了奇遇。”青海翼话毕,美目猛地一睁,只见这深邃的眸底一阵寒光涌出,双眼立刻化为了冰雪般的颜色,一股冰森刺骨的战意猛然冲出。

        冰霜战眸!

        “不好……”焱珠手一顿,当即后退,可已经晚了。

        哗啦——

        一瞬间,她的带火手掌连带周身石头兵马、地面全部被冰霜冻结!

        “这是巫术……不对……武道……也不对……青海翼!你竟然将巫法与武道融合了!”焱珠紧紧慢了一拍,半个身体便被飞快蔓延的冰霜给冻住。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些寒冰,眼神之中有些窘迫一闪即逝。

        刚才青海翼那一眼的确是战意勃发,但是在一眼之下,能让周围如此大范围结冰,她一点防备都没有,这也只有巫法才做得到。放眼整个鹤幽神教,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青海翼之外,恐怕也只有那人了。

        “不知我儿,此刻是否已去找他。”

        焱珠实在不敢再分心,去考虑少离的事情,而是专注于面前这个老对手青海翼,她能感知得出来,青海翼这招巫法兼融了武道意志。

        “就允许你有奇遇不成?”青海翼眼眸之中的白光弱下,恢复正常,她冷冷道“这片幻阵六个阵脚,每一个都用了天灵地宝镇压着,想要走出幻阵便必须拔除阵脚。我们五个人,每人得了一分,但是想要走出这不见王城,还得拔除最后一个阵脚。”

        话音未落,咔嚓一声,一丝冰霜脉络顺着焱珠衣裙往上,冰花蔓延到焱珠脸颊时,焱珠的脸已变得苍白。

        但是她哼了一声,也笑了笑“这我自然知道,只是第六个阵脚只有我能得到,当然就是这狄王身上的武魂,除了我……你们谁都不配!”

        谁都不配!

        四字冷喝而出,焱珠双眸之中也泛起炽热的红色,周身冰霜乍然消失,融化成为水后反而勾勒出焱珠惊人绝艳的躯体线条。

        可在下一刻,这位长公主身上战意与火焰元阳融和爆发,战意一瞬便到,热火霎那融化四周冰霜,浑身上下冒出一团团热雾就像是一个刚刚沐浴完毕的美妇,说不出的惊人。连远处的沈飞也都一时怔住,直到被易少丞轻轻咳嗽一声,这才甩了甩头立刻变成一副正人君子模样。

        “青海翼,既然你要打,我今天就先灭了你!”

        焱珠举起手掌,隔空狂风一般拍下,顿时,无数火焰手掌像是雨点一般射向青海翼。

        砰砰砰……

        每一道手掌落下,都会将地面砸得出现波纹,周围石头兵马瞬间支离破碎。这手掌中蕴含的威力,就好像是星河倾泻形成的流星火雨,每一粒星痕流逝时那金火色泽,隐隐蕴含着坚不可摧的武道意志。

        “你还以为你杀得了我?”青海翼身形一动,一层冰霜迅速染遍全身,很快,这些冰霜变厚、凝结,化为了一身冰霜战甲。

        任由火雨样的掌印落在身上,冰甲巍然不动,被严密包裹的青海翼却毫发无损,她再次动用了移形换影。

        ……

        “先杀了这焱珠,再安心取来那武魂。”易少丞暗暗想到。

        虽然偷袭向来不是他风格,可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是还没等他冲出去,身后的铎娇身形一动。她背后生出了一对巨大的金色火焰翅膀,一扑一动,无声无息,就飞向了焱珠身后。

        “娇儿……”易少丞心中一紧,但晚了,易少丞低估了铎娇对焱珠的恨。

        这股恨,不止是杀父之仇,还有眼前这个叫“焱珠”的女人夺走了她童年所有的爱,让铎娇在成长中变成了一朵带刺的玫瑰,若没有鲜血浇灌,这些尖锐的刺会一直伴随终生。

        “你,必须死!”

        眼见铎娇悄然接近,就要偷袭成功。

        焱珠忽然嘲讽地笑了笑,一转身便挥出了道月牙状火焰,让人震惊的是,这火焰的颜色凌空还在变化,从红色逐渐加升,很快变成了青色。

        这才是炉火纯青,真正的巅峰武学淬炼后的圆满形态!

        “铎娇啊,铎娇,你自己送上来的,莫要怪姑姑无情!”

        不死之火,沾之即燃,生命不息,烈火不休!

        焱珠挥手间重重掌印,夹杂着星痕陨落般金火疯狂攻击着青海翼,同时还哈哈大笑,她身上破碎战甲缝隙中,流出了一些殷红的鲜血,连头发都有些纷乱,然而这也为她增添了一份雄世屹立之姿。

        “那可巧了,我这火也是。”铎娇面对飞来的月牙状蓝色火焰,双手一挥,悠然说道。

        金色火焰同样化为了月牙状飞出。

        嘭……

        两道有着神秘属性的火焰霎那撞上,并未就此碰撞消散,反而在空中互相砥砺着,僵持纠缠着。

        “什么?”焱珠也未想到会这样“你这是什么火焰?”

        “你不知道我的,但我却知道你的。”铎娇双手虚虚握住,狠狠一抓,那两道火焰月牙同时暴散,化为虚无。

        滇国传说之中,天地之间有三种火最为神奇。

        石中火,空中火,木中火——这三种火焰没有根,也无法得知诞生契机,而它们诞生的地方也是最不可能产生火焰的地方。

        但后来有人钻研古籍,研究山海志异便发现,这三种火可能真的存在。

        石中火,便是夷明火,指的是大地深处的心脏中,所诞生的火焰。大地为土,心为石,,所有人都知道,大地深处是滚烫熔岩,这熔岩深处的火焰,便是火焰中的火焰,这便是名为“石莲业火”的灵物,在汉人口中,又被称之为夷明火。

        空中火,虚空之中又怎么会有火焰?

        有,那就是太阳。

        太阳,便是金乌。

        大地远古之时,有金乌十只,居于东方扶桑树上。后金乌乱祸,导致天有十日,民不聊生。后有神人射下其中九只,这九只陨落大地并未死。只是各有去处,各有修为,不知所踪。

        至于那草木中火,便是朱雀火,又叫凤凰火、涅槃火。

        朱雀,自古有云,便是火凤凰。而又有人言,火凤凰栖居梧桐木,实则这梧桐并非是寻常梧桐,只得是久远太古之时,燧人氏取火时遇到的光明树,树上有无数奇特的鸟啄着树木,故而树木发光燃火。朱雀,也就是火凤凰。凤凰涅槃,死后重生,实则只是这些火焰灵体得形衰老后,用这生命力无穷的火焰烧掉残躯,再次新生罢了。

        只是不知道这狄王有何种能耐,聚齐了传说中三种火焰的两种,将其作为阵脚镇压其中,吸收其力量来布置偌大一个巫法幻阵。

        这两种火焰,如今虽各自易主,用法不一,威力却不相上下。

        如今一交手,自然也难分高低。

        “丫头,我仍是低看你了。”

        “姑姑说的什么话,我们不过是彼此彼此。”

        “你真当我没有办法惩治你吗,莫说你们这个几个人之中,我要想取谁性命,谁又能奈何我?哈哈……”

        焱珠武斗手法经验老道,凭借自身强悍,前压青海翼,后抗铎娇,从容不迫。

        沈飞和易少丞也顿时急了起来,万一她真的要发飙,那铎娇就危险了。

        “你们现在立刻给我后退,否则,我要铎娇第一个死,谁也拦不住!大不了,同归于尽罢了。”

        两人没想到,焱珠竟然强势到了这等地步,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

        “老妖婆!先前敬你是滇国摄政王,如今看来,不过是疯婆子,还敢抢我大汉的武魂,那就别怪我沈飞心狠手辣!”

        沈飞大喝一声,身形拔地而起,周身飞刀随心飘出,萦绕周身,随手一挥,这些飞刀便随他所指,纷纷射向了焱珠。

        雷龙啸!

        易少丞鼓足元阳,狠狠一吼,吼声融合战意,化为一圈圈粗硕音波,所过之处,石头兵马纷纷化为碎石粉尘!

        这一次夹击,配合的天衣无缝,一波胜过一波。

        这焱珠要再不死,众人也无可奈何了。

        “呵呵呵呵呵……”正在这时,焱珠忽然放掉了所有防御与攻击,仰天一阵狂笑,任由无数的攻击落向了她的身体。

        她想干嘛?

        她当真疯了吗?

        这女人一向强势,为何自寻死路?

        一时间,四人心中闪过无数念头,无数疑问,但很快,这种疑问便化为了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