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你不值得
  • 正文卷 第四十八章 你不值得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铁剑温度飞快消退,寒气随之从铁剑上冒出来。同时,形成了一把冰霜之刃。

        原本只有三尺长的铁剑,此刻看起来硕大无比,也更加的刚猛厚重。

        铎娇心头一凛,后跳猛退。

        同时手一松,长枪消散,化为数百只青色火焰蝴蝶。

        这些蝴蝶凝聚在一起,变了流动云彩,将其托起,带着她在空中飘飞旋转,转眼便腾挪到了男人身后。但此人速度更快……

        轰!

        被寒气缠绕覆盖壮大到三丈长的巨剑落下,将地面砸出一条冰凌沟壑,连带那青色魂火墙也被劈开了一个缺口。呼啸而出刚烈的纵横剑气,也将火墙压得矮了一半。

        铎娇喘息不已,惊骇地看着这个男人背影。

        “这就是王者境!王者境!没想到王者境这样强!”

        铎娇咬着牙,握紧了拳头,周围的青色火焰蝴蝶像是感受到了她的心意,翩飞纠缠成了一个圆形将她笼罩其中。

        她盯着那个男人,男人已经收回铁剑,“噹!”地一声敲在地上。

        转身,他看着面前少女,沙哑声音同样是在感慨:“原本以为巫术的魂火,和武道的纯阳元力也没什么区别,没想到千变万化,如意随心,也难怪在滇国巫师的身份更高一筹,再加上你的天赋也很不错。”

        “阁下谬赞了!”铎娇冷笑着回答,内心却已做好了另一番准备。

        按理说,曦云早应该前来驰援,却半天不见人影。

        既然打不过,又没有援兵,自然不能在这里徒劳了。铎娇萌生退意!

        却不料,这男人迅速举起铁剑,狠狠朝地面一戳。肉眼可见,一股强大的蓝色能量顺着铁剑的剑锋,使得冰层层层开裂展现出内在的锋芒。

        当这剑锋再一次着地!

        叮!

        一大圈寒冷气劲贴着地面冲开,四周青色魂火墙瞬间被扑灭,周围的墨竹旋即冻结,全部化为形体招展的冰塑。

        昏暗夜色中,大雨倾盆依旧,那万千雨点,也受到这股寒流的影响,立即化为一束束冰凌、冰针、冰剑,在对方的搅动下,铺天盖地,朝着她席卷杀来。

        “怎会如此强大?”魂火化为了盾,铎娇若再无破局之策,片刻后必会被这些冰流所伤。

        铎娇知道自己大意了。

        本以为自己起初时能用墨袍实力迷惑住这人,然后再展现出真正青袍的实力,却没想无论青袍还是墨袍,在这人眼里都不过是个玩笑而已。纵然竭尽全力使出的魂火,恐怕也和表演没什么区别吧。

        “好了殿下,我时间不够,今日便玩到此,他日若有机会在陪你练手。”

        男人沙哑的声音又起,顿时森冷的寒气将湿透了的地面寸寸冻住,这冰冻的范围很快就逼近了铎娇。

        地面一层层的冻结,寒霜一寸寸接近,然而铎娇却无法挪动,感到整个人都要被冰封。

        “太轻敌了……就这样结束了么?”

        铎娇心里问自己。

        死,并不可怕。

        最坏的结果,便是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再见这一面真的没有机会了吗?这可是自己挣扎了十年,唯一想要做的事——这须臾,数不清的杂念,焦迫中涌现。

        “不,绝不!我绝不要这样!”

        什么事都能放弃,就是这件不能!

        铎娇怨念之声,就像音爆一样爆发而出。

        如此猛然的一呼,还有铎娇精致容颜骇然扭曲,竟让那男子微微有些吃惊起来。不过转瞬他就涌起了另外一个念头。

        “这小妮子,必须是我的!”

        时不待我。

        铎娇手指上光芒大亮,她唯一可以挥使的便只有魂火,源源不断的青色魂火从戒面中散发出来,化为一丝丝一缕缕炽热的流烟飘散在她四周。

        再一看,铎娇周身青色炽热的流烟暴涨,化为一尊持枪的火焰人形,飞奔刺向男人。

        “她疯了,难不怕就这样……死了吗!?”

        男人骇然的看着铎娇与火焰彻底融为一体,火焰人形便是铎娇,铎娇便是火焰人,所过之处冰消雪融,再也不能阻她半步——这虽是极为厉害的大招、杀招,然而反噬之力只有铎娇本身知道,几个呼吸后,再不散去这些魂火,自己亦将成为一缕燃烧殆尽的飞灰。

        “杀……杀,杀……”

        扭曲的五官。

        灭世般愤怒。

        火烧的大地,还有从骨髓乃至灵魂深处爆发出的这股狠劲。

        “什么?!”

        看着破掉他的冰封一路冲来的火焰人形,这尊持枪的火焰人,已经开始燃烧了!

        男人沙哑的声音里充满了震惊,似乎也没有料到会这样。如果任凭铎娇这般燃烧,恐怕不但东西得不到,人也会香消玉殒。

        可就在男人迟疑这刹那,持枪的火焰人形转瞬扑在了他身上。

        轰!

        青色火焰骤亮暴散,夹杂着男人不甘的惨叫和掼甩而出的倒地声。

        随着火焰暗下去,男人的惨叫也渐渐停止,四周暗了下去,大雨滂沱的声音已经淹没了这一切。

        陷入沉寂。

        ……

        铎娇脱了力,浑身冒着热气,宫装已有焦烤之色,她一下跪倒在地。周围的冰冻地面上,剑痕密布,其中亦不乏烟熏之色。

        她跪在这里,实在太累了……但总算赢了。

        “呼……”她松了口气,心中无比自嘲,“可这赢,又何谈是赢?”

        因为在最后的一刹那,眼看着就要将男人杀死,那魂火的温度已到最为炽烈之际,再不散去,自己必会燃烧成为一抹烟雾,彻底消散。

        铎娇终究是做不到以命换命,无言中已无须再谈什么获胜的心情,此刻,这黑暗中一道肃鋭的剑气再次袭来,随着叮的一声,下一刻她只觉整条手臂不知被什么给震麻。

        铎娇慌忙抬手看,手上空空如也,她这才明白过来,刚才那叮一声是戒指崩坏的声音。

        手指上,镶嵌魂火天果的戒指……竟崩坏了?铎娇一下子怔住!

        且不说,这枚用了多年的戒指如何珍贵,只要没有“天果”这种特殊的物质作为媒介,就算再厉害的巫师,也形同虚设,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也正是这个原因,有少部分巫师为了自保,还会留一部分精力学习武道自保,譬如说青海翼便是这一类人中的翘楚,武道修为已入界主。

        “戒指,竟然碎了,崩了!”

        铎娇心头巨震,瞳孔一缩,一双脚已经出现在她面前。

        那个男人再次走了过来,冰冷的剑托住了铎娇的下巴,往上抬了抬。

        这场战斗结束了。

        “滋味如何!?”胜利者的口吻,历来如此骄狂,“你刚才为什么不杀我,你是有机会玉石俱焚。”

        铎娇抬起头看向眼前,默默的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一丝丝悲哀之色,她面前这个男人浑身黑色斗篷已经被烧掉,缠绕半张脸的绷带却依旧安然无恙,只有一双森森的眼窝。

        面临对方提问时流露出的好奇,铎娇笑了笑。

        是啊,刚才哪怕是同归于尽,也比束手就擒要好。

        男人仍然就这么看着铎娇,足足好几个呼吸后,终于听到铎娇轻声回答,“因为……你,不值得。”

        铎娇言毕,人即刻被巨力掼倒在地,吃痛之下闷哼了声,再看时,漂亮的脸蛋上已出现了一个印子,嘴角也渗出了血丝。

        “好骄傲的小家伙,告诉我,幽牝天果到底在哪!”

        后背已经被烧得血肉模糊,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打铎娇的原因。说实在的,他懊恼自己有些大意才导致这么窝囊。不过,这并不影响铁剑男人有双毒辣的眼睛,一切就和他预料的那样,没了天果戒指,铎娇身体又被冰霜劲气侵蚀,如今再没任何反抗之力。

        此番来这里,他的主要目的还是受九头尸鹫的命令找到幽牝天果,当然,附带着还可以把这个女娃子带回去,早就听说她是个美人儿,今日得见,容颜逆天,惊为天人,却是枚不折不扣的小辣椒。

        所以,他要将自己刚才所受的罪,全部返还给这个小辣椒!

        “你不是很厉害吗?不是会玩火吗?起来啊?来啊!”男人并不急着杀铎娇,也不急着从铎娇身上搜索,或用剑抽,或用脚踢,铎娇便被这样子折磨着,身体时而飞出在泥泞的地面飞滚,却始终没有喊出一声。

        只是,她的心却越来越绝望。

        这家伙还真会挑地方,此地幽静被浓密的竹林环绕,人迹罕至,光影难穿,声音更难传出。

        再加上大雨滂沱,纵然她大喊救命,也不会有人听到半分。

        忽然。

        一道惊雷落下,刹那照亮四周。

        铎娇湿透的宫装紧贴在身上,姣好的身躯暴露无遗,却冷冷的看向男人。

        这让男人看得极为不爽,渐而又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抬手挥剑,那剑气射出,隔空便将铎娇上半身的外衣割碎。

        铎娇脸色一变,终于慌了,她咬着下嘴唇冷冷看向男人,用嚼碎冰的语气说道:“我后悔了。”

        “后悔没杀我,哈哈。我让你知道此间滋味。”男人恶狠狠说着扑去,一把捏住了铎娇的脸腮,想要一亲芳泽。

        咔嚓……轰!

        又一道电闪,撕裂苍穹,也照亮了林间。

        男人却停下手中动作,因为同时他也看到了一个幽长的身影伫立在身后,明明就是厉鬼,却非要这么悄无声息。他的心猛然一跃,身躯本能的飞弹而出后,随后剑指这影子,嗓音干干的道,“鬼鬼祟祟,你是什么人?说!”

        “一个把你碎尸万段的人。”

        来者语色,淡然。

        他戴着个罩帽,一袭黑色的风衣长袍无风而动,刻意低垂着下巴就是为了隐藏身份,看上去平添了几分神秘飘逸感。

        “哈哈,凭你这三寸之舌,就能把我碎尸万段?哈哈哈……”铁剑男子吱声。

        来者看似松松垮垮的捏了捏拳,“砰砰砰!”掌中指节的骨骼脆响,接二连三。

        “好久没有打人了,上一次,打死的是徐胜的儿子,这次保证让你喝一壶。”

        铁剑男子听完,喉结不由得哽了一下。

        ……

        由于这来援太突然,而且还很强,铎娇顿时喜色飞扬。

        不过,铎娇却并不知此人是谁,又为何会救自己,总之劫后余生的人大都会莫名对施救者产生强烈的好感,这点连铎娇也不能例外。

        “阁下是谁,并不重要,关键是个硬茬子,还是及时雨。不对,这雨已经够大了!”铎娇语气揶揄,笑得非常明艳。

        “看来,我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不管你是谁……帮我杀了他!”

        重要的事情铎娇只说一遍:杀了他!

        话中辣意,及眼神里的光辉,铎娇这分明是要吃人啊。

        旋即,她挣扎起来后甩了甩身上的泥渍,又强忍疼痛坐到一侧的亭中,小心用手捏住刚才被割破的衣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