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四十三章 猴又来了
  • 正文卷 第四十三章 猴又来了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在这种情况下,是个傻子都知道,是敌非友。

        这三十人的追兵异常凶悍,截住了上百人,风突然加大掀起滚滚沙尘,同时所有人亮出了弯刀,金属摩擦的声音,以及衣带在风中猎猎作响。

        紧接着,便是无数铿锵之声和惨呼、刀子划破衣甲、血液喷溅之声。

        最后一刀落下时,随军统领头颅飞起,然而他最后一招也将围攻之人的领袖面罩给劈开。那滚在地上的头颅正好看着杀了他的人,睁大的眼睛满是惊骇与诧异,似乎是怎么也没想到,杀了他的人竟然会是这个人——冬岭山部落族长哈鲁。

        没错,就是哈鲁,在事发前几些天,他们还围着篝火烤羊肉喝烈酒,称兄道弟,歌颂着冬岭山的风光壮美。

        哈鲁还和他吹嘘,说自己以前是滇国的阿泰,年轻时骁勇善战,自己部落的骑兵人数虽然少,却精良强悍,深得先王信任,若不是犯了错也不会从朝中退下。喝了烈酒的他便嘲笑哈鲁吹牛,说如果在汉朝,这样的悍将肯定会被委以重任,又怎么会被贬谪?小小的滇国,果然很复杂。

        只是这统领并不知道,哈鲁退下不是贬谪,而是在先王死后,他不愿附随长公主焱珠,故而做了类似汉人告老还乡的选择。

        当所有随军被杀,所有的风沙也正好停止,一切犹如天意。

        地面上残肢血染,幽暗如镀银霜,显得格外的凄寒。

        “族长,情况有点不对。”

        “怎么不对?”哈鲁问道。

        “这支队伍有两百人,如今这里才约莫一百人,剩下一百人去哪儿了?而且,殿下指名道姓要的那个老头也不在这里。”

        哈鲁一拍额头,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这里每个人都有两匹马了,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如此……不好,这群草皮子上的野狐狸竟然用了这样诡计,咱们赶快往回跑,他们怕是绕远路了!你们几个留下,收拾收拾,好好葬了这些汉子。”哈鲁连忙飞身上了马,带着剩余的二十人往回赶。

        哈鲁一勒缰绳,连忙带人往回赶,可在路过皇城时,又被铎娇的人给拦下来。

        “殿下这是何意?”

        哈鲁不解。

        ……

        几日后的夜,阴云蔽月。

        一行人匆匆来到了毗邻太阳河畔的某一处渡口,这里风景如画,停靠着有一艘民用大船。

        为首之人掀开了兜帽,在黑夜中露出了脸,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松明。

        看到这船,赵松明并没有松口气,直到所有人登上了船只,船只又在流水中荡漾起来,站在船头的赵松明这才松口气。

        一个走陆路,一个走水路,方向又相悖。只要顺利而下,何其快哉?。

        “如此,那王女无论怎么追,最终都会扑空。”

        赵松明脸上露出了笑,这种笑很得意。

        的确,在他这样的打算之下,没人会猜得到他一开始就准备了绕水路,原路返回的随军不过是诱饵。而这个诱饵,在减少人数之后又是双马换乘,速度更快,就算尽力追击,也根本追不上。

        如此分行,一下便保证了整支队伍所有人安全归汉,到时候添油加醋一说,自己功过相抵,情况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捞点功劳……

        砰——

        忽然间,船剧烈晃动了两下,赵松明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赵松明站起来问道。

        “啊……”一声刺耳的惨叫在这大晚上骤然响起。

        赵松明变了脸色,连忙冲了出去,但当他到达甲板上时,整张脸顿时变得铁青。

        望眼所及,甲板上鲜血与随军尸体横流,一道道黑色影子拄着长矛站在尸体前,在这无风阴云蔽月的黑夜,看起来犹如一尊尊微小的魔神。

        “你们是什么人?!”

        恰时,阴云散去,月光照落在甲板上,让他看清了这这些杀害了随军的凶手——身形不算大,模样如同猴子,略微有些佝偻的身体上披满了长矛,一双双眼睛森冷,修长的手握着长矛。

        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鬼!”

        赵松明一阵惊悚,但管你是人是鬼还是怪物,这些都得死,因为他得活下去。

        脚尖一挑,地面的长枪便被挑入手中。

        就在此时,这些怪物都散了开来,红发魁梧的少年从中走了出来。

        “原来是你。”

        一瞬之间,赵松明明白了,他什么都明白了!

        当这一头红发的魁梧少年从怪物让开的道中走了出来,手执长枪,毫无表情的脸看着赵松明,最后伸手一指。

        “来得好。”赵松明手中长枪一拧,冲了出去。

        杀!

        这注定不会是一场公平的比试。

        无涯在雍元皇庭虽然隐藏得很深,但真正实力是一品大宗师,而他要面对的是已晋升王者境多年的赵松明。赵松明又从军多年,实战经验老辣,只一出手动作便没多余的,直取无涯心口要害。

        无涯纵然灵巧躲过,却也直落下风。

        一百回合后,无涯一身衣物已经破碎,浑身鲜血淋漓,却越战越勇。

        平日里所教、所学,他在此刻都淋漓尽致地在运用着,那一枪一式也在身体伤痕不断增加的过程中,变得纯熟与融会贯通。

        终于,五位师傅所传授的本领,在第二百回合时,与他的如龙枪决融汇在一起。

        步法、身法、腰力、臂力、腕力、指力——在这一刻水到渠成贯通在一起,化为了手中长枪的平凡一刺。

        这一刺,平凡无奇,但却凝集了他全身所有的力量与技巧。

        赵松明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只觉这小子还有点料,没想到这么难缠,在这一刺刺来时,他借着王者境的力道随意一挡。

        啪!

        无涯的枪尖点在赵松明枪杆上,长枪当即断裂,那冰冷平凡的枪势头不减,继续朝赵松明胸口刺去。

        “小看了你!”

        赵松明神色一怔,他从未想到会是这种结局,连忙扭转身体一动,避开了要害。但听得嗤的一声,无涯的长枪刹那洞穿了赵松明的身体。

        又“嗤”一声,无涯收回带着血线的长枪,脸上露出一丝喜悦之意,当然,这喜悦仅仅是因为解开内心对于武学的某处疑惑。

        赵松明捂着胸口后退几步,避开了要害,这点上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至于受伤,那是家常便饭。想当年,纵马驰骋,身上刀枪剑伤不下二十处。还不照样金戈铁马,风火雷电驰骋在外?

        当下,赵松明手在身上点了两下,以点穴之法封住了伤口流血,虽然这样做同样会导致他封住穴位,元阳纯力无法流畅发挥。

        不过,对付这小子,却是绰绰有余了。

        “来吧!”赵松明身躯一震,上半身衣服支离破碎,裸露的躯体上肌肉虬结。

        谁能想到这个瘦弱、老态龙钟的老头子,竟然还有这样一幅强大躯体?

        无涯这时候却将长枪一甩,插入了船头。

        “怎么?放弃了?哈哈哈哈!这就对了!老夫再差也是王者境,还会怕你这个才入宗师未久的小娃娃?哈哈哈哈……”

        无涯转过身去,口中发出一些怪声,紧接着,那些原本伫立在甲板上一动不动的怪物们纷纷围了起来,将赵松明包围。

        赵松明吃了一惊,旋即笑了:“你觉得凭借这些未开化的畜生也能杀死我?老夫可是王者境!”

        心态调整后,赵松明回复到一副怡然之态!

        言罢,赵松明攻势再起,朝着其中一头怪物杀了过去。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头怪物果断后撤,一旁的怪物有条不紊地抽出了长枪,对着他戳了过来。他现在手中没有兵刃,身体又受了些伤,自然惧怕,当下便后撤了。

        但他哪里会想到,他后脚还未落地,这些他眼里未开化的畜生便三个一组,五组为一团,抱成一种特殊的架势开始对他轮番进攻。

        “兵阵?!”赵松明吃了一惊,他越看越觉得像。

        所谓兵阵,便是军队之中运用的一种特殊战法,往往攻守一体,或者具有极大的攻击、防守的特性。兵阵的种类繁多,效用不一,但面对常见的一字长蛇、二龙出水、天地三才、四门兜底这些个军体大阵,这种兵阵更具有灵活性。

        最主要的是,当今世道,武者横行,强者遍地,尤以军中为甚。

        强者的存在,曾一度打破了僵局,搅乱了战场局势,往往能破坏大阵,达到以一当千,甚至以一敌万的程度。于是,为了制约这种现象,深谙兵法的行家们开始研究,最终便研制出了这些特殊的兵阵。

        可以说,兵阵的存在,最大强度地遏制了高手搅乱战局的境况。

        这对赵松明来说,极为不利,但真正让他惊悚的不是这个。