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上国新使
  • 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 上国新使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兵法是汉人最擅长的玩意儿,兵阵同样是,纵观下来西域南疆等等势力,从来是仗着国力与兵种的强大横行无忌,张牙舞爪,自然看不上这玩意儿。

        可现在这兵阵出现在滇国,还被一群势力超群的怪物掌握,这意味着什么?

        身为汉使的赵松明不寒而栗。

        “你怎么会兵阵的?是谁教你的!”他愤怒吼道。

        无涯不会回答他的话,只是一挥手,下了最后的命令。然后,这个兵阵便启动。数不清的怪物们围拢着赵松明开始进行一轮又一轮的攻击。

        赵松明苦不堪言,他的攻击虽然强大,但也不是不能被格挡,特别是在兵阵合力之下,他每每使出全身力量想要打开口子的攻击,最后都会被化解。既然攻击无用,那就防守,可是这防守根本不是办法,怪物们的骚扰与实攻虚实交接,让他难以分辨。

        这些怪物,竟然比一般的悍卒还要强上许多,气息茁长,显然是练过了什么功法,一个个都是初级宗师的实力。

        他拄着长枪,吃力地看着四周,咬着牙,神色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当年身陷敌军腹地时的情景。

        “我不能死……但即便是死也要把你们这些怪物杀了,不能给大汉留下祸患……”

        赵松明大吼道,再次持枪撑着身躯战斗了,这一刻的他不再为名,不再为利,一晃便回到了当时少年,穷苦出身的他曾经发誓要保家卫国,只是后来步入了军营、步入了官场他才知道,人终其一生为名利所奔波,活在世上便身不由己。

        然而这终究只是一场空谈罢了。

        一腔热血在时间流逝中变凉,曾经的单纯与傲气在也被消磨殆尽……如今,生命即将耗尽的他,仿佛又重拾起了初心,他永不忘自己是个军人,是大汉的兵。

        “为兵者,醉卧沙场,马革裹尸,若能戌疆守土,此生无憾!”

        朝着怪物组成的兵阵,赵松明发出了最后的咆哮与力量,但最终被淹没在兵阵中……被戳成了筛子。

        无涯看着这躺在地上睁眼朝天的老者,蹲下来为其合拢了眼皮。

        ……

        “啊喔喔喔……”无涯转身对所有怪物一抱拳,发出古怪的声音。

        “啊喔喔喔……”所有水鬼也发出类似声音,然后一个个跳下了船头,消失在太阳河中。

        如今的水猴子已开了些许灵智,懂得人言,更知道要如何生存。

        这也是易少丞当年的功劳——那时候的易少丞时常捉鱼喂它们,这种行为久而久之便烙印在它们心头。

        易少丞走后,无涯心中隐约觉得效仿此法只会让水猴子越来越多,而食物越来越少,在偶然一次看到人家耕种、放羊之后,他便突发奇想地尝试牧鱼。

        这一试便试掉了十年一般的光阴,幸好的是最后果然成了。

        后来,他就算不在,那些水猴子也会没事的时候操练,有事的时候去牧鱼。平日里还会打渔晾晒,做食物储备,这样一来便形成了良性循环。

        由于水猴子的寿命并没有人类长,所以繁殖得也快。今日他带出来的依旧是当年那些老兄弟,如今这些老兄弟基本上都已有了崽子,算是子孙满堂。

        无涯看着水猴子消失的水花良久,笑了笑,然后便离开了。

        今夜一战,他并不需要直接和赵松明交手,只因为自己这段时间修行已来一直找不到适合练手的对象,这才对赵松明起了兴趣,而那招平凡的刺出,也是自己磨练了许久都没寻找到关窍,如今总算通过这个契机融会贯通了。

        “师妹交代给我的事,完成了。”

        红发少年脸上露出一丝憨憨的笑容。

        ……

        无涯离开后,那艘大船也被水猴子们凿了个底朝天,半浮半沉的在太阳河越走越远,直至过了许久后,终于在汉朝境内被官兵们发现,上报给了朝廷。

        又是深夜,年轻的皇帝匆忙把徐胜召到了宫内。

        在早上的时候他便得到了这个消息,当时差点气昏了头,也亏他城府极深才忍了下去,直到此时此刻才将徐胜传召了过来。

        “徐胜,你看这个!”

        啪!

        两份折子,直接摔在了徐胜脚跟前。

        徐胜看了皇帝的脸色,弯下腰捡起来一看。

        只看了第一份,手便一哆嗦,差点跪了下去。这一份折子里写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上百人的大汉随军在与滇国的中央缓冲带被杀,随军统领的尸首已经确认,无一幸免。

        他知道,这次出使肯定出大事了,看情形那样东西也应该没找到。

        于是,他深呼吸一口,打开了第二份折子看,这一看,整个人当即瘫坐在了地上。

        正使赵松明被杀,尸体捅成了筛子,剩下上百随军无一幸免,所有人都是在一艘发往关内的滇国船只发现的,在船上还发现了一具腐化的尸体,确认无误为副使徐天裘的。

        “噗……”徐胜身体僵了良久,一口老血喷出,整个人也踉踉跄跄,摇摇欲坠。

        这徐天裘是不能死啊,谁让他是罡震玺的弟子!

        幸好眼疾手快的皇帝连忙扶住,但眼中明显带着一丝上位者那种特有的厌恶之情。

        “陛下!”徐胜惨呼一声跪在了地上,抱着双拳声泪俱下:“请陛下答应老臣,老臣愿意率三万兵马踏平滇国,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皇帝冷哼了一声,转过身躯,“我知道你一直想打仗,就想灭掉滇国,这一点嘛,与我的念想倒是有些一致。”

        “请陛下答应!”徐胜又朝着地面狠狠磕了一个头。

        “随军统领是在缓冲之地发现,你就断定是滇国做的?那赵松明徐天裘全部死了,没一个活口,没一个证明,船是到了汉朝境内才发现的,中间路途多少,你就确定是滇国做的?出兵,你拿什么名义出兵?”

        皇帝一拳狠狠砸在了桌案上。巨大的声音夹杂愤怒,让所有的灯火忽闪忽灭。

        砰!!!

        气,实在是太让人生气了!

        这股愤怒,是汉朝皇帝对滇国发出来。

        “可是陛下……”

        “没什么可是,就算真是他们做的,无凭无据,冒然出兵,不正不顺,滇国一推脱,我们再攻打便会引得诸国恐慌。滇国地处要塞,看似是能当我汉朝大关,又何尝不能当那西域匈关?到时候诸国会联手抵抗我汉朝,得不偿失。”

        皇帝比所有人更加能认清局势,这么一说,徐胜也清醒过来。

        你把滇国逼急了,他们换个靠山,这样潜在的朋友就变成了恶敌,实在不妥。

        无可奈何的徐胜,一拳砸在地面上,也只得狠狠发泄。

        “这件事你就不用插手了,自己还是好好想想,该如何向那位老人家交代吧。”

        “罡震玺……”徐胜一听这话,原本愤慨的面色变得冰冷,冰冷的脸色又一白,白了之后泛青,最后面若死灰。

        “老臣明白,老臣告退……”

        徐胜站起来,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皇宫。

        就连皇帝都不知道,两人的谈话早已被黄门小太监听了个一清二楚,然后乘着夜色将此事告诉了李水真。

        ……

        滇国的上空永远那么湛蓝。

        一声鹰啸骤然响起,一点黑影在天空中出现。

        焱珠长公主坐下的龙射手统帅之一的珑兮,连忙打开窗口抬眼看去,一只硕大的鹞子冲飞而来,最终稳稳落在了窗口处的架子上。

        珑兮的目光落在这只铁鹞子的脚上,那是一根竹管。

        她熟练地拆卸下了竹管中的信纸,喂了几块上好的肉干,便转身进入了寝宫内。

        深邃的宫内传来了慵懒但又性感的声音。

        “有点意思,谅他也不敢对我们动武,让李水真继续等候!”

        说完,还女音若有若无地打了个哈欠。

        ……

        一夜过去,汉宫内,侧卧的皇帝一夜无眠。

        天未亮时他便起了传,一人离开了寝宫,坐在那栏杆上遥望东方。

        直到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落在他那略显苍白的面容上,他便转身走入了御书房内,写下了一纸诏令。

        这道诏令被加急送到了常山郡,在当天下午,便落在了易少丞手上。

        “太好了将军!”项重看着诏令兴奋无比。

        自从上次杀了徐蒙后,易少丞便挂了军中闲职,若是长此以往,注定无法掌权。若无法掌权,那么接下来又如何能够培养为骁龙报仇的力量?而这诏令下来,易少丞虽然职介未变,却由闲职转正。

        最重要的是,这诏令上写明了,允许他带二十人。

        “出发去滇国……滇国……”和项重不同,易少丞的思绪一下就飘得很远了,这笑容莫名带着神往色彩。

        虽然这早在他预料之内,可他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快,一想到去滇国,他的心不免开始紧张起来。

        “我……我要见到娇儿了么。”

        印象之中,那时她只是个扎着小辫子的玉娃娃,生得非常可爱,又极讨人喜欢。易少丞真是想不到,自己这一生的命运,竟都会是系在她的手上,以至于十年过去,每每夜深人静之时,自己总懊恼当初选择对青海翼的屈服,让她一个人在冷幽幽的雍元城长大。

        这份心思,别人难以理解。那她现在又过都如何,是否可以独当一面?

        “大人,这人选你可有?若无的话我倒有个注意。”

        项重的话把易少丞的思绪拉了回来,易少丞想了想,若是他孤身一人前往,这一路上没个人照料,届时出了什么事也说不准。但信任的人又没有几个。

        “嗯,你有什么打算?”

        “将军,昔年将军曾练有一支兵阵,专门挑杀不服管教的强者,这些人是将军的亲卫,是值得信任的同袍,将军也待他们如手足,如今有了陛下这诏令,项重愿前往将这些人召回。有了这些知心的兄弟帮忙,到时候会顺畅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