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五十七章 内定的阿泰
  • 正文卷 第五十七章 内定的阿泰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想必,你就是滇国大丞焱珠殿下吧。”易少丞终于开口,眉头一挑,用公事公办的口吻故意道:“在下是大汉使臣骁龙,奉我天朝陛下之命出使滇国,此次是特来访求一些事情的。”

        “哼,哼哼,骁龙?你就是骁龙!”

        焱珠自然不明白易少丞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说到底,当初她与易少丞交恶,完全是因为铎娇侥幸被他所救导致的。

        至于易少丞是什么出身,叫什么骁龙,反而并不重要。因为听说汉人的名、号往往是分开的,譬如这个易少丞,字什么,号什么,往往非常的啰嗦,倒不如滇国这么简单。

        因此,易少丞再次出现在这里,焱珠却没往深处想易少丞假冒了骁龙这一身份,道,“原来你就是骁龙,这到是令本王万万没想到。既然是汉朝使节,为何偷偷摸摸的来这里?”焱珠忍耐性子说。

        此前她已收到汉朝内应李水真的铁鹞子传书,早就知道骁龙会入滇国。

        新仇旧恨,焱珠对易少丞可就没那么多耐性,甚至连隐晦的表示尊敬也不用了,直接大手一挥,又道,“我不管你是谁,阻我比武……就是大不敬!”

        易少丞朗声打断道:“原来这就是殿下所说的滇国最神圣的比武,我看也不过如此!这叫魁暮狼的三番两次暗中出手,算计这个红毛小子,而你却无动于衷。我身为汉人都看不下去,何来公平公义一说……这滇国的阿泰选拔赛,也不过如此。”

        易少丞此话一出,众人哗然,连焱珠也无话可说。

        “而且!刚才所有人都看到了,并非是在下先出手,而是这个魁暮狼。”

        易少丞再次说道。他此话动用了元阳纯力,百丈之内,所有人都真真切切的听在耳中。

        “什么,魁暮狼玩阴的。”

        “这人能轻易打败魁暮狼,看来不像说假话!”

        “你们看啊,焱珠长公主都已经默认了。这……这魁暮狼简直该死。”

        “这汉朝使节,果然厉害啊。”

        众人纷纷表达不满,易少丞见占据了道德上风,便以一副高姿态的语气说道,“焱珠殿下,若要算账,尽管来便是。我身为汉使,若没有一颗公平之心,又怎能代表我圣皇懿旨,来这滇国与你们化干戈为玉帛。”

        “这么说,你的所作所为,搅乱我们阿泰选拔,反而是值得称颂?”

        易少丞傲然点点头,那神情差点把焱珠气个半死。

        焱珠看了易少丞良久,冰冷表情渐渐柔和下来。最后道:“骁龙使节,这边请。我早就想杀鸡儆猴,如此神圣比武竟然有人作弊,当真罪无可赦,来人——”

        焱珠身后那名铁甲侍卫站出来,一下落在了比武台上。

        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的桐木帢感觉到身后有人,抬起头看。

        一柄大剑骤然落下。

        这一刻,所有百姓都扭过头闭上了眼。

        嗤——

        不得不说,焱珠的手段极为厉害,杀死桐木帢让本来有些松散的民心,再次凝聚了起来。

        “骁龙汉使,你既来我滇国,本王理应宴请与你。择日不如撞日,不如阁下请挪步我月火宫……如何啊?”

        易少丞淡然回应,“既然长公主如此好客,骁某却之不恭。请!”

        “请!”

        易少将手中银枪一甩,那银枪被个人群中背弓独眼壮汉接在手中,怀揣至宝似的将枪抱着,然后朗声大喊道:“恭迎将军,前往月火宫!”

        顿时,一群壮汉从乌压压的百姓堆里钻出来,他们一个个都身披汉朝戎甲,分成两列,站在了比武台下。

        这等声势,虽只有二十人,却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感觉。

        等到易少丞走下台时,所有人执着长枪,齐声道:“恭迎将军!”低宏的声音在整个滇国皇宫之前响起,声音冲入了天穹,久久不绝。

        ……

        易少丞被宴请后,铎娇却不能随之而去,因为接下来还有比赛。无涯对阵少离。

        就在两人对视良久,准备交锋的刹那,无涯忽然举手:“殿下,我认输。”

        无涯转过身去,对所有观众都如此示意。铎娇心中一阵感叹:“师兄终于开窍了。”

        于是这刹那,少离一拳硬生生的停在距离无涯后背三寸处,整个身形都呆愣在当场。

        呆如木鸡!

        阿泰,对于别人来说,最为神圣不过。

        但对于少离,却是虚名而已。

        少离这一口恶气难以平复,可他又怪不得无涯,这个傻子今天怎么突然变了,那肯定是姐姐的主意呗。

        “我恨呐!”

        少离一甩手,愤愤然离开了这比武台。

        深夜来临后,少离王寝宫,一片灯火辉煌,歌女声乐,洋溢而出。

        他早已吩咐御膳房做了许多丰盛的菜,宴请那五位宗师。

        “我能赢得此次殊荣,自然全赖五位师父。师父,少离先干为敬。”

        言罢,少离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少离再次举杯走下了台阶道:“不瞒诸位师父,少离实在感激。”

        “殿下不用客气。”几个老头连忙说道。

        “所以!”少离顿了顿,笑了起来:“少离已经把诸位师父的家人接入了宫中照料。”

        几个老头笑了笑,酒喝多了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但笑了几息功夫,忽然面色一变。

        “只要几位师宗,能好好相助,本皇子定会好好照应宗师们的家属亲眷,若是有半点不随我愿。”

        少离突然将手中杯子仍在地上,碎了一地,面容狰狞一字字吐出。

        “若你们不愿意,就是我最大的敌人。我……容不下诸位为虎作伥啊。”

        周围传来一阵纷乱之声,从各门之中涌入一群群甲士。

        这五位宗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终于有人曲膝而跪,“我愿意听从皇子调遣。”

        其他四人,尽皆跪地。

        “哦对了,本王子希望日后与诸位师父相处愉快,另外,这酒的滋味如何?”

        几个老头都是人精,一听此言顿时感觉到不对,连忙屏气凝神,这才发觉少离所说之事不假,这酒的确有问题。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已经由不得再行反抗了。

        “几位老师,请随我一起前往十里坞吧!”

        “十里坞?我等去那干什么。”几个老头不知道少离话中含义。

        少离大手一挥,道,“我皇姐铎娇有请。”

        “原是王女殿下,不知,不知这有何要务,却不能在宫中相约”。其中一位老者,甚有几分主见,问道。

        “自然是为了举兵讨伐焱珠!又何谈在宫中相约?出发!”

        “讨伐焱珠?”这五位宗师闻言,顿时吓了个酒醒,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原来这事玩大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