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八十一章 焱珠必须死
  • 正文卷 第八十一章 焱珠必须死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别,焱珠平时凶狠起来厉害无比,连逃跑也都异常敏捷,这一跳一窜,就像兔子离窝,飞纵如箭。

        “臭婆娘!谁允许你逃了,当年你怎么待我,今天我也要怎样对你!”

        话音落,易少丞枪风袭来,带着冰冷刺骨的杀意,直取焱珠后脑。

        他本来对焱珠还不至于杀机如此严重,但刚才焱珠将铎娇甩开这个恶毒的动作,一下子就打开了易少丞的仇恨之匣。

        焱珠二话不,一边逃窜一边转身甩手一掌拍出,激烈的火焰元阳化为了无数火莲疯狂生长纠缠成的手掌,压向了易少丞。

        “焱珠,你作恶多端,今日是逃不了了!”

        语闭,青海翼也加入战团,一阵夹带无数雪花的风浪袭来,哗啦一声扑灭火焰手掌,继续朝焱珠奔涌,风浪之中,青海翼的身形若隐若现。

        然而更加凌厉的是,这两大波攻击之中,一道犀利飞刀撕裂重重空气,直冲她后脑勺。

        “将军不让你走,我让你走,但尸体留下!”

        原来是沈飞,不顾身体伤痛,动用元阳甩出了这凌厉一刀。

        甩出之后,沈飞又吐了口血,半跪在地,脸色如金箔,看起来受伤不轻,但他知道,只要自己不死,剩下所有的力量应当用来杀掉这个滇国摄政王,不论是为大汉除掉一害也好,还是为了之后探索这神人古墓更为顺畅也罢……这焱珠,都必须死!

        “老妖婆!你害我生父生母,又害我养父师父,十多年来无一日不想杀我,今日老账新帐一起算个清楚,休怪我铎娇无情!”

        众人之中唯一没有受重伤的便是铎娇。

        她实力虽轻微,可如今也有紫袍初阶的力量,这力量爆发,全身火焰化为万千紫色燕子。

        所有燕子凝在一起,不断叠加,色泽竟然从紫色朝橙色有了过度的迹象,最终成了一只紫中带微黄的燕子,形如刀剪,咻一声滑飞出去。

        它虽后发,可速度竟然一下子超过沈飞的飞刀,瞬间到了焱珠后背。

        砰!

        焱珠后背衣物被烧毁,露出的内层护甲变得枯焦,身形一顿,往前一扑。

        这一顿便了不得,那身后三波猛烈攻击接踵而至……

        焱珠一咬牙回望,整个眼眸顿时被冰雪风波、雷枪、飞刀充满,眼眸中透露着绝望。

        她看着铎娇、易少丞、青海翼、沈飞,贝齿咬着红唇,血液丝丝流下。

        焱珠长公主眼中的恨意、不甘、愤懑,眨眼如同大火冲到了她头。手掌一动,便想冲破这所有攻击,与这些人杀个鱼死网破。

        想想昔日……

        不,哪怕直到现在,自己都是滇国的最高权柄者!

        这群人……蝼蚁……全都是蝼蚁!她能捏死一百个!他们嚣张什么!

        可是今天……

        “我要活下去!我要得到武魂!”

        这位身居高位、能够把持滇国朝政十余年而将整个滇国弄得井井有条的强者,这一刻,脑子很快清醒过来,任由天大的怨气,都被她强行压下,她当即做了最理智的选择。

        玉手一抖,整条手臂裹满了红色火焰,火焰瞬间化为蓝色。

        这已是她能调动起的最后元阳!

        手一甩,一道蓝色火焰月牙飞出,半弧震荡的全部是能量,与身后所有攻击碰撞在一起。

        轰!

        虽然这种程度的爆炸,远远没有适才青皮巨人踏足一步的威力,可是依旧让人胆颤心惊,四周爆涌出了无数烟尘。

        易少丞与青海翼,被冲击逼迫后退。

        等烟雾消散时,只见那道红色的身影已在这片平原上跑了三里有余,便连忙追去,只是刚跑了一段,前面的焱珠便消失不见了。

        两人停下,这时铎娇与沈飞也赶了过来。

        “人呢?”铎娇连忙问道。现在谁都害怕焱珠恢复。

        “不见了。”青海翼皱着眉道。

        “强弩之末,追!”虽然易少丞心里气得要发疯,但脸上却没有什么波动。

        十年之前他被这婆娘在罗森号上折磨了这么久,又整日担惊受怕惦念着铎娇,纵然在大汉谋划着复仇,可是心头也摄于这婆娘对铎娇有所妄动。

        所以多年以来,焱珠是易少丞的一块心病,也是一块毒瘤。

        好在今天在神人古墓内,只有前路没有后路,而且焱珠也已经削弱许多。

        “必须杀了她。”

        易少丞淡然道。他要为师门报仇,为骁龙报仇,更为自己报仇。

        想到这里,易少丞目光一怔,看向焱珠消失的地方,那里若隐若现,总让人心里有些不安。

        易少丞道:“丫头,你不是会有那种火蝴蝶可以侦地形吗?”

        铎娇立刻会意。

        没多久,众人目光随着这几只火蝴蝶朝前方看去,大概只有几丈后,这几只蝴蝶便飞不动了,在原地打转儿。

        “如何?”所有人一怔,连忙看向铎娇。

        但铎娇的面色也是疑惑不解。

        “丫头,好像有什么东西挡在那里。”青海翼犹疑着道。

        “不是好像,你们看。”铎娇连忙上前,指着空中一道,这上面有一皮屑与血斑,想必是刚才那焱珠留下的。。

        可是,怎么会这样,眼前不就是空气么,什么都没有啊。

        “不对,这里的确是有什么东西。”

        青海翼与铎娇对视一眼,仿佛想到了什么,将手往前面一按,顿时,毛糙有层次的触感一下出现在掌心。

        “是墙壁!”她转过头来看着易少丞激动道:“爹,是墙壁,这里是一堵看不见的墙!”

        易少丞一怔,和沈飞对视一眼,连忙用手摸了上去,这一摸,果真如此,那一块一块有层次的又显毛糙的感觉,可不就是城墙墙砖砌出来的那种触感么?

        既然有墙,那肯定有门,刚才焱珠跑着跑着不见,一定是非常偶然撞上了门进入了里面!

        “原来如此。”易少丞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这前面无形的墙壁,笑了。

        “没想到焱珠的运气还真好,要不是歪打正着,我们在这里就能把她抓住。”

        众人很快在这面无形墙壁上找到了入口。

        最先找到的还是铎娇,在铎娇刚触碰到入口时,便觉得像是碰到了一层柔软的膜,稍一用力,整个人就被吸了进去。

        发现这一情况的其他人,连忙紧跟了上去。

        眼前一亮,好像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到处是巨石、碎石,无数形态扭曲的花草与披着绿苔的树木肆意生长,低沉的雾霭匍匐萦绕在树木间的地面上。

        乍一看过去,还能看到远处巨大的石头建筑,像是庙堂,又像是宫殿。

        竟然是一座古城,鬼斧神工的出现在此,而且全以巨大整石砌成,即便此地如今已是废墟,都看起来异常宏伟。

        众人被震撼之余,很难想像,当初这地方恢宏之时,该是何其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