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六十九章 天大的秘密
  • 正文卷 第六十九章 天大的秘密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三刻之后。

        “糟了!”少离和无涯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被焱珠的大量精锐包围。

        更要命的是,在这美丽但是冷漠的珑兮身侧,还有那个身材高大冷如阴曹地府战将的铁甲侍卫!散发着一股死寂的氛围。

        即便少离能做到面无惧色地看着珑兮,但一看到这家伙,额头细密的汗珠立刻冒出。

        珑兮……很强!

        这个魂……更强!

        更何况,还有这一大批的精锐亲卫!

        被团团包围起来后,少离一口冷气也涌上头顶。

        旁侧,无涯做好了攻击姿势。似乎只要少离吩咐一句,就会立刻扑上去拼命。

        “珑兮,你想造反吗!?”过了很久,少离上位者的目光,微微一瞥,悠然说到。

        “王子殿下,请您迷途知返,收手吧,到时候您与摄政王殿下姑侄情深,这些都能当作一场玩笑,可您若执迷不悟的话……那就怪我下手无情了!”

        珑兮不紧不慢说道,语气到最后一句时,忽然变得狠厉,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同时,她竟然还从背上的箭袋里,像模像样的拔出了一支箭翎。

        少离气得微微发颤。

        而那魂更是直接,霜绝微微一提,朝上面露出半尺锋利的剑刃后再摁住不动,静待后面的命令。

        这些动作,很好的说明了什么叫:剑拔弩张!

        “迷途知返?开什么玩笑!”

        少离很清楚这场游戏的规矩,一旦自己输了,即便不会死,日后也会成为废人。还不知道那焱珠,会不会千百倍的折磨自己。

        那定然是叫生不如死!

        比起这个,少离还情愿去死。

        “罗嗦什么?我要你死!”少离低沉吼道,凶性也一下子被激发了出来,“我就不相信你敢对我动手,来啊。”

        珑兮无奈叹息一声,戏谑地看着少离,摇了摇头,神态既玩味,又讥讽。甚至,这与那焱珠都有几分神似。

        “既然殿下食古不化,那我也只好……”

        “住手!”

        此时此刻,曦云从远处传来的的声音,加速了事情的变化。

        因为,珑兮听了后,面色立马一变。她太清楚这曦云是何许人也了。

        “魂,我们一起动手。你杀了那个红发小子。”她催道,“那曦云极为厉害,只要绑住少离,我们再去找长公主殿下。”

        顷刻之间,她全身气势澎湃,珑兮杀向了少离和无涯,竟然直接动用接近半步界主境的全力!

        而此同时。

        身处珑兮身后的铁甲侍卫魂,也忽然抽出了了霜绝,一刀斩下——只是,他的目标竟然是朝着珑兮后背。

        嗤——

        珑兮猝不及防,身体被斩成了两段,上下分家,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久久不散。

        一时间,无涯与少离都惊呆了。刚赶来的曦云本想拦住珑兮,却未想见到了这样的场面,也一脸困惑。

        这——这是?

        这是临阵倒戈么?

        少离惊呆了!

        铁甲侍卫做完这些,却也不含糊,将戴在脑袋上的铁甲盔帽脱下,霜绝插在地上,单膝跪下。

        “殿下,末将魂,自幼被焱珠胁迫欺压,今日终能扬眉吐气。愿效忠殿下,扶弱抑强,肃清朝政!”

        只是事出太过突然,少离恢复过来连忙扶起魂,看上去这人年龄并不大,最多也只有十**岁的模样,但已是王者后期的实力,简直是天才中的天才,真让人妒忌不已。

        惊魂未定的少离,连忙扶起魂。

        “你干的好,干的漂亮,珑兮助纣为孽,早就该除灭,我一定会重赏与你。”

        “多谢殿下。”

        魂淡然回应,保持着向来波澜不惊的样子。

        少离也看向曦云,曦云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无涯,这小子正上下打量着魂,不知在思忖什么。

        “既然如此,魂,那她们怎么办?”

        少离指着远处那群卫队道。

        摆在众人面前的,便是这支珑兮死后留下的这精锐卫队,虽然远不如那些龙射手们强大,但一个个都是百战之兵。就算能全部灭杀,但杀了可惜啊,好多都是如花似玉的姑娘。

        “末将可以说服她们。”魂诚恳说到。

        “真的?”

        但见魂去了那边,与几名卫队长沟通起来。

        不一会儿,那几个队长随同一齐来到少离面前请罪。

        “诸位,都是我滇国股肱,你们也是被蒙蔽了。走,随我回雍元城,还有建功立业之时。”

        少离大手一挥,这些人立刻从敌对方变成了麾下。

        ……

        回到雍元。

        由于魂自幼在焱珠身边长大,知晓许多秘密,有了他的帮助,再加上铎娇留存在书房里的一份名单,合二为一,许多隐藏至深的焱珠派系的大臣们,也都被挖掘了出来。

        当秘密不再是秘密的时候,但凡有效忠于焱珠的大臣全部抓走,关在了大牢之中,只等明日当着满城百姓抄斩。

        这一夜,对于雍元城的所有人来说,都非常、非常漫长。

        黎明到来,霞云如血。

        随着第二天太阳升起之时,上百位大臣被脱去官服,跪在了城墙脚下。

        数万民众,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

        但整个现场,却是寂静无声。

        少离、铎娇这一派系,与敌对的焱珠长公主之间,此时终于有了个结果。

        整个滇国的皇庭,终于变天。

        只有身为滇国的子民,才能深深感觉到其中的变化,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这滇国的天下,滇国的主子,终于易主。

        少离身边的文大人,此时甘愿充当刽子手。一一宣布这些人罪状后,那依旧身穿铁甲的魂,便手起剑落,将大好头颅一颗颗斩下。而之所以选择魂作为刽子手,少离也是另有深意,谁都知道这叫一不做二不休,只要他手上染血了,才算是投名状,才能被信任。

        “别杀我!”直到快杀到一个美妇时,这美妇着急地叫了起来:“我有一言,要对殿下说,此事关于殿下与摄政王之间的秘密。”

        少离一听,便觉得奇怪,遂放慢了斩杀的步法,来到了她身边。

        “殿下可否凑近些许?此事不可第二人知晓。”

        “殿下……此人是焱珠心腹,几年前才退居嫁给中枢官员为妾。”

        魂这短短数语,信息量非常庞大。

        焱珠手下那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既可以训练成为精锐中的精锐,打仗杀敌丝毫不弱于男人,又可以作为温香软玉送到各位大臣的床笫,牢牢把持这些大臣的一举一动。这一切,也许能说明为何在过去二十年漫长时间里,偌大滇国以她为尊。

        “魂,不要担心我。我能明辨是非!”

        少离挥了挥手,示意他后退,然后蹲下身来凑过耳朵。

        只听到美妇吐字清晰,一字一顿道:“殿下可知为何摄政王表面对铎娇好,却暗地里想要诛杀她,却不杀你?铎娇一个女儿身,即便和你一样身份高贵,要坐上王位也极为困难。摄政王表面对殿下冷淡,暗地里却异常关心,知道殿下一举一动,这又是为何,殿下可想过她是否真想谋权篡位?”

        “为何?”少离皱着眉头低沉声音道,心里忽然有些不安了起来。

        这美妇所说的,正是他多年来一直觉得困惑的地方。

        焱珠从未对自己下过任何杀手,要说起来,最多只是有些厌恶、鄙视而已。

        而她对姐姐铎娇,却是一时一刻真正的想要夺命。

        “因为,她才是您真正母亲。”

        美妇终于说出了这辈子所见过所有事情之中,最大的一个秘密。

        说完,她便又笑了。

        “我们都是你母亲的人,没错,她一定不会怪你所作所为。狮子长大了,就再也藏不住自己的爪牙。希望你有一天,你也能用今天对付她的手段,这样对付铎娇,因为铎娇她并不是你的亲姐姐呀!还有,你的母亲让你去鹤幽神教找一个人,越早越好!”

        少离一愣,眼神有些惶恐,站起来忽然之间又变得狂怒异常。

        “找谁?”

        “右圣使者,黑袍!”美妇说完,少离已经迫不及待狰狞着脸一把夺过魂手中的大剑,高高扬起狠狠落下,只一瞬,美妇便尸首分家了。

        头颅落在地上,微笑依旧。

        可少离还没有停手,他举着霜绝大剑在一遍一遍屠戮尸体,直到浑身都是血浆与骨肉,脸色异常狰狞。

        “黑袍是谁,黑袍是谁,我才不管他是谁。”

        心中咒骂着,但如今少离已经确实相信了美妇的话,只是事发突然,他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一个局面。

        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惊恐地看着少离。

        少离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将剑扔给了魂,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便走了。

        “不用宣布了,立刻给我动手。”

        魂也是一愣。

        但很快,他手腕扭动,持剑一甩,丝状剑气眨眼化为月牙形弧度,一下扫过剩余几十名罪臣,然后收剑走人。

        杀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对于他这种王者后期的人来说,连吹灰之力都谈不上。

        噗噗噗……魂走出几步后。

        身后,一颗颗脑袋忽然从脖子上飞出,抛向空中,热血似喷泉,从断口出狂喷。

        血腥,而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